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据说这是一场友好的交流……
    情况和昨天一样,我尽量今晚睡觉之前先搞定一半,然后明天就不会太赶了

    ‘我之前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到这里的么……’纪宁心下暗自念了一声——作为三界当中最顶尖的那一批人当中的一员,纪宁年轻且并不缺乏进取心,又是有分身的、没什么离不开的牵挂,自然早就离开三界开始闯荡无尽混沌了,甚至都快要离开大莫域的范围了。

    但就在途径一处并不算多么危险的险地之时,却是猛然遭遇了一处时空黑洞!

    如今的纪宁不是原著中那个没什么后台、一切都要靠自己闯荡来搏取的苦情主角,作为方元这辈子的兄弟,他未必了解方元究竟强到何种地步,但手头却并不缺少方元给的保命手段……只是作为一个有志气的,他不会随意就激发罢了,闯荡的真意终究是磨练、提升自我。

    但如果是遭逢到一些不可抗力的打击的话,他也是不会犹豫的!

    只是此次遭逢的这个黑洞当中虽然蕴含着无比恐怖的气息、让他几乎提不起反抗的念头,或者说让他都几乎来不及提起反抗的想法——也就是说他终究还是反应过来了,但却并没有从中感应到属于危险的那种紧迫感……

    虽然强大,却并不包含恶意。

    所以他只是警戒,毕竟危险和机遇基本上都是不分家的,所以才会有“危机”这样一个词语,不是么?

    而等到事后发现这的确是一次没什么危险的时空传送,至少传送的过程本身没什么危险,至于说这边的具体情况……

    ‘这般层次的伟大存在,应该也不至于是为了折磨取乐而抓我们这些世界神过来……最重要的是即便真的是想为了折磨取乐,也用不着这种手段。’如今的纪宁论眼界已然不差,毕竟方元可是将整个青花洞府——至少也是启至尊毕生收藏的绝大部分的藏书都带回了三界!

    哪怕直到漫长岁月之后的如今纪宁都还仅仅只是看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对无尽混沌、无尽疆域乃至于无尽域界当中的具体情况却也都已经有了一个大体上的了解。

    作为只要想、随时都能突破道君境界,只是为了追求更完美的剑道才一直压制着自己没有突破的、超越极限的世界神,他一眼就能够看出之前那黑洞当中蕴含着的时空奥妙是就连道君层次存在都可望而不可即的。

    因为他师父菩提走的就是时空一道,如今已经是二步道君了!领悟的也是最强之道,也就是说将来合道了的话其也会是个主宰!但在时空一道之上的领悟与之前那黑洞当中蕴含着的奥妙比起来……哪怕后者只是展现出了冰山一角都算不上,却也足以碾压菩提哪点造诣了。

    ‘一位主宰么……’一个主宰想要折磨人取乐?不是不可能,但折磨世界神未免掉价!丫便是折磨永恒帝君也不奇怪,一般的生死道君人家都未必看得上!

    只是纪宁却没有发现,他一直暗自警戒着、手中暗扣着一枚来自于方元的道符——其中蕴含着的是方元的心力手段——但这枚道符之上却一直隐约有一股极其隐晦的“光晕”以一种仿佛“泄露”一般的方式向着虚空当中某个层次传递而出,似乎一直在锁定着什么……

    而在不知多么遥远的距离之外,正被他暗自念叨着的那位伟大主宰正为此而感到心烦意乱。

    ————分割线————

    作为时空一道成就永恒,而且是领悟了时空方面“最强之道”成就永恒的存在——说句题外话,什么叫最强之道呢?所谓最强之道其实说的就是终极之道的一个完整残片……如果说普通的道只是终极之道的一个无迹可寻的普通残片的话,那么完整残片指的就是有边有角、相当重要乃至于不可或缺的那种。

    好像一片头皮屑和一块完整的皮肤之间的对比一样。

    这样的芒涯主宰,虽然只是偶尔随意的从炎龙域界各处掳掠一些天才加入自己的芒崖国,进入十二宫成为自己混沌神兽一族的守护者,而且在做这些的时候基本上都只是很随意的“吞吸”而不至于会认真——毕竟也是这炎龙域界金字塔之上最顶尖的那几个伟大存在之一。

    但不认真,却不代表他对情况就没有把握,至少自己吞吸的时候都吞进了什么他还是能够感觉到的!

