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活着不好吗?
    说白了,方元真正打着的主意就是两败俱伤——其实都用不着两败俱伤什么的,只要这一下能够将那个地至尊层次的域外邪族轰退就可以了,能受点伤或者说能够让他的伤势更重一些自然便是更好的。

    至于说自己……了不起自己死了回归呗!反正之前都已经决定要撤退了,至于说结下的仇什么的,等将来有能力了再回来报不就好了?嗯,前提是这个地至尊层次的域外邪族真的能够在主角光环在身的未来炎帝手下活到那个时候。

    毕竟飘邈之旅世界的玩意普遍都没什么专门对灵魂的针对性,而只要不是特别的针对,方元估摸着无论如何在击破了真玄塔的防护之后再破灭了自己这具身体之后,剩下的威能也不足以对自己的灵魂造成多大的创伤……

    更何况还有一重来自于虚拟宇宙的力量在护持着灵魂呢。

    不是方元果断自残,而是他清楚,留下来自于主世界通过灵魂之旅工程来到这个世界的穿越者的灵魂说简单不简单,说难却也真的不难,反正他若是不及时溜掉的话真的可能会彻底栽在这里!

    这次和当初在综武世界人皇遗迹当中的那一次不同,当年的人皇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丝残念,被指引之树抽了支撑自身存在的法则之力就无可奈何了,如今他面对的这却是一个活生生的正牌三阶强者。

    对于活着的三阶强者而言,法则之力是源源无尽的!事实上就连如今的他都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如今他再催动指引之树已经没了曾经的那些顾忌——再加上他还没有尝试过用指引之树对付活着的强者,心里有点没底,还真就不想在这等关键时刻赌那一把。

    ————分割线————

    “——”没有任何的轰鸣之声,或者说方元本身并没有听到任何的轰鸣之声。

    不是那一大堆会爆炸的玩意没响,而是仅仅一瞬间之后,还没等那爆炸的轰鸣之声传入他的耳朵当中,他的这具身躯便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听觉系统自然也包括在内,如此又如何去听?若是纯粹的灵魂状态、方元再特意弄一些手段的话倒也和有身体的情况下没啥区别,但如今这仓促之下又哪来那些准备的心思?

    只是感受到一股剧烈的震动!强烈到让方元本身心神不稳的震动,与此同时方元在关注着跑路机会的同时便是心中浮现出了些许庆幸——还好见机得早直接切断了肉身和灵魂之间的联系,否则的话说不得便又要受罪一番……

    本来被定在爆炸威力袭来方向的真玄塔直接被震回了方元的体内!关于这个倒是多亏了方元将其置于自身与爆炸威力袭来方向的中间,这才导致其被震飞之后还能碰得到自己,使得自己还有机会将其直接收回随身空间,否则的话说不得就要丢在这个世界——因为那个域外邪族的地至尊层次强者已经如他所愿一般的被轰的倒飞了出去!看样子也的确是在这丧心病狂般的一炸之下没讨到什么好去,但这时候方元也不想乘胜追击什么的。

    毕竟他如今的状况可当不得那个“胜”字,真追上去就有做死的嫌疑了,虽说人作死也未必真的会死,但活着难道不好吗?

    然而……

    “想不到本帝竟然有如此好的运气。”便在这时,又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在灵魂状态的方元身边!随后一道奇异的波动闪过,直接荡平了这片天地间那大爆炸扫过之后残留的些许余威,同时禁锢了方元本来已经沟通了虚拟宇宙系统的力量、即将回归的灵魂!

    ‘卧槽!’方元心中这时忍不住的爆了粗口,具体情况他只是在这一瞬之间便猜了个**不离十——玛德这魂界当中居然还有第二个地至尊层次的强者!而且听这自称,很可能还是出身于斗破苍穹世界斗气体系的强者……废话,域外邪族当中敢于自称“本帝”的那特么都是天至尊!但放眼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新出现的这个大约也就是初入三阶也就是初入地至尊的水准吧——力量已经不是斗气了,但还残留着一点那种味道。

    魂天帝!

