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方元:“计划通!”
    一次无声无息的碰撞,没有任何能够让人觉得“强大”的气息泄露出去,但在场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小觑这一次交锋——只因为那罗天巨网与熟道清风交错之地,空间无一例外的都破碎了……

    如果仅仅只是如此的话也就罢了,高等位面的空间虽然坚固,但想要破开的话七星层次的强者也能够做到——虽然或许需要一些特殊条件,导致想要做到的话很难——但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二人清风与巨网几乎完全没有受到那破碎的空间的影响,依旧在自顾自的进行着互相之间的角力!

    ‘咦?’这时,表面上看起来一副云淡风轻之态的方元心中却是一声轻咦——或许实力不济,但如今他的眼光可是不容小觑的!看似随手挥出的几道清风,实际上包含着他现阶段能够施展出的大部分威能,最重要的是都是冲着红发少女挥出的巨网汇聚之间的“薄弱点”去的!

    按照他本身对“水系六种玄奥融合到极限”的准大圆满层次的理解来看,想要将之破掉是绝对足够的——毕竟死亡主宰的水系神分身并非大圆满,但场面当中居然出现了僵持状态,这就说明方元有些低估了死亡主宰这水系神分身。

    ‘法则玄奥的特殊应用么……也对,等闲这个层次的强者或许没这手段,但死亡主宰可是冥界第一个生命,至今存在了都不知道多少年,水系神分身恐怕早就已经达到这个层次了,卡住不动之下研究一些特殊手段并不奇怪……以死亡主宰的身份而言,能够调动的资源之庞大完全就是我难以想象的。’

    想通这一层,方元心中释然,然而却没有类似“松了一口气”一般的反应,眼底蕴藏着的神光反而更加浓郁了一丝,显得更加郑重了一些——因为他这风系神分身如今也还不是大圆满!只不过在特殊手段的方面上他还是有着许多优势的罢了。

    死亡主宰又如何?调动的资源再如何庞大,比得过他方元随身开的那么多挂么?

    浑身上下青光隐现,一丝丝神力气息伴随着微不可察的灵魂之力波动传开,紧跟着僵持的局面便被打破了——抵住罗天巨网几个关键节点位置的清风当中威能不变,展现方式却是有了不小的改变,简单地说就是其中多出了一种“旋转”之力!

    别小看这旋转之力,钻头那东西不转的时候也就是带螺纹的小铁棍而已——于是,以点破面。

    “第一招。”水系神力交织而成的罗网被以点破面的戳破几个关键节点而崩溃的同时,方元这边也就收回了之前挥出的几道清风当中蕴含着的神力,于是几道清风就真的变成了清风,在场中残余的些许神力波动之下消失一空。

    但死亡主宰却是没有跟着继续出招,而是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方元,场中气氛一度有些凝固,良久之后素手轻挥,重新将之前挥出的鱼竿扛到了肩上:“你有水系神分身?”

    方元之前的破解方式看似非常简单,但换作别人来可未必能够做到——看似施展的是风系手段,但却是直接针对死亡主宰这水系神分身招数的薄弱点去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出招的风系强者对水系法则有着极深的了解与造诣!

    至少在她死亡主宰的认知当中,这事儿没有也不可能还有别的本事。

    那这事儿就有点意思了不是么?本来嘛,只要不是大圆满,在主神看来就都是蝼蚁,随意便可支配,随意动念便可抹杀,哪怕是距离大圆满只差一线的颠峰存在也只配在自己手下当个奴仆一般的所谓“主神使者”,大圆满却是可以和主神成为朋友的。

    原因在哪?

    说白了,数量,至少方元是这么认为的——大圆满太少了!纵观整个盘龙宇宙,算上主神当中的大圆满主神,大圆满的数量也就那么三四十个,顶天不会超过五十——可天地间主神格都有整整七十七枚!

    卡在大圆满之下,就差一线却无望突破的可就多了去了。

    所以方元展现自身风系距离大圆满只差一线的法则造诣并不足以让死亡主宰如何,人家在庞大的信仰之力供应加上漫长的时间堆积下,无论是死亡主宰分身还是水系神分身,法则规则方面的造诣都不会比方元这风系神分身差!

