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杀!
    一  天苍宫。

    一座隐秘的洞天内,美丽的峡谷中,鸟语花香,穿着一身金色衣袍的纪宁正盘膝坐在草地上,身前的柔软的草地上正摆放着一块黑白色的玉。

    这是一块玉符,正是符博帝君当初为了和丹尊者结下个人情才赠与纪宁的那一份本命道符——这理所当然并非是最珍贵的,仅仅只能复活生死道君而已,但也仅仅只是相对来说!在黑白玉符旁边则是放着大量的混沌晶石,这无数混沌晶石堆成了一座小山。

    穿着一身金衣的,正是纪宁的法身,而正在这时——

    “嗡……”

    整个黑白色玉符也亮了起来,纪宁曾经留在玉符内的一丝魂魄真灵在这玉符威能下开始缓缓的恢复,就仿佛婴儿在母亲肚子里,又仿佛生命在蛋壳中……纪宁的一丝魂魄真灵在这黑白玉符内缓缓孕育,逐渐的恢复,随着恢复的越来越多,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意识陷入永恒的黑暗。”

    “而现在复活过来,却仿佛又瞬间进入了无尽的光明当中……”

    先不说为什么开了底牌的纪宁还是死了这一次的问题,这一死一生的经历,给了纪宁极为震撼的感受,同样给他带来了极多的灵感——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大机遇。

    至少,在这样一遭经历过后,纪宁对“道”、尤其是自己领悟的终极剑道顿时便有了新的认识。

    “引!”但现在却不是考虑那些的最佳时机,因为他首先需要先恢复自身才行,所幸法身这边准备得颇为到位,当纪宁的意识恢复到一定程度,立即便开始主动吸引外界力量,又有法身早就在旁边准备的大量的混沌晶石,这一刻纪宁恢复的进度自然就开始如同坐火箭一样直线上蹿了起来。。

    “哗哗哗……”随着主动汲取外界力量,纪宁开始迅速的恢复,黑白玉符也无声无息的就破碎了,只见峡谷半空中开始凝聚出一道白衣少年身影,他的身影散发着光芒,有些虚幻,可渐渐愈加凝实,当周围准备的大量混沌晶石汲取了大半后,白衣少年的气息才完全收敛。

    穿着一身白衣的纪宁从半空降落——这自然便是纪宁的本尊了。

    然后纪宁不管不顾的就开始闭关了,竟是其他的什么都不操心!不为别的,只因为在之前那一场生死当中,纪宁看到了自己突破现有极限,成就终极剑道第四重、突破至四步道君的希望。

    另一边却是丝毫不去管!一点也不像原著当中那般,第一时间就担心自己的好友的生命安全……纪宁难道性格性格改变了?

    当然是没有的……作为主角,其性格乃是其最鲜明的几个大特征之一,怎么可能轻易随便的就改变了?只是纪宁却很清楚九尘那边没事儿,所以他才不急。

    或者说,何止是不急而已呢?

    “四步道君,终极剑道道君第四重……”浑身上下圆润却又锋锐的气息流转着,纪宁陷入了闭关的状态,而另一边……

    凑点字数,明天改,不好意思啦

    天苍宫。

    一座隐秘的洞天内,美丽的峡谷中,鸟语花香,穿着一身金色衣袍的纪宁正盘膝坐在草地上,身前的柔软的草地上正摆放着一块黑白色的玉。

    这是一块玉符,正是符博帝君当初为了和丹尊者结下个人情才赠与纪宁的那一份本命道符——这理所当然并非是最珍贵的,仅仅只能复活生死道君而已,但也仅仅只是相对来说!在黑白玉符旁边则是放着大量的混沌晶石,这无数混沌晶石堆成了一座小山。

    穿着一身金衣的,正是纪宁的法身,而正在这时——

    “嗡……”

    整个黑白色玉符也亮了起来,纪宁曾经留在玉符内的一丝魂魄真灵在这玉符威能下开始缓缓的恢复,就仿佛婴儿在母亲肚子里,又仿佛生命在蛋壳中……纪宁的一丝魂魄真灵在这黑白玉符内缓缓孕育,逐渐的恢复,随着恢复的越来越多,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意识陷入永恒的黑暗。”

