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交锋坐山客
    .. ,穿越喵

    前面六千字是不要钱的,是昨天五十八章的内容,后面四千字是今天五十九章的内容

    ————分割线————

    “哼……银华剑主,你一人类族群的宇宙之主,来我这焱神秘境做什么?”

    当然,战过是战过,和“战得过”那肯定是两码事儿,所以焱帝不可能一上来就直接动手……他有把握说五阶宇宙之主弄不死他,但蹂躏他却是无比轻松的,闲着没事儿他也不想找虐,随意哪怕方元说话再不客气,他也只是以“摆事实讲道理”为先……

    而他话里话外那份意思也是在提醒方元——当年人类族群为什么会容忍他带领焱神族一脉独立出去成为一个族群?要知道这相对于人类族群这种宇宙当中的巅峰大势力而言可是一种莫大的耻辱!甚至于之后他不断针对人类族群,每次族群战争或者超级强者厮杀之时,对人类族群的强者他反而更心狠手辣,如此过分人类族群的真正强者都没有针对他展开报复,为什么?

    做不到?笑话!人类族群都用不着最强的巨斧出手,混沌城主或者彭工之主这两位当中,随便哪一个带齐一套巅峰至宝去焱神秘境溜达一圈就能够轻松将他镇压封印其来!保命能力强?只是劫甲配合原魂而已!一套的巅峰至宝在身也才四阶的实力,将之镇压起来之后待会原祖的初始宇宙或者带去巨斧创始者的小型宇宙,随随便便就弄死丫的。

    之所以不动手,不过是知道他背后有个坐山客存在,顾及到这位“异族大能者”的存在,再加上焱帝的行为还没有真正触及到人类族群的底线,这才忍了……

    这些焱帝也懂,所以此时他话里藏话的提醒方元,就是为了让方元能够有和人类族群当初其他宇宙之主一样的顾忌。

    同时他也在赌!就赌罗峰只是召唤宇宙之主来帮忙,却没敢说出“讨要劫甲”这一真实目的——以己度人,他觉得这样的话很可能导致劫甲最终被人类族群的宇宙之主夺走,所以罗峰会觉得与其如此一直没希望要回来,倒是不如留在他这个二师兄手里,将来达到了宇宙尊者的层次便能够顺利的将之讨回……所以他只要能够将方元糊弄走,这次就算成功,劫甲自然也就暂时无需交还。

    有劫甲护身,他的底气会强许多!至少如果能够拖一段时间的话,他可以闯一闯一些没有劫甲的情况下不敢闯的地方、和一些没劫甲的情况下没法斗的敌人斗一斗,是有希望再找一件差不多的、至少也不会差太多的至宝铠甲的。

    他的思路是没有错误的。

    但话说回来,如果思路正确就一定能够得到想要的结果的话,那么“成功”这个词也未免显得太不值钱了不是么?哪怕是换做人类族群的其他宇宙之主,换做此种情况下来都来了,也不可能因为他一句话就开始瞻前顾后什么的,何况是方元这个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如今更是显得理直气壮的角色?

    “我要到哪干什么还用向你汇报?”回话倒也没有太过粗俗,当然,配合着他脸上的表情,焱帝很轻易的就能够看出他话语当中隐含着的意思——你算哪颗葱?关你屁事儿?

    关我屁事儿?这特么是我的焱神秘境!你人类族群与我焱神族一脉现如今的关系摆在明面上,那真叫一个恶劣,上层和顶层之间虽然保持着克制,但下层完全就已经是打出了狗脑子来了……焱神族的族人是经常会去域外战场与异族联手怼人族的!因此产生的死伤自然也不小,若非如此罗峰如何能够从域外战场当中的“垃圾”汇聚而成的垃圾山当中弄到兵甲乃至于是将甲?

    要知道,在罗峰将劫甲讨回之前,那可是焱神族专属的东西!

