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运气也是一种实力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这个世界有穿越者的存在,但各种天地异宝出世这种事情如果量少的话还可以用巧合来解释——可眼下这是全集中起来了!看似只有古帝洞府、净莲妖火和玄黄炎这三样,但实际上这只是恰巧被火域赶上还直接得手、并且值得一提的而已。

    根据可靠情报,近几天整个斗气大陆到处都在闹腾!各种远古遗迹、各种天材地宝都在闹出世。

    “药尘,你以火域的名义联系空盟……不管他们回应与否,先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同时传令下去……火域,包括整个无尽火域,全面进入备战状态,等级最高。”

    火域同空盟之间的关系相对比较和谐——当然,这个所谓的和谐指的实际上就是互相之间没发生过交集,很是陌生;但这个世界的其他同层次势力与空盟之间多多少少都有着几分旧怨,比起他们而言火域同空盟之间那白纸一般的关系自然就显得和谐了。

    之所以要下达以上两则命令,是因为方元心中对眼下的这般情况有着两种猜测——其一,可能性比较小的,是空盟当中那些来自主世界的研究猿搞出了什么东西,从而影响到了整个世界……这不是不可能,有去其他世界的主世界科研流穿越者干过类似的事情,只不过那种发明与这个世界的穿越者研究方向不太相符,所以可能性比较小。

    这个世界的特殊之处在于空间方面,来此的穿越者针对的自然便是这个方面。

    至于说可能性大的……

    ‘如果真是这个世界本身的意志导致了这些异变的出现的话,麻烦就大了啊……’

    ————分割线————

    又是快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而当初因为各种出世的天材地宝、远古遗迹等等近乎变得沸腾起来的斗气大陆非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平静下来,反倒变得越发的喧嚣了——种种奇宝遗迹之流层出不穷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这些奇宝之流并非出世就完事,还有着种种的后续呢。

    弱者得了奇遇岂会不引人觊觎?而在这般环境下,弱者若是将奇遇消化完毕转化为自身的实力变成了强者,之后有几个会怂着不报仇的?再加上一个个原本隐世的强者也被这般动静都给炸了出来,斗气大陆之上能够平静得下去才是见鬼!

    当然,不可否认的,这一切的一切搅起的风云都只能算是一部分而已,在总体大局当中占据的比重最多不超过一半……

    至于剩下那一半,则是这斗气大陆之上一个新兴出世的超级势力掀起的。

    占据了整个斗气大陆近乎超过二分之一的地盘有木有?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这样一个超级势力突然出世,哪怕其本身什么都不做,但就如同一块巨石入水一般,其本身在如何平静也难免会抢占原本属于水的空间,自然便会激起波浪!相对应的,自然便引起了斗气大陆之上原本存在的各大超级势力的注意乃至警惕。

    没错,这是方元让无尽火域出世了,由暗转明——其实早就该这么做了,毕竟最开始藏在暗处的目的就只是避免招来魂族的打击而已,为了转移魂族的注意力还特别让萧炎建立了摆在明面上的火域,而魂族早在多年前便已经几乎是彻底销声匿迹了……

    只不过闷声发大财习惯了,按照那种节奏走下去的话似乎也不错的样子,方元也就懒得再自找麻烦,但如今情况有变,无尽火域不适合继续藏下去,需要明面上站出来扩大自身的影响力,以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某些大变故!

    虽然至今还没什么动静,但方元隐约之间却能够察觉到一种越来越近的压抑。

    而事实上他能有这种感觉并不是独一份,不是因为他多么特殊,甚至可以说正因为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在这方面才显得不太敏感——本世界出身的强者当中,只要是达到斗圣层次的都能够感受到那种压抑!

