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纪宁——一场人生如梦
    终于还是迎来了无间门和女娲阵营之间开战的时候,而像是这种事情,自然不会一开始就从顶层开撕,所以别说双方之间那最顶端的祖神级强者没动静了,就连真神道祖一个个的都还没有亲身下场!

    可也正因为如此,如今的三界才尤其的不平静——因为顶层人物争斗的动静再怎么大,本质上也就那样,谁的目的都是一统三界,不会特意去破坏环境;反倒是下层人物之间的争斗,根本顾及不到那么多。

    而作为赤明道祖旗下几十个大世界当中气运最高的世界,大夏世界自然也免不了的要参与到战局当中……而此时的纪宁似乎正面临着他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一次蜕变。

    ————分割线————

    从夏皇手中接过一百滴“神农之药”的解药,这是纯阳真仙层次强者的配额,而后纪宁向着外面走去。

    “那不是纪宁将军吗?”

    “是北冥仙人纪宁!”

    “听说他的道侣,是无间门派的奸细!”

    “对,我也听说了,这次我们这边完全有可能获胜,就是这个纪宁太相信他的道侣,让他的道侣有机会毁掉了神农之药,我们这边赢的希望都没了。战争这么久,死伤这么多,一切都白废了……这北冥仙人也实在太不小心,太相信他的道侣了。”

    “妄休道友,你这话就过了!道侣,乃是修道路上最重要的伴侣,彼此扶持,又有几个会对自己的道侣怀疑,如果怀疑,根本不可能成道侣。”

    “北冥仙人真惨啊,被道侣背叛。”

    “是可怜。”

    走在城中,路过一座座兵营时,那些兵营内的仙人们看到纪宁都纷纷议论了起来——而声音再怎么小,有如何能够逃脱纪宁的耳朵呢?也是这些仙人根本没想着要隐藏,否则的话直接神识传音就好了。

    “我听闻,那余薇利用北冥仙人的信任,毁掉神农之药后。北冥仙人大怒,大失所望,尔后更是亲手灭杀了余薇,令那余薇魂飞魄散了。”

    “对,我也听说,是北冥仙人亲手灭杀的那奸细。”

    “都是那奸细该死。”

    行走在路上,纪宁耳朵动了动,眼中闪过了一抹哀色,他就知道,事情经过传播一定会出现变化,毕竟如今又太多人都在议论……可余薇不是他杀的,他也未必下得去手杀余薇!是余薇为了不让无间门牵制他,自己选择了魂飞魄散!

    只是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余薇现在正在无尽地狱中受尽苦难,虽说主要是因为神王,可也的确可以说是他亲手将余薇推进了无尽地狱……而神王毕竟占据了绝对的先手,如今余薇所在的无间地狱也正好是他自己开辟的小型轮回,就像外人根本找不到菩提道祖开辟的斜月大世界所在一样,其他道祖虽然没有菩提那般的时空造诣,可是想要掩藏自己开辟的小型轮回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最不济,被人找到了也不怕被攻破!提前将之毁掉肯定是毫无问题的,所以对此,无论是大哥方元还是师傅菩提,都是毫无办法。

    如今的他也只能绝望。

    走了许久……

    纪宁来到了八龙云城的城墙上,独自一人坐在城墙边上,默默看着城墙外的那破烂不堪的荒野,也看到了遥远处那悬浮着的巨大黑色城邑‘无间城’。

    无间城和八龙云城,依旧彼此遥遥相对,这一场战争显然还没真正落幕。

    “纪宁?”东延真仙从大殿当中走出,第一眼便看到了纪宁在城墙上那坐着的身影。

    他能够感觉到,纪宁此刻就仿佛枯槁,没有了过去那种无尽生机——过去的纪宁可总是带着微笑,眼睛总是很亮,可此刻纪宁却仿佛高山上的万年积雪,给人以无穷无尽的冷意。

    “这纪宁乃是性情中人,最是钟情。”云尘真仙从旁走来,应和着感慨道,“情之一字,最是伤人。”

    两个真仙为了纪宁的经历而感慨,同时心中也颇多无奈。

    这一战牵扯极多,虽然看似这里只是赤明道祖的地盘,可谁知道无间门赢了、占据这一块地盘之后又会对哪下手呢?更别提三界浩劫的消息对于他们来说早就不是秘密了——无论是谁,无论在哪,都是逃不开的!

