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总算被动的装了一次逼
    其实真就不怪玄机老祖大惊小怪,而是方元展现出的那一丝气息让玄机老祖——乃至于让整个少炎氏都印象极深,仿若梦魇一般!

    诚如前文所说,这段日子少炎氏的天仙都憋了一肚子邪火,偏偏面对曾经的同层次势力都只能处于一种弱势的角度,所以再怎么有火也不敢对人家发,这才会尤其的忌讳别人将事实说出来进行揭短——因为本来就憋屈……

    所以,他在黑白学宫表现的才好像一个一点就炸的火药桶一般。

    所以,在被怼了两句之后他就直接开始放狠话了——到了他这个层次,放狠话其实都有点掉价,凡事记在心里基本上就没差,而说都说出来了,那就肯定是言出必践的!这是真的要将开口者当成出气筒的节奏,在城中、在黑白学宫当中,顾及到大夏皇朝本身的规矩,所以不敢随意动手,但出城之后就肯定是要下手的了。

    甚至可能还要牵连整个黑白学宫!

    但就如同他作为少炎氏的天仙,在面对曾经的同层次势力的时候要忍气吞声一般,他更不敢的是将这份怒火发泄到那个导致他少炎氏落到如今这般地步的存在身上!

    嗯,也就是方元。

    或者说是当初方元伪装出来的那个身份。

    其实方元当年干掉了少炎氏的四个天仙之后就没继续管少炎氏,倒是也引起了不少猜测,有善意的也有恶意的——有些笃信方元实力极强的认为这是因为方元本身懒得与少炎氏再多计较,毕竟从头到尾都是方元在占便宜,半点亏都没吃!最多就是在大夏王都里“被迫”憋了几年,可之后出来也宰了少炎氏四个天仙!

    如此情况下,在有把握说少炎氏不会再对自身造成什么威胁的前提下,一时放过少炎氏也就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毕竟气已经出了。

    同时自然也有人觉得方元干掉四个天仙是施展了什么一次性的强大底牌出来的结果——这不奇怪,毕竟返虚地仙杀天仙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方元杀的未免太简单!这当天仙是什么?

    同时这样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方元没有继续追究少炎氏,而是仿佛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这件事一样——因为底牌这东西之所以是底牌,根本原因就在于不能随便动用!不想付出太大代价,所以用一次将自己的威视竖立起来也就罢了。

    但即便真的是如此也没谁想来招惹方元。

    毕竟没谁能保证方元不能再用一次那“底牌”——一招秒掉四个天仙,整个大夏世界明面上才多少天仙?!

    如此,众多势力自然也就都将方元列入了“不可招惹”的名单——倒不是绝对的不可招惹,但在没有足够利益的情况下就不用提了。

    少炎氏自然也是想报仇的,但在此之前他们更想让自身继续传承下去!那一次他们被彻底打疼了,剩下的四个天仙再被灭了的话,少炎氏就真的彻底成了方元的踏脚石了——所以,少炎氏上从天仙起,中到散仙、地仙、元神道人这些,下到无数普通族人,甚至就连刚记事的幼童都在自家的重视之下被普及了方元的身份!

    方元伪装出来的那个身份,画像和气息一样不差,少炎氏也就这么怂了。

    同时也是不得不怂,这些年少炎氏的所有族人甚至都没有进入帝都的!别人家可以有闲心猜测方元当初一战干掉四个天仙靠的究竟是本身实力还是底牌,少炎氏却没这心思,因为无论如何,他们扛不住方元真来转悠一圈的结局!天仙陨灭一半,这已经让少炎氏的底蕴根基岌岌可危,可扛不住更大的损失了。

    但是……

    ————分割线————

    见鬼一般的暴退一段距离之后,玄机老祖的心情那个酸爽就不用多说了。

    本以为此行就是一场出气之旅——被纪宁干掉的少炎农,是他一个极宠爱的弟子的徒弟,而那个弟子却在天劫当中陨落了,他便自责是自己在某些方面没有尽到责任,然后将对弟子的宠爱全面转移到了少炎农的身上,却又被纪宁干掉了,他本来就脾气不好,此时自然要来报仇,顺带着也就发泄一下。

    这是他原本的打算。

    可……

    这尼玛居然撞正大板了啊有木有?!

