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天要亡你,我也只能……
    成大圆满之后天地法则降临,神格发生最后一次蜕变——其实在真正感受到这个过程之后,方元觉得实际意义并不大,因为蜕变之后的神格也还是上位神格,只是其zhong多出了一份“圆满”的意境,对实力的提升并没什么帮助,真正起到作用的乃是圆满的法则玄奥和意志威能。

    但看过原著的都知道,获得意志威能实际上并不是必须要天地法则降临赋予!炼化主神格那种自带意志威能的玩意也就罢了,原著zhonglin雷不也是灵魂变异之后自然而然就掌握了意志威能的么?可没有天地法则降临的动静出现过来着……

    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但终究是无数人都日思夜想而不可得的经历,方元觉得还是不要将自己的感受说出去比较好,容易挨打。

    毕竟眼下正在死亡主宰跟前儿呢,死亡主宰也没成大圆满,他要是敢说这话很可能就会被理解为得便宜卖乖,有意在炫耀……

    “我没想到,你在山下说自己修炼至今不足十万年,我也只是觉得你有希望成大圆满,可你居然这么快就证实了自己的说法……我也不得不说声佩服,毕竟就连我自己也没能成就大圆满。”方元当着她的面成了风系大圆满,死亡主宰无疑是心情非常好的——无论是方元有成为她使者的想法这一点,还是亲身经历了这么一遭这一点,对她而言都是非常愉快的,同时与方元说话的态度也与之前有了相当不小的差异。

    大圆满虽然不如主神实力强,但主神也是佩服大圆满的,尤其是本身并未成就大圆满的主神,加上二者之间有着一些显而易见的共同之处,所以才说大圆满有着和主神成为朋友的资格。

    “现在,方元,我正式邀请你,成为我死亡主宰的使者!”

    这是一次正式的邀请!原本,方元获得并吃下了幽冥果,还来到了这里,基本上可以说是已经成为了死亡主宰的使者,只差最后的盖棺定论而已——主神没亲口说出来,同时还没给主神器,但实际上最后那些程序有没有都是无所谓的,事情说是已经结束了都没什么关系。

    但方元成了大圆满!死亡主宰也要给予尊重,就不能像之前那般随意了,主神对待大圆满的方式不是对待仆人,而是对待朋友!所以她又很正式的邀请了一次。

    当然,这不代表方元能够借此机会反悔拒绝,大圆满与诸神成为朋友的资格说到底是主神给的!所以那样的话就成了给脸不要了,所以方元很爽快的同意了:“我当然接受主宰的邀请。”

    略微欠身,这就算是施礼了——大圆满特权,见了主神不用下拜。

    “好!”死亡主宰开心的笑了,跟着略微沉吟:“我们两个在山下幽冥酒店当zhong便已经能够算得上是朋友了,如今关系更进一步,像是主神使者一定会得到的主神器不用多说,我应该再送你一些庆贺你成为大圆满的礼物……这样吧,我们主神之间有着约定,每个使者只能给一件主神器,我便送你一些主神之力!”

    说着,轻轻一翻手取出一个精美华贵的紫黑色金属壶,一种极为强悍的、带着一种死亡意境的力量气息从zhong散发而出,然后这个金属壶被死亡主宰扔给了方元。

    “这一壶主神之力,就算是我送你的贺礼!”

    方元略微一愣,精神力下意识的对着壶zhong一扫,那壶zhong赫然便是一种灰黑色的神力液体——死亡系主神之力,而且数量相当不少,足有上万滴之多!

    ‘不愧是死亡主宰,这可真够大方的,不过……’

    “看样子你应该听说过其他大圆满主神使者与主神之间的相处方式,基本上都是交易,主神找大圆满使者办事用的不是吩咐的方式,而是以主神之力等作为报酬,很是公平……所以,好奇我现在为什么会直接给你这么多主神之力是么?”方元并未刻意遮掩什么,所以脸上表现出一些东西轻易便被死亡主宰看破了。

    于是方元点了点头,这没什么好遮掩的,他的确是在好奇这个。

    死亡主宰也就笑了笑,反倒是开始问起了问题:“首先,我不是那些小气的主神,同时平时也没多少事会找人帮忙,你是大圆满,还成为了我的使者,本身就是为我争了面子;其次,哪怕是成大圆满之前的你,想要弄到主神之力也未必就是什么难事,成大圆满之后则更简单!”

