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给魂天帝放血
    借个词用在这里,就好像四两拨千斤——对于掌握法则力量的人而言,他们便能够以法则之力增幅自身,从而做到四两之力对抗千斤乃至万斤之力!所以才会有类似“只有法则才能对抗法则”一类的说法……

    但实际上那种说法并不是——至少并不完全是正确的,因为就像打的那个比方一样,法则之力的增幅也是有极限的,就像刚刚达到三阶层次的魂天帝,从纯粹力的角度出发他在如今的方元面前就是四两,他或许做得到对抗千斤乃至万斤,资深地至尊层次的域外邪族全盛状态也不顾几十万斤,但方元自身拥有、能够发挥出的“力”却是保守估计都得有不止十万吨!

    这便是所谓的一力破万法了。

    就好像洪荒流传说当中盘古开天辟地那一斧头,以力证道。

    再说真玄塔。

    别看之前好像很随意的就被炸飞了,还是方元事先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才能够成功收回,但那只是因为方元以巅峰半三之身只能勉强祭起这件神器罢了,加上其出身比较土气——也就是构成塔身的材料不太高端,能够自主发挥出的威能不够强大。

    现在这个状态的方元却是能够将其中的威能全面催发出来!莫说只是两个地至尊,方元表示纵然是天至尊进去了他也有把握困得住!当然,前提是人家自己进去,否则能不能将丫的关进去还真就拿不准。

    然后……

    稍微想了想,方元以自身从这个世界当中骨灵冷火之上领悟得来的、火之法则当中阴寒之火的分支手段施展了出来,欲要将两个被收入塔中的地至尊炼化!真玄塔本身极寒,便是完全受方元掌控,也难免对火之一道的手段产生一些天然的抑制,唯有如此方才能够将这种抑制压到最低。

    而为什么这么急?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急也不行!这个状态方元可保持不了多久,一旦时间到被打回原形,真玄塔可真的未必能困住那两个地至尊!只不过在之前那般状态下直接将他们两个打杀了实在是有些浪费,方元有点舍不得罢了。

    至于说以方元如今在火之法则上的造诣能否炼化掉这两个地至尊、将他们“变废为宝”——倍数不够基数来凑呗,谁让他如今唯独在“力”之一道上造诣极深呢?

    于是,一种类似于骨灵冷火、却又比骨灵冷火本身强横了无数倍的波动开始隐约从真玄塔当中扩散而出,方元本身则是感受着炼化的进度稍显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将主要注意力从那上转移了开来。

    要知道现在这般状态可是浪费了他一张底牌方才换来的,而收拾掉两个地至尊之后还剩下不少时间,若是就那么浪费了可不好……总要做点什么的。

    ‘那么……首先,毁了这魂界吧。’放眼四顾,魂界虽然不小,但作为一个被人为开辟出来的小世界空间,仅仅只是供一个家族性质的族群繁衍生息,其也大不到哪去;一眼望不尽是肯定的,但方元若是放开精神识念的话,却能够轻易地将魂界所有的地方都笼罩在探查范围之内。

    ‘咦?’然后方元心中却是抑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惊疑。

    此时此刻,偌大魂界竟是人烟全无!残留着的只是一种淡淡的破败与荒凉混杂的气息……

    但这不是方元惊疑的原因,以原著中魂天帝为了成就斗帝牺牲自己魂族裔民的丧心病狂程度,这魂界当中的魂族裔民都死绝了也未必多么奇怪,更何况还有个受伤急需补充元气的域外邪族。

    真正让方元提起了兴趣的却是位于这魂界中央地带的一座血池,十有**是牺牲了魂族所有裔民乃至于除魂天帝之外的所有族人血祭而成的。

    ‘魂天帝不可能靠自己就平白无故的成就了三阶层次,看那样子估计是将自身转化成了域外邪族,然后在那个地至尊层次的域外邪族帮助下绕开需要源气的最后一步成功突破的……代价应该就是帮助哪个地至尊疗伤?那么那个血池当中被提炼出来的应该就是魂族斗帝血脉的精华了?’

    是的,真正引起方元这一声惊疑的是那血池,准确的说是血池当中某些即将成型的东西。

    那是一小团乒乓球大小的、散发着雄浑的学期能量波动、同时其中还夹杂着一种诡秘灵魂波动的血液,红色当中掺杂着一丝丝的金色。

    ‘不过看起来不太圆满的样子……难道还差最后一步?说起来结合看过的原著,无论是魂天帝还是域外邪族的人可都尿性得很,这俩估计也是互相利用各怀鬼胎的成分更多一些吧……魂天帝打着的是什么主意还不知道,但那个域外邪族倒是很可能打算最后再把魂天帝也宰了一起凝聚那血精,然后吞噬掉疗伤,转化来的域外邪族……呵呵。’

    心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另一方面方元倒是手脚麻利的过去了,就打算将那点血精收起来。

    从某些角度出发,方元的三观其实还是蛮正的,至少他干不出这种主动屠戮一族——重点是人族——萃取血精的损人利己之事,但如果是黑吃黑捡便宜的话他却是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

    不过正当要伸手的时候,方元又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了那血池当中的一些纹路奥妙。

    ‘这是……萃取血精的阵法?原来如此,傻瓜式操作的……也对,魂天帝刚突破,那个域外邪族估计也忙着养伤,哪有空一直就这么等……估计也就是杀完了之后把血都放进来,然后由阵法运转之力自动萃取血精。’

    ‘这么说的话……’方元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然后他从真玄塔当中把魂天帝单独拎了出来,浑厚无比的神力汹涌而出,以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限制着魂天帝体内的一切机能活动,跟着金光化刃在魂天帝的脖子上来了一刀——放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