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难道天生犯冲?
    “太极之力……”方元的动作也由此渐渐停滞了下来,因为他之前并非进入了类似于顿悟一般的状态,只是随性而起、随心而动罢了,本质上依旧由自己的主观意识主导一切,察觉到这股奇异力量的出现,心境不复自然也就停了下来。

    然后他就说出了这种力量的名字——因为这种力量虽然奇异,他却并不陌生……之前在感悟混沌演化的时候,他就已经明悟了无极之力!

    说起来,这种力量其实还是挺高大上的,因为通常来说这都是将一条道——而且通常都是所谓的“大道”完整悟透之后的存在才领悟的力量,甚至相当一部分人都无法领悟!

    然而也只是对于不懂其中根源的人来说的。

    方元如今却是已经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归根究底的话,还是三界当中的所谓“普通的道”、“大道”、“天道”之间的划分闹出的笑话。

    道就是道,最多互相之间存在生克关系,却根本没有绝对的高低之分!甚至哪怕有一些所谓“普通的道”是由“大道”、“天道”分支演化而来,本质也依旧是道,或许显得偏颇,显得有些狭隘,却绝对不会是断绝的!

    如今好歹也算是领悟了不少完整的道,乃至于大道他都快领悟完整两种了,结合原著当中的一些情况,在这方面自然是相当有发言权的。

    三界当中对道的划分是由何而来?简单地说,靠的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天道对道的记录、阐释的完整程度!道本身自然是无处不在的,但正因为无处不在,才让人更加难以参悟,而世界这类存在便相当于一个个天然的放大器,能够将无处不在的道韵当中的一部分以明显的方式阐释出来!

    这才是真相,而所谓的大道、天道,不过是阐释的相对完整的道罢了。

    原著中提到的一些情况也可以作为证据——无间门、曾经的无间世界当中的风魔老祖,他参悟的风之天道!而且明确提到那是无间世界当中存在的一种天道……

    什么意思?

    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天道。

    再说纪宁,他成祖神、祖仙靠的道的确是天道之一的水之天道,可成世界神呢?却是将名义上仅仅只能帮助人突破到真仙境界的剑道推演到“剑之世界”的地步而成就的!而剑之世界又是什么呢?摆开了说,所谓的剑之世界实际上就是“剑之力”第六层次!

    方元如今也觉得有意思,接下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打算试试看靠着大道不断突破下去——或许成祖神需要世界这种存在的认可,但成世界神却肯定不需要——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是真神真仙境界的话,靠着第六层次的无极之力或者太极之力能否成就世界神?

    现在想这些还有点……

    ‘嗯,也算不上早了。’方元又一乐,看层次似乎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他如今才元神境界,可只是看在“道”的领悟之上的造诣呢?

    “领悟一条完整大道也好,没能领悟完整的大道也罢,这所谓的剑之力、无极之力、太极之力都是对这些道的本质的探索……呵呵,接下来也该出去转转了,如今这天地间也算风起云涌,万一要是遇上什么糟心事儿发现自己境界还不够可就郁闷了。”

    又一声轻笑,方元身形略微一晃,瞬间便有一道光芒自体内飞出,落地之后竟是化作了一道与方元本身一模一样的身影,竟是第二元神!

    这要是说出去的话,估计又要有不少人闹心了,只不过目前还没人知道,因为这第二元神并不是每一个元神道人都有的配置,而有这般配置的元神道人都要比没有的难杀无数倍!两条命,一条在外面闯,另一条在某个犄角旮旯猫着,除非是有超过其许多的大能推演天机,否则谁敢说自己在干掉明面上那个之后还能把暗地里的也找出来?找不出来,又谈何杀死?

    如今方元不算太出名,但也只是在低层次当中而已,在高层次里看他不爽的就多了去了,好在也仅仅只是相对高的那个层次,黑白学宫还罩得住,但他这些年也遭受过一些刺杀……

    再有第二元神,估计很多人都要绝望!当然,也不排除有人觉得干掉他一条命也是大收获的。

    只是方元这又是要干嘛?

    看起来很熟练的样子……

    就见方元呵呵一乐,本尊冲着第二元神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身边黑白双色波纹略微荡漾,空间似乎受到了某种不可名状的影响……瞬间消失。

    再出现之时竟然已经是在黑白学宫之外、安澶城当中了!

    “按照标准的升级套路,接下来的目的地是……大夏王城!”

    ————分割线————

    “先去淘换点东西。”左右打眼一扫,通过传送阵来到大夏王都的方元可不是当初刚到安澶城的那般了,如今的他背后也算是有着不小的势力,有条件的前提下怎么可能不先把大夏王都的情况打听明白再过来?

    而要淘换东西,最好的地方自然就是遍布大夏各地的“天宝山”了,方元这些年手头也没少存下好东西来着,至于为什么没有在安澶城的天宝山出手?

    同为天宝山,大夏王都的收购价自然不会比安澶城的高,而方元也不像原著中刚到此处的纪宁一般不敢再安澶城多待——时间长了会引来吵着必杀他的少炎氏强者到来,他完全是没这方面顾虑的。

    原因只在于他接下来要刷的地图是这里,在安澶城那边他已经把该刷的名声都刷的差不多了,再怎么样也很难影响到这边!所以他才要如此。

    想要扬名,最快的方法是什么?

    其实看多了套路的都会知道,那就是踩着成名者的脑袋!正如牛顿说的那句话一般——踩着巨人的肩膀才好看得更远。

    那么难道要找那些成名强者上门挑战吗?

    这倒的确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来着,然而放在一般心高气傲的小年轻身上还好,方元表示自己要是恶俗的用这招的话估计自己都忍不了。

    所以一个名声就很重要了——什么样的名声呢?钱多行不行?

