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如何结果(四)命运的开启
    老规矩,不过明天白天就能改完了,总算到放假了……

    禅心院——这是少林接待客人的地方,由多重院落组成,在夏秋之际乃至于初春或许都有些好风景可以供人观赏,只是在如今这个时节……也就只剩下光秃秃的大树林立其中了,捎带着还有一层薄雪覆盖其上。

    孟奇挥舞扫帚清理着院内残雪,作为杂役僧,这是他每天的工作,原本他负责的倒也不是这里,只是最近少林寺来了其他大门派的当代顶尖弟子做客,所以就加派了人手,孟奇也就被分派过来了。

    突然,一间厢房的门打开,一个头挽双髻的小道士站在门边喊道:“兀那小和尚,屋子里有些脏,你来打扫下。”

    “好的,施主。”孟奇单手行了一礼,提着扫帚就走向厢房,而那依然残留点稚气的小道士已经回到了屋中;而虽然这小道士说话很不客气,但来到这个世界也算是有一些时间的孟奇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关系——因为他本身已经知道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更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

    当然,要说最重要的,还是他本身并非那种自尊心爆表、乃至于都有些玻璃心了的类型。

    孟奇到了门边,往里一看,只见屋内有着七八个人,各自穿着皆是不同,色彩纷呈——这比少林寺单调的服饰可要入眼多了,果然还是要抓紧琢磨琢磨怎么还俗了。

    偷偷在心里吐个槽,孟奇暗戳戳的发挥着他的一颗逗比之心。

    ‘咦?还有女孩子?’如今对少林寺规矩已经颇为了解的孟奇没敢仔细打量,免得失了礼数又或者因此被人找麻烦,但刚才匆忙一眼,孟奇凭借着已非昔日可比的眼力已经将屋内的情况看清了,分明就有着一位身穿鹅黄长裙的少女在其中。

    ‘这个世界的少林看来并不禁止女客入内啊……’心中一边想着,一边小心地越过几位客人,孟奇没忘了自己的工作,打算清扫地面摔碎的茶杯。

    突然,一只脚不知从什么地方伸了过来,恰好位于孟奇脚前——这只脚看似好像无意之间伸过来,但都说了这只是看似!实际上在行家眼中却能看出有着颇深的“火候”在里面。

    想要绊倒一个人并不是多难的事情,尤其是相对于如今的孟奇和伸脚的这人而言,其间的对比几乎无异于大人和小孩子——但想要恰到好处、不带半点烟火之气,甚至于都不出半点力气的将人绊倒?

    乃至于还要被绊倒的对象主动来配合……

    这就像摔碎一个玻璃杯一样。

    要摔碎,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但想要精准的将玻璃杯摔成十八个碎片?总感觉保证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全世界都数的过来。

    孟奇诧异,却已经来不及反应了,模糊他只看到这试图绊倒自己的人正是刚才那头挽双髻的小道士,他五官深刻,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双仿佛两把飞刀的粗黑眉毛——而此时,这个小道士却是看也没看孟奇,双目炯炯地盯着孟奇的前方。

    然后,一把被铜绿色沉重剑鞘包裹的长剑宛如天外飞鸿,莫名出现在了那里,似乎是想要顶住一些什么。

    冥冥之中、不知道躲在哪个层面的某人心中暗笑——搞事儿初见成效了。

    按照原著中的情况发展,孟奇会被这一脚绊个瓷实,而且无论如何也维持不住自己的重心,然后这伸过来的剑鞘就会让他一下就止住下跌之势、恢复平衡,一切恰到好处。

    但如今……孟奇有点茫然地抬起头,被绊了一下之后身子却只是稍微晃了两下,也并不全是因为站,而是一种下意识的借力、帮助自己恢复重心的动作!然后他便恰好看到一张明艳不可方物的脸蛋,她黛眉大眼,黑发简单挽起,柔顺披下,身着一袭鹅黄长裙,年龄大概在十六七岁,可却看不出一点稚嫩之色。

    “咦?”她粉唇微启,声音清脆如黄鹂,发出一声轻咦,似乎是对孟奇的反应感到略微有点意外,但孟奇实际上也并未表现出什么出格的能力,充其量也就是平衡感比较强罢了,这地儿毕竟是少林寺,加上这明显只是个杂役僧,于是她就又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该集中的方面:“玄天宗自号天帝道统,就是这么个欺负小孩子的道统?”

