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真正想要的是你不在乎的……
    九十九步走到这,就差最后一哆嗦了——方元自然不会在这一关上掉链子。

    “跟着我学!”断东河无比郑重的说了一声,然后缓缓从口中道出了一段誓词:“我,以新一任断东河名义起誓,传承印记为证……我断东河·方元,绝不外传断东河一脉核心传承,若违此誓,愿灵魂湮灭。”

    方元略微点头,混到如今这个地步,这么点东西听一遍要是还能记不住或者记错的话——那也就只能是有干扰的缘故了,因为哪怕脑残也不可能做不到。

    于是他便跟着念了一遍:“我,以新一任断东河名义起誓,传承印记为证……我断东河·方元,绝不外传断东河一脉核心传承,若违此誓,愿灵魂湮灭。”

    这自然不会是一段空话,而是一段有约束力的誓词,方元深知这一点——原始宇宙当中实际上也是有着类似的法门的,只不过一般而言这是祖神教的专利,他们向着原始宇宙意志起誓……不过断东河一脉乃是来自于起源大陆,有这手段不稀奇,或者说没这手段才奇怪。

    于是方元就听到刚刚从自己口中说出去的话语不断地回荡了起来,在耳边,在心中,在灵魂深处,同时有着冥冥之中某个伟大存在的意志在响应者、共鸣者。

    方元也知道这誓言的根基所在,无非就是如今他这分身额头上的传承印记以及所处的这处传承空间之间交相共鸣罢了,然后才真正引动了冥冥之中那股伟大意志的关注——而实际上现在木已成舟,方元也根本用不着再去考虑许多。

    他只是随意的试探了一下,发现自己预留的某些后门果然没有实效,然后就正儿八经的什么都懒得操心了……反正来日方长。

    核心传承不能泄露?方元可不在意这个,虽说誓言的约束力很强,但方元事先的准备却更为充分!或者说也完全没用怎么准备,毕竟外挂在身,本身就能够为他提供不少种轻松绕过誓言的方法,更别说如今他本身分身和本尊之间的那种关系情况就不太一般,这誓言实际上约束住的也仅仅只是这一个分身而已,而他的分身之间的联系却还是在的,足以让他轻松将获得的信息传递到本尊的那里去。

    按照誓言当中所约束的,实际上这都已经算得上是外传了!但方元还是自信能啥事儿都没有,因为之前在起誓的时候他已经做了一点小小的手脚了。

    “此传承印记永不消散,这誓词也就永不失效,无论死了能否复活,即使能够复活,依旧会带着这传承印记,永远带着……一旦你违背誓言,传承印记便会令你灵魂湮灭,就算是被复活,你也会再次被湮灭……不断的复活湮灭复活湮灭。”

    断东河的话语没停,但因为有着自己的理由,所以对于断东河如今的这番话方元就当笑话听来着。

    而这也真就不是方元不地道什么的,在他看来这更像是互惠互利、各取所需!的确,他违背了留下传承之人的要求——但他更知道这类存在的需求和需要。

    人,或者说不只是人、包括所有生命,只要活着,就五法免俗,难免要需求一些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呢?这就取决于每个人之间的情况不同了。

    简单一点概括,用断东河来举例,身为活着的强者的断东河,其追求的第一目标是变得更强,乃至于成为最强!能否达到目标容后再议,但野心总是要有的,因为实力能够为他们带来一切。

    但断东河已死,如今的断东河更准确一些来说的话指代的是一个宇宙海当中的生灵眼中的“完整远古文明传承”。

    而作为一个传承,无论是传承本身,还是如今已经陨落的断东河留下的意识体,最期盼的就都变成了自己这一传承能够发扬光大……真正意义上的发扬光大!

    这对于方元来讲,难么?

    当然不难!