    而感觉最强烈的,无疑便是古元和烛坤这两个如今斗气大陆上最顶尖的巅峰斗圣了。

    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忘了魂族,或者说是选择性的忽略了销声匿迹已久的魂族……暗地里没有忘记刺探魂族方面的情报,试图弄明白这些年魂族都在干嘛,但明面上的冲突却会竭力避免,因为在如今这种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时刻,任何可能对自身有损的事情都要竭力避免,甚至就连方元都因为这个不得不推迟了与魂族开战的时间。

    他当然不在乎,但别人在乎,原本的计划是联合众多实力一起推平魂族,但如今却是只能靠自己了……无尽火域如今在高阶斗圣的层面依旧有所欠缺,他有把握干掉魂天帝,但却依旧没有留下魂族全部强者的把握。

    这还是有无尽火域方面众多强者可以帮闲、彻底压制住魂族方面高阶斗圣之下的所有强者,甚至连高阶斗圣都能压制住一两个的前提下,否则的话魂族方面底牌尽出,由魂天帝这个巅峰斗圣牵头布出大阵,方元也会觉得很棘手。

    非常棘手。

    所以只能继续发展。

    方元本来不是认死理的那种人,但如今到了这个时候他偏偏就有点不信邪了……不信灭不掉魂族!最好在那很可能到来的剧变到来之前出点什么事儿打破这个僵局,最好正在古帝洞府党中闭关的萧炎能够早日归来……

    这就是方元心中的想法。

    方元觉得原著中的他以七星斗圣的实力接受陀舍古帝传承成就斗帝用了两三年的功夫,如今的他虽然只是一星斗圣,但自己将一大堆异火都留在了那里给她作为助力用,耗时应该反而比原著中的短才对,就算是不比原著中的耗时短也应该相差不多。

    也就是说自己最多也就再等个两三年?这点时间还是等得起的——当时方元这么觉得然后——嗯……反正异火都到手了,二十二种凑齐了,先来开挂把火之法则的进度推到与空间法则一致的半三层次再说。

    所以说之前快一年的时间方元一直都在忙这个来着。

    本来方元吞噬异火就从来不怕遇到危险什么的,而如今他已经舍弃了焚诀,利用可以说是兼并了焚诀功能的自家金手指指引之树来对异火当中包含的法则进行解析归纳,自然是更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反正方元对指引之树时非常信任的,毕竟多次亲眼目睹、亲身经历过那玩意的凶残。

    再说不信也没啥用。

    只是等将火之法则推演到与空间法则同一个程度之后,跟着方元就又无聊了。

    接下来要干嘛呢?往古帝洞府那边溜达了一圈,发现萧炎距离成帝还差了挺远的距离呢,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时间如果不找点东西解闷的话他就无事可做了。

    方元表示自己是挺喜欢悠闲的生活的,但悠闲和无聊待在某个地方发霉从来就不是一个概念啊?怎么办?

    ‘算了,我自己去魂族那边溜达一圈儿吧……不动手,刺探一下情报总是好的。’

    这些年斗气大陆的诸多顶尖势力从未放松过对魂族情报的刺探行动,但由于远古种族如今除了一个萧族之外都有自己的空间世界,基本上可以说这就从根本上杜绝了八成以上的间谍行为——不好往里混!

    而魂族虽然销声匿迹,却不是全族死绝了,对自家的防护非但没有放松半点,反倒是提高了无数个警戒等级一般,众多顶尖势力派出的各种级别的探子死了一批又一批,其中甚至包括一些斗圣——只是星级不高而已——就更别提斗尊、斗宗之流的了。

    却始终都是没能得到哪怕一丁点有用的东西。

    久而久之,别人家怎么回事儿方元表示不知道,反正无尽火域方面是单方面暂时放弃了那种行为,只留下了一小部分探子,却也只是在外围盯个梢之类的。

    的确,无尽火域方面如今势大气粗,强者多如牛毛一般,别说几个斗宗、斗尊之流,便是几个斗圣也损失得起!完全无伤大雅,因为经过了几年的积累,火域方面的斗尊巅峰强者数量达到了一定程度,在“天演”这件神器帮忙开挂的前提下,终于开始进入了一个突破的井喷期……

    低阶斗圣开始大规模涌现了!