    自然是可以的,稚童持金过闹市的道理在哪都是一样,在比自己更强的存在面前谁都是稚童!方元如今有元神的境界,只要展现出远超这个层次该有的财富,自然免不了有人会来打主意,而方元只要将之灭掉并留下线索——

    人活在世上,有多少是没根没底的呢?

    像是火龙道人那种苦逼的元神道人不是少数,但在大夏王都这种地方却绝对不占多数!所以哪怕运气不好,只要低调一点多来几次,也会自然而然的上演“杀了小的出来老的”这种剧情,到时候再把老的也给干掉,自然而然的也就出名了。

    敢打元神道人主意的肯定也得至少是元神实力,无论是自己的还是能借到的都好——而这就是小的,在此基础上被招惹出来的怎么也得是返虚地仙才行吧?元神境界反杀地仙,这名头绝对是够了!

    至于会不会因此惹出更老的……

    方元表示自己只要当心一点,露富别太过火,总不至于直接就惹到有天仙坐镇的势力。

    可惜天不遂人愿。

    ————分割线————

    方元表示自己乌鸦嘴虽然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但如今这一次有遭逢了此类情况还是难免感到了有那么点蛋疼。

    “你特么在给我说一遍你叫啥?”手里拎着一把一看就很是不凡的宝剑,方元眼角抽搐、轻轻吸着气对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年轻人问道。

    很明显,这是在春秋笔法带过了一些剧情之后的时间点,而就在之前,方元成功的实施了自己的计划,将自己这些年的一部分收藏在天宝山卖了五百来万斤元液,并在一次小型的争宝会上露了富,接下来便仿佛心虚一般的鬼鬼祟祟出了城,仿佛潜逃一般——

    他当然不会不知道,真正有那想盯着他的绝对不会被这点手段瞒过,但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人觉得自己仿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暴发户,这样才能够打消一些人心中的疑虑。

    只是没想到,他这第一次居然就钓上了一条大鱼——少炎秀水!

    “我乃少炎氏族人少炎秀水!少炎氏你知道吗?!你敢杀我就等着满门被我少炎氏诛灭吧!”

    又嚷嚷了一大堆东西,方元咧了咧嘴,却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是心中暗骂——

    ‘这特么……纪氏出身的和少炎氏天生犯冲不成?有尉迟雪那尉迟氏的仇恨,我倒也没打算置身事外啥的……可我特么本打算着到返虚境界再和这少炎氏当面锣对面鼓开战来着好么?原著中纪宁干掉少炎农好歹是因为身份被发现了,被认为是尉迟氏余孽遭到追杀,到我这怎么就成了这样了?!还特么是个原著里露过一面的小龙套……’

    想着这些,方元干脆利落的一剑捅下去,瞬间剿灭了这少炎秀水存在的一切痕迹,连带着其储物装备也顺手打爆了,将其中看得上眼的物件全部收起来之后闪身回了王都。

    方元也没觉得自己反手放了少炎秀水这事儿就完结了,一方面木已成舟,少炎秀水可不是自己出来打劫的,之前受到其指挥的狗腿子们已经被方元干掉了,所以仇实际上已经是结死了;这二来嘛,认怂的事儿方元不是干不来,可也得看是什么情况!这种情况再突然认怂,方元觉得自己都要吐……

    不说这少炎秀水的重要性恐怕远不如少炎农这个正牌少主,了不起就是引来少炎氏的某个天仙老祖呗!丫难道还敢在大夏王都亲自动手不成?那是扯淡,大夏王朝的主人夏芒氏绝对不会容忍这种情况出现!

    除非是真仙天神这般存在,否则的话敢在大夏王都坏规矩就只有一个死字!而哪怕是天神真仙们也得看自身各方面实力如何、背景又够不够强,否则也难免要被找上门做过一场。

    丫敢玩换命的手段么?

    不是方元瞧不起人,原著中少炎农这个少主被干掉了都没天仙找纪宁换命!而哪怕就算是真有天仙找上门换命……

    真当方元是小小天仙想杀就杀的?有些手段只是不想动用而已,逼不得已的话也不过就是掀桌子罢了!三界这地方偏得很,也未必就会引来什么承受不了的后果。

    ‘不过暂时还是不能出城了……好在目的也算达到了,少炎氏不愧是大夏王朝皇族之外名列前茅的顶尖势力,这少炎秀水也是挺重要的人物,身边有个返虚地仙护着,干掉丫的我这回应该也算是越阶杀敌了……这话说出来怎么觉得有点脸红呢?错觉吧?’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方元闲庭信步一般的回了大夏王都。

    至于外界?

    自然是风起云涌了……

    少炎秀水的重要性虽然不及原著中被纪宁干掉的少炎农,但也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边缘角色!更何可是少炎氏这种顶尖大势力,自己的一张脸看得是非常重的,重要的族人被杀了自然要追究到底,将凶手本身干掉是最基础的,跟着还要斩草除根、将凶手满门诛绝!

    幸亏方元干坏事儿的时候没忘了给自己改头换面——进天宝山之前就这么做了,换了个马甲,否则的话估计难免要为纪氏招灾惹祸,那样一来的话方元可就过意不去了。

    ‘对了,顺带着还得将天机也蒙蔽了,否则难免要被少炎氏的天仙以推演天机的手段找出根底……将来也不能忘了,虽说到了世界之外就没了什么所谓的天机,但还有因果,看来上手断因果的手段也得尽早提上日程了。’

    方元的思维经常都是带有发散性的,如今也不例外,三两步之间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将禁制都升起直接就闭关想事儿去了。

    ‘另外,接下来除了少炎氏之外,应该也难免会有一些人找上门吧?比如少炎氏的那些对头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