    所以说他其实是并不想将纪宁也一起吞进来的……说的更准确一些,当将纪宁吞进自己构建的时空黑洞的那一瞬间,他就想要将纪宁再扔回去——乃至于好好地、认真的将纪宁原样送回去。

    因为他察觉到了纪宁手中那枚道符的存在。

    芒崖主宰看似肆无忌惮,在炎龙域界当中到处劫掠世界境的“小家伙”们——但实际上行事却非常的有分寸,至少他不会对其他同层次势力当中那些真正受重视的、乃至于入了同为主宰层次存在的眼的妖孽天才动手。【】

    所以其他几个势力的顶尖存在才会对他这般作为放任不管——这不是说他们就能够将芒崖主宰怎么样,而是芒崖主宰并非无牵无挂!作为时空一道成就主宰的存在,他在炎龙域界的身份地位真心不会比当初在三界的菩提稍差——战力未必最高,但保命绝对无敌!

    可惜他却是心系自己的混沌神兽一族,为此舍弃了逍遥自在的机会,费心费力的组建起了芒崖国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甚至位列炎龙域界最顶尖的六大势力之一,在其中排名甚至隐约居于前列!

    他从纪宁手中扣着的道符之上感应到了至少也是同层次存在的气息,那属于心力、或者说是源于心之世界的“味道”他更是不会认不出来——心力流的主宰有多难惹?

    反正他不想去触那个霉头。

    可紧跟着让他闹心的事情就发生了——那蕴含心力手段的道符竟然爆发出了威能,直接搅乱了他的再次出手,而且直接循着他出手的轨迹镇压了过来!‘我之前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到这里的么……’纪宁心下暗自念了一声——作为三界当中最顶尖的那一批人当中的一员,纪宁年轻且并不缺乏进取心,又是有分身的、没什么离不开的牵挂,自然早就离开三界开始闯荡无尽混沌了,甚至都快要离开大莫域的范围了。

    但就在途径一处并不算多么危险的险地之时,却是猛然遭遇了一处时空黑洞!

    如今的纪宁不是原著中那个没什么后台、一切都要靠自己闯荡来搏取的苦情主角,作为方元这辈子的兄弟,他未必了解方元究竟强到何种地步,但手头却并不缺少方元给的保命手段……只是作为一个有志气的,他不会随意就激发罢了,闯荡的真意终究是磨练、提升自我。

    但如果是遭逢到一些不可抗力的打击的话,他也是不会犹豫的!

    只是此次遭逢的这个黑洞当中虽然蕴含着无比恐怖的气息、让他几乎提不起反抗的念头,或者说让他都几乎来不及提起反抗的想法——也就是说他终究还是反应过来了,但却并没有从中感应到属于危险的那种紧迫感……

    虽然强大,却并不包含恶意。

    所以他只是警戒,毕竟危险和机遇基本上都是不分家的,所以才会有“危机”这样一个词语,不是么?

    而等到事后发现这的确是一次没什么危险的时空传送,至少传送的过程本身没什么危险,至于说这边的具体情况……

    ‘这般层次的伟大存在,应该也不至于是为了折磨取乐而抓我们这些世界神过来……最重要的是即便真的是想为了折磨取乐,也用不着这种手段。’如今的纪宁论眼界已然不差,毕竟方元可是将整个青花洞府——至少也是启至尊毕生收藏的绝大部分的藏书都带回了三界!

