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你们知道什么叫炸逼吗?
    “你是说……不久之前莫名其妙的就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束缚之力开始逐渐变弱了?”

    在万丈石门之前那宽广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的广场上,四道渺小的身影商讨着什么,其中三人自然便是方元、萧炎和紫妍,而剩下的则是一个一身皇道气息、头发呈现紫金之色的中年男子,双眸则是金色,其中透出浓郁的威压,一身气息凌厉而霸道,但只要是在眼角余光扫到紫妍身上的时候,一切凌厉和霸道的感觉都会瞬间转为柔和……

    自然便是被陀舍古帝留下的手段坑在这里数千年之久的太虚古龙族老龙皇——烛坤。

    双方并未发生过什么冲突,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方元暂时不想打架,烛坤的实力已经足够引起他的兴趣了,但暂时而言打架什么的得往后放;正因为如此,他才直接带上了紫妍,否则的话以烛坤在这古帝陵墓空间几千年来都快被憋疯了的尿性,都不用他费心思挑衅便会主动动手!

    不过既然有紫妍在,那么一切自然都要另算。

    双方交流的过程自然很顺利,在这地方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别人来打扰,面对烛坤这么个常驻此处空间的“本地人”,方元在双方大致熟悉了一下之后便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古帝洞府近期有什么异动?

    而得到的答案便正是本章开头的那一句话。

    原著中明明白白的写着,唯有凑齐八块陀舍古帝玉,方才能够将古帝洞府从这片空间当中召唤出去!方元本以为是出了些什么意外,没准儿又是来自主世界的穿越者们搞出了一些蝴蝶效应,而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除非有正牌三阶强者插手,否则的话烛坤没道理察觉不到。

    但烛坤却是告诉他说,就在不久之前——不能指望烛坤在这个暗无天日、不分昼夜的鬼地方呆了几千年之后还能有什么几天几时之类的时间观念——整个陵墓空间发生了一次不算轻微的震荡,在他无法踏足的石门内部也就是真正的古帝洞府当中,似乎开始有什么东西向外泄露,伴随着的则是他身上受到的束缚之力也开始逐渐减弱……

    要说其他有用的信息那是一点也没有。

    方元略微皱起了眉头——他突然有点想进去看看。

    这不是作死,只不过现在摆明了是其中出了点问题,就连原本被困在这里的烛坤都快要有能力自主脱困了,很可能他忘了闯一闯也不会出什么意外……不过还是要保险一点。

    “我们先退,你现在应该可以离开这片广场吧?”这句话当中,前半句是对紫妍和萧炎说的,后半句则是对烛坤问的,原著中的烛坤做不到离开这片广场,但如今束缚力减弱了却未必不能。

    果然,烛坤略带疑惑的点了点头:“束缚力虽然还在,但已经减弱了不少,如今我想要离开这片空间依旧不可能,但离开这片广场还是没问题的……不过你这是要……”

    “那就先退,我要……试探一下。”轻轻摆头示意几人退得越远越好,方元本身也同样向后退出了不短地距离,最后想了想还将在这一卷当中之前只出场了一次的真玄塔又给拎了出来。

    ‘安全第一……’毕竟接下来他要玩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大手笔、大场面。以他如今的修为,想要如在飘邈之旅世界那般随意催动真玄塔依旧不太现实,但勉强也能够运用一二了,至少不至于像上次那般只能将之放在原地让自己钻进去避难;而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其中可操作的余地也就大了起来。

    萧炎和紫妍对方元的信任度是很高的,相对应的,烛坤虽然没什么这方面的概念,但对紫妍他却是几乎无条件依从的,就像原著中因为紫妍一句话就毫不犹豫的对魂天帝全力出手,于是几人纷纷来到了方元后方很远的地方。

    烛坤虽然顺着紫妍,但对自身实力有自信的他本来也是不想退的这么远的,直到察觉到方元祭出的真玄塔当中隐含着的那恐怖波动方才算是服气……

    而这时,方元的身边已经浮现出了三枚蕴含着一种至阳至刚、无比狂暴气息的玉符来。

    “极阳?雷动……去!”基础五仙雷乃至于进阶的齑千雷等等都被方元忽视了,起手就是极阳?雷动这等大招!之所以这样,不是方元小题大做,而是因为他深知自己在做什么——他在试探一位在法则一道走到了堪称很高深层次的强者留下的手段!

