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只是太过敏感么?(三合一)
    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方元和古元其实并不熟,至今也没见过几次面,此次更是第二次正式交谈;只是因为境况特殊,很多方面的条件都赶上了,这才使得二人能聊得投机,但本心当中都没忘了秉承“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原则,很多东西都很默契的一边不问,一边不答。

    毕竟不熟,而哪怕是熟人也未必就可信。古元身后一大家子牵挂,方元本身的身份在主世界那边也很尴尬,顾忌都不少。

    但哪怕是只说三分话,方元和古元二人之间依旧能够聊得很high,毕竟这俩人一个活得很长至少几千年,另一个活得短但经历相对极为丰富,谈资都多得很……最重要的是双方都能够从对方的话语当中汲取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这才是支撑二人聊下去的根本!

    ————分割线————

    古族,说到底也就是一支斗帝遗族罢了,类似家族,规模再如何庞大也有个极限在那里,而古界本身却是很大的……

    非常大。

    所以,实际上真正的古族之人只是居住在古界当中最好的地方“古圣山脉”当中而已,其他各个地方的都是些体内有着极为微薄的斗帝血脉的古族裔民,其实际上与普通人之间已经没有了本质上的差别,虽然偶有变异会导致血脉觉醒,但也无非就是变成天才而已,普通人当中还不是经常有天才出现?

    只不过在这古界当中,他们却是古族存在的基础,如此自然是受到古族极大的重视。

    当然,那都无所谓,反正此次受到邀请前来观礼的各个势力之人在进入古界之后都被直接接到了古圣山脉,更是受到了古族关于这方面的提醒,一群强者也不可能闲着无聊去找一群大部分连斗气修为都不具备的普通人的麻烦,尤其是在找了麻烦之后绝对会被古族反过来十倍百倍的找麻烦的前提之下……

    时间过得很快,哪怕方元、萧炎等一行人享受了特殊待遇,并没有如原著一般只提前一天进入古界,而是提前了好几天的时间,也依旧无法改变今天刚好是古族成人礼正式举行的日子这一事实。

    朝阳初升,当第一缕晨辉自天际倾洒而下时,这片古圣山脉几乎只是须臾之间便变得无比热闹了起来;天空之上有着一道道周身氤氲着强大气息的身影闪掠而过,各种充满着喜庆的锣鼓声也是在山脉上空响彻了起来。

    而在火域一行人的驻地,伴随着一声代表着房门开启的轻响,昨天很晚才回来、整夜都没怎么休息的萧炎也是穿着一身新换的整洁衣衫快步而出,略微一打量,看不出什么没休息好的迹象,这大概就是实力强横的好处了……目光在房前的空地上一扫,却是见到薰儿等人早已在此处,当下便是有些尴尬。

    似乎还是有点晚了,居然让女友先找上门来……

    不过作为网文界模范女友当中的翘楚,薰儿的贤惠是让无数人无比羡慕嫉妒恨的,此时显然不会让萧炎感到一丝一毫的难堪——

    “萧炎哥哥,休息好了?”

    微笑着迎了上来,深处玉手替萧炎将衣衫上的皱褶轻轻抚平,那般温柔模样若是被其他的古族族人看见的话,恐怕一个个的都要上来找萧炎拼命了……哪怕有这些年积累的名声和战绩摆在那里也不顶用!谁让他们都不是心甘情愿呢?这些年里,薰儿在他们面前一直都是呈现出淡雅出尘得如同女神一般的形象,他们可以接受女神名花有主,毕竟缓冲的时间足够,但亲眼见到女神这般如小媳妇一般的反差形象就实在是有点刺激了。

    这一幕自然有引来了周围的一片窃笑,其中笑得最欢的自然便是趴在房顶看热闹的方元。小两口儿感情好嘛,这里住的都是火域方面的人,又没有古族的,善意的——最多也就是包含一些感怀与羡慕——这样的笑萧炎和薰儿自然不会在意,都不用多厚的脸皮就能无视。

    “成人仪式快开始了吧?我们也动身吧。”对着薰儿请问一声,随后不见萧炎作势,身形便是轻轻腾起,开口之间洪亮的声音传开:“出发!”