    “你不要太过分!有事就说事,没有事……这焱神秘境乃是我焱神族的地盘!你若愿意待着,我请你到我的宫殿当中去做客,否则……”焱帝性格本就存在缺陷,之前一时隐忍已经接近极限了,现如今被方元再一逗终于接近极限了。

    “否则你怎么样?”方元丝毫没有见好就收之类的意思,催动着青光晶玉放出领域威能的同时,一只手径自将顶级至宝层次的那把佩剑取了出来:“还能干掉我不成?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得,这回是真没啥好说的了,之前还可以算是隐忍,可再忍下去的话他就不是焱帝曹本祁,而可以改名叫忍者神龟了,强者之间的交锋,哪怕只是停留在话语层面的也可以非常复杂,所以本不该这么痛快,但架不住方元根本没有学习其他强者那般玩虚头巴脑,以一种在直截了当不过的方式将一种森然的恶意表现在了明面上!

    于是焱帝当即一抖手,也抽出了自己的最强至宝——焱神戟,此乃坐山客为自己亲传弟子准备的超级至宝!巅峰层次当中都是极品,甚至于接近半步至强的程度,焱帝实力不弱,保命能力更强,可漫长岁月下来也没能靠自己获得一件与这同层次的,身上的超级至宝依旧只有焱神戟、原魂和暂时寄存在他那里的劫甲。

    论实际威能,这焱神戟更是比劫甲、原魂要更强一些!只因为劫甲和原魂都有孕育子体的能力,比如劫甲孕育兵甲、将甲、王甲和皇甲,而原魂能够耗费资源孕育兵魂、将魂、王魂和皇魂……

    仗着焱神戟,焱帝名扬宇宙!

    瞬间,他爆发了自己的领域类至宝威能,同时全力催动焱神戟对着方元的方向狠狠劈下……接近五阶层次的威能,他四阶顶尖宇宙之主的名头当之无愧。

    但完全没用,要不怎么说打架的结果主要不是看自身实力强大与否,而是取决于找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呢?论领域类至宝,他的仅仅只是高等层次而已,虽然是高等层次当中的极品货色,可也就那样了,就像当初方元将空灵海换掉、直接一步到位换成了青光晶玉一样,高等领域类至宝对他已经作用不大了,根本原因就在于在面对同层次对手的战斗当中难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就连有着独特控制手段的方元都如此表示,所以焱帝的领域威能仅仅只是能够稍微抵抗一下方元青光晶玉的领域威能而已,连稳定处在下风都做不到,仅仅只能够苦苦支撑着使得自身不至于溃散!

    好在也成功的为焱帝争取了一个可以不受限制发挥实力的小空间,而后便见他全力催动焱神戟的一记最强秘法落下,直接狠狠地劈在了方元青光领域之上,竟是狠狠地在其上撕出了一道口子!

    “不对!”焱帝面色微变,这一击能够起到这般效果颇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不是效果小了,而是有点大了!有着干掉天狼之主的战绩在身,这些年方元的分身们更是没少在外面折腾,焱帝不说对方元多么了解,但肯定也不会以为是方元的实力被外界无限制的夸大了什么的。

    如此,面对一尊实打实的五阶宇宙之主催动顶级领域类至宝爆发出的威能,能够起到这般效果完全就是不正常的——那么,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句话焱帝肯定不知道,但类似的道理却不可能不懂,所以他干脆利落的开始后撤,没有半点扩大战果的意思……

    可惜已经晚了。

    青光领域被豁开一道大口子,周围涌动着的无穷青光非但没有弥补的征兆,反倒主动的借着这股劲向着周围继续撕裂开来!

    这当然不是青光晶玉被这么简单的打坏了,而是其中的控制着、青光晶玉的主人方元刻意为之,只见他本人便在这一瞬间从那一道大口子当中现出身形,一抖手中的长剑飞出一道剑光去,正正的穿过了焱帝回撤之时手中焱神戟来不及护住而出现的漏洞位置,轰在了他的身上!

    不过方元的脸上却并未因此而表露出什么喜色来,因为焱帝虽然挨上了这一下,自身的神体却并未出现斑点气息衰弱的迹象,这象征着神体损失微不足道,可能都不足万分之一。

    这也很正常,方元自己都事先预料到了,因为那一招的威能不过是五阶层次而已,甚至都不到五阶顶尖,焱帝若是就因为这个都能够出现身体衰弱的迹象的话,那么他也不会被誉为保命能力很强了。

    要知道,作为坐山客引导进化而出的族群,焱神族本身就有着身体方面的优势,整个这一脉都是天生的武者那种,而焱帝更有劫甲在身!虽说劫甲在他身上完全发挥不出真正应有的威能,可也比顶级铠甲类至宝当中的极品货色要强了许多……