    所以方元自觉做事还是很厚道的,虽说打定了主意要将这断东河核心传承也都给抖出去,但将来却肯定会更进一步丰富、完善这传承,因为他必将会超过断东河一脉当中的至高存在。

    同时他还会真正将这一脉传承发扬光大——怎么搞?到处去宣传?完全用不着。

    断东河一脉有史以来最强的也最多就是一个宇宙神罢了,甚至有可能都不是宇宙神,而方元却是有绝对的把握能够超脱源世界成就浑源境界的!而且是有绝对的把握成就世界级浑源强者,毕竟有挂在身,有点悬念的也就是成领主级浑源罢了……

    到时候只需要随口一句话,起到的效果便比起无数混沌境强者努力无数载还要大!

    这就是差距。

    “当然,只要你别外传核心传承即可。”断东河也不在意方元的反应,只是将自认为需要做的都做好,便继续道,“好了,在你认主这传承空间之后我这意识体便会消逝……在那之前,我先将最重要的一些讯息、宝物等都一一告诉你。”

    “随我来。”断东河遥指虚空,虚空中直接出现了一空间之门,当先飞了过去,方元跟着他,与他一前一后直接飞入那空间之门。

    周围空间又一阵变换。

    当方元的身形再一度凝实在某一处空间,四周放眼望去已经全部都被海水包围了,而周围无尽的湖水中央则是一座小型岛屿,岛屿上便是普通的木屋,木屋前有着一弯池塘,断东河带着方元便降落在了这岛屿之上的池塘边。

    “这一独立空间,是传承空间众多空间中堪称最重要的一个。”断东河指向池塘上方,“你看到了吧,在水面上方悬浮着的三颗黑色石子。”

    方元便跟着看了过去。

    池塘的面积并不大,一直在池塘上方悬浮着的三颗晶莹光滑的黑色石子自然显眼的很,被方元一眼便看清楚了,而似乎是感应到了方元的目光一般,这三颗石子也缓缓地起伏波动着。

    “这叫记忆之石,又叫传承之石。”断东河道,“可以存入大量的记忆讯息,即使一名超级强者的大量记忆讯息全部储存都是非常轻松的事。”

    “而这三颗石子……便是我断东河一脉的真正根本所在!”每当提到这些传承根本相关的信息,断东河的语气就显得非常郑重。

    “根本?”方元略微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根本传承这词他还是能够理解的,当初小说当中的情节他记得很清楚,但也没有清楚到每一个细节都能够随时回想起来的地步,所以断东河在这里说的一些东西他还是有不少不知道的;但听到这也大概能够猜出来,那大概就是三部断东河一脉的根本功法了——神力燃烧秘术《断灭》,跑路加速秘术《东华》以及滴血重生藏后手保命的秘术《不死河》。

    “你看池塘里。”断东河一挥手,凭借对传承空间的绝对掌控,这池塘内的湖水瞬间全部飞了起来,露出了池塘底部一颗颗黑色石子,一眼看去怕是足足要有至少上万颗。

    “你再看那无尽海洋。”断东河又一挥手。

    轰隆隆……

    小型岛屿四周的无尽海洋,轰隆隆无尽的海水开始悬浮宛如天地逆转,海水尽皆悬浮到天空,而下方则是空荡荡的,露出了一条条海沟、海底峡谷等等……而一眼看去,以方元的视力,自然也能偶尔看到一些黑色石子。

    “这些……都是记忆之石。”断东河继续解说:“池塘上悬浮的三颗,那是我们这一脉的真正根本,乃是核心传承中的最精华所在!更是三代祖师给我断东河一脉留下的最伟大的贡献。”

    那三代祖师无疑是这个断东河的偶像,每次提到都有些狂热——

    “而池塘内一共有一万两千零二颗记忆之石,也属于核心传承。”断东河笑道,“不过却是代表着诸多流派,或者近战,或者远攻,或者炼宝,或者机械等等……其中蕴含的技艺、修炼之法,任何一点都足以让这宇宙海为之疯狂。”

    方元缓缓点头,表示可以理解,心中暗道前提得是坐山客不捣乱,否则的话你这断东河一脉传承还真就算不得什么……

    “而无尽海洋中,随意散放着过亿颗记忆之石。”最后断东河笑道,“那都是我断东河一脉的强者在闯荡的时候不断搜集的各类讯息,堪称包罗万象,我家乡文明的基本技艺讯息等,怕是九cd有记载,当然记载的都是浅显基本的,就像你之前看到的那些空间当中存在着的基础传承一样。”

    终于到正题了!