    “而现在复活过来,却仿佛又瞬间进入了无尽的光明当中……”

    先不说为什么开了底牌的纪宁还是死了这一次的问题,这一死一生的经历,给了纪宁极为震撼的感受,同样给他带来了极多的灵感——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大机遇。

    至少,在这样一遭经历过后,纪宁对“道”、尤其是自己领悟的终极剑道顿时便有了新的认识。

    “引!”但现在却不是考虑那些的最佳时机,因为他首先需要先恢复自身才行,所幸法身这边准备得颇为到位,当纪宁的意识恢复到一定程度,立即便开始主动吸引外界力量,又有法身早就在旁边准备的大量的混沌晶石,这一刻纪宁恢复的进度自然就开始如同坐火箭一样直线上蹿了起来。。

    “哗哗哗……”随着主动汲取外界力量,纪宁开始迅速的恢复,黑白玉符也无声无息的就破碎了,只见峡谷半空中开始凝聚出一道白衣少年身影,他的身影散发着光芒,有些虚幻,可渐渐愈加凝实,当周围准备的大量混沌晶石汲取了大半后,白衣少年的气息才完全收敛。

    穿着一身白衣的纪宁从半空降落——这自然便是纪宁的本尊了。

    然后纪宁不管不顾的就开始闭关了,竟是其他的什么都不操心!不为别的,只因为在之前那一场生死当中,纪宁看到了自己突破现有极限,成就终极剑道第四重、突破至四步道君的希望。

    另一边却是丝毫不去管!一点也不像原著当中那般,第一时间就担心自己的好友的生命安全……纪宁难道性格性格改变了?

    当然是没有的……作为主角,其性格乃是其最鲜明的几个大特征之一,怎么可能轻易随便的就改变了?只是纪宁却很清楚九尘那边没事儿,所以他才不急。

    或者说,何止是不急而已呢?

    “四步道君,终极剑道道君第四重……”浑身上下圆润却又锋锐的气息流转着,纪宁陷入了闭关的状态,而另一边……

    凑点字数,明天改,不好意思啦

    天苍宫。

    一座隐秘的洞天内,美丽的峡谷中,鸟语花香,穿着一身金色衣袍的纪宁正盘膝坐在草地上,身前的柔软的草地上正摆放着一块黑白色的玉。

    这是一块玉符,正是符博帝君当初为了和丹尊者结下个人情才赠与纪宁的那一份本命道符——这理所当然并非是最珍贵的,仅仅只能复活生死道君而已,但也仅仅只是相对来说!在黑白玉符旁边则是放着大量的混沌晶石,这无数混沌晶石堆成了一座小山。

    穿着一身金衣的,正是纪宁的法身,而正在这时——

    “嗡……”

    整个黑白色玉符也亮了起来,纪宁曾经留在玉符内的一丝魂魄真灵在这玉符威能下开始缓缓的恢复,就仿佛婴儿在母亲肚子里,又仿佛生命在蛋壳中……纪宁的一丝魂魄真灵在这黑白玉符内缓缓孕育,逐渐的恢复,随着恢复的越来越多,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意识陷入永恒的黑暗。”

    “而现在复活过来,却仿佛又瞬间进入了无尽的光明当中……”

    先不说为什么开了底牌的纪宁还是死了这一次的问题,这一死一生的经历,给了纪宁极为震撼的感受,同样给他带来了极多的灵感——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大机遇。

    至少,在这样一遭经历过后,纪宁对“道”、尤其是自己领悟的终极剑道顿时便有了新的认识。

    “引!”但现在却不是考虑那些的最佳时机,因为他首先需要先恢复自身才行,所幸法身这边准备得颇为到位,当纪宁的意识恢复到一定程度,立即便开始主动吸引外界力量,又有法身早就在旁边准备的大量的混沌晶石,这一刻纪宁恢复的进度自然就开始如同坐火箭一样直线上蹿了起来。。