    至于能够催动全部威能的话劫甲能够牛逼到什么地步?按照原著中的介绍,劫甲分三重形态,催动第一重形态需要一亿倍界主之力,而驱动后,能够将承受的物质攻击削弱到剩下千分之一的程度!同时赋予使用者10亿界主之力。

    至于第二重形态,需要一千亿倍界主之力才能驱动,驱动后,则能够将受到物质攻击削弱到万分之一!并且赋予使用者万亿倍界主之力。

    最后的第三重形态则需要一百万亿倍界主之力方才能驱动,而驱动后,则是能够将物质攻击削弱到可怕的十万分之一!并且赋予使用者百万倍界主之力。

    更重要的是其本身的承受能力也强到离谱的地步!本身更是恒定一般的兼有着守护灵魂的属性,无论第几形态,都能够将受到的灵魂攻击削弱到只剩下十分之一的地步!乃是当之无愧的逆天护体至宝!

    一旦有宇宙之主燃烧神体驱动催发第三形态,仗着劫甲,可以说完全能轻松地硬抗住其他宇宙之主使用超级至宝发动的物质攻击!基本上就可以说在物质攻击方面同层次中几乎再无威胁!除非遇上更高层次的至强至宝威能。

    可至强至宝那种东西在原始宇宙当中完全都掌握在真神级存在手中!哪怕是在宇宙海当中也没几个掌握至强至宝的六阶宇宙之主,而如果遇到真神级存在的话,哪怕没至强至宝都能轻松爆发出七阶威能,原始宇宙当中也能爆发六阶威能……总之结果都是一样的。

    总而言之,这样的焱帝是有着“不作死就不会死、作死也轻易不会死”的底气与把握的。

    ‘呵……但也唯有如此,才能合了我的意啊……’方元丝毫不恼,只是在心中暗自冷笑,另一边的焱帝则是在稍微色变一瞬间之后变得有些放松了下来。

    因为他发现,方元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哈哈!银华剑主,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么?!”一声长笑,焱帝舞动起手中的焱神戟直接不管不顾的对着方元这边攻了过来!之前顾及到方元的实力以及可能存在的特殊手段,如今却发现方元蓄势的一击仅仅只是对他造成了微不足道的伤害……

    天见可怜,不怪他误会,方元之前那一下虽然只是随意一击,而绝对称不上是什么蓄势已久——但架不住那种过程在外人看来的确像是倾尽全力准备的突然袭击!于是焱帝就悲剧了,刚刚欢喜没一会儿,冲上来打算以硬抗方元一切攻击的方式同方元玩近身战的他赫然发现方元的攻击威能突然又涨了一个层次。

    从仅仅只是五阶层次,直接达到了五阶顶尖的地步!最重要的是还带着一种发力方式非常巧妙的“蛮力”,根本不作用在他的身上,而单纯只是作用在他被击打到的部位,使得他无法以惯用的方式进行卸力;而无法卸力,就在所难免的会被击飞。

    一瞬间,打定主意死皮赖脸的缠上来的焱帝又变成了被方元用剑抽的满天飞的球!

    “是啊……就这点本事。”方元嘴上还不饶人,挥剑的同时以一种无比平淡的语气回应着焱帝之前的话语,同时手中不断地变换着力道与发力方式。

    没一个宇宙之主是能够小瞧的,尤其是焱帝这种,虽说已经被坐山客放弃了,但当年他能被坐山客看上眼并收为弟子,就可想而知其天赋究竟好到什么地步!在人类族群当中成长的过程里甚至都没失败过,凭的是什么?

    方元如果只是想要靠最开始的那一种发力方式就一直这么蹂躏焱帝的话,那根本就是不显示的,因为其很快就能够推算出最佳的卸力方式,到时候轻易就能够脱离这般尴尬的状态……

    所以方元不断地变换着力道与发力方式,让焱帝根本没法去找规律从而脱身!

    而方元这么做的目的就仅仅只是单纯的想要蹂躏焱帝么?