    方元不由的感慨自己的倒霉程度,居然正赶上魂族方面蹦了俩三阶层次的存在出来,直接把他给堵了。虽说这魂天帝只是初入那个层次,按照方元曾经对自己的估计是留不住他的,却架不住这时候的方元状态不行!他在灵魂一道没什么造诣可言,在这个状态之下一身实力还能剩下一少半都是多说,而且还不能持久!

    比原著中陨落的药尘强一些,但也很有限。

    而魂天帝是什么出身?魂族!丫挺的本来就是玩灵魂手段出身的,对上这个时候的方元那真叫一个克制!

    ‘妈的,活着不好吗?’在心中怒骂一声,到了这个关键时刻,方元真是在也顾不得隐藏什么了。

    他有底牌!

    心神瞬间沉入识海,同时他显露在外、被魂天帝的手段禁锢着甚至即将被其抓到手中的灵魂之上便隐隐开始有璀璨的金色光芒隐现。

    指引之树!

    当然,最重要的并不是指引之树,而是指引之树上一根枝条末端悬挂着的一枚小小的、本身泛着金光的果子,如同星空一般深邃、又好像阳光下的钻石一般璀璨耀眼的光晕环绕其上,在这一刹那,方元于意识海当中凝现而出的形体将其摘了下来。

    意识海当中的万般景象瞬间成了虚无,依旧存在着的只剩下方元的意识体、手中的那枚果子以及仿佛亘古永存一般的指引之树。

    然后,方元意识体手中的果子化作了点点金色光屑崩散而去,伴随着的还有气表面原本的那一层璀璨的彩色耀眼光晕,统统都化入了这意识海当中的一片虚无当中!

    这一切看似是一个颇为漫长的过程,但实际上真正的耗时也仅仅只有一瞬间而已,准确的说就是方元那一动念的功夫。

    “活着不好吗?”这次,这句话不是方元在心中骂出来的,而是真正说出来的,在一种特殊的灵魂状态下,语气平淡当中带着一丝冷漠,深处又隐藏着一丝微不可察却真实无虚的恼火。

    ————分割线————

    离开飘邈之旅世界前,方元逛了不少地方,开拓出了不少飘邈之旅续集歧天路当中出现的副本地图,而在即将离开飘邈之旅世界的时候,他便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去探索了一下作为终极地图的“神界”。

    是的,神界!方元找到了那地方的真正所在!

    而以方元的性格,打着的又是最后疯一把的主意,进去之后自然不会如何低调,准确的说他是将“高调”二字贯彻到底了才是真的,如此自然是惹出了不小的麻烦——实际上又岂止是不小?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强到了一定地步!毕竟开了不少挂,手头装备又好得很,加上自己本身的一些特殊性,那些麻烦对他而言都只是“不过尔尔”罢了。

    直到最后,他又作了一把大的,直接和神界本身的运转规则怼上了!本来是不至于的,但放眼发现那个神界的世界意志居然是远古时期几个古神参破那个世界最后一步所化的,失去了自身感情但本身的意志乃至意识却是还保留了些许,最重要的是他们对方元起了兴趣,双方可谓一拍即合……

    而最后的结果便是方元拼掉了那一条命的大半,重创了那些变成了世界意志、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的古神们,最后心满意足的离开的时候还巧合之下借助他们最后的杀招的一点力量、奇迹一般的将自身在那个世界的一身修为凝练到了指引之树上。

    作为主导的当然是指引之树,方元可没那手段,如今也是无法再去复制。

    于是便有了方元之前摘下来的那枚果子。

    至于那玩意的作用,便是让方元在使用之后能够随意的在其他世界于一定时间内拥有自身在飘邈之旅世界的巅峰实力……

    那究竟有多强?方元也不知道,这倒不是他不知道自己能够做到什么,只是心中没个对比,不清楚那个状态的自己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水准——但有一点他却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那般状态下的自己,无论是在何种世界当中,都能够在强者之列当中占据一个席位!

