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方元的原则
    断东河很强——或者说混沌境层次的存在都很强,方元心中或许不在意,但至少目前而言他是尊重客观事实的,因为现在的他仅仅只是宇宙之主层次罢了,底牌再多对上混沌境层次的存在也不敢说一定能够怎么怎么样啥的——除了敢说想跑一定没人拦得住之外。

    而断东河作为“断东河一脉”的其中一任断东河,有名有号响当当的一个人物,在混沌境存在当中说是逆天存在肯定不现实——但肯定不会是弱鸡的那种,也该算是其中的强者一列!

    但话又说回来,方元承认断东河很强又如何?那也只是说曾经活着的、全盛时期的他罢了,如今其仅仅只是一个虚影而已,连晋之世界当中核心地区的神王虚影都比不得,因为人家虽然虚浮,好歹本体正经意义上的没死,断东河却不同——一道虚拟智能意识体而已,无根浮萍也差不多说的就是这种了……

    很尴尬。

    说本体曾经拥有的手段丢失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客气的!完全没有可比性。

    如果说是全盛时期的断东河的话,方元还真就不敢保证说其能否以罗峰没有灵魂存在的魔杀族分身为基础寻踪到其所有分身进行灭杀,虽说术业有专攻,断东河在这方面未必擅长——但也没有哪方面信息显示了其在这方面不擅长不是么?如今的罗峰毕竟太弱了,根本境界还只是宇宙尊者而已。

    但如今这个断东河只是个虚拟意识体而已,方元表示自己还真就不信它能有那本事——即便是有,也肯定是当年有人留下来的!方元表示到时候了不起就耗费一张底牌,如今也就是不想那么做才打算这样先来一场偷梁换柱的。

    于是片刻之后……

    ————分割线————

    “嗯?”大厅当中又有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到了中间部位,因为断东河的虚影又一度在那里凝聚了,而且与之前有所不同,这次断东河出现并未宣布谁又有所进步、突破了哪道瓶颈什么的,而是一脸喜悦与感慨交杂的环视场中一周:

    “我从未想过,在这等偏僻之地居然还能够找到一个真正惊才绝艳的传承者……原始宇宙人类方元,解局达到六千局!其余候选者,灭!”

    话音到了最后,已经失去了属于“生命”的味道,而是变得冰冷而机械,明显此时真正做主的并非是那虚拟智能意识体,而是遗留在此处的规则。

    而方元这边自然是瞬间通过虚拟宇宙联系上了人类族群那边,然后稍显遗憾的发现断东河这次却是没有手黑的直接将所有候选者全部灵魂灭杀……因为人类族群在此的不止一个罗峰而已,还有些别人,只是方元与他们不太熟,自然也就不在意。

    而他们来此的可是有灵魂的分身,乃至于甚至有本尊来此的!

    当然,本尊来的只有几个不朽和尊者,赌一赌机缘,也算是为人类族群加一份保险,当是做贡献了,将来倒也肯定会被复活,宇宙之主因为方元一开始就递了警告,所以除了罗峰之外没一个来的……

    反正单纯只是想要解犀皇局的话人类族群还有虚拟宇宙可以用来模拟。

    如此,方元自然便放心了下来,至于宇宙海当中的众多势力那边……真心是不用多想的,因为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纪元,原始宇宙当中已经彻底由人类族群说了算了!其他的众多族群,除了以人类马首是瞻的之外,剩下的就连中立的都难免被清洗一番,更别说那些鱼人类族群摆明车马敌对的了。

    宇宙海当中的众多势力就算是影响原始宇宙内部的形式都不现实,所以如今的人类族群已经完全不用担心会陷入原著同期的那种窘状了。

    至于方元如何通过宇宙海当中众多不甘心的势力的围堵回到原始宇宙……这从来都不是问题。

    首先要说一点,那就是传承最终落到了方元的手里,这都用不着猜,宇宙海当中所有稍微知道点情况的势力都能够猜到这一点,所以完全用不着藏——而且方元也从来都没打算藏!别说原著中的罗峰以及证明了这特制墓陵之舟的给力程度,就算是没这玩意又如何?

    所以方元给人类族群那边传了个信儿过去,大概收拢了一下在场所有强者陨落后留下的至宝等物,便跟着断东河去接受真正的传承了。

    说起来方元这一次的收获肯定比原著中的罗峰要大得多——因为罗峰那是经过了第一轮筛选三个纪元,之后又有一道“继续还是放弃”的选择题,很多强者都为了保险让人将自己的珍贵宝物都带回去了……

    方元这里呢?

    老实说,除了断东河之外,谁都没想到方元居然能够将犀皇局解到第六千局!而且就连断东河都没想到,方元居然能够快到在一个纪元内就做到这一步——

    也正因为如此,方元现在受到的待遇也是空前的,原著中的罗峰都比不得,原著中的断东河对罗峰的态度是一个“晚辈”、“继任者”,而对方元却是“注定会超越自己”、“超越所有前任断东河将这一脉发扬光大”的超级天才!

    顺便再说句,像是罗峰这种番茄流的主角从来都是前期十分耀眼,后期更加闪亮的类型,所以怨不得断东河看走眼……番茄流主角没有废柴,但只看前期也绝对想不到后期会璀璨耀眼到何种地步!

