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方元:你确定没记住我?
    这是个挺有意思的问题——当然,方元会这么想,被问及的少炎氏四大天仙却不这么觉得。【】

    少炎氏满打满算才总共八个天仙!甚至摆在明面上的才五个而已,暗地里两个,算上一般不会出现的族长,八个是总数!

    而这也是少炎氏的立身之本,一个天仙的确能够决定很多事情,可到了少炎氏这个地步,对天仙的要求就已经不再只是“存在就好”这么简单了,而是开始对数量也有了要求。

    有多少天仙办多少事儿,少一个都会出大问题!不往远扯,如今少炎氏八个天仙占据这些地盘、享用这些利益,之前有留出余地么?

    答案是没有。

    所以,一旦天仙的数量得到减少,那么利益就肯定要让出一部分,而这还只是小事儿——少炎氏的敌人也都不简单!往日能够同存,一方面是上头还有更强的压着,另一方面也未尝不是双方存在着某些意义上的平衡——如果说天仙偶尔陨落一两个的,那也未必不能靠着损失一些利益来继续维持这个平衡,然而一口气死一半的话……

    如果是平常有人问这种问题的话,估计多半要被这些少炎氏的天仙心中发笑之余随手干掉——只要能行,但眼下发问的却是方元,而且是发动了自创神通“天地大同”辅助自身道域一瞬镇压四大天仙、彻底展现了自身实力的方元!

    方元为什么会这么强?

    真没人想得通,但不妨碍他们对此刻自身境况进行判断,更不妨碍他们进一步的对未来进行判断——首先,眼下他们绝对不是方元的对手,想要将方元抹杀……

    作为成长在这个时代背景的天仙,还是根红苗正的少炎氏这种大部族出身,他们固然都很聪明、很理性,但也从来都不缺少一份感性,尤其是对于自己出身的部族。

    乃至于狂热!不比方元所知的那些时不时就会高呼“安拉胡阿克巴”进行转职的战士们!

    用其,就更不缺了,所以他们在眼见方元如今的实力、更能够看清方元的潜力,知道放任方元继续成长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自家部族就会被灭掉——他们不会介意牺牲自己,四大天仙一起自爆也没什么,死掉一半的天仙,少炎氏固然实力大损,乃至于无力面对自家的那些敌人——但了不起就是迁移罢了,放弃现有的一切利益,牺牲再大比起被彻底灭绝也算不得什么。

    可他们现在有苦自知——说出来很多人估计都不会信,但他们自己知道,现在真的是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就如同被他们以天仙层次的道之天地压制禁锢的元神境、万象境乃至于紫府境修士一样,如今的他们同样近乎“连思维都凝滞”的那种状态……

    然后,求饶呢?

    一部分修士的道心便是宁折不弯,面对如此情况自然不会做出求饶这种选择,也就是宁死不屈了——但这种修士终究只是一部分,至少少炎氏这四个天仙并非全都是此种类型,而他们也有自己的道理,求饶能保命的话至少还能够为少炎氏保留几分实力,死了才是最大的损失!

    但就和之前那个理由被否决是同样的道理,做不到自爆,难道就能做到求饶了?

    而且就算能做到,方元也不接受啊!甚至方元还在心中给了他们一个差评,他本来还想试试看自己如今的实力究竟能够有什么样的水准的——对自己有多强他自然明白,但他却不是很了解同层次之间别人都有多强!这就没了对比的参照物,可惜这四个天仙有点太脆了,他都还没怎么太认真呢,居然就取得了这种战果……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完全没有想过要给他们任何机会的方元面色不动,手中仙剑轻轻一抛,直接施展出了一手简单明快的御剑术,在场中绕了一圈正好将四个天仙都串在了这个圈上,然后几下收起战利品,脚下步子轻轻踏出,瞬间消失在了这片被阵法密闭起来的空间当中。

    阵法的阻隔?