    是的,包括主世界。

    于是这便成了方元心中最大、也是最为依仗的一张底牌;而像其他的比如指引之树什么的,倒不是不够强,主要是方元至今摸不透人家的底细,如此又岂敢过于依仗?

    说起底牌这种东西,应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观点来对待——有的人喜欢将之摆在明面上作为一种威慑力,提高自身的影响力,有的人则喜欢将之直接用掉,去实现自己的某些愿望。

    而方元的观点大抵上与第三种更贴合一些——他喜欢将底牌藏着,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会动用,最好能藏到地老天荒、底牌即将报废的那一瞬间。

    说得更明白一些,他更喜欢用底牌来给自己增加底气!是的,不把底牌摆出来就没人知道,自然也就不会被人高看一眼,同时不使用底牌也同样无法实现自己的某些暂时无法达成的愿望——但在方元看来,底牌有自己知道就够了。

    藏一张底牌便多一份底气,底牌的分量越重,底气自然也就越足,而有底牌能够给自己用来保命的话,便可以去做一些正常状态下不敢去做的事情——遇到危险的话就将底牌直接掀开呗!

    但真的一定会遇到不得不掀开底牌的情况吗?

    这却是不一定的,而如果没有遇到不得不掀开底牌的危险的话,一趟本来不敢进行的冒险获取的收获却是真实无虚到手了的,是不是就纯赚了?

    这就是多一份底气的重要性,而如果能够将底牌藏到即将报废的前一刻都不用的话,那么在底牌报废之前所有因那份多出来的底气获取的收获是否就是纯赚?

    而就算不这样,藏一张底牌在关键时刻阴敌人一把也是好的!

    方元的想法就是这样的,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倒霉。

    本来嘛,无论是魂天帝还是那个域外邪族的地至尊层次强者,都是有机会在这个世界上狠狠的牛逼一把的,甚至最后将萧炎这个主角干掉都未必没有希望,反正剧情早就乱了。

    但现在他们却是不肯让方元这个本来不想插手进来的不稳定因素安稳的离开……

    n

    活着不好吗?

    再次提到这句话,总不会有人觉得这是方元在吐槽自己不该来作死吧?

    还是那句话,方元并不知道如今这个状态的自己能够对抗何种层次的三阶强者。

    但面对一个初入地至尊层次的魂天帝加上一个地至尊层次却有伤在身、状态很差的域外邪族……

    无声无息之间,魂天帝施加在方元魂体之上的禁锢已经在那无穷金光之下被消融一空

    。

    “去。”随后方元一声轻叱,身边瞬间飞出了两道蓝白色带金边的光晕,如同两道绳索一般瞬间便将两个三阶层次的对手捆了起来。

    毕竟是三阶层次的强者,也都不可小觑,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魂天帝还是那个不知名的域外邪族都展现出了足够高的水准,连变脸带闪避等等一系列动作做的那真叫一个行云流水,法则之力的配合更是彻底达到了等闲三阶的标准线之上!

    按理来说,没有动用丝毫法则力量的方元只靠这一下是不可能将两人捆起来并彻底禁锢住的。

    但却架不住方元身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出一种可怕至极的压迫感!同时那两道蓝白色带金边的光晕所过之处——仿佛连时空都被包括在内的“一切”尽皆被一种可怕的伟力泯灭成了虚无!

    法则的力量自然无效。

    只因为这就叫做“以力破法”!

    随后,真玄塔再一度出现,将两个被禁锢起来的正牌三阶强者收了进去。

    若是等闲情况下,方元绝对不会将这样两个三阶强者放在身边,哪怕是收进真玄塔也是一样,因为他觉得不保险。

    但现在……

    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