    当然不是!他看焱帝不爽,但绝对不会因为这份不爽就来如此折腾焱帝——他针对自己看着不爽的人基本上可以说只有两种处理态度,要么不让其察觉到自己看他不爽,要么就直接弄死!焱帝这是个例外……

    “哼,你服不服?”狠狠地蹂躏了一顿之后,方元手中没停下,口中才终于开始发问。

    然而换来的却只是焱帝的一阵冷笑。

    这不奇怪,方元多少知道一点焱帝的性格,狂妄鲁莽,自私凉薄,心气更是高的很,只是被蹂躏一顿而已,怎么可能直接就舍弃面子说自己被打服了?以后还想不想在宇宙之主的圈子当中混了?又没有受到生命的威胁!

    所以方元还准备了一些其他的手段。

    另一边的罗峰在这时却已经有点看傻了。

    他对焱帝的了解不多,在认主星辰塔之后从坐山客那里知道了一些基本的信息,而后就在刚刚又从混沌城主那里了解到了一些,都很片面——但这无碍于他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焱帝也是非常强大的一个宇宙之主!至少比曾经被方元干掉的天狼之主要强许多,毕竟同样出身坐山客门下,罗峰对自己那位便宜老师会给徒弟准备什么样的宝物、又会对徒弟有什么样的要求心里还是有点谱儿的。

    他找方元来其实并不抱着方元真的能够教训焱帝一顿的想法,只是想要借力见到焱帝从而讨回劫甲而已,却没想到方元真的能够轻松压制焱帝!而且还显得这般轻易,简直将之当成橡皮泥一般在手中随意揉搓!

    这有点毁三观,都是一起从地球上同期成长起来的,方元怎么就这么强?这特么的,明明与地球相关的最大机遇已经被自己拿了啊!

    当然,这种想法当中的含义更多的是吐槽而已,其他的想法不会有,因为根本不符合罗峰的性格,所以紧跟着罗峰就又高兴了起来——因为让焱帝失望了,他这次找方元来的时候就已经将一切都摊牌了,除了星辰塔没说,劫甲是直接挑明了说的,甚至拜师什么的……

    早在从星辰塔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说过了。

    ‘这回稳了。’他在心中想着,看自己这位自私凉薄的二师兄被方元蹂躏,面无表情的他心中却很有些乐呵。

    焱帝实在是不讨喜得很。

    ————分割线————

    “还不服是吧?”方元也笑眯眯的,手下的动作依旧不停,而后却是翻手又取出了一件造型挺奇特的至宝来,近似一个球体,上面有着九个孔洞,散发出一种像是黑暗、却又似是而非、显得无比幽深的气息。

    “认得这玩意么?”其实方元也就这么一问,没指望焱帝能回答,因为就算是他有心回答也未必能够认出这东西——毕竟没谁敢说自己能够认全所有至宝,充其量也就是知道所有曾随着强者闯出名堂的至宝罢了。

    但焱帝却在这时给了他一个惊喜——

    “九冥界?!”声音当中显得有些惊慌,之前因为知道无法摆脱、所以已经近乎放弃了挣扎的身体也重新显得有力了起来。

    “哟呵?居然认出来了?”方元一乐,稍微惊奇一下之后也就不以为怪了,焱帝好歹是出身坐山客这位本世界当之无愧的第一炼器大宗师门下,即便是没学到这方面的手艺,见识也总该有一些的,认识一些不出名的至宝也就不奇怪了,甚至于方元都怀疑有一些族群宝库当中的至宝都是出自坐山客之手的!

    至于说焱帝为什么会见到这件名为“九冥界”的至宝就显得惊慌失措……

    因为这是在所难免的,这件至宝的功能不是攻击也不是防御,而是镇压封印!

    是的,这就是方元兑换的那件专门用于镇压封印的顶级至宝,而像是焱帝这种,他可以不怕死——因为看起来方元根本干不掉他,但他能不怕被镇压封印么?尤其是处在如今这般被方元蹂躏的毫无反抗之力的前提下,很可能方元准备好了至宝之后随便踹他一脚,然后就把他揣进那九冥界当中去了。

    之后?

    那就真是生死不由己了!哪怕因为顾忌坐山客的存在而不至于真的弄死他,但他的高傲与偏激也是决定了——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被人类族群关押的!

    只可惜,这个时候反抗真的是有点晚了……么?

    “银华剑主!别太过分了,焱帝如今是我九域联盟的强者,你平白无故就要镇压他可要考虑好后果!”就在这时,又一个恢弘的声音响起,一股浩荡的威能又传递了过来,这是来自于一件顶级的领域类至宝的威能!