    别闹,方元不是刻意瞬间看破一切阵法的那种阵道大能,而就算他曾经是,在这个世界也还没混到那个级别,毕竟不同的世界之间的某些理论总会有些不同之处——但架不住以他如今的境界而言,这阵法显得有些过于简陋了,至少是防不住他精神识念的渗透探查的。

    这岂不就是说着阵法本身对他而言不存在任何奥秘了?如此一来,想要破阵难道还会有什么难度不成?

    再加上方元也没想破阵,而只是想要出阵而已,另外这阵法也失去了原本镇压其中的四个天仙,又凭什么来阻挡方元?

    身形微晃,一踏步间离开阵法内部的密闭空间,出现在了外界一些正打着各种主意、欲要将阵法破除的各方代表中间,然而却只是停留了一瞬间,下一瞬间便是有一部踏出,身形瞬闪直接出现在了城内,与此同时还没忘了将一小块雷金扔进看城门的军士手中——方元表示不太清楚大夏王都有没有入城费这一说,但也没必要计较这点。

    一群本来还在打着各种主意的各方势力代表都有点傻了,虽然之前那一幕换普通人来看绝对会觉得是自己看错了,但他们可都不是普通人,一个个的实力或许不会太强,最多也就是可以抗衡天仙的百万年散仙这个层次,可眼力也绝对是够了。

    绝对不会认错,所以说——

    这尼玛什么情况?!

    于是包括最开始没打算出手帮忙、而只是一心看戏的势力代表都加入到了破阵的行列当中来,之前出手是为了救助方元,现在动手就全成了想要搞清楚内中情况了……

    他们并不清楚少炎氏究竟发动了多少力量,但他们却知道一点——专门为方元这个绝对的天骄准备的大坑绝对不简单!可结果却是方元活蹦乱跳的出来了,看起来根本没受什么伤的样子,那么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场没有真正的天仙,但却有不弱于天仙的强者!而他们自然能够施展出一些天仙的手段,可以进行时光回溯——当然,这回溯仅仅只能让他们看到一些影像,想要进行干涉却是不现实的。

    但只是想要探查情况的话,这也够了,于是不久之后此处就多出了一群被震撼的人。

    又过了一阵子之后,被震撼的范围就扩大到了这群人背后的那些势力……

    ————分割线————

    转眼又是数年过去。

    将视角转回安澶城——

    这一天,黑白学宫整体上下戒备森严,因为之前木子朔、余薇、沧江真人三人回到黑白学宫,第一时间上禀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黑白学宫的天才弟子纪宁,将大夏有数的强大势力“少炎氏”的少主,也是内定的下一任族长给宰了!

    此刻,黑白学宫掌教大殿,这也是迎接重要客人的大殿。

    殿内正坐着一道道身影,大殿一侧坐着黑袍黑发的殿才仙人、五疯仙人等一众仙人,竟然足足有八位之多。在他们身后则是站着掌教碧海道人和三名三代弟子——火虹仙子余薇、沧江真人、木子朔。

    对面则是坐着少炎氏一方的玄机老祖、羽神公。

    “我来这。所为何事,想必你等都知晓了。”玄机老祖坐在那,淡然道,他目光扫过对面的一众仙人。

    八名散仙地仙。

    整个黑白学宫平常闭关、隐居、在外闯荡的散仙几乎都齐聚于此,除了一名散仙已经出了这一方大世界,短时间内无法赶回,其他八名都在了。

    黑白学宫的修仙者那都是绝对的天才精英,他们必须掌握一条完整的道,才允许突破到元神道人,必须至少掌握两条完整的道,才允许突破到地仙!

    所以黑白学宫的元神道人们,就有着媲美散仙的战力。

    至于黑白学宫的散仙们,一个都抵得上外界散仙十个,个个都有着顶尖散仙的实力。

    “当然知晓。”矮子老者五疯仙人笑嘻嘻道:“你少炎氏的少炎农被我门下弟子纪宁所杀,可对?”