    可惜这一战似乎赢不了了。

    而另一边,送走前来安慰的红雪天神的纪宁心中依然满是复杂。

    红雪天神说“走过去,一切海阔天空”,可是——

    “走过去?”纪宁喃喃自语,“怎么走过去?”

    这几天大起大落。

    看着余薇身死,纪宁绝望;随后发现余薇没死,刚惊喜却又面临抉择,最后他亲手将余薇送进无尽地狱,这才是最让纪宁更心痛的。

    身虽在人间,可心已入地狱。

    愧疚,痛心。

    他知道,自己应该将这些心绪压下去,走过去,一切向前看,世界还有许多精彩——可是又怎么压得下去?

    “我本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本以为自己天赋了得,信心满满;可我错了,错了……”

    “师姐在无尽地狱受尽困难,我毫无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纪宁看着城墙外因为仙魔战争而破烂不堪的荒野,口中轻轻自语着:“就像那荒野,就像那荒野上的无数杂草,在仙魔之战面前,只能任凭踩踏摧毁。因为他们没有反抗之力。”

    “弱小。”

    “我依旧弱小。”

    “天赋高?再高,也只是将来很久很久以后或许有可能和神王相当,现在,我依旧弱小。在神王面前我只能接受这一切的发生,一点反抗、阻碍的办法都没有。”

    那种绝望感真正亲自体会后,才深入骨髓,深入灵魂。

    神王让他抉择,他就只能抉择!神王要送余薇进无尽地狱,他就只能看着!

    他甚至舍弃一切尊严跪伏在神王面前,希望能说动对方……想尽办法,可惜,没用。

    无力!

    一切尽皆操于对方之手,他自己只能默默地选择接受这一切。

    看着荒野上的荒芜景象,这一刻的纪宁感觉自己就仿佛那些杂草,被仙魔们不断的踩踏、攻击波及到,被摧毁。自己能做的就只是承受!

    飘飘忽忽间……

    纪宁的心飘荡着,一切变得空冥、虚无、飘渺……

    无数的杂草、尘土,都仿佛纪宁心的延伸,纪宁的心在不断的延伸扩大,甚至连天空也被延仲,渐渐的,整个白极郡都在纪宁的心中,而纪宁的心依旧在延仲……

    心,无尽广阔。

    无尽的天地,一切存于一心。

    虚无飘渺间三千六百郡都在纪宁心的笼罩下,甚至连广袤的海洋也在笼罩下,整个大夏世界,被世界膜壁保护着,仿佛一个椭圆形的大球,而此刻这个椭圆形的大球和纪宁的心已经完全为一。

    甚至心还努力想要继续扩展延伸,朝虚空中延伸……

    那是一种强烈的渴望。

    “我本微末凡尘,可也心向天空。”蓦然,坐在城墙上的纪宁口中轻轻这般道了一句。

    经历了这一刻“心与天地相合”的过程,纪宁身上的蜕变终于完成了;而伴随着因“闻道心喜”而不自觉留下的几滴泪水,他的心力也终于突破了第三层次“主宰境”的界限,达到了心力第四层次,“凡尘境”!

    也是三界当中能够被公认为“神箭手”的存在的标配。

    别说天神真仙这个层次了,就连在真神道祖这个层次当中,心力第四层次都是一个顶点了!除了后羿之外,根本没人成就过心力第五层次。

    再然后,纪宁愕然发现,眼前的世界开始扭曲了,扭曲的过程很慢,却又很快,似乎经历了亿万年,又好像只是眨眼间,当扭曲达到一种极致的时候——

    “轰——”

