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你毁了这神农之药,我们便只是一家三口,好吗?”
    看起来方元似乎是做好事提携了纪宁一把,然而实际上——方元真的是无偿在做好事么?

    反正头也不回、与方元告别完之后只是一心想着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一切的纪宁是没有看到的,方元的眼中正有着一些混杂着若有所思与满意的神光闪烁着。

    学雷锋做好事,不求回报不留名?

    好吧,类似的事情他一千没少做,可这次却还真就不是,至少不单纯是。

    纪宁之前有个问题问的非常有意思,之前在方元引导他进入的那场幻境当中看到的东西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那发生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假?

    是啊,究竟是真是假?

    方元并未正面给出回答,答案是纪宁自己领会出来的——亦真亦假。

    那么问题又来了,这个答案究竟对不对呢?方元没有正面肯定,也没有正面否定,而实际上,这个回答……是对的,也是错的。

    对,是肯定纪宁那亦真亦假的说法,错,否定的则是纪宁的理解方式。

    那的确是虚幻的,但却不代表那本身是假的,而是方元想要让其实虚幻的!

    没错,一切取决于方元的意志,因为……

    那也是一个世界。

    ————分割线————

    心力,无比奥妙。

    原著中的纪宁层发表过此观点,而如今的方元也同样这般认为。

    因为心力不同于剑之力、太极之力、无极之力这些,因为这些说到底都只是“道”,是要归类到各个体系之下的——而心力,却是一个单独的体系!所以,像是无极之力、太极之力这些力量最多只能做到相生与配合,又或者有那天纵奇才可以做到将之互相融合——但心力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叠加在任何力量之上,就如同神魔练体一道的神力或者练气一道的法力一样!

    所以,一直都在探寻自己的道究竟在何方的方元在亲身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心力体系的一些奥妙之后,便针对此展开了自己的探寻。

    而如今,也真的是卓有成效了。

    心里一道,本质上也就是六个层次,从低到高依此是入门、冰心、主宰、凡尘、归真,以及最后的凝聚心之世界!

    但路从来都不是唯一的,只要能够达到终点,弯路也好,捷径也罢,终究不会被冠以一个“错”字,心力的修行也是如此——到了第六层次便是凝聚心之世界,之后也不过是推演自己的“道”,支撑着心之世界不断地扩张下去,那么前面的入门、冰心、主宰、凡尘、归真这五个层次真的是不可缺少的吗?

    其实方元也不敢肯定,所以他尝试了一下,而现实又给了他极大的鼓励——他看到了希望!

    不用多说,就像之前纪宁经历的那番“幻境”之旅,实际上是被他将意识引入了自己一心力临时构筑的一个“世界”……真假?说不上,真的可以被湮灭掉,假的也未必不能炼假成真!

    没错,如今他已经摸到了心力第六层次,也就是心之世界的边了!

    这倒是不能说他修行太快,只是他在心里修行这方面实在是太占优势罢了。

    心力是什么?精神和意志的一种融合异变的产物,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可以干涉现实,便是所谓的心力了;而无论是精神还是意志,这个世界又有多少能和方元相比的?更别说两者放到一起来论了,只是曾经的方元从来没有针对性的进行过系统修行整理罢了,基础的量却是无比庞大的。

    甚至远远要比一些永恒帝君层次的心力修行者积累更雄厚,差的就只是构建心之世界而已。

    而到了这个地步,现实便又给了他另一个惊喜,非常大的惊喜——他似乎找到了这个世界对自己的益处所在了!至少也是一部分益处之所在,很可能牵扯到转生令牌指引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根本源头……

    就在之前的吞噬星空世界,他明悟了精气神三宝合一、三位一体的之奥妙;而这个世界的三种修炼体系都是什么呢?

    精,代表身体,而这个世界有神魔练体一道专修神体!

    气,代表能量,汲取天地之气,这个世界的炼气一道便是专门针对于此!