    断东河一马当先,带着方元便直接飞出了这第一座大厅,而后穿过第二座大厅,来到了一处略显奇异的空间,在这里方元只需稍微转头便能够看到周围一字排开悬浮在半空中的八百二十道散发着光芒的空间入口,断东河的解说声也在这时到了:

    “这是传承空间,也是历代断东河接受传承处,乃是一真正的奇异宝物,珍贵无比……比你们所谓的至强至宝不知道珍稀了多少;而论特殊的话,同样比一些小型宇宙都要特殊厉害的多,其中蕴含着大量的独立位面空间,我只需要一念起,即可形成八百二十条通道,分别能够连接对应我们这一脉八百二十种基础传承的独立位面空间。”

    “不过那些都只是基础传承而已,将来你想要怎么研究都随便,甚至想要传出去也未尝不可,具体规则等到真正接受了传承你就会知道……现在我们无需管那些,所以——隐。”最后断东河目光一扫,那些散发着光芒的空间入口便瞬间尽数消失了。

    “我们接下来去真正核心传承的所在之处……走!”跟着断东河裹挟着方元,凭借对整个传承空间的绝对掌控,直接将二人给挪移到了这传承空间的深处,然后方元就感觉到眼前场景变幻,凭他在空间方面的造诣居然都险些没能感觉到之前那番变幻当中的细节——

    不过这倒也没什么,方元知道,正如断东河所说一般,这传承空间说是一处特殊的小型宇宙也没问题,本源完全在断东河掌控当中,相当于人家的完全主场,靠着对本源的掌控施展的手段,方元能够察觉到细节已经很牛逼了……

    “这里是传承空间主空间的最高之巅。”断东河的声音又一度响起,和方元一起站在一处高山之巅,声音比起之前显得越发平静肃穆起来,“你看那里。”

    顺着断东河手指指的方向,方元看了过去,在这山峰之巅,不远处正屹立着一座巍峨的人像雕刻,那也是人类形态的一位存在,披散着长发,一身战袍,目光显得无尽悠远。

    乍一看过去,似乎是很普通的一座雕刻,可方元是何等境界?自然是一眼便看出了这人像雕刻内蕴的“威能”,那是一种超然而又独特的“威能”,方元前所未见——不过还是可以理解的,还是那句话,方元的真实境界摆在那呢。

    ‘不过似乎也有点接近我如今底蕴极限的意思了……’心中暗自叨咕一声,方元表示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到今天才隐约算是摸到自己境界高度的一点边——而也只是一点边而已。

    ‘看来我的实际境界在这个世界的确是宇宙神层次的……至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水准的宇宙神。’

    “这是我断东河一脉第三代祖师。”断东河却不知道方元此时在想什么,只见他眼眸中满是崇拜的对方元介绍着,“名为断东河·觉一·圣王。”

    “而我,第一百九十二代传承者,”断东河继续道,“名为断东河·震阚·吴!”

    最后,断东河终于收回了目光,而后转看向方元:“至于你,将来的名字便是断东河·方元!”

    方元轻轻点了点头,没感觉奇怪——各种奇葩事儿他见多了,更何况只是这在原著中便看过的情节?无非就是接受传承之后改名罢了,和玩游戏的时候进公会改统一格式的名字差不多……

    在这方面他仅有的坚持便是自己名为方元,前面加点前缀或者后边带点后缀啥的都不算事儿,更何况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分身罢了——他的分身不同于别人的那些,每一个都可以说是一个独立的意识个体!

    改名字只改一个分身什么的,也不算犯规。

    最重要的是方元自认的确是承了人家的情,拿着人家的好处还不想按规矩来……除非对方先对不起自己,否则的话方元表示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筷子骂娘的那种事儿他一向干不出来,这是他的原则。

    对方元的淡定,断东河也没表示什么,毕竟有些东西也是心照不宣的,所以他只是继续介绍:“第三代祖师……”

    断东河转头仰视着那雕像,眼眸中满是崇拜,“本名为觉一,就像我,本名是震阚,而三代祖师乃是我断东河一脉最伟大的存在!像是开创我们一脉的第一代祖师,虽然厉害,可在我那一文明中只能算是超级强者罢了,第二代也是……可第三代祖师却是真正的了不起,他真正令我断东河一脉名声传播开,他自身更是站在了真正的最巅峰行列。”

    方元还是仔细听了的,因为如今不同于看小说,亲身经历一番,总觉得有点意思,感觉是不一样的,至少思维发散想其他的一些方向也能够想到一些别的。

    ‘第三代祖师……号称站在最巅峰,相当于雪鹰领主当中的混沌境十层?还是成宇宙神了?’饶有兴趣的想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方元继续听着断东河的叙述。

    而他说的实际上在方元听起来也很少有什么新意——大部分方元都知道,所以方元就一直这么心不在焉的听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偶尔问一声,直到他说完。

    “来,向第三代祖师跪拜。”断东河道,“如此,你便算是我断东河一脉第一百九十三代传承者。”

    方元点点头,这没什么好纠结的,他按规矩来继承传承,而不是来砸场的,早有心理准备,当即上前走到那专门用于跪拜的一黑色丝线织成的蒲团,随后跪下一磕头。

    嘭!当头与岩石接触的一瞬间,异变突生!

    方元膝下的那黑色丝线的蒲团当中瞬间便冒出了无尽黑光,迅速涌入方元体内,同时那一巍峨的第三代祖师雕像,也放出白光,直接照射下,照射在方元身上。

    这才是真正的传承!

    就见这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在方元的体内交缠着,最为明显的地方便是额头处,方元知道那是要形成一道烙印,那种痛楚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即便方元意志可怕的离谱,但也不像平白无故找虐啥的,自己可不是抖m……

    而这道印记又是必须的,因为这是掌控这片传承空间的基础。

    方元将痛感隔绝了。

    最后,印记成型!一切恢复正常,断东河才有继续开口:

    “这是一道虚拟意识体,我本尊已陨落,这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一种传承的手段罢了……不过你要接受完整的传承,还差最后一个步骤,下面跟着我起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