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试验场!
    方元只差最后一步,但这最后一步却不是那么好迈出去的,所幸方元能够看到这一步究竟该怎么走,落脚点在哪里都是非常明显的,最重要的是前方并没有什么障碍,所以方元哪怕不靠着设想当中准备好的作弊方法——也就是开辟源世界这种方法,也可以靠着是时间的流逝来渐渐地真正将挡在身前的最后一点门槛磨平。

    所以一切都只是早晚的问题。

    而方元现在追求的就是更早一些了。

    有着多个世界的积累,如今还有两个世界同步提升着,两方面互相弥补、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总感觉希望还是很大的。

    ‘但一时半会儿的还是急不得啊……最重要的是想急也急不来。’此地不可久留,方元这是略微停驻稍微转动了一些心思,随后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不知道蹦到了那里去。

    哪怕之前动手之时刻意凝固了时空,他自己也有把握在自己凝固时空之际,被作为目标的那一片时空当中绝对不会有任何信息能够传出去——毕竟被凝固的时空当中并没有领主层次的存在,就连涉及到领主层次存在的物品都没有,自然是没道理有什么东西能够突破他的封锁的。

    但鬼知道那些天生浑源生命当中的始祖级存在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没有的话也就罢了,万一要是有的话——

    方元这可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了,想要积累足以开辟一方源世界的力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哪怕方元开挂作弊、能够靠着屠戮世界级的天生浑源生命来填这个大坑,但世界框架也不是什么垃圾都照单全收并能够全面转化的,甚至于其转化率其实都并不太高的样子。

    之前方元的手法不说与这次如出一辙,可也差不多都是类似的,出其不意的来一下子倒是还好,反正天生浑源生命当中的始祖级存在虽然多,但也只是相对而言的,也就区区三位的数字而已,撒到浑源虚空当中又能算得了什么?

    而除此之外,其中还仅仅只有五个是能够堪比修行者当中领主级存在的强者!而如今的方元的话,除了正牌的领主级存在,还有什么是能够让他担心的?即便是始祖级浑源生命围堵他他也不怕,了不起就是跑罢了——

    但万一要是引来了那些正牌领主级的存在前来围堵呢?

    修行者方面虽然有整整八大领主,但这些领主可还不知道他方某人的存在,天生浑源生命围堵修行者他们当然是要死命力保的,但其他生命族群当中的强者嘛,他们在乎才真叫怪了——而方元暂时而言的话却还没打算要暴露自己来着!

    所以要是振宇上那种情况可就有点冤枉了,方元表示自己需要悠着点。

    “慢慢来吧……反正暂时也不那么急来着。”在消失之际,原地也留下类似的话语渐渐随风飘散。

    ————将视角重新拉回莽荒纪宇宙的分割线————

    凑点字数,明天改,不好意思啦

    方元只差最后一步,但这最后一步却不是那么好迈出去的,所幸方元能够看到这一步究竟该怎么走,落脚点在哪里都是非常明显的,最重要的是前方并没有什么障碍,所以方元哪怕不靠着设想当中准备好的作弊方法——也就是开辟源世界这种方法,也可以靠着是时间的流逝来渐渐地真正将挡在身前的最后一点门槛磨平。

    所以一切都只是早晚的问题。

    而方元现在追求的就是更早一些了。

    有着多个世界的积累,如今还有两个世界同步提升着,两方面互相弥补、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总感觉希望还是很大的。

    ‘但一时半会儿的还是急不得啊……最重要的是想急也急不来。’此地不可久留,方元这是略微停驻稍微转动了一些心思,随后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不知道蹦到了那里去。

    哪怕之前动手之时刻意凝固了时空,他自己也有把握在自己凝固时空之际,被作为目标的那一片时空当中绝对不会有任何信息能够传出去——毕竟被凝固的时空当中并没有领主层次的存在,就连涉及到领主层次存在的物品都没有,自然是没道理有什么东西能够突破他的封锁的。

    但鬼知道那些天生浑源生命当中的始祖级存在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没有的话也就罢了,万一要是有的话——

    方元这可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了,想要积累足以开辟一方源世界的力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哪怕方元开挂作弊、能够靠着屠戮世界级的天生浑源生命来填这个大坑,但世界框架也不是什么垃圾都照单全收并能够全面转化的,甚至于其转化率其实都并不太高的样子。

    之前方元的手法不说与这次如出一辙,可也差不多都是类似的,出其不意的来一下子倒是还好,反正天生浑源生命当中的始祖级存在虽然多,但也只是相对而言的,也就区区三位的数字而已,撒到浑源虚空当中又能算得了什么?

    而除此之外,其中还仅仅只有五个是能够堪比修行者当中领主级存在的强者!而如今的方元的话,除了正牌的领主级存在,还有什么是能够让他担心的?即便是始祖级浑源生命围堵他他也不怕,了不起就是跑罢了——

    但万一要是引来了那些正牌领主级的存在前来围堵呢?

    修行者方面虽然有整整八大领主,但这些领主可还不知道他方某人的存在,天生浑源生命围堵修行者他们当然是要死命力保的,但其他生命族群当中的强者嘛,他们在乎才真叫怪了——而方元暂时而言的话却还没打算要暴露自己来着!