    本来根据他们的调查,是能够肯定方元——尽管方元伪装的身份名字并不是这个——这几年一直都在帝都当中的!

    但少炎氏的这位玄机老祖自认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就算真是老眼昏花了,可他也不是靠眼睛看来辨认出方元身份的!那气息的感应难道还能出错不成?别说这真没准什么的,少炎氏剩下的几个核心还下过决心放过狠话表示将来部族当中出现纯阳真仙就要报仇呢,仇人的气息其不清楚怎么可以?

    所以他有点欲哭无泪了。

    看起来这居然还直接撞进了人家的老巢?

    卧槽我少炎氏是和你黑白学宫命理相冲么!

    数不清的羊驼驼从玄机老祖的心头成群结队的奔腾而过,本以为这黑白学宫倒霉,正撞在少炎氏的枪口上——也的确是如此,如今不像原著,少炎农被杀后少炎氏被惹出来的虽然还是一个玄机老祖,但少炎氏内部整体上的态度却和原著有些差别。

    至少原著中纪宁真正具备了让少炎氏整体重视的资格之前,专注于怼他的也只有一个玄机老祖而言,如今这次少炎氏正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需要一些手段来安抚自家人心的时候,黑白学宫真的属于撞正枪口!

    本来是这样的。

    然后紧跟着就发现方元居然也是黑白学宫的……

    前些年被方元宰了个天才,捎带手还弄死了个返虚地仙——最后甚至弄死了四个天仙!这口气我们自己吞下忍了,可几年之后自家又一个被重视的晚辈被宰了,动手的居然还是黑白学宫?!

    这尼玛叫什么事儿?!

    偏偏玄机老祖还清楚,这两次往头里追究的话实际上还都是自己这边理亏,所以说这其实就非常的尴尬了,面对实力不如它的他可以讲拳头玩强词夺理的把戏,但面对绝对有能力干掉他的方元之时该怎么办呢?

    认怂吧……

    可也得能认怂才行,就像战场投降,不是谁都有机会投降的,更不是每个投降者的投降都会被接受,所以玄机老祖心中打鼓。

    “行啦,该滚就滚吧,身上的东西留下就行……当赔礼。”本来方元还有那么点想要戏弄一下这玄机老祖的心思的,但在看到他一脸警惕、浑身都写满了小心翼翼的玄机老祖,他心中突然觉得有点没意思了。

    是啊,前些年就已经能够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杀天仙一下一片了,现在离开那边到这来和一个天仙——还不是其中拔尖的那种装逼玩,有什么意思?

    不可否认的,和玄机老祖那一脸不配合也是有些关系的。

    方元这么一说,遇上那些有骨气的强者的话,此时就算是不和方元直接开始死磕估计也得放几句狠话以图后效,但玄机老祖,或者说少炎氏这些天仙这几年不断地妥协下来,心中哪怕原本有着满满的血性和棱角也该磨平的差不多了!

    为了生存,为了部族的延续……

    玄机老祖连犹豫都不带犹豫以下的,直接将自己身上带着的储物装备以及一身仙级法宝都留下,连来的时候专门用于摆排场的那辆车都没管,直接就自己走了!