    “哼!”玄天宗的小道士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哼了一声,同样打眼扫了孟奇一下,但同样的,他也不会因此而记恨孟奇什么的——无关心胸是否宽广什么的,而是犯不上。

    此次能够作为玄天宗来到少林寺的一行人当中的一员,他明显也是个天之骄子!和一个杂役僧?还是因为这点小事儿?丢脸的只会是他好么……

    这少女却又转头看向了孟奇,似乎想起了什么,忽地笑了起来,嘴边两颗梨涡隐现,让她显得非常甜美:“小和尚,别管那坏人,他只不过想借你试探一下我的剑法。”

    说到这里,她嘴巴轻轻抿了抿,脑袋微微一扬:“可就算让他看到了我的剑法,那又如何?不过小和尚你也挺厉害的,看你浑身上下的表现也就是百日筑基的基础刚打好,那坏人刚才那一绊却没能奈何得了你……”

    她并未直说,可孟奇却感受到了一种对自身实力的骄傲和自信,同时也感受到了一份真心,她是真的在称赞。

    “也要多谢姑娘好心相助。”孟奇站稳了身体,下意识答谢道。

    这少女收回长剑,噗嗤笑了出声:“你倒像个世家公子,而不是小和尚,该称呼女施主的。”

    然后她长剑倒转,还了一礼:“嗯,我叫江芷微,洗剑阁弟子,让你卷入我们之间的争斗,真是不好意思。”

    这时,玄天宗的小道士再次哼了一声:“我只是没想到少林的杂役僧居然也有点本事。”

    他眉毛扬起,配合脸上的稚气,有点逞强的味道——言下之意就是没认真,认真点的话孟奇也免不了要中招,倒的确是孩子气得很。

    “他只是杂役僧,你呢?”江芷微嘴角含笑地反讽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是

    啊,你认真动手的话,一个杂役僧自然是万万没有幸免的道理的,但一个和少林寺近乎同层次的大势力真传认真的对付一个小杂役?赢了都丢脸,输了干脆没脸继续活!

    “你!”于是心境修行明显不够的小道士顿时就炸毛了。

    “你们在做什么?”好在这地方不是没人压得住他,这是门口正好响起了一道沉厚的声音。

    正在对自己“初级身法”的效果感到满意、所以对之前小道士和少女之间的交流并未在意的孟奇终于回过了神来,扭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八卦长袍的年轻男子负手走了进来。

    又是一个出彩的男子!他长眉入鬓,鼻子挺拔,双眼目光如电;初看之下,孟奇还以为这英俊阳刚的男子有二十多岁了,可细细一打量,才从眉眼之间看出,他大概也只有十七八岁。

    ‘气质很成熟啊……’孟奇收敛住刚才恼怒憋屈的情绪,下意识的又在心中评价道。

    “张师兄,清景打算绊倒这小和尚试探我剑法。”江芷微简单地陈述了事情,没有添油加醋,语气十分平淡,语境十分平和。

    这位张姓师兄便看向了名为清景的小道士,开口之时不怒自威:“既然出了山门,你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玄天宗,莫要失了体面。”

    “是,张师兄。”张姓师兄的话并不算重,但也不算轻了——着毕竟是在外面,而且是当着外人的面!但小道士却也只能有些委屈地这样回答,不过看起来这张姓师兄在各派年轻弟子里威望很高,屋内其他人都默不作声,没人帮清景说话。

    “是我太鲁莽了。”小道士转头对孟奇说道,然后迅速扭过了脑袋。

    孟奇轻轻吸了口气,却是真没放在心上,多余的话也不说,只是在身前轻轻一立掌道了一声:“小僧真定。”