    单系的强者,人家见的多了,根本不稀罕。

    但方元却于同时从侧面展现了一下自身在水系元素法则方面的造诣——如果是两系元素法则同时达到极高深层次的话,那可就有点意思了;单系的想要成为主神使者的话除非遇上死亡主宰心情特别好的时候,还得经历一番考验才行,但双系的却是已经足以让死亡主宰提起一丝兴趣了。

    虽然只是一丝,但要知道无尽岁月下来人家的心境早已经进入了一种波澜不兴的境界!不牵扯大圆满或者同层次的主神级存在,想要在人家的心中留下一些印象什么的,何其之难?

    “有啊,在家乡呢。”方元依旧淡笑着回应,同时心中暗笑——混脸熟计划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

    说起来这的确不在他的预料之外,否则的话他只需要凭借如今就算不如贝鲁特也绝对差不到哪去的身体硬抗也能轻易扛过三招,何必出手和死亡主宰对攻?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引起人家的兴趣,如今看来的确是初步出成果了。

    “……你不错,剩下的两招就不用你接了。”留下这样一句话,死亡主宰跟着便毫不犹豫的转身扛着鱼竿拎着水桶走向了门外——之前她是从楼上下来的,正要去钓鱼。

    “好,多谢。”方元则是随口道了声谢,然后云淡风轻的转身重又走向了自己之前看好的位置,等着已经重新反应过来的酒店服务人员给他上菜——引起死亡主宰的兴趣,不代表人家就要直接表现出来,更不可能让人家直接表露自己的身份来收使者;一方面世界这么大,两系同时达到极高深地步的肯定也不会比大圆满的数量少,甚至三系四系同时达到极高深地步的都未必没有!也没见主神主动找上门收使者不是么?

    更何况方元出现在这里,那么十有**就是要上幽冥山的,既然如此的话摘到幽冥果的概率就极高了,到时候就自然会见面,到时候还能看到一场身份反转引起的戏码乐呵乐呵,又何必在这里费劲巴拉的做些麻烦事儿呢?

    所以,就连方元自己的打算也仅仅只是在这幽冥酒店和死亡主宰混个脸熟而已,能让她主动对自己感兴趣就是最好的。

    现在……

    ‘只是这点的话可不太够,还得继续加深印象。’

    ————分割线————

    “你也喜欢钓鱼?”似乎是有了点心情,随意坐在酒店门前的湖边垂钓的红发少女开口,问的则是此时正在她一边不远处坐着看她钓鱼的方元。

    时间已经来到了方元住进这幽冥酒店之后的第四十余天,在这些日子里,方元每天过的很是悠闲一般,闲着没事儿坐在餐厅里吃吃喝喝,听一听闲话——主要是住在幽冥酒店当中的客人们聊的有关于幽冥山的消息,剩下的时间基本上就是坐在湖边看死亡主宰钓鱼了。

    不是没有过真正作死的人,非要来追求死亡主宰这水系神分身——说的当然是那种不知道其身份的,装作喜欢钓鱼的样子往死亡主宰身边凑,这样的人当然瞒不过人家,所以那种人的下场一般都说不上好;而方元自然是提前便做好了准备以避免类似误会出现的——他坐在一边看钓鱼,看的是湖面,是鱼线末端拴着的鱼漂,而不是钓鱼的人。

    所以他才能一直在这等到死亡主宰发问的一天。

    ‘计划通。’心中给自己点了个赞,表面看上去则是毫无波动的样子,方元跟着却是摇了摇头:“不,我不喜欢钓鱼……我只是喜欢看人钓鱼。”

    “哦?”死亡主宰直接就信了,因为实在是没必要不信——首先必须强调一下,方元说的的确是真的,那还是他第一次穿越变成猫之前的时候,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时候,他最好的的朋友喜欢钓鱼,而他便经常跟着一起去,于是稀里糊涂的便养成了这种爱好——对亲自上手钓鱼不感兴趣,看人钓鱼却能够一看大半天而兴致不减。

    所以方元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平实也很真诚——当然盘龙世界貌似并不流行通过语气判断人说的话是真是假这一套,所以真正导致死亡主宰相信的原因有二——其一,方元这些天的表现的确符合这种说法;其二,撒这种谎有什么好处么?对她有什么坏处么?

