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位面之心与突破
    以大小而论,魂界不算太差,哪怕是以方元如今这般实力想要行那炼化一界之举也不容易,毕竟只是纯粹的力,想要办到不是不可能,而是很耗时间。

    方元耗不起!

    所以,燃烧一件神器的本源就成了很好的选择——其他的神器方元表示自己不知道,但手头最得意的三件套却都是由“界心”被抽去精华之后遗留而下的“渣滓”成就——说是渣滓也只是对比那被抽取的东西而言,以方元如今的眼光看来那依旧是看不透根底深浅的宝物。

    “嗡……”声音由弱渐强,一开始单调而微弱,片刻之后依然变得宏大如潮水汹涌一般,而调子也从嗡鸣逐渐变成了轰响——

    “轰隆隆……”

    一道道奇异的波纹以浑身金灿灿的方元为核心,向着周围的虚空不断地扩散而去!吞噬了全部的二十二种异火之后,方元依旧将火之法则归纳统一了起来,不再如一开始那般只是一个个侧面分支,而是如空间法则一般纯粹的火之法则。

    而火之法则的本质属性之一……

    炼化!

    对于这个状态的方元而言,炼化完整状态的魂界或许还有点麻烦,但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的他却是事先便做好了准备——将魂界砸成了废墟!虽然这样一来最后要差一点好处,但对比之下却是省了不少事儿,在方元看来是划算的。

    至于说为什么要做这种炼化一个空间世界的事情……

    很简单,就如先前所说,冰玉印章破损一事让方元认识到了自家的宝贝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

    要知道,在遭遇了那件事情之前他对自家的几件宝物都是非常自得的,乃至于都有些盲目自信了!虽说比起真玄塔来冰玉印章差了很多,但二者还真就不存在什么本质上的差距,所以方元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再将真玄塔提升一下。

    炼器之法方元懂一点,虽然不多,更谈不上精于此道,但一些作为常识的东西他还是通晓的,再加上本身与真玄塔之间存在着极为密切的联系,自然而然的便能够感受到一些东西——比如如何做能够对真玄塔本身的提升产生帮助!虽然不会太具体,但有个大概的指向也是好的,慢慢积累去呗……

    此时他将一个空间世界炼化掉融入真玄塔当中、用于强化塔身便是这个道理!至于其本来极冰的属性,方元表示反正冰和空间之间没什么冲突可言,无所谓了。

    顺带着,借助这一个世界融入塔身的时机,还能够对正在塔中接受炼化的两个地至尊强者进行更进一步的压迫!毕竟是一个世界——虽然只是对于地至尊层次存在而言费点功夫便能够开辟的世界,但也还是有点用的。

    ‘但还不够啊……这件神器的本源也够烧的,接下来还要再炼化几个小世界进去。’

    ————重复性的工作就不多说了的分割线————

    看着手中已经变了些样子、至少主色调已经不再是蓝色和金色的真玄塔,方元略显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在这个时候,他灵魂当中满溢的金色也已经消退了许多,不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般显得龙精虎猛了。

    这种消耗是不可逆的,否则的话方元倒是不介意消耗资源保持下去。

    ‘大约还剩最后五分钟左右。’估算了一下自己这般状态还能够持续的时间,方元觉得还算宽裕。对于达到那般层次的强者而言,哪怕只是几秒钟也能够做很多事情,更别提几分钟这么多了!

    然而没用,因为剩下的时间方元根本不知道该干嘛……能做的之前都做完了!其实也没多少事情,他留在这个世界的目标本就只剩下灭掉魂族而已,如今却也由魂族族长魂天帝以及一个域外邪族助攻了大半。

    之前他好不容易想到炼化小世界融入真玄塔来提升其底蕴,而一直到现在已经有足足几十个小世界被他炼化完毕了!就是这么快!

    换言之,如今的斗破苍穹世界已经没有小世界了,除了天墓这个特殊的空间因为顾及到萧玄而没动——却也只是因为当初留下萧玄是方元主动的,他不想打自己的脸罢了——剩下的就连无尽火域掌控的几个小世界都被方元炼化掉了!更别提诸如远古八族之流的传承之地了。

    别说他们不愿意,时间紧迫,绝对的实力压迫之下方元不容任何人纠结与反抗,直接强势镇压,反正完事儿之后都给足了补偿,就连曾经废弃的萧族萧界、原著中根本没出场的地方方元都没放过!就连陀舍古帝留下的传承空间都被方元一勺烩了,其中正在接受斗帝传承的萧炎也被方元直接挪了出去……

    于是问题来了,接下来要干嘛呢?

    方元有点纠结,不想浪费这宝贵的时间,可是真的想不到该干嘛——其实倒不是真的一点事儿么有,问题是有些事情用不着这份实力也能够搞定,又何苦让那些小事浪费这点宝贵的时间呢?

    可是……

    ‘罢了,浪费就浪费吧,总要知足的。’这般想着,方元才终于又沉静了下来,又想了想才在真玄塔之上拍了一记,然后两枚散发着阴邪气息的珠子从塔中飞了出来。

    炼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两个地至尊就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化作了两颗如补药一般的精华丹丸。

    然而就在方元满意的打量着这两枚珠子、打算尝试以指引之树试探看看能不能吞噬到一些东西的时候——毕竟这是从正牌三阶身上淬炼出来的东西,三阶强者都是将法则领悟到了相当高深水准的存在,所以这没准儿也算得上法则奇物呢——一道漆黑的流光猛然间从其中一枚珠子当中暴射而出,直接破开空间窜到了虚空当中去!

    不是这个世界常规意义上斗尊乃至斗宗强者就能够做到的那种破开空间,而是真正的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屏障!