    “哗哗哗……”随着主动汲取外界力量,纪宁开始迅速的恢复,黑白玉符也无声无息的就破碎了,只见峡谷半空中开始凝聚出一道白衣少年身影,他的身影散发着光芒,有些虚幻,可渐渐愈加凝实,当周围准备的大量混沌晶石汲取了大半后,白衣少年的气息才完全收敛。

    穿着一身白衣的纪宁从半空降落——这自然便是纪宁的本尊了。

    然后纪宁不管不顾的就开始闭关了,竟是其他的什么都不操心!不为别的,只因为在之前那一场生死当中,纪宁看到了自己突破现有极限,成就终极剑道第四重、突破至四步道君的希望。

    另一边却是丝毫不去管!一点也不像原著当中那般,第一时间就担心自己的好友的生命安全……纪宁难道性格性格改变了?

    当然是没有的……作为主角,其性格乃是其最鲜明的几个大特征之一,怎么可能轻易随便的就改变了?只是纪宁却很清楚九尘那边没事儿,所以他才不急。

    或者说,何止是不急而已呢?

    “四步道君,终极剑道道君第四重……”浑身上下圆润却又锋锐的气息流转着,纪宁陷入了闭关的状态,而另一边……

    凑点字数,明天改,不好意思啦

    天苍宫。

    一座隐秘的洞天内,美丽的峡谷中,鸟语花香,穿着一身金色衣袍的纪宁正盘膝坐在草地上,身前的柔软的草地上正摆放着一块黑白色的玉。

    这是一块玉符,正是符博帝君当初为了和丹尊者结下个人情才赠与纪宁的那一份本命道符——这理所当然并非是最珍贵的,仅仅只能复活生死道君而已,但也仅仅只是相对来说!在黑白玉符旁边则是放着大量的混沌晶石,这无数混沌晶石堆成了一座小山。

    穿着一身金衣的,正是纪宁的法身,而正在这时——

    “嗡……”

    整个黑白色玉符也亮了起来,纪宁曾经留在玉符内的一丝魂魄真灵在这玉符威能下开始缓缓的恢复,就仿佛婴儿在母亲肚子里,又仿佛生命在蛋壳中……纪宁的一丝魂魄真灵在这黑白玉符内缓缓孕育,逐渐的恢复,随着恢复的越来越多,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意识陷入永恒的黑暗。”

    “而现在复活过来,却仿佛又瞬间进入了无尽的光明当中……”

    先不说为什么开了底牌的纪宁还是死了这一次的问题,这一死一生的经历,给了纪宁极为震撼的感受,同样给他带来了极多的灵感——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大机遇。

    至少,在这样一遭经历过后,纪宁对“道”、尤其是自己领悟的终极剑道顿时便有了新的认识。

    “引!”但现在却不是考虑那些的最佳时机,因为他首先需要先恢复自身才行,所幸法身这边准备得颇为到位,当纪宁的意识恢复到一定程度,立即便开始主动吸引外界力量,又有法身早就在旁边准备的大量的混沌晶石,这一刻纪宁恢复的进度自然就开始如同坐火箭一样直线上蹿了起来。。

    “哗哗哗……”随着主动汲取外界力量,纪宁开始迅速的恢复,黑白玉符也无声无息的就破碎了,只见峡谷半空中开始凝聚出一道白衣少年身影,他的身影散发着光芒,有些虚幻,可渐渐愈加凝实,当周围准备的大量混沌晶石汲取了大半后,白衣少年的气息才完全收敛。

    穿着一身白衣的纪宁从半空降落——这自然便是纪宁的本尊了。

    然后纪宁不管不顾的就开始闭关了,竟是其他的什么都不操心!不为别的,只因为在之前那一场生死当中,纪宁看到了自己突破现有极限,成就终极剑道第四重、突破至四步道君的希望。

    另一边却是丝毫不去管!一点也不像原著当中那般,第一时间就担心自己的好友的生命安全……纪宁难道性格性格改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