    哪怕直到漫长岁月之后的如今纪宁都还仅仅只是看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对无尽混沌、无尽疆域乃至于无尽域界当中的具体情况却也都已经有了一个大体上的了解。

    作为只要想、随时都能突破道君境界,只是为了追求更完美的剑道才一直压制着自己没有突破的、超越极限的世界神,他一眼就能够看出之前那黑洞当中蕴含着的时空奥妙是就连道君层次存在都可望而不可即的。

    因为他师父菩提走的就是时空一道,如今已经是二步道君了!领悟的也是最强之道,也就是说将来合道了的话其也会是个主宰!但在时空一道之上的领悟与之前那黑洞当中蕴含着的奥妙比起来……哪怕后者只是展现出了冰山一角都算不上,却也足以碾压菩提哪点造诣了。

    ‘一位主宰么……’一个主宰想要折磨人取乐?不是不可能,但折磨世界神未免掉价!丫便是折磨永恒帝君也不奇怪,一般的生死道君人家都未必看得上!

    只是纪宁却没有发现,他一直暗自警戒着、手中暗扣着一枚来自于方元的道符——其中蕴含着的是方元的心力手段——但这枚道符之上却一直隐约有一股极其隐晦的“光晕”以一种仿佛“泄露”一般的方式向着虚空当中某个层次传递而出,似乎一直在锁定着什么……

    而在不知多么遥远的距离之外,正被他暗自念叨着的那位伟大主宰正为此而感到心烦意乱。

    ————分割线————

    作为时空一道成就永恒,而且是领悟了时空方面“最强之道”成就永恒的存在——说句题外话,什么叫最强之道呢?所谓最强之道其实说的就是终极之道的一个完整残片……如果说普通的道只是终极之道的一个无迹可寻的普通残片的话,那么完整残片指的就是有边有角、相当重要乃至于不可或缺的那种。

    好像一片头皮屑和一块完整的皮肤之间的对比一样。

    这样的芒涯主宰,虽然只是偶尔随意的从炎龙域界各处掳掠一些天才加入自己的芒崖国,进入十二宫成为自己混沌神兽一族的守护者,而且在做这些的时候基本上都只是很随意的“吞吸”而不至于会认真——毕竟也是这炎龙域界金字塔之上最顶尖的那几个伟大存在之一。

    但不认真,却不代表他对情况就没有把握,至少自己吞吸的时候都吞进了什么他还是能够感觉到的!

    所以说他其实是并不想将纪宁也一起吞进来的……说的更准确一些,当将纪宁吞进自己构建的时空黑洞的那一瞬间,他就想要将纪宁再扔回去——乃至于好好地、认真的将纪宁原样送回去。

    因为他察觉到了纪宁手中那枚道符的存在。

    芒崖主宰看似肆无忌惮,在炎龙域界当中到处劫掠世界境的“小家伙”们——但实际上行事却非常的有分寸,至少他不会对其他同层次势力当中那些真正受重视的、乃至于入了同为主宰层次存在的眼的妖孽天才动手。

    所以其他几个势力的顶尖存在才会对他这般作为放任不管——这不是说他们就能够将芒崖主宰怎么样,而是芒崖主宰并非无牵无挂!作为时空一道成就主宰的存在,他在炎龙域界的身份地位真心不会比当初在三界的菩提稍差——战力未必最高,但保命绝对无敌!

    可惜他却是心系自己的混沌神兽一族,为此舍弃了逍遥自在的机会,费心费力的组建起了芒崖国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甚至位列炎龙域界最顶尖的六大势力之一,在其中排名甚至隐约居于前列!

    他从纪宁手中扣着的道符之上感应到了至少也是同层次存在的气息,那属于心力、或者说是源于心之世界的“味道”他更是不会认不出来——心力流的主宰有多难惹?

    反正他不想去触那个霉头。

    可紧跟着让他闹心的事情就发生了——那蕴含心力手段的道符竟然爆发出了威能,直接搅乱了他的再次出手,而且直接循着他出手的轨迹镇压了过来!直接搅乱了他的再次出手,而且直接循着他出手的轨迹镇压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