    张姓师兄轻轻颔首,对孟奇道:“真定师弟,我是真武派张远山,蒙各派好友看重,称我一声师兄,今日之事,还望见谅。”

    ‘无所谓,毕竟我屁事儿没有……’但话不能真这么说,所以孟奇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这等小事自己不会放在心上,然后双手合十,低宣了一声佛号,埋头将地面打扫干净,退出了房间。

    “少林寺不愧是少林寺,连杂役僧当中也有这种天资出彩之辈……想来也是刚刚入寺没多久吧。”远远的,孟奇依稀听到江芷微这么评价了一句,言下之意便是若非入寺不久应当不会来这里当杂役。

    正如那句话所说,是金子在哪都要发光的。

    只是孟奇依旧不在意。

    回到杂役院,距离午膳还有一段时间,孟奇虽然不至于心如止水,但心下也真的没有几分波澜存在,只是呼吸之间的节奏始终保持着,乃至于近乎趋近于变成本能一般!百日筑基他已经完成了,按照少林寺当中的传授,接下来的阶段应该是“禅定蓄气”,他没有功法,本来是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的。

    但之前升级到初级的身法和呼吸法却是早早地就给了他惊喜,之前在禅房中看似不经意的表现更是让他自己都惊讶!

    那可是大派真传,哪怕只是随意动手、针对的也不是他,但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又是什么实力?!所以他练得更积极了。

    他很想知道,初级的技能就这么给力,到了中级又会如何!

    午膳之时,真慧等人并未回来,据说是被安排打扫达摩院去了,那里是这次各派弟子交手切磋的地方,一直到了晚间,孟奇才看到真言、真慧等人回来,一脸的兴奋激动,互相之间交流个没完。

    “下午就开始比试切磋了?”孟奇心中一动,快步上前问道。

    真慧用力地点头:“嗯,好精彩!可惜师兄你不在场。”

    同一宿舍的真言微微颔首,接着叹了口气:“他们的年龄和我相差仿佛,可武功却十倍于我,甚至不止,唉……”

    ‘人比人,气死人?’孟奇脑海里突地冒出了这句话,然后心中又有些好笑,要这么说的话,谁能气的过身负系统、开着外挂的自己?然后他好奇地问道,“最终获胜者是谁?”

    “最后好精彩,长剑,道士……”真慧双手摇摆,激动地陈述道,可他语言组织太过混乱,孟奇居然没能听懂。

    真言则微笑道:“最后的决战是在真武派张远山与洗剑阁江芷微姑娘之间进行,嘿嘿,他们之前打败了各派年轻弟子,包括真妙和真本。”

    对两位同入寺的师兄战败,真言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真武派,洗剑阁?”不知什么时候,玄心走了过来,“嘿,这两派的年轻弟子竟然冤家路窄地碰上了。”

    “冤家路窄?”孟奇感觉张远山和江芷微关系不坏啊。

    玄心啧了一声:“道家有一门可以媲美《如来神掌》的神功,叫做《截天七剑》,亦是失落已久,真武派和洗剑阁立派之基分别是其中一式,互相之间,嘿,和金刚寺与我少林的关系类同,而且,洗剑阁只尊道祖,不入道家,最后谁败了?”

    “真武派张远山以半招之差败给了江芷微姑娘。”真言赶紧回答,他这是按照达摩院首座空见神僧的评价说的。

    玄心愣了一下:“洗剑阁的小姑娘赢了?不会又是一个苏无名吧,嘿嘿,小心刚极易折。”

    众僧讨论这次的比武切磋到很迟,回到禅房后,孟奇心中终于生出了无法平复的波澜,想到人中龙凤般的张远山、江芷微,再想想自己,却不是烦躁,而只是憧憬,乃至于豪气!

    ‘终将会有与你们并列的那一天啊……’窗外明月透过薄薄的云层,在床前映照出一片水波清浅的景色,亲身体验着系统的神奇,孟奇完全不担心自己的未来。

    哪怕他如今还仅仅只是开发出了系统所有功能的冰山一角,也无妨其感受到自家系统的水深不可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