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然而方元早已看穿了一切
    人活一辈子,怎么也避不开的字不多,一个“争”便恰在其中。

    而以修行、变强、进化这些为自身主题的修士更是如此,因为他们需要资源!资源的数量却有限,所以才需要争,一个个势力的诞生——其中的根本原因即便不全是这些,可以同样是避不开的。

    就连一门心思闭门坐家中的与世无争者都难免会遇到祸从天上来的情况!

    像是少炎氏这种可以算得上是“大”的势力的话,甚至内部都存在着相当激烈的竞争关系,就更不能例外了。

    丫对头也多得是!

    所以方元真心是没把少炎氏的威胁放在心上——至少如今在事态扩大之前他是不会在意的,毕竟被纪宁在原著中干掉的那少炎农有个天仙级别的玄机老祖溺爱着,这少炎秀水呢?

    原著中只是侧面出现过一次的小角色,天才又如何?

    三界风起云涌之际,人命贱如草,强者都一片片陨落,最不值钱的便是天才。

    ‘所以现在最需要费心的就是遮掩天机……这倒是不难,毕竟我自身三阶巅峰的本质就属于那种天然超脱命运长河的,转生过来之后也只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才做了一些伪装才将一些痕迹显化映照了出去,如今只要收回对自身此生根底的映照就行了……’

    ‘至于我本身会被推算出来?’方元脸上献出一抹不算如何灿烂、但却绝对不是勉强的笑意:

    “且来过再说。”

    ————分割线————

    事情的发展方向并非出乎方元的预料,少炎氏在原著中表现的丧心病狂,也只是原著中的纪宁运气太“好”的缘故——要知道,捅马蜂窝也只有在捅得太狠、乃至于直接将整个马蜂窝都给直接捅下来的情况下才会引来整窝马蜂的追杀!

    否则的话也就是直接弄死蜂王这种要害打击才能引起那么大的反应了。

    方元干掉一个少炎秀水,的确也算是将少炎氏惹狠了,但却还没到过分严重的地步!至少少炎氏是不肯付出太大代价的,方元在干掉少炎秀水的同时干掉了一个返虚地仙!虽然是那种比较弱的货色,可也证明了一点——想报仇?返虚地仙当中的弱者就别派过来了,甚至稍强的都不行!

    要么就派活的久一些的散仙——可派活得久的散仙也好,强大的地仙也把啊,甚至就连天仙都不能例外,敢在城中动手的结果就是换命!当然,是在他们不知道方元根底的前提下会这么想——因为敢坏规矩的,不到天神真仙境界绝对要被大夏的强者干掉!

    而再算上方元的实力的话,那就是死了也白死了……杀不掉人还要被大夏的强者干掉。

    少炎氏是不会为了一个少炎秀水而让自身蒙受此等巨大损失的,这段日子只是派人在城里盯着方元,目的则是等方元离开这大夏王都的时候能够跟上动手报仇——所以方元这段日子过的还是挺平静安宁的。

    只是偶尔会有人找上门来——其中一部分是单纯上门结交,一部分是少炎氏的仇家前来拉拢,剩下的就是少炎氏方面暗地里派的人前来搞笑了……没错,就是搞笑。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少炎氏作为一个大势力,其中也难免有些急着想要出头,便怀揣着“世界上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是脑残”的想法上门忽悠,说发现了什么什么宝藏,听说了方元的名头想要邀请他一起去寻宝,要么便是胁迫之类的……

    方元表示修炼的时间长了用来解闷还是挺好的。

    至于宝藏什么的……还真有下本钱拿真的宝藏信息过来的,可惜对于方元来讲只是笑话而已——他之前凭什么卖掉自己身上一部分继续便能够弄到数百万斤元液?他起家靠的可就是寻宝这门手艺!

    所以宝藏是真是假他真心不放在心上,因为他敢说自己只要随便到哪荒山野岭转悠一圈,就总会有些入账——前人遗泽也好,天材地宝也罢,逃不过他看似很不值一提一样的精神识念轻轻一扫!