    说到这略微一顿,而方元也就点了点头——之前是他有点想岔了,记得原著zhong有主神以主神之力作为报酬找大圆满帮忙就下意识的代入了,如今想来的话还真就是如此。

    大圆满想弄主神之力太简单了!像是雷斯晶那种主神独子,随身带着的主神之力至少数十上百万滴!甚至原著zhong给lin雷的时候都不是论滴给的,而是直接一给一壶,毫不心疼!偏偏他还想找个大圆满做朋友,有面子的同时还能在遇到麻烦的时候有个强大的帮手,像是这种情况肯定不少。

    而就算是大圆满高傲,不想用这种方式去弄主神之力——那不是还有位面战场么?进去随便屠戮一番,别说主神之力随便就能弄到,就算是主神器都不难凑齐一套!而且还有敛财提炼主神之力等等,各种各样的获取主神之力的方法……只要有心并不怕麻烦,大圆满什么都不会缺!

    死亡主宰的话还没说完:“而且,就算你是大圆满……会嫌主神之力多么?我们主神找大圆满帮忙,帮与不帮大圆满本就是有选择权的!最后,我记得在山下你说过对各种天地奇物感兴趣……我觉得,用天地奇物来找你出手帮忙的话,效果会比主神之力好很多吧?”

    方元还能说什么?反正他心zhong突然开始有了种“城里套路深”的想法……这帮活得够久的主神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死亡主宰说的还真就没错,本来方元还没想到这一环,但现在点破了之后再一想……

    以死亡主宰的身份地位,再加上其经历的岁月,哪怕只是偶尔有天地奇物进入他的收藏当zhong,至今收藏的天地奇物数量也绝对堪称可怕!

    “那么,现在说吧,你想要什么样式的主神器?攻击?物质防御?还是灵魂防御?”死亡主宰又问。

    “攻击主神器,最好是一把剑。”对这个问题方元早有腹案,当即毫不犹豫的答道,其实他并没有什么特别擅长的兵器,但如果要一副拳套什么的却未免显得有点掉逼格,索性就选了自己看着最顺眼、相对最喜欢的兵器——剑。

    至于防御性的主神器?灵魂防御主神器他已经有了,自然不作考虑,而物质防御的主神器……现在风系已经成了大圆满,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着手开始尝试将身体提升到主神器的强度,要物质防御主神器干什么?当乌龟壳?

    别忘了,就算是现在,他的身体强度也仅次于贝鲁特那种天赋特殊的变态罢了,与上位神格可差不多是同一个等级的!也不比主神器差太多……

    “好。”死亡主宰直接答应,然后取出了一柄剑扔给了方元。

    方元接过之后仔细看了看,确定的确是一把好剑——主神器哪有不好的?只是一点,剑上仅仅只有一点微不可察的死亡气息,最多的却是风系主神之力的气息,就连哪一点死亡主神之力的气息也有点像是后沾染上去的,而不像是用死亡主神之力蕴养的……有点奇怪。

    不过这次方元没打算问,死亡主宰就主动解释了:“我曾经找其他系的主宰讨要过他们蕴养的主神器,为的就是让我麾下的主神使者使用时能够与自身的神力属性更加匹配,这把剑时风系主宰蕴养的。”

    嚯!

    方元心zhong暗叹,死亡主宰就是霸气——这事儿说着简单,但也只是对死亡主宰这种主神当zhong顶尖的存在而言,到头来还是要看实力,主神器对于主神而言当然不珍贵,只是随意蕴养就可以,但终究是自己的东西,别人想要的话可不是拿自己蕴养的主神器来换就可以,主动方是要搭人情的!虽然不大,但自视甚高的主神的人情何等珍贵?

    也就像是死亡主宰这种,才能够做到将这事儿不当事儿,随便开口别人就得给面子……

    ‘不过正合我意啊。’端详着手zhong与自身属性相匹配的风系剑型主神器,方元最后满意的将之收了起来。

    有了这玩意,加上大圆满层次的风系法则玄奥以及一些特殊的法则应用,哪怕是和大圆满层次的强者干起来他也有了耍流氓欺负人的资本!

    “主宰现在有什么事吗?”最后方元问道:“没有的话我就先告辞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尽管招呼一声,接下来我打算在冥界弄个府主当当,主宰你一年就能笼罩整个冥界,应该轻易就能找到我。”

    “好,”死亡主宰也的确没打算留方元在这呆多久:“这魔纹纸你拿着,有事找我点燃就是,另外闲着没事的话你那水系神分身倒是可以去那幽冥酒店住一段日子。”

    方元又是稍微一愣,随后稍微苦笑——这是在山下秀太多的后遗症,死亡主宰在山下幽冥酒店那个可是水系神分身!见识了他在水系上的造诣,自然是希望能和他的水系神分身在一起交流探讨一番的——虽然方元风系已经大圆满了,可也没谁规定过不能两系同时大圆满的不是么?万一真有收获呢?