    “哦?九域联盟的绝烽之主?”略微一挑眉,方元几乎是瞬间就判断出了这位来者的身份。

    焱帝从人类族群叛离后也不是耍单帮去了,虽说焱神族独立了,但依旧加入了一个联盟性质的组织——作为只在巅峰层次之下的顶尖势力,作为只差了真神级强者、而不缺宇宙之主的顶尖势力之一的九域联盟就成了他的选择。

    而此时赶来的这绝烽之主,更是焱帝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那你就先进来吧。”然而一个与焱帝同为四阶层次的宇宙之主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大约是绝烽之主也误会了吧,见方元只是蹂躏焱帝却没有下杀手,只以为他是有所顾忌,却不知道焱帝身上有着劫甲存在——当然,事实也的确是方元没下杀手,否则的话爆发六阶威能对方元来讲也不算什么麻烦的事情。

    所以他觉得自己进来咋呼两句,至少也应该能够起到一点作用——

    然而现实无比残酷,方元非但没有给他面子,反而直接冲着他这边就冲了过来!一般的顶尖领域类至宝和方元的青光晶玉自然是没法比的,催动手法方面更是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被碾压,然后绝烽之主被方元一剑砍了至少百分之三十的神体,最后无比干脆利落的一脚踹进了镇压封印类顶级至宝九冥界当中!

    ————分割线————

    实力强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除非实力强到可以无视一切的地步,但如今的方元还没有那个资本——所以,人类族群和九域联盟之间的关系还不错,方元对待九域联盟除焱帝之外的其他宇宙之主的时候就需要稍微悠着点了。

    至少肯定不能随随便便就下死手,但只是打掉三成身体、然后镇压封印一阵子的话,以他如今的实力还是兜得住的。

    外面最多也就是因为有人说一说他性格不好、霸道之类的话而已,方元在意这些么?

    于是倒霉催的绝烽之主就悲剧了,紧跟着的焱帝自然也没能跑掉,同样被方元镇压到了九冥界当中!

    而后他才停下,却是又目含深意的对着右侧一处虚空状似不经意一般的扫视了一眼,紧跟着随手一划,将空间划开,带着罗峰直接就进入了空间夹层深处。

    “还不出来么?”在一般人看来,宇宙之主层次的存在划开空间进入空间夹层深处,那基本上就代表着想要赶路去某个地方了——那地方基本上可以说就是高速公路,不朽层次就是骑自行车或者电动车的,宇宙尊者是开摩托的,都达不到上高速的标准,唯有宇宙之主这种真正开车的才有那本事……

    但方元却是带着罗峰直接在空间夹层当中停了下来。

    “出来吧。”声音在方元的控制下很不科学的传播开来,却又没有传播的太远,被非常精准的限制在了一定范围之内,而这个范围内看起来除了他和罗峰之外就没别人了,但……

    “呵呵……果然被你发现了。”一声轻笑各种意义上的凭空响起,而后一座散发青色光晕、通体也呈现青色的山峰承载着一道巍峨的苍老身影浮现而出。

    同为青色,却多了一种玉质莹润感觉的领域光芒再次被方元催动而起,毫无保留的挥洒着威能,将青色山峰之上那青色神力光芒有意无意之间辐散而出的侵蚀之威挡下,方元略微皱眉:“果然是你……坐山客。”

    之前为什么对焱帝手下留情?即便是顾及到人类族群与九域联盟之间的关系——如果真要顾及到关系的话,他就不应该拖到绝烽之主赶来然后将其与焱帝一同镇压起来!干脆利落的将焱帝收拾了,然后一切慢慢扯多好?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他来到这里之后渐渐发现有点不对劲儿,感觉旁边似乎有人窥伺,但一时之间却难以发现其究竟在哪,所以才在焱帝身上拖了一会儿时间。

    而逐渐的,随着探查的进展,虽然依旧没能发现暗中窥伺者的确切身份,但这一点却已经在无形中告诉了方元暗中之人的真正身份——在这个世界,在这新手村一般的原始宇宙当中,能够拥有着这般高明的手段的人还能有几个?