    正因为他自身同样已经在法则一道走到了相对高深的层次,已经接近了真正的三阶,同时自身更是几乎探明了飘邈之旅世界修炼体系的终点所在……如此,他很清楚两种体系之间的差别。

    简单点说,飘邈之旅世界的修炼道路容易走,前期和中期都不涉及法则,乃至于后期都是以一种另类取巧的方式来参悟法则,难度自然较低——而相对应的,危险度很高,莫说途中有多么容易陨落,便是达到终点也难免彻底失去自我。

    法则之路则难走得多,前期不提,从中期开始就非常的考验悟性,但相对的安全性则很高,同时走在这条路上的强者手段很多、少有弱点,对比前者同等境界实力更强。

    那么也就是说,飘邈之旅世界当中的手段拿出来想要对付法则一道的手段的话,一旦后者涉及了法则层面就会被后者占据极大的优势!是极大的!想要赢的话,就只能以力破法……

    以力破法说着简单,想要实现的话谈何容易?所谓的“法”本身就是能够对“力”产生极大增幅的东西,尤其是达到了“法则”的层次之后!举个例子,方元表示曾经二阶巅峰未曾领悟法则的他要一招毁灭一座万丈高山需要认真点出手,而领悟了法则未曾突破半三也就是力量未曾质变的时候,以同等的消耗催动法则的力量他敢说自己能够爆星!

    前提是没有外力干扰,同时星球的大小要合适,本身性质不要太特殊。

    但这也非常夸张了不是么?

    所以,方元初到本世界之时以十位数的五仙雷炸个三四星的斗圣还得稍微取个巧、挑在人家不方便躲的时候,就是因为单纯地力显得有些笨拙,尤其是单纯的力被封印在玉符当中之后,更是平添了几分呆板。

    而现在要做的则是打个不能躲的玩意——方元要炸的是那座万丈石门,要考虑的自然就只是单纯地“力”是否足够强大了。

    陀舍古帝究竟处于什么水准?方元表示他曾经做过一些分析——斗破苍穹的后续大主宰当中,至少他当年没看到过有这个人物出场,而且也不需要考虑大后期的他,考虑一下当年留下陵墓的他是什么水准就够了——那么,斗帝大约相当于大主宰当中的地至尊,陀舍古帝是在世界规则之下被迫离开这个下位面之前留下的古帝洞府,就打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是地至尊大圆满好了——总之不可能是天至尊。

    也就是说终究没超过三阶初级的水准?方元是这么估算的,至于算法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以力破法的话,单纯地“力”不超过“法”的层次至少一个大档次还好意思说出口?

    对付一个正牌三阶初级巅峰存在留下的手段,哪怕似乎已经出了点问题,像是基础五仙雷五雷合一那种“伪?斗帝一击”也是没必要拿出来丢人现眼的,所以方元干脆就连升级版的齑千雷都省了,直接出极阳?雷动,而这也只是作为起手而已。

    而这三发极阳?雷动究竟都是什么水准呢?答案是那都是方元在达到神境之后自己做的,从“力”的角度来讲无一不是隐约触及三阶高级的层次!

    毫无疑问,他这次真的很认真。

    但……

    ‘还是小瞧了真正三阶层次的法则么……’达到半三层次的极限,已经隐约触摸到了更高层次、随时可以突破的方元本以为自己已经大概摸清了法则一道成就三阶之后的威能,但如今的事实却告诉他还差了点,而这一点不是等闲的一点,而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那个一点!