    只是……

    “主宰你有所不知,我那水系神分身如今还只是下位神层次而已……”

    “下位神?那你还真是有毅力。”死亡主宰信了,因为方元的确没什么说谎的理由,从而也就暂时失去了兴趣——虽说在zhong位神、下位神层次就开始着手整体融合全部玄奥这种事情对自身有好处,可也象征着大部分玄奥都没大成!尤其是水系下位神层次,也就象征着仅仅只有一种玄奥大成,剩下的都没有!虽然前途远大,但暂时而言论法则造诣对死亡主宰的水系神分身还是起不到什么帮助的。

    “倒是希望你水系也能成大圆满了……”

    而后方元便离去了,顺着死亡主宰为他开出的一条通道,整个人化作一点青色光芒,拖着一道长长的青色尾焰离去了。

    ————分割线————

    其实原著当zhong提过,死亡主宰很少有事,平时更像是一个宅女,就以幽冥山附近这点事儿取乐,这也是方元当她的主神使者的原因所在,省心呐!

    尤其是现在还成了大圆满,就算是有事儿死亡主宰也不会轻易来麻烦他,而是会选择吩咐自己那帮仆人式的使者去做,所以说大圆满当主神使者真的能当的很舒服。

    那些都过去了,方元现在打算在冥界挑个府让府主把位子让给他——其实他本来是没有这个打算的,就算真要当府主他也会去生命神界那种一听名字就知道风景很不错的地方去当;但一来现在在冥界呆的时间不短了,知道自己曾经想的浅薄了——其实在任何地方都有风景好的地方和风景不好的地方,生命神界也最多就是风景好的地方比较多罢了。

    至于二来嘛……

    也是要给死亡主宰一个面子,他现在当了死亡主宰的使者,特意跑去生命神界当府主是几个意思?

    最后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却还是死亡主宰的话侧面提醒了他——这个世界固然是实力为本,但权势能够起到的作用也真的是非常大的,一府之主说着好像不算什么,但实际上已经掌握了很大的权势了,至少能够对他收集天地奇物起到极大的帮助!尤其是他还是大圆满,甚至之前都还没来得及与别人结怨什么的,就连同为大圆满的都十有**要给面子!毕竟,没人愿意平白无故的结下一个自己干不掉、还能轻易给自己带来极大麻烦的敌人。

    而大圆满之间可都是公认的互相之间谁也奈何不得谁!互相之间或有一时之强弱,却分不出生死,甚至连胜负都很难分出!

    大圆满,大不同,这句话能够体现在各方各面上——曾经的方元哪怕是风系神分身尤其擅长速度,再加上各种特别的独门手段,想要从亡灵圣山那边飞到幽冥山所在之处也得用个二三十年!所以方元干脆懒得自己飞,本着与其节约那点时间倒不如让自己省点力气的想法让手下奴仆控制金属生命飞行。

    但现在,哪怕排除掉各方面的手段不算,只靠着大圆满的意志威能加速,也能够让金属生命在几年时间内跑完这一段路程,速度提升近十倍!再算上他这乃是风系神分身,又有着许多特殊手段,全力飞行的话只需半年多一点的时间便行了!

    所以方元在幽冥山那边就干脆利落的将自己之前收下的一群奴仆扔下了——这回他可不怕沿途有麻烦了,因为就他全力控制下的金属生命那种飞行速度,沿途只有活得不耐烦一心想找死的才会去找麻烦——甚至想找麻烦都未必有能力将之拦下!

    ‘不过赶路的过程还是挺枯燥的……一开始还有点飙车的感觉,到后面就腻了,好在也到地方了。’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冥界最边缘的、最靠近亡灵圣山的一个府,名为“北骸府”!

    也是被方元作为目标、打算要占下的一个府。

    原因嘛,一来是这地方距离位面传送阵很近,交通便利——当然,这只是次要原因,而且哪怕冥界只有两个传送阵,也代表着选择不止这北骸府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则是这北骸府的府主在原著zhong出镜过,而且还不是什么正面角色……

    什么?你说这有什么关系?如今他还没到原著zhong出镜那个时候?

    那么问题就来了,方元管这个干嘛?反正他就是要踢掉一个府主换上自己而已,那么踢掉哪个不是一样?当然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咯……

    那就想到谁就选谁呗。

    至于说这北骸府主赛因特是主神使者?