    当然只有一个!如今方元也大概反应过来了,当初之所以会被重视,估计是被原祖发现了一些什么,可那是原祖主场优势太强,手段实在是太流氓,如果换做是原祖暗中窥伺的话,方元也是有着绝对的把握能够轻易发现的——

    唯有身为宇宙深层次强者的晋之神王转世的坐山客,才能够拥有这般手段。

    于是方元也就联想到了罗峰。

    罗峰肯定不至于帮忙坑他,毕竟如今的罗峰虽然拜了坐山客为师,可也对坐山客没太深感情——一直到原著接近结局的地方,罗峰也都是对坐山客心怀防备的,虽然方元也同样的神秘,但好歹是和罗峰一起从微末凡人时期过来的,感情值得信赖!

    原著中的罗峰可没有在这个时候叫人帮忙过,所以事实就有些明摆着的意思了……估计是坐山客曾经在交代“任务”的时候做过一些话语方面的引导吧。

    焱帝本身肯定没什么,坐山客已经放弃了继续培养他,如今也就是拿他当一颗想起来就用一用的棋子罢了,那么用来将他方元引出来什么的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至于说为什么要引方元出来?

    “你似乎一直在躲着我?”不经意之间将散发而开的青色神力光芒稍微收拢,换来方元那边也将自身的领域威能收拢到自己身边,双方之间那似有意似无意的交锋就此终止,坐山客依旧保持着那般高深莫测的样子,口中却是似乎有些饶有兴致一般的开口问了起来。

    “那你觉得我不该躲么?”对于这个问题,方元的回答却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一般,语气、表情当中都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感觉,但一边听着的罗峰却就是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他只听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坐山客似乎一直在找方元,而方元一直在躲着不让其找到自己,至于说更进一步能够引申推断出一些什么东西来就没准儿了。

    “嗯……”就见坐山客那静立于山峰之上的的巍峨身影稍微变得真实了一些,似乎是很认真的稍微思考了一下,而后却轻轻点了点头,好像赞同、肯定方元的说法一样:“的确是该躲的。”

    然后这个问题竟然似乎就到此为止了!坐山客的眼光紧跟着就挪到了在方元身边被带着的罗峰身上,然后又直接转到了他手中正拿着的那张网上面,似乎挺有兴趣。

    见状方元也不纠结之前那些东西,直接道:“我自己瞎摸索侥幸炼制成功的……帮忙点评一下?”

    坐山客再度点头,一副“自无不可”的态度,欣然将那件网状的高等领域类至宝从罗峰手中取到了自己的手里;罗峰自然也没什么意见,一方面那玩意方元才给他,什么也没说没介绍,然后各种事情一直高能,他也根本没空去认主,自然得不到其中传来的信息,也就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二来,虽然对坐山客一直保持着一种防备,但也只是最深层次的那种,一些最基本的信任还是有的,坐山客可是连星辰塔那种至强至宝都给他了!还会贪别的东西不成?方元罗峰表示自己不信方元能够随便就出手一件宝贵程度超过星辰塔的东西。

    而且方元都发话了……

    坐山客将东西拿到手中之后,只是稍微翻覆着看了那么十几秒钟,而后便将东西又扔回给了罗峰。

    “怎么样?”方元开口问。

    “嗯……你这手法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吧?”坐山客却没急着点评至宝如何,而是开口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见方元点头才继续道:“我就说么……创意和底蕴都很丰富,基础也还算扎实,只可惜不成体系,严格来说像你这种情况能够现在就炼制出这种水平的至宝……算是不错了。”

    方元并未在意坐山客那有点居高临下的语气,如果是要论实力的话他肯定是谁都不怵——除非是有“元”那种本世界大环境下的“领主级浑源生命”出现在他面前才能够让他直接认怂,而内心当中也未必就真的服气。

    但那是武力方面的问题,现在的情况却是他在与坐山客探讨炼器方面的问题,说是学术探讨也不为过,在这方面他可没武力那方面的底蕴和底气,自然是坐山客这个“达者”为先,尊重是必须的。

    所以他只是继续问:“能具体一些么?”心中却是有些了然,其实坐山客之前说的那几句话就已经告诉了他跟多东西,其中最重要的那部分实际上他自己都已经有些意识到了——他在炼器方面没有过于妖孽的天赋,比较趋于正常,但却有着指引之树这个外挂帮忙……