    “对。”玄机老祖一脸淡漠。

    “杀了就杀了,年轻人在外闯荡冒险,生死仇杀,技不如人殒命是常有的事。”矮子老者道,“这种事只怪技不如人,一般宗派部族都不会插手的。”

    五疯仙人说的没错,在如今这个时代,这基本上就是一个公认的道理——但此时他面对的却不是想讲理的人。

    所以玄机老祖目光顿时就变了,变得极其锋锐而富有侵略性。

    “就算玄机前辈宠爱这个叫少炎农的,降低身份亲自出手对付纪宁,我黑白学宫也没法阻止。”五疯仙人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又叹息一声,似乎有些无奈:“只是我不明白玄机前辈来我黑白学宫所为何事?”

    “交出纪宁。”玄机老祖冷然道,“这事便和你黑白学宫无关,否则……哼!”

    顿时黑白学宫一众仙人个个脸色变了。

    交出纪宁?

    “妄想!”一旁黑袍黑发的殿才仙人冷然喝道,“纪宁是我黑白学宫弟子,他在外闯荡冒险身死,我们都怨不得人,可是你让我们黑白学宫交出纪宁?这是做梦!而且我告诉你,只要纪宁回到黑白学宫,你少炎氏就休想伤他一根汗毛!”

    “玄机前辈,我们尊你是天仙,可我黑白学宫传承至今也不是好欺负的。”矮子老者五疯仙人也冷然道。

    “我黑白学宫有我黑白学宫的规矩,弟子在外闯荡身死,怪不得人;可是只要回来,就必定受我黑白学宫庇护。”那缠绕着锁链的高大汉子声音轰隆,眼神中隐隐都有着雷电。

    玄机老祖脸色一沉。

    “哦,你们黑白学宫是要和我少炎氏为敌了。”玄机老祖目光扫过对面一众仙人。

    “呵呵……其实我挺不明白的。”恰在这时,黑白学宫一方一个一直坐在一旁、看上去没什么特殊之处、很是不起眼的男子突然抬起头来笑着开口了:“总是一口一个和你少炎氏为敌什么的,头几年刚死了四个天仙,怎么现在还没长记性么?”

    这话一出,之前本就有点色变的玄机老祖——也许本名叫做少炎玄机?面色彻底变了,同时浑身气势勃发,仿佛有些控制不住一般,却好像是被揭了短一样,有些恼羞成怒。

    而事实上在场也没谁觉得他不是恼羞成怒,连他自己都懒得在这方面自欺欺人,因为这话的确戳中了他的痛点——少炎氏总共才八个天仙!还是基本上将所有这个层次的战力都算上的结果,头些年直接就挂了四个正牌天仙,可想而知这对少炎氏造成了何等巨大的打击……

    而为了保住自家的传承,这些少炎氏剩下的天仙级战力这些年也都忙得很,却大多不是忙着南征北讨,而是多半忙着四处妥协!

    妥协——这对于一向横行霸道的少炎氏而言是何等的耻辱?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适时妥协的话,很可能就会导致那些敌人联合起来,最终让少炎氏损失更大的利益,乃至于遭遇灭族之危都不是不可能。

    但他们的妥协是针对那些有能力让他们进行妥协的大势力的!

    黑白学宫?很遗憾,莫说双方原本都完全没什么交集,即便是有也完全没有被少炎氏放在眼里,哪怕如今的少炎氏已经实力大损也是一样。

    而对于这种未曾被放在眼里的势力……莫说妥协了,便是这种揭短的行为也是不被允许的!

    “你……很好,我记住你了。”但玄机老祖终究是不敢在这动手,因为一旦闹大的话,大夏皇族的力量完全不是他能够抵抗的,所以他只是深深的盯着方元看了一眼,似乎打算秋后算账——

    但就在下一刻,他确实仿佛见了鬼的凡人一般,还是胆小的那种,身形猛然爆退,若非黑白学宫的建筑质量还算过得去的话几乎都要啊撞破身后的墙壁了!

    因为方元以自己本身的形貌突然散发出了一丝气息,与他本身的气息有些差异,但却让玄机老祖印象深刻、此生都不敢忘却……

    “记住我?你们不是早就记住我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