    听到这里,方元才终于有了一点点激动——之前别的都是扯淡,所谓的断东河三大核心传承他也都不在意,因为那些充其量也就是为他提供一些灵感罢了。

    他现在真正需要的是积累!而不是灵感!老实说,那三门秘法作为断东河一脉的最高传承,要说方元完全不在意那肯定是不现实的,毕竟俗话说得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存在即合理,明显很牛逼的三门秘法对方元的作用也肯定不会小——

    只是这里正在进行的是对比罢了,一定要选出什么对方元帮助最大的话,那毫无疑问的肯定是那些基础传承。

    听听断东河说的,包罗万象,如同图书馆一般,他家乡文明的基本技艺相关讯息等,估计有九cd在其中记载着!

    何等可怕?方元表示这比当初从坐山客手里弄到的那份东西都强多了,最多也就是在炼器方面有所差距罢了,但他也不觉得坐山客给他的炼器方面相关知识就真的是倾囊相授了,所以这断东河一脉的相关知识还是很重要的。

    而沉浸在喜悦和激动当中的方元自然也就没有再去在意断东河又说了些什么——反正就算是不在意,自己也是听到了的,过后一回想总是能够回想起来的,不是什么麻烦事儿,等到他回过神来就已经面临倒数第二步了——

    最后一步自然就是接手这传承空间的掌控权,而倒数第二步,则是接受那三颗包含着根本传承秘法的记忆之匙传承。

    不用断东河多说,方元直接发出神力裹住了那三枚记忆之石,然后便察觉到了开始有海量讯息向着他的脑海当中、灵魂深处灌输而去……

    如果换做一般强者过来的话,在这一关难免要多耗一些时间,甚至于可能要稍微吃点苦头——别以为那种传承记忆灌输的感觉会如何的舒服,但在方元这里却是平平淡淡的、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彻底结束了。

    这就要归功于方元在灵魂领域的深厚造诣了。

    ‘果然……断、东、河也就是《断灭》、《东华》、《不死河》三套秘法……说起来这样也的确挺科学的,每一个能够被称为是天才的存在都挺有潜力的,但潜力还需要一个转化打磨的过程才能够变成真正的实力,所以在成长过程中要谨防半路夭折,保命的能力自然也就至关重要了。’

    而另一边,眼见方元非常顺利的接受了传承,断东河也终于如释重负一般的笑了。

    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那是对一般人而言,对于如今这般状态的断东河而言却并非如此——虽然其只是设定出的一道意识体,但本体的记忆也是有一部分的!那种属于强者的骄傲他是一点也不缺的,自然不会轻易容忍自己以这般自欺欺人的状态存活于世,会支撑到现在也不过是因为有“找到下一个传承者”的目标牵扯着罢了。

    “最后再提醒你一句,这宇宙海当中最强大的并不是任何一方,而是原始宇宙意志本身,这是绝对毋庸置疑的……如今你还只是宇宙之主,所以它还在保护你,至少也不会压制你,但一旦等你将来突破到真神的境界……就要早做准备了。”

    断东河的身影开始缓缓消散,“这枚记忆之石你拿着,该说的我都说了,还有什么疑问就自己查阅这枚记忆之石吧。”

    方元笑笑,送别了真正开始休息的断东河,心中又暗自叨咕了一声——

    ‘这你这就想岔了……原始宇宙意志帮我?丫的不添乱我已经烧高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