    方元自己估算中在单纯“力”的方面隐约触摸到“三阶高级”层次的三道极阳?雷动玉符合击,竟然只是引动了那万丈石门之上隐蕴着的一层火光略微闪动,而后变被彻底隔离在外。

    ‘嗯?不对……被隔离了,而不是被抹消了或者被无视了,那么也就是说或许这个层次的‘力’已经足够了,只是还不够集中而已?’方元心中突然又是一动。

    ‘也是,毕竟是爆炸式的打击……而且也没发现石门上有什么特别的反制手段,就连原本禁锢烛坤的手段都已经有了失效的征兆……’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不用担心太多了……来试试吧。’这一次尝试看似没有什么好结果,实际上却是让方元获得了相对比较关键的情报——比如这里十有**已经没什么其他的后手存留了。

    那么,之前心中还有的一些顾忌也就可以放下了。

    “嘿……”这时,方元突然想喊一声“我要装逼了”什么的,但想了想还是没喊,因为这地方不对劲儿这环境更不合适……

    身躯轻轻抖动几下,足足几千块神晶从虚无当中浮现而出,随后在方元本身的仙武元气虚空刻录勾动之下串联成了一个阵法,随后一枚冰蓝色晶莹剔透的印章同样从虚空当中浮现,嵌入阵法核心处瞬间便成了阵法的阵眼。

    ‘还好当初未雨绸缪找人帮忙创造了这么个专门用来聚能的阵法,否则的话以现在的修为还真就玩不转这件神器……’心中嘀咕着,本身却是开始显得有些无所事事了。

    但到了这一步之后也的确是不用他再多出什么力气了,只等神晶当中的能量向着神器当中汇聚的差不多之后以自身精神力或者说是神念推动神器发出一击轰向那石门就好了!

    片刻之后……

    “轰——”

    货真价实的惊天动地一声响,一点也不夸张!

    ————分割线————

    “握草……”略有些灰头土脸一般感觉的带着其余三人从真玄塔当中钻出来,方元左顾右盼一番之后方才放出精神力扫视一番,随后收回了自己的冰印神器。

    之前他千算万算,最后还是漏算了一着——这地方是哪?陀舍古帝留下的洞府。而陀舍古帝是什么出身?一朵异火修炼焚诀吞噬其他异火最终方才成就的斗帝!方元估计原著中的萧炎最后如果是空间、火两道都有所成就的强者的话,陀舍古帝就是单纯行于火之一道的强者!

    他留下的东西自然也是火性满满。

    可他拿得出手的那几件神器都是什么出身?说白了,都是极寒的玩意!

    若是单纯地科学侧物理层面冰火相遇或许还没什么,但这是神秘侧,而且是能量层面的冰火相遇,还是相对极致的冰与火相遇……

    这下乐子可大了!要不是方元及时反应过来、紧忙着将在场其余三人都拉近了真玄塔当中躲着的话,估计萧炎和紫妍都得挂在这!烛坤都至少重伤,还得是运气好的前提下,就连他如果只是顶着真玄塔的护持而不进入塔身当中的话,估计也得受一身不轻的伤势。

    而从真玄塔当中出来之后,看着已经几乎变成了废墟一般的万丈石门与到处是坑洼的广场,方元的嘴角不着痕迹的稍微勾了起来。

    ‘这罪不算白遭……’

    不过他紧跟着发现自己那枚冰印的一角似乎有那么点开裂的迹象……

    ‘卧槽什么鬼?!’

    可惜木已成舟,到了这时候方元哪怕想后悔也晚了,没处买后悔药去。

    ‘这尼玛……’如果不是猫脸上全是毛的话,任谁来都能发现这时方元的脸色一角彻底变黑了。

    ‘这究竟算是赚了还是亏了……不对,玛德这神器质量怎么这么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