    可他在这方面造诣的进展却依旧越来越慢,而且经常都不是卡在类似“境界”之间的瓶颈部位,而是常常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断层关卡,需要他自身去梳理攻关。

    归根结底,这就是他学习的炼器知识不够系统的缘故了!当初本就是从东拼西凑来的各种典籍之上整理归纳出的相关知识,哪比得上人家真正一代一代整理归纳出来的系统传承?至少在他自己将这条路打通、趟平了之前,肯定都是比不上的。

    至于最后还这么问,却是稍微有那么点求指教的意思了……

    坐山客没回答,却是在颇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方元一眼之后直接甩手扔出了一枚“石头”,而后开口:“有兴趣的话倒是不放参考一下……”

    再然后就驾驭着他的那座山峰转身离去了。

    方元一乐,心中暗道一声这次的收货有点多的出乎预料,然后也带着一头雾水不明情况的罗峰直接离开了这里,回人类族群去了,接下来还有些皮要扯呢,他毕竟是镇压了焱帝和绝烽之主,而这趟也未必就真的理亏——当初人类族群和焱帝之间闹成什么样,这些年双方之间的关系如何什么的,整个宇宙都看在眼里!而且人类族群当中也只是一部分宇宙之主才赞同对焱帝曹本祁保持这种视而不见的态度,像是冰峰之主那种可是见面就会尝试将焱帝弄死的!

    关于这个,哪怕是收留了焱帝和焱神族的九域联盟都自觉没有太多插手的余地,只是往日焱帝本身也不出去嘚瑟,人类族群方面也整体保持着一种克制,这才一直没闹起来。

    如此一来事情就好说的多了,方元不单镇压焱帝有理,甚至就连镇压绝烽之主都算不上是无故挑事儿,谁让丫的非得出头来着?而且方元又没真的干掉了他,只是毁了他三成神体然后将他镇压了起来罢了。

    所以才有扯皮的价值和必要——如果玩的好了的话,焱帝如何先不说,光是放回绝烽之主这件事就能让人类族群从九域联盟那边捞一票!

    至于焱帝……已经不需要顾忌坐山客了。

    ————分割线————

    方元和坐山客之前呢的交流其实是挺有意思的,首先像是方元展现出了绝世的天资,还出身地球,这本身就引起了坐山客的兴趣,而后还专门躲着坐山客不想与其见面,这自然不可能不引起坐山客的好奇心。

    哪方面的好奇心呢?说白了,也就是“方元为何会这样”而已。

    这种情况实在是让坐山客感觉有点熟悉,毕竟他自己就是转世投胎进入这原是宇宙当中的,方元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情况呢?如果是的话先不说,如果不是的话……他为什么要躲着自己呢?或者说,他是怎么知道应该要躲着自己的呢?

    所以坐山客开口第一句话就问“你似乎在躲着我”——这就有点考默契了,如果真是转世之人的话,只要不是刻意隐藏的,都应该能明白过来坐山客的试探。

    你为什么躲着我?是看出些什么了?怎么看出来的?最后,你的底细又如何呢?

    方元和坐山客的情况有所不同,但也类似,加上本就想的多一些,自然听明白了,于是便回了一句“你觉得我不该躲么”——等于是直接挑明了自己看出了地球的一些不对劲,而作为一个转世者,不多考虑一些东西可不行,尤其是在面对另一个还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先一步转世的强者而言。

    于是之前本就意识到了一些的坐山客当即恍然——就这情况,换了他也是一样要躲的,毕竟对于他们这般存在而言,将自身的性命寄托在他人的山梁上这种事情是要不得的。

    同时方元还藏了一层意思,那就是躲到如今也差不多够了,接下来没必要继续躲着你,所以这次也大大方方的来见你——有自保之力,有把握说哪怕你有些什么坏心思也不怕被你干掉了!

    坐山客也承认了这一点,这就要归功于最开始那番青色神力光芒与方元青光晶玉威能之间的较量了,虽然只是稍微碰撞了一番,但在其中展现出的东西在坐山客看来已经足够了,所以这时候他也就彻底放弃了那些本就没多少的坏心思,转而开始尝试结下善缘

    这就非常简单了,方元甚至自己就送上了梯子,最后甚至主动欠了坐山客一个人情来表示自己的态度——虽然他自己也的确是捞足了好处也就是了;在这方面而言双方之间自然也就一拍即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