    只留下黑白学宫这边一地的眼珠子。

    “呵呵,都这么看着我干嘛?”偏偏方元自己仿佛没搞清楚情况一样,一脸笑眯眯的盯着玄机老祖离去的方向看了一阵儿,一招手将其留下的多年积蓄都收了起来,然后“才发现”了黑白学宫大殿当中剩下的人们脸上、眼中表露出来的那种震撼。

    又好像完全弄不懂、一切与我无关啊一样在场中环视一周,同时内心当中也不免有些满意的嘀咕了几声——

    ‘不枉我这些年来一直保持低调……这种无形之间被动装逼的感觉还真是爽啊。’

    方元偶尔还是会追求一下这种装逼打脸的快感——当然,相对于曾经的他而言,如今的他搞这个更多是则是一种闲着没事儿干自我排解的消遣行为。

    不过话说回来,平心而论,有些时候还真得是无心插柳方能成荫,至少这次装逼的效果已经要超过往日很多次刻意安排的装逼场合了。

    然而方元享受这种感觉还是没能享受多久,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正当他“有点熬不住”,正打算和黑白学宫众人将事情都坦白出来,再将所有人都震撼一把的时候,只见他眉头突然一皱,面色微沉,右手食指和拇指两根手指在一起轻轻一撘一搓——

    “朋友,既然来了的话又何必在暗处呆着?不知道的还当我黑白学宫不懂待客之道呢……”嘴里这么说着,手底下却一点也不客气,一道淡青色的虹光瞬间在方元刚刚有所动作的两指之间炸开,瞬间变化成了一道电芒破空而去!

    是真的破空而去了,因为在离手的瞬间这道电芒就划破了空间,进入了空间的间隙当中……

    下一瞬间,一声清脆的碰撞之声传开,响彻在场所有人的耳畔!

    同时也幸亏在场都是修为高深之辈,最差的都有万象的境界,本身的战力也是基本上超出常规的,这才在这一声碰撞之音的激荡之下都能平安无事,除此之外若有稍弱者存在的话,在这一声之下不说要神形俱灭,结局也肯定相差不会太多。

    但……

    “还不出来?”若说之前方元皱眉什么的像是做做样子而已的话,此时就真的有那么几分煞有其事的样子了,浑身上下不觉间有一种淡淡的煞气伴随着三界空间规则的运转缓缓弥散而出,却是好像正经的认真了起来一般。

    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但在场的众人却基本上都能够理解这种形容,因为在身处当场的前提下,这实在不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情,明面方元脸上的表情、身上的动作乃至于一身气息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但前面那一声响起之时还有那没心没肺的不懂事者可以玩闹,后面这一声响起之后整体上气氛瞬间就变得严肃了。

    方元手中印诀轻拈,身上一声清亮的剑鸣之声瞬间传开——这次赫然摒弃了书法神他能够一类的搜段,直接动剑了!

    这有什么意义呢?

    方元并不是正统的剑仙,发挥自身最强的状态也无需一定要动剑什么的,但就好像普通人动用兵器和空手随意动手一样,象征的意义很容易便能够分辨出来一些东西——

    而实际上这样一来,方元这真的不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清亮的剑鸣之声响彻之后,伴随着一道剑光闪耀,方元手中印诀只是微微变化一阵,这一道剑光便纵横挥阖之间撒下了无尽剑气,同时没入那不可视的空间尽头,找上了那被方元盯死的不知名存在。

    “很好,看来阁下是打定主意要动手了……”最后方元突然又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气氛却又与之前有所不同了。

    若说第一次只是煞有其事的做做样子,而第二句话出口则是觉得有些没意思、吓唬吓唬人的话,那么这一次就货真价实的是要动真格的了。

    因为方元不难分辨出暗中正与他交锋的那人的想法究竟如何——

    一开始他只以为是哪家的天仙来着,原著中这个时候不是出现了一个北山氏的老祖宗叫什么“驮山天仙”的么?还当是他呢,方元就随手施展出了一道小神通术法,权当是打个招呼,同时也是招呼他出来说话。

    方元的确是没有将天仙放在眼里,但也不至于随时随地都要开地图炮表现出这一点来,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紧跟着却便否定了这种猜想——因为暗中那人没出来,而挡下那一道小术法神通的手段也显得游刃有余一般,说白了,不像是天仙在动手的样子!

    那是什么情况?

    方元觉得有些意思了,所以真的认真了。

    而方元真正认真的结果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