    虽然绝大部分都只是突破之后终生无望更进一步的那种,但斗圣就是斗圣,哪怕是初级的、一星的,甚至刚刚突破不如星级乃至只是单纯地半圣——成百上千的拿出去也足以吓死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势力!

    当然,其中并不包括空盟这个特殊而超然的势力,话说当年方元让药尘发函去空盟问话,那边的反应真心显得无比的后知后觉……不过那倒也让方元肯定了心中的一些猜测,空盟的嫌疑被排除掉了大半。

    然后也就没空盟什么事儿了,人家有心的话将来遇事自然会参与进来,没心思的话无论如何也没啥大用,因为那是与方元差不多的存在,随时可以离开这个世界的!

    总而言之,现在想要魂族方面的详实情报的话,方元估计起码得由高阶斗圣亲自出去当探子才有可能取得,而且像是七八星层次的斗圣还很可能遭遇危险——毕竟魂族方面也不缺这个层次的斗圣,那更是在人家的地盘,更别提还有个巅峰斗圣层次的魂天帝坐镇!

    所以,想要真正靠谱的方法的话,就只有让巅峰斗圣亲自出手了。

    但巅峰斗圣加起来总共才几个?如今算上新出来的烛坤,再算上本身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修行的也并非斗气体系的方元,七拉八扯之下也才四个而已……偏偏古元和烛坤都有自己的牵挂,方元也不是那种喜欢磨叽的人,于是他无聊之下决定亲自出手。

    想一出是一出的方元当即便决定动身前往魂界,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又想起了一茬儿来——

    ‘对了,魂界在哪来着?’

    ————分割线————

    如果是刚来这个世界根基不稳——准确的说应该是没什么根基可言的那个方元的话,分割线之前提到的那个问题真的是个问题,想问都没处去问,因为知道的基本都是大高手,大高手哪那么容易找?

    但现在嘛,根基稳得不能再稳的方元显然不可能再被这点小事儿难住,偌大一个无尽火域,加上与古族之间的关系,要是连一直被自家暗地里作为终极目标的魂族老巢在哪都搞不清楚,那也干脆别混了,回家做个变性手术奶孩子去吧。

    于是方元找了情报之后便不急不缓的往魂界所在的方向去了。

    现在姑且不提正在往魂界的方向出溜的方元,将视角转移到黑角域迦南学院之下岩浆世界底部由陀舍古帝开辟的空间当中的古帝洞府当中——这段话好长——精神视角。

    无边无际的一片绚烂火海当中,陀舍古帝遗留而下的精神残念正与萧炎在这里显化而出的精神之体相对而立。

    “要我说,其实运气也是一种实力……你的运气很不错。”陀舍古帝突发感慨,如此对萧炎道。

    而萧炎则是静静地盘坐着,体内偶尔有一丝丝火苗涌出,却只是转瞬即逝,脸上一片平和安宁,闻言睁开双眼微笑着回应:“是啊,现在我也这么觉得。仔细想想,就如前辈你之前评价你自己,若非运气使然获得了焚诀的话,如今恐怕依旧浑浑噩噩,甚至可能以及被人炼化成了本命异火……我若非运气使然的话,如今最大的可能就是作为一个斗皇乃至斗王,安居在一片小地方作威作福吧。运气,既然是自己的,自然便是一份实力。”

    “说起来也是赶上了吧?”陀舍古帝又道,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神情:“虽然这只是一丝残念,但终究曾为斗帝,心中总是难免有些奇妙的直觉,我这传承应该在过些年之后才出世的,现在却是……不过也罢,都无所谓了,想来你现在也做好准备了,接下来没有时间给你慢慢适应,记住——”

    “吾之传承,需心如磐石,一念尚存,便可不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