    前两种情况——拉拢的和真心相交的,他也不会不放在心上,挑出一部分值得回应的也就偶尔出去吃喝一顿什么的,却不会真心有什么兴趣,因为那在别人看来或许是一辈子都能用上的关系资源,但对方元来讲或许却只是过一小段时间之后便要断掉的……

    实力决定一切,他如今展现出的是元神境的实力,但在过一小段时间他就是返虚地仙!甚至于再过一阵子——大约十多年之后纪宁就会来这边,到时候他是天仙还是真仙都说不准!

    所以他其实都是没什么兴趣的。

    直到这一天,他接收到了这样的一份邀请——

    “哦?惜月郡主?延王的那位外孙女……你等回去吧,这份帖子我接了,到时自会前去拜访。”现身接过两个金甲卫士送来的一张帖子,方元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便将之挥退了。

    然后方元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帖子扫了一眼,重点是盯着下方落款处的“迟惜月”三个字仔细的看了几眼,便笑着将帖子放下了。

    ‘该说终于等到了么?’方元便打算今夜前去赴约——没错,他等这来自惜月郡主的邀请帖子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至于原因嘛……

    原著中这惜月郡主在前期的戏份也是不少的,因为其乃是在纪宁父母去世后关系最近的亲属之一,乃是纪宁的姐姐!纪宁的母亲名为尉迟雪,而这惜月郡主的本名则是尉迟惜月……没错,尉迟氏被少炎氏灭掉之后仅剩的直系血脉,没有之一!就连纪宁都差了一层!因为纪宁的尉迟氏血脉来自于母亲,本身姓纪……

    自然也为纪宁提供了不少帮助。

    本来方元是没打算这么早就与其接触的,好歹也等和少炎氏正式对上再说——而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正面怼上尉迟氏怎么也得是自己达到返虚地仙境界、不怵天仙之后!至于怎么搭上尉迟惜月的线,这倒也简单,先不说如今尉迟雪没死——尉迟惜月是将为尉迟氏复仇、灭掉少炎氏作为毕生使命来看待的,为此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

    自己和少炎氏怼上,只要让其觉得有必要,就绝对会找上门拉拢!

    而如今虽然情况发生的有些突然、有些出乎预料,但也展现出了足够的价值——能够灭掉返虚地仙的元神道人,最重要的是年龄不大,这绝对是一支值得投资的潜力股!

    所以尉迟惜月找上门也成了一种必然。

    而在当初看原著的时候,这尉迟惜月的形象虽然不是很正面的那种——虽然是坚定地主角派,但行事作风却不是特别讨喜——可本身还是很惹人怜惜的。

    至少方元先入为主之下对其产生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所以他是打算帮她一把的……

    ————分割线————

    傍晚时分,方元漫步街头,满满的接近了帖子当中标注的见面地点——并非是延王府,实际上看过原著的都知道,尉迟惜月虽然有点为了报仇不惜一切的意思,可同样因此而非常珍惜自己,目的就是能够将自己卖出一个最好的价钱!纪宁是亲弟弟,她才没有顾及一些东西,方元如今对她而言就不是多么熟悉了……

    原著中她会知道纪宁的存在,也是因为纪宁干掉了少炎农打出了自己的名头!干掉了少炎氏的少主,对于尉迟惜月来说这自然是大快人心的事情,所以才会着人前去调查,如今还没发生那些事情,她都还不知道纪氏与她之间的关系呢。

    “见过郡主。”随着侍女的引导进入一间包厢,方元拱手对着尉迟惜月轻施一礼。

    “方先生还请不要客气,此次冒昧邀请方先生前来多有唐突,倒要请方先生见谅……”尉迟惜月自然没有托大,倒是表现的很是有礼,又让人觉得不是礼贤下士的那种有力,反而凸显出了她自身的柔弱……

    方元略微一愣,心下便看明白了,不免有些感慨——这还真是拉拢上了,而且是用自身来拉拢!