    所以要是振宇上那种情况可就有点冤枉了,方元表示自己需要悠着点。

    “慢慢来吧……反正暂时也不那么急来着。”在消失之际,原地也留下类似的话语渐渐随风飘散。

    ————将视角重新拉回莽荒纪宇宙的分割线————

    凑点字数,明天改,不好意思啦

    方元只差最后一步,但这最后一步却不是那么好迈出去的,所幸方元能够看到这一步究竟该怎么走,落脚点在哪里都是非常明显的,最重要的是前方并没有什么障碍,所以方元哪怕不靠着设想当中准备好的作弊方法——也就是开辟源世界这种方法,也可以靠着是时间的流逝来渐渐地真正将挡在身前的最后一点门槛磨平。

    所以一切都只是早晚的问题。

    而方元现在追求的就是更早一些了。

    有着多个世界的积累,如今还有两个世界同步提升着,两方面互相弥补、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总感觉希望还是很大的。

    ‘但一时半会儿的还是急不得啊……最重要的是想急也急不来。’此地不可久留,方元这是略微停驻稍微转动了一些心思,随后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不知道蹦到了那里去。

    哪怕之前动手之时刻意凝固了时空,他自己也有把握在自己凝固时空之际,被作为目标的那一片时空当中绝对不会有任何信息能够传出去——毕竟被凝固的时空当中并没有领主层次的存在,就连涉及到领主层次存在的物品都没有,自然是没道理有什么东西能够突破他的封锁的。

    但鬼知道那些天生浑源生命当中的始祖级存在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没有的话也就罢了,万一要是有的话——

    方元这可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了,想要积累足以开辟一方源世界的力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哪怕方元开挂作弊、能够靠着屠戮世界级的天生浑源生命来填这个大坑,但世界框架也不是什么垃圾都照单全收并能够全面转化的,甚至于其转化率其实都并不太高的样子。

    之前方元的手法不说与这次如出一辙,可也差不多都是类似的,出其不意的来一下子倒是还好,反正天生浑源生命当中的始祖级存在虽然多,但也只是相对而言的,也就区区三位的数字而已,撒到浑源虚空当中又能算得了什么?

    而除此之外,其中还仅仅只有五个是能够堪比修行者当中领主级存在的强者!而如今的方元的话,除了正牌的领主级存在,还有什么是能够让他担心的?即便是始祖级浑源生命围堵他他也不怕,了不起就是跑罢了——

    但万一要是引来了那些正牌领主级的存在前来围堵呢?

    修行者方面虽然有整整八大领主,但这些领主可还不知道他方某人的存在,天生浑源生命围堵修行者他们当然是要死命力保的,但其他生命族群当中的强者嘛,他们在乎才真叫怪了——而方元暂时而言的话却还没打算要暴露自己来着!

    所以要是振宇上那种情况可就有点冤枉了,方元表示自己需要悠着点。

    “慢慢来吧……反正暂时也不那么急来着。”在消失之际,原地也留下类似的话语渐渐随风飘散。

    ————将视角重新拉回莽荒纪宇宙的分割线————

    凑点字数,明天改,不好意思啦

    方元只差最后一步,但这最后一步却不是那么好迈出去的,所幸方元能够看到这一步究竟该怎么走,落脚点在哪里都是非常明显的,最重要的是前方并没有什么障碍,所以方元哪怕不靠着设想当中准备好的作弊方法——也就是开辟源世界这种方法,也可以靠着是时间的流逝来渐渐地真正将挡在身前的最后一点门槛磨平。

    所以一切都只是早晚的问题。

    而方元现在追求的就是更早一些了。

    有着多个世界的积累,如今还有两个世界同步提升着,两方面互相弥补、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总感觉希望还是很大的。

    ‘但一时半会儿的还是急不得啊……最重要的是想急也急不来。’此地不可久留,方元这是略微停驻稍微转动了一些心思,随后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不知道蹦到了那里去。

    哪怕之前动手之时刻意凝固了时空,他自己也有把握在自己凝固时空之际,被作为目标的那一片时空当中绝对不会有任何信息能够传出去——毕竟被凝固的时空当中并没有领主层次的存在,就连涉及到领主层次存在的物品都没有,自然是没道理有什么东西能够突破他的封锁的。

    但鬼知道那些天生浑源生命当中的始祖级存在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没有的话也就罢了,万一要是有的话——

    方元这可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了,想要积累足以开辟一方源世界的力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哪怕方元开挂作弊、能够靠着屠戮世界级的天生浑源生命来填这个大坑,但世界框架也不是什么垃圾都照单全收并能够全面转化的,甚至于其转化率其实都并不太高的样子。

    之前方元的手法不说与这次如出一辙,可也差不多都是类似的,出其不意的来一下子倒是还好,反正天生浑源生命当中的始祖级存在虽然多,但也只是相对而言的,也就区区三位的数字而已,撒到浑源虚空当中又能算得了什么?

    而除此之外,其中还仅仅只有五个是能够堪比修行者当中领主级存在的强者!而如今的方元的话,除了正牌的领主级存在,还有什么是能够让他担心的?即便是始祖级浑源生命围堵他他也不怕,了不起就是跑罢了——

    但万一要是引来了那些正牌领主级的存在前来围堵呢?

    修行者方面虽然有整整八大领主,但这些领主可还不知道他方某人的存在,天生浑源生命围堵修行者他们当然是要死命力保的,但其他生命族群当中的强者嘛,他们在乎才真叫怪了——而方元暂时而言的话却还没打算要暴露自己来着!

    所以要是振宇上那种情况可就有点冤枉了,方元表示自己需要悠着点。

    “慢慢来吧……反正暂时也不那么急来着。”在消失之际,原地也留下类似的话语渐渐随风飘散。

    ————将视角重新拉回莽荒纪宇宙的分割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