    哪怕是如今达到了心力第四层次,纪宁也没办法判断这一声轰鸣究竟是何来源,甚至无法判断这一声究竟是响在现实还是响在他的心底。

    当眼前再度恢复光明,他就已经明白了一切,或者说是回想起了一切。

    ————分割线————

    “哥,那都是……”将手中被自己在之前亲手捏碎的一枚道符残骸珍而重之的收起,纪宁面容严肃的看着面前不远处正仰躺着晒太阳的方元,开口想要问些什么的时候却又有些犹疑。

    而方元只是仰头看天,一点接话的意思也没有。

    “真的吗?”于是纪宁只能自己将话语补全。

    “你自己觉得呢?”方元便斜眼看了纪宁一下,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于是纪宁的脸色霎时间开始变得有些发白,只是如今已经经历了蜕变的他终究不是之前的那个他,所以只是一瞬间之后便又恢复了过来,同时联手的表情与眼中的神光也齐齐变成了坚毅。

    “谢谢你,哥……”片刻之后,纪宁抬头看着方元,饱含感激的说出了这样一番话之后,转身便走,脚步虽然显得有些沉重,却也非常的稳定。

    直到他快要离开方元的视线,方元的声音才又一度在他的身后传来,虽然不大,但却足以让他听清:“可别低估了你哥我呀……”

    下一瞬间,纪宁似乎想透了什么关节一般,脚步又开始变得轻灵了起来。

    此次事情的全部经过还在他的脑海当中一遍一遍的回荡着:

    三界的局势越来越紧张,更高的层面如今的纪宁还远远涉及不到,但仅仅只是他感受到的、大夏世界当中的这点事情就已经让他很是忧心了。

    无间门方面随时可能起兵来伐!而大夏这边也早做准备,征召众多天仙、散仙和地仙作为军士,筛选其中的强者作为将军来备战,而纪宁便应征入伍,做了一个将军——倒是和原著中的发展没什么两样。

    只是纪宁的背景却与原著中不同了,原著中的纪宁在此时能够指望的只有一个菩提而已,其他的都不够格!可菩提却是摆在明面上的道祖级人物,与无间门之间存在着制衡不能随便出手不说,与纪宁的关系也只是师徒……

    师徒,说起来很亲密的关系,却又没近到那种地步,尤其是菩提还一直都崇尚对弟子进行放养,只提供适量的资源与其他方面的支持。

    至少在寻求帮助的方便程度这方面来讲,在纪宁看来找方元可比找菩提方便多了——更重要的是菩提的实力纪宁能够大概估计出来,虽然摸不到边,但只需要知道其与无间门阵营的众多道祖之间也就半斤八两,这也就够了。

    可是方元在纪宁眼中却一直都非常的神秘!小的时候还好,只是领先他一些,而从方元第一次离开家之后开始,每一次见面方元给纪宁的感觉就都是深不可测了……偏偏二人之间的关系还一直都很亲密。

    所以心里有些没底的纪宁就来找方元寻求帮助了。

    而方元也就帮了纪宁一把,他当时是这么问纪宁的:“我最近无意间发现了一些东西,你想不想看一看?”

    纪宁觉得方元在这个时候说起的东西自然不会是无的放矢,那么看一看也无所谓,反正方元不会坑他,于是就表示说可以,然后方元给了纪宁一枚道符,告诉他捏碎,在纪宁将道符捏碎的同时又施展心力手段……

    纪宁便陷入了一场几近真实一般的幻梦当中。

    为什么说是几近真实一般的幻梦呢?因为终究是假的,所以归根结底只是梦幻一场,但在其中获得的收货却都是货真价实的!比如突破纯阳真仙的经历,又比如那一份心痛,与通过那一份心痛换来的第四层次凡尘境心力修为……

    当然,纪宁最看重的却还是那一份经历本身!

    以他对方元的了解,很清楚方元不会开这种玩笑,所以余薇的身份一定是真的有问题。

    那么,有备无患的他就可以竭尽自己所能去避免那一场幻梦当中引猝不及防而导致的悲剧了。

    ‘师姐……’

    更重要的是,纪宁一开始的时候没回过神来——那幻境是方元给他看的,或者说是方元刻意要给他看的!所以一切才会显得那般无奈,然而菩提老祖面对神王会如何姑且先不论,方元这般神秘,又有先知先觉,难道真的会想幻境当中表现的那般无力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