    至于说最后的神……如今方元正琢磨着感觉玄妙的心力一道岂不就正是么?

    那么,如果能够在这三条道路上齐头并进,岂不就是在三宝合一的正统大道上前进么?再辅以一条合适的“道”将这三条道路统合起来,最终融汇于一身的话……

    ‘难道……四阶之路就是要这么走?’

    一时之间,方元又陷入了沉思当中。

    ————分割线————

    “神农之药……嘿。”掂着手中的一黑一白两个玉瓶以及一个酒葫芦,纪宁此时的心情很是复杂;好?真不是;可要说坏?也算不上。

    黑白两色玉瓶当中,分别是所谓的“神农之药”本身以及对应的解药,而那酒葫芦就不值一提了,只是一件储存液体的法宝而已,只是量大一些,比较好用。

    而此时的纪宁敢说,这天地之间除了配置这神农之药的人皇神农氏本身之外,能够比他更熟悉这神农之药的一个巴掌就数的过来!

    这么说,过分么?

    真就不过分,毕竟这药炼制起来极为艰难,炼制的方法本身是一方面,耗材则是另一方面,作为医毒两道的大宗师,神农氏在将这药物研制出来之后恐怕就知道效果如何了,未必会舍得试药!因为这是完整的药剂,试药也不能减量,说不得便要浪费一份。

    而如今这世间,仅存的几份之一就在纪宁这里,而且还可能是第一份被使用的;那么,这天地之间又有谁能够比“亲身”体会过这神农之药本身效果的纪宁能够更加了解这神农之药呢?

    他应该心情不好的,因为他知道,按照所熟知的发展,接下来自己恐怕就会迎来一生当中最是糟心的经历——神农之药什么的都无所谓,但道侣余薇的背叛……

    不,那不应该算是背叛,忠义两难全一般而已,为了报恩,选择了坑道侣一把,可之后其也直接选择了自行了断,灰飞烟灭来避免牵连到他。

    可心情好么?也的确是应该心情好的,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当中,这次他有把握将局面把握在自己手中,让一切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发展——可是心情又莫名其妙的好不起来。

    所以最终就只能用复杂两个字来描述了。

    索性仗着第四层次凡尘境的心力将种种复杂的心思都压下!

    女儿刚出生,那些闹心的事情又都还没发生,现在就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不是给自己找不得劲儿么?

    “师姐,拿酒来,我们喝一杯。”带着愉悦的笑容,纪宁回到北冥军军营当中自己的住处,进门便对余薇如此说道。

    余薇当即拿出了一壶仙酿,酒杯器具刚刚才取出,纪宁就已经先一步拿起了酒壶,仰头先灌了小半壶过喉入腹,然后瞬间就感觉到一股灵气弥漫全身,直冲头顶,口中当即便忍不住赞叹一声:“真是舒坦!”

    “看来师弟你心情颇好。”余薇面带微笑的坐在一旁,对此毫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摆好了酒具。

    “心情怎能不好?”纪宁悠然道,“在战场上也有师姐陪我,又有了女儿,现在这界域战争又能大胜,一切都很顺当,上天对我……可真好。”

    最后三个字出口的同时,在余薇没发现的角度,纪宁眼中又是一抹复杂之色一闪而没。

    是啊,上天待我真好,有个大哥提前帮我点出了你的身份,让我能够免遭失去你的痛苦与之后的那些绝望的抉择。

    余薇当然听不出纪宁这莫名其妙一般的心声,便跟着也是一笑,伸出左手握住了纪宁的一只手。

    “对了,你看。”状似无意之间,纪宁取出了黑白两个玉瓶:“刚刚从赤明道祖那里得到的,这两个玉瓶当中装着的……便是接下来的战争当中,我们一方能够取得胜利的关键!这黑色玉瓶当中装着的名为神农之药,乃是道祖人皇神农氏配置的一种奇药,只需将之捏碎,释放出来之后方圆万里范围之内的所有仙人都会无法使用法力!你说,等到了战场上,我将这玉瓶捏碎……而我们一方却都提前服用了解药,那无间门会是什么下场?”