    主神使者又怎么样?一般主神使者对主神而言就是奴仆而已!除非是遇到特殊情况,比如主神和被击杀的使者之间关系特殊什么的,又或者被击杀的使者用特殊的宝物请求主神帮忙出手复仇,否则主神是不会在意一个使者的死活的——又或者击杀主神使者的主动作死,嘴贱冒犯主神这也算例外。

    而赛因特明显不符合上述任何一个条件!

    再说了,方元如今还是死亡主宰的主神使者呢,比背景在这冥界当zhong又怕得谁来?

    ————分割线————

    “赛因特,出来!”北骸府当zhong有一座大城,其名为“海德城”,城外有着一座大草原,而草原当zhong修建了不少城堡、形成了一个群落——这边是北骸府府主赛因特居住的地方。

    在往日,无论是谁,除了主神之外,哪怕是与赛因特同层次的地狱修罗级别强者来此也要稍微客气一些,至少来到了这里不会直接叫赛因特出来,意图挑战府主的人就更不用多说了,那是需要走正规程序的!

    但今日偏偏就有人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无视了这里的规则,无数人只见天空当zhong略微有一道青色光芒闪过,瞬间在赛因特居住的城堡上空化作了一道人影,而后浩浩荡荡的声音便传播了开来!

    “是你?”下方的城堡群当zhong瞬间掠出了数道幻影,最终在天空当zhong与方元等高的地方凝聚成了几道人影,看情况应该便是赛因特和作为他直系手下的几个七星层次强者——看站位能看出尊卑,居于核心的那人大概便是赛因特,而接下来也的确是他开口说话。

    这群人认出了方元,这也并不奇怪,毕竟方元至今在冥界亮相的次数都不多,绝大部分都集zhong在了北骸府!赛因特作为北骸府府主,自然不可能连一点消息都收不到,七星层次之下的他不会多么在意,但七星层次的强者即便是他也要热情招揽的!

    所以,虽然方元的出场方式当zhong带着十足的不客气、几乎算得上恶意满满一般,但赛因特的声音却依旧温和——他是个比较有耐心的人,就像原著当zhong来到冥界的奥丁,就是被他数次击败之后收服了,如今的话……

    “嗯?奥丁?”赛因特又开口说了些什么,但方元却一点也不感兴趣,因为他的注意力被在场的另一个人吸引了——赫然便是来到冥界的奥丁!在这个时候,他赫然便已经如同原著zhong一般投入了赛因特的麾下,然后很不巧的又被方元撞上了。

    ‘这算缘分么?’方元心zhong的感觉略有些微妙,同时嘴角挂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他没忘记,自己如今这个身份在原著当zhong也是有名有号的,叫做“耶鲁·道森”,而在原著zhong,作为主角lin雷的结义老大,一辈子当真悲剧了不少次——前期被戈巴达位面监狱当zhong逃出来的神级强者“大巫师”灵魂控制着谋害自己兄弟也就不多说了,后来更是被奥丁控制着杀了自己全家,最后还被解除了灵魂控制恢复自我承受那份痛苦!

    前些年,方元的其他几个神分身带着lin雷等三兄弟到戈巴达位面监狱转悠了一圈,虽然没到见人就杀那种地步但也差不了多少了——倒不是他们嗜杀,只不过到了里面之后不小心惹上了剩下的几个王者,那些神级强者受到哪些所谓的王者驱使来杀他们,便被他们顺手反杀了,估计那所谓的大巫师也是籍籍无名的被干掉了,就算是没有被干掉也肯定掀不起原著zhong那等风浪。

    顺带一提,博沙大堤可没被lin雷和奥利维亚联手弄破。

    而现在却又被方元在这里撞上了奥丁的死亡神分身……

    方元的心情突然有点微妙。

    要知道,虽说他早就想过要弄死这奥丁,却也没有过仔细寻找其踪迹的想法,来这北骸府之前更是都已经将这么个人抛到脑后了!结果却还是在这撞上了……

    “这还真是天要亡你啊。”说着多,但一切都只是在瞬息之间,在别人看来方元只是看了一眼奥丁,然后轻叹一声说了这么一句话,跟着便有一道带着些许青芒的微光被他从指尖射出,瞬间破空没入奥丁的体内,击散了奥丁的一切灵魂气息!

    一直到死,奥丁甚至没来得及认出方元是谁来——也不奇怪,当初杀他其他神分身的时候方元只是远远地瞅了一眼就没了兴趣,是lin雷他们下的手,仇恨根本没在他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