    当即,方元面色便是一变,双眼当中的神光阴沉似水,没等那道被黑芒破开的空间裂缝弥合,便瞬间出手将其扩大了许多,直接追了上去。

    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只要有斗帝的修为就足够了,如今这个状态的方元自然是做得到的——实际上这一点也同样说明了这方下位面的特殊性,看过大主宰的都知道,在其世界观当中别的不说,需要地至尊的层次才能够破空飞升大千世界的下位面可不常见……

    跑题了,现在回归正题——方元心中现在很不爽。

    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彻底的将魂天帝和那个域外邪族都料理了,结果却是被现实打了脸——魂天帝刚突破,倒是真的被方元彻底搞定了,但另一个地至尊层次的域外邪族却是最后摆了他一道。

    在那一道漆黑的流光窜出的时候,方元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包含着一丝灵魂的波动——说白了,丫挺的居然还残存着一口气、保下了一丝灵魂,逮住机会就跑了!

    至于跑不跑得掉之类的……

    方元的脸色比较差,终究是被有心算无心了,若是他能够一直保持这般状态的话倒是能够花点时间追着一些细碎的线索寻踪追过去,但如今就剩下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方元也只能遗憾的放弃了。

    其实他本来是不介意再多追几分钟的,但疾行之时他却是发现了一些特殊的痕迹——那是一大群奇形怪状的域外邪族的残尸!其上遗留着明显不属于域外邪族的气息,而且那气息的强度明显高过之前那个逃掉的,方元这才明白了一些事情。

    ‘我说怎么只有一个地至尊层次的域外邪族,而且还是身受重伤的……原来是手下带着的崽子们都被干掉了,连他自身也只是勉强逃了一命而已……大千世界的强者么?有机会的话倒是不妨再来一趟。’

    而探查之间又耽误了一下,方元自觉更没了追上的希望,索性也就放弃,趁着还有一丁点时间就回去了。

    ‘去空盟总部看看吧……’

    ————分割线————

    哪怕是对于方元来讲,空盟总部也算是个挺特殊的地方,完全不熟悉。

    因为自身的特殊性,他到哪基本上都会刻意的避开主世界的人,尽量避免与他们打照面,在这个世界自然也是不例外,空盟的人本身很低调,而他也从来没找过那群人的麻烦——好事儿也是一样的没找过人家。

    原因就不需要多解释了,但这次方元却是主动的找上了空盟在这个世界的总部。

    因为这时的他有足够的底气!什么样的底气呢?不怕在主世界的人面前露底的底气!凭的自然就是实力了。

    而区区几分钟的时间而已,自然由不得他多耽误,所以他找到了空盟总部所在之后直接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闯了进去,一路直奔核心。

    一群学者果然不简单,至少方元觉得他们建造的这空盟总部真心是足够结实的,若非他现在还剩下一丁点维持时间的这个状态够强的话,哪怕是半三巅峰的实力也未必能够在短时间内打破几面墙,更别提像他这样直接想着核心地带破墙而去了……

    但他偏偏是处于这个状态当中,那么那些结实的建筑结构对他而言也就和豆腐渣工程没什么差别了,最多也就是一下打破和两下干碎的区别而已。

    而本来只是想要看看里面都有什么、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满足一下自己好奇心的方元最后却还是取走了一件东西——本来他真没打算拿什么,但最后闯到真正的核心地带的时候却是发现有一件东西让指引之树稍微有了那么点兴趣……

    倒不是指引之树主动传递的信号,只不过如今能够随意驱动指引之树的方元走到哪都不想错过宝物,处于这种心理便时不时的会对指引之树灌注法则之力催动一番,感应一下周围有没有适合吞噬的宝物什么的——比如飘邈之旅世界的界心,综武世界的法则之力,再比如方元如今期待着的各种法则奇物什么的。

    被方元取走——好吧,是抢走的那东西不是法则之力,也不是法则奇物,更不是界心,而是一种全新的、能够让指引之树生出兴趣的东西,方元自然不会放过。

    那是一颗仿佛无色透明谁也看不到、却又像是通体混混沌沌、黑白彻底融合之后的灰色“心脏”,特别显眼一样。

    是的,像“心脏”,而不是球——虽然样子是一个浑圆的球体,但每一个见到这东西的人都会这么觉得,方元自然也是没有能够例外的。

    方元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但既然遇上了,就免不了要拿走,就当强买强卖好了——凭价值而论,方元觉得这玩意的价值绝对很高,所以他随手扔下了几件来自飘邈之旅世界神器、之后又扔下了堆得如同一座小山般的神晶。

    ‘不够的话以后有机会再补,总的来说先这些多了也不用他们退,好歹等我搞明白了这玩意究竟是什么再说。’

    而等到方元不顾炸窝的空盟总部、从那里离开的时候,时间已经就剩下最后那么十几秒了。

    静候那股诱人的力量彻底消退完毕,方元先是让指引之树将那颗“心脏”吞噬掉,然后便打算看看之前收取的血池当中血精提炼的怎么样了。

    不想便在这时,他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这个世界,是的,就是在说这完整的斗破苍穹世界,彻底的成了他的主场、他的地盘!

    当即,方元便是一愣,一个念头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

    ‘难道那玩意是这个世界的位面之心不成?’这还真不是不可能,重点在于方元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是能有这种效果的。

    而循着对位面之心的感应,方元尝试性的出手了一次,发现这个世界果然受自己的掌控……

    ‘似乎……我还可以这样?’不过那还没完,方元跟着心中又浮现出了另一种感觉,本能的遵循着那种感觉以思维向前“突进”了一下,而后方元便有了一种突破了某个屏障的感觉。

    ‘我擦?!这是……突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