    状似志得意满,纪宁直接和余薇兜了个底,然后便将两个玉瓶抛到了余薇的手中,却是将余薇吓了一大跳。

    这玩意太重要了!

    当然,再怎么重要,她如今身上肩负的任务却是将之毁掉——所以,她的心中满是复杂,只是因为纪宁对她的信任。

    这无与伦比的信任……真的要辜负么?

    余薇心中满是复杂,比纪宁此时掩饰之下的心情也相差不多了。

    “师弟,你……”下意识的,余薇便要将这两个玉瓶交还给纪宁让他收好,这毕竟不同于原著中那般,原著中那是她考虑之后下定了决心,主动从纪宁手中要来了神农之药然后下手毁掉!决心提前就下好了,自然无需再纠结什么,如今却是不同,纪宁可没有提前给她纠结的时间。

    但纪宁却是伸出一只手捏住了余薇的手腕,轻轻摇着头,一脸心满意足的笑容:“你知道吗,师姐……就在刚才,你能给下意识的将这两个玉瓶还给我,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余薇一头雾水,但终究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看着纪宁眼中毫无遮掩的消散而去的复杂之色、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很快便想到了很多东西。

    “师弟,你……”惊声站起,眼中瞬间有泪水充溢,余薇道心瞬间有了崩溃的迹象。

    “是啊,师姐……我都知道了,不过别急,你先坐下,好吗?”同样起身,纪宁三两下便将余薇按坐了回去,连带着两个玉瓶一起也都还在余薇的手中——不说其他,哪怕余薇反抗也没用,如今的纪宁是纯阳真仙!

    毕竟原著中这时候他都已经是纯阳真仙境界了,如今还多了方元那幻境当中的一份磨练,又岂有不突破的道理?余薇却只是天仙而已,还是那种战力并不卓绝的天仙。

    余薇便呆愣着坐了回去,听着纪宁悠然张口还是讲述:“因为总觉得心里没底,所以前些日子我去找了大哥一趟,大哥说他无意间窥见了未来一角,正好与我有着不小的关系,便问我想不想看一看;我自然是很感兴趣的,所以当然要看,这一看便……”

    ————分割线————

    老实说,纪宁并不是很会讲故事的那种类型,因为本应该是一个跌宕起伏、催人泪下的故事,在他口中道来却几乎成了一曲催眠之咒。

    好在说者有意,听者也不是无心,此时余薇道心非常不稳,但纪宁说什么她都是会仔细听的。

    所以事情的全经过她也很快了然了。

    但她只能沉默,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然后纪宁帮她说了。

    “所以,师姐,毁了这神农之药吧,好吗?”

    余薇骤然抬头,瞳孔都有些发散了,这是极度受惊的现象!

    纪宁与她说了一切,包括在那场“幻境”当中她死后自己的心路历程,所以余薇心中此时也是有一杆称的。

    所以她知道,在哪“幻境”当中,是纪宁在完全不知道她身份的情况下被她得手,之后她又直接让自己魂飞魄散了,这才让纪宁没有受到道祖的追究!

    可如今,纪宁却是主动让她毁了这神农之药——这怎么可以!

    但纪宁却不给她开口拒绝的机会,语气淡然而坚定,又带着一丝温柔:“放心吧师姐,别忘了,如今的我可已经是纯阳真仙了,而且也还没谁知道,在那一场幻境当中,我心力突破了第四层次……战场上要取胜,本就不需要这神农之药!如今我心力笼罩着这里,赤明道祖也好,那神王也罢,也都没能力知道我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毁了这神农之药,便算是还了那神王的恩情,之后加上明月,我们便只是一家三口,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