    当然,不是说就投怀送抱了,尉迟惜月哪怕为了复仇也不会将自身弄得这么廉价,但这副姿态摆出来很容易激起男性的保护欲——知道女神是怎么吊备胎的么?

    不让你占一点便宜,还要叫你死心塌地!

    这是一门艺术。

    虽然尉迟惜月仅仅只是起了个头,可以说其实什么都还看不出来,却架不住方元的阅历实在恐怖,见识的太多了……更重要的是他还看过原著剧情!

    所以这招在他身上就然并卵了,换一般人见尉迟惜月这般首先就要好感大生,同时双方之间的陌生与隔阂也要随着这一还礼至少消去部分——但方元本就对尉迟惜月没什么戒备。

    “郡主这话可说岔了。”方元便又回了一句:“这段日子上门拜访的或者邀请方某出来的着实不少,方某也算是长了不少见识;相比那些,郡主这次邀请可是诚意足得很了,否则方某也算是有些傲气,岂会来此?”

    “方先生说笑了,这段日子邀请方先生的可有不少青年才俊,惜月可不敢与那些天骄相比……”尉迟惜月便笑答,只是心中如冰雪般明净、对其性格也有所了解的方元却能够听出这笑意的真假——多说五分真。

    而且是十分为一成的那个五分——然而在这种逢场作戏的场合之下,能有五分真方元觉得这惜月郡主已经能算厚道人了!

    凑八百字,大约半点之前改过来,不好意思

    自己,目的就是能够将自己卖出一个最好的价钱!纪宁是亲弟弟,她才没有顾及一些东西,方元如今对她而言就不是多么熟悉了……

    原著中她会知道纪宁的存在,也是因为纪宁干掉了少炎农打出了自己的名头!干掉了少炎氏的少主,对于尉迟惜月来说这自然是大快人心的事情,所以才会着人前去调查,如今还没发生那些事情,她都还不知道纪氏与她之间的关系呢。

    “见过郡主。”随着侍女的引导进入一间包厢,方元拱手对着尉迟惜月轻施一礼。

    “方先生还请不要客气,此次冒昧邀请方先生前来多有唐突,倒要请方先生见谅……”尉迟惜月自然没有托大,倒是表现的很是有礼,又让人觉得不是礼贤下士的那种有力,反而凸显出了她自身的柔弱……

    方元略微一愣,心下便看明白了,不免有些感慨——这还真是拉拢上了,而且是用自身来拉拢!

    当然,不是说就投怀送抱了,尉迟惜月哪怕为了复仇也不会将自身弄得这么廉价,但这副姿态摆出来很容易激起男性的保护欲——知道女神是怎么吊备胎的么?

    不让你占一点便宜,还要叫你死心塌地!

    这是一门艺术。

    虽然尉迟惜月仅仅只是起了个头,可以说其实什么都还看不出来,却架不住方元的阅历实在恐怖,见识的太多了……更重要的是他还看过原著剧情!

    所以这招在他身上就然并卵了,换一般人见尉迟惜月这般首先就要好感大生,同时双方之间的陌生与隔阂也要随着这一还礼至少消去部分——但方元本就对尉迟惜月没什么戒备。

    “郡主这话可说岔了。”方元便又回了一句:“这段日子上门拜访的或者邀请方某出来的着实不少,方某也算是长了不少见识;相比那些,郡主这次邀请可是诚意足得很了,否则方某也算是有些傲气,岂会来此?”

    “方先生说笑了,这段日子邀请方先生的可有不少青年才俊,惜月可不敢与那些天骄相比……”尉迟惜月便笑答,只是心中如冰雪般明净、对其性格也有所了解的方元却能够听出这笑意的真假——多说五分真。

    而且是十分为一成的那个五分——然而在这种逢场作戏的场合之下,能有五分真方元觉得这惜月郡主已经能算厚道人了!

    而且是十分为一成的那个五分——然而在这种逢场作戏的场合之下,能有五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