    作为回应的,则是一道道同样略微升腾而起的气息,虽然并不张扬,但那种整齐划一的感觉同样震撼人心。

    一行浩浩荡荡,实力就没有低于斗尊层次的,赶路的速度自然有保障,纵然这古圣山脉本身面积不小,但一群人从出发到赶到成人仪式举办的那座广场也没用上几分钟的时间,就这还是众人并未真正展现速度的缘故……

    这座广场地理位置颇为特殊,乃是处于一大片明显不是古族等闲族人居住的宫殿群落环绕下,占地面积很是不小,最重要的是其周围有着一种无比古老、沧桑的神异气息缭绕,给人一种类似外界古圣城周围那护罩当中蕴含着的斗帝之力气息的感觉,却又很不一样,或许是更加内敛?总之侵略性没那么强。

    众人在广场之外缓缓落下,一方面是其中那种气息不简单,不适合直接飞进去,另一方面也是来到了古族的地盘便最好遵守人家的规矩,互相尊重嘛。

    “我们进去。”

    依旧与原著中不同,无论有没有薰儿同行,火域这一支队伍都是最受瞩目的——毕竟,这些年来无论是火域的名号还是火域之主萧炎的名号,都是实打实靠拳头打出来的!或许依旧有人质疑,但毫无悬念的已经获得了大部分人的认可——但认可是认可,却未必有多少人了解火域,此次乃是火域首次在公共社交场合正式亮相,很多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观察的机会。

    而对于懂行的人来说,这一看就能看出很多东西来——首先,火域这次来的人不简单,带队的便是萧炎这个火域之主!半圣巅峰,那距离真正的斗圣仅仅只差一线的气息并未稍加遮掩,反倒被萧炎以一种柔和的方式刻意的展现而出,有那识货的自然心下凛然。

    因为他们都知道萧炎曾有独自正面硬撼正牌斗圣不败的战绩,而据说那时的萧炎仅仅只是初入高级半圣的水准!

    也就是说,这已经相当于是一个真正的斗圣了!

    当然,萧炎的实力算不得震撼,虽说很强是没错,但在场的基本都调查过萧炎的生平什么的,又是一段时间过去,以他过往的修炼记录而言,达到高级半圣巅峰真不是特别出人预料。

    但在场之人却又的确都被隐隐震撼到了,不是因为萧炎,自然也不是因为低调得让人惊讶的方元,而是因为萧炎身后跟着的一群斗尊强者!萧炎不算,除了一个高级半圣和两个初级半圣之外,火域此行除了这四个总共有几十个斗尊,实力最强的在斗尊巅峰的水准,最弱的则有大约四五星斗尊的境界,这份力量本来算不得什么,至少在远古八族这般势力看来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说任何一个有斗圣存在的势力都能够凑出这么个阵容来!

    只要该斗圣认真起来发展自己手下的势力。

    但这些斗尊却基本上就能算是该势力的中流砥柱了,一个个的哪怕有斗圣在上面压着不敢太过分,心中也难免将自己当回事儿,不至于不服管,可桀骜不驯耍个性是免不了的。

    在场众多强大势力本以为火域也是如此,最多就是发展的相对极为庞大罢了,发展的快速根基却未必多么稳定。

    如今亲眼一见,他们却是赫然发现自己之前想错了,只因为火域一行人几十个斗尊行动气息方面整齐划一,几乎有军队一般的感觉!气度俨然,却又没那么死板,让人感觉每一个都不简单,至少不是水货……

    这就显底蕴了!

    同时很多人发现一行人是真的以萧炎为首,包括一个高级半圣两个初级半圣都是如此,萧炎身上气息圆融如意,虽然灼热却未显现出侵略性,没有刻意去压制任何人,但就是如此,身后一大群人的气息竟是都自动自觉的不去逾越,而是自甘在下……

    可想而知,此次之后,很多势力都将会收敛起针对火域之时的最后一丝小觑;同时,一些关于“火域实际上是药尘一手建立并发展起来、萧炎只是一个被推出来挡枪的傀儡”之类的流言都可以消止了。

    “走吧。”无视掉周围的那些目光,准确的说这些年来过得颇有波澜壮阔之感的萧炎早已经习惯了那种众所瞩目的感觉,虽说古族这里对她行注目礼的人都不简单,但他依旧可以淡定以对。

    至于说火域的众多斗尊为什么会有这般状态……老实说,这不是方元的功劳,至少不完全是方元的功劳,最多也就是能和他沾上点边儿罢了,只因为火域当中相当的一部分强者都是出身于无尽火域!