    “那你就看吧。”这样说了一句之后,死亡主宰又没了动静。

    而方元也不在意,因为有一句话真的就已经够了——实际上他都做好连一句话都等不到的准备了。

    不过听到这句话之后方元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走神:‘咱这算是拿到了围观许可证了么……’

    然而围观钓鱼有个蛋用?方元表示自己其实也想不到究竟有什么用,再强调一遍他来这幽冥酒店的目的就只是和死亡主宰混个脸熟而已,虽然如果死亡主宰不说话的话,自己一直在这围观她钓鱼围观上千万年之久估计在人家心中也是过眼就忘——

    但架不住人家活得长,这一过眼的功夫估计也得个年把儿的,到那时候方元怎么着也得见到她的死亡主宰分身了。

    于是节奏就又回到了一开始提到的那般,方元每天就干三件事,在房间休息修炼,吃饭听闲嗑以及围观死亡主宰钓鱼。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方元入住幽冥酒店的第八十多天才结束,因为当天晚上就是月圆之夜——方元要出发进入幽冥山了。

    本来他的打算是多在这幽冥酒店当中住一段时间的,几万天都不算个什么事儿,但目的也就只是和死亡主宰混个脸熟而已;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了,想要更深一步的进展不是不可能,但自身不成大圆满却是没希望的,所以也就没必要继续磨蹭下去了。

    “我以为你来这就是游览的。”白天,方元主动和死亡主宰的水系神分身打了个招呼,说自己晚上就进幽冥山,结果死亡主宰轻轻一挑眉头,似乎挺惊讶一般的说道:“你这风系神分身的实力在大圆满之下已经是最顶尖一列的了,放在哪都足以成为一方豪雄,应该不需要碰运气来找这幽冥果的吧?毕竟那东西对你突破大圆满可起不到什么帮助,幽冥山当中却是有着不少能够对你生命造成威胁的东西,根本没必要冒险的。”

    “呵呵,多谢你的好意了。”闻言方元却是真心实意的笑了起来,死亡主宰出言相劝,这是好事儿啊——“我当然知道幽冥果对我达到大圆满起不到什么帮助了,我也没指望过靠外力帮忙突破大圆满,毕竟要是有可能的话天地间的大圆满也不可能这么少……我真正感兴趣的并不是幽冥果本身,而是天地奇物!任何天地奇物我都感兴趣,只不过这东西不好找,我到处打听过,相比而言线索最明显的也就是这幽冥山当中的幽冥果了……”

    “但拿了幽冥果之后可是要当主神使者的。”死亡主宰又接了一句——她见过太多要面子不肯给主神办事儿的强者了,也能理解他们那种要自由的心态。

    “无所谓啊。”但很明显,方元的想法不在她现阶段的理解范围之内。“当主神使者无非就是给主神办事儿嘛……而且我打听过,听说这幽冥山上的主神是实力很强还比较低调的那种,当了主神使者也就是偶尔帮忙跑跑腿儿,看绿叶城堡的那几个堡主不都是很潇洒的么?”

    “更何况,”稍微一顿,方元继续道:“我修炼至今也都还没超过十万年,对成大圆满还是有些把握的,到时候真诚了大圆满的话主神也不会用对待一般主神使者的态度对待我,有什么好在意的?”

    “……”死亡主宰明显有点受到了方元思维方式的冲击,另外方元话中透露出的信息也真的值得他惊讶——修炼不足十万年,如今就是准大圆满,这种人说自己有些把握成大圆满真没人敢笑!

    “算了,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我就给你两点建议吧。”略微沉吟制后,死亡主宰才又重新开口:“到了幽冥山中之后,尽量不要对蛇下死手;其次,不要对树不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