    只是装作散修来到中州并被招揽罢了,并非真正的野生强者。

    而无尽火域——那是什么地方?放在这个世界,那是个隐藏在暗处的超级大势力没错,但要是搁在方元上辈子的地球上的话,那就是个超级传销组织!方元上辈子听说过一个说法,或许夸张了点但却不无道理,很能说明一些东西——什么说法呢?那就是论洗脑论纪律,世界上排第一的是华夏军队,第二的就是华夏传销组织……

    所以咯。

    ————分割线————

    这座古老广场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尤其是在今日,更是古族举办成年仪式的场所,某些意义上就与方元上辈子华夏国庆节大阅兵之时的tam广场差不多,戒备的力量能少得了才是天大的怪事。

    此时,在这古老广场周围已经有着重重身着黑色甲胄的黑湮军战士列阵笔直而立,凌厉的目光如同鹰般锐利,不断的在周围来回扫动,而当他们在瞧见萧炎时,凌厉的目光明显的顿了顿,但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

    硬要说的话,会有这种情况出现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萧炎的实力——原著中的萧炎此时仅仅只是五星斗尊,但也已经足以震慑这些普通的黑湮军强者,遑论如今他如今半圣巅峰、冠绝当代的实力?别说古青阳出场就二星斗圣,那是之后的事情了,这时候的古青阳能有半圣的实力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可能性更大的,还是处于九转成圣乃至普通九星斗尊的境界。

    “嗯?”蓦地,萧炎身形略微一滞,转头看向了左前方,那里有着两个面色冷厉古板的灰袍老者正看向这边,眼神当中蕴含着一些不太好的味道,而见萧炎如此敏锐的直接看了过去,却是赶忙扭头避开了萧炎的视线。

    眉头略微一皱旋即松开,萧炎若无其事的和薰儿一起带队继续向前。

    不是他敏感,那个老者针对他的敌意他自认不会感觉错,而自打进入这古界以来,他还是首次感受到那般几乎没怎么遮掩的明显敌意——哪怕是前一天有古族的年轻一辈不甘心上门找茬,也是恭恭敬敬的摆出了切磋讨教的姿态,将敌意掩饰的很好,让他几乎感受不到,所以他也就不在意了。

    但仅仅只是八星斗尊左右的实力而已,他觉得完全用不着在意——这却不是他宽容,在外面的话有人敢如此他少不得要给个教训,反正他一个能打斗圣的巅峰半圣教训一个普通斗尊也就是随手挥一巴掌的区区小事,但这里毕竟是古族的地盘,最重要的是薰儿就在身边呢,好歹得给个面子不是?

    “萧炎哥哥,我古族当中如今对待你的态度究竟是怎么样的想必你也知道……大部分人都因为你的实力选择了支持我们两个的事情,但也还是有一些顽固的反对派……那两人乃是兄弟,一个叫做古谦,一个叫做古虚,实力都在八星斗尊水准,乃是族中的长老,虽然算不上那一派的领头人物,却也能算是代表性的了……当然,不足为虑,便是站在他们身后的古山,虽然有初级半圣的实力,却也还是不足为虑。”

    萧炎不想追究,薰儿却是不干,所以说这是个货真价实的好老婆——给萧炎解释了一部分,中间却还有半截话憋在心里没说。

    什么话?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见,这两人在将来的某个时间段里恐怕要倒霉了。

    “呵呵,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个妮子还是少说了些东西吧?如果只是我的实力到位的话,你族中就算同意了我们两个的事情也决计不会如此到位……”萧炎并未收到过关于薰儿究竟付出了多少的确切消息,但他却是能够猜出一些东西来,薰儿一心想着他,以他为天,他却做不到将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指的争抢的功劳不是么?

    此刻的广场周围已经有着不少身影入座,但萧炎和薰儿的脚步并未就此打住,而是对着广场中心的席位继续行去。那个区域算是特殊地带,距离古族成人仪式举行的所在最近,从某些角度来讲相当于贵宾席的性质,除了古族之人与古族特邀的人之外都不能进去……

    这是个实力至上的世界,古族针对哪方面进行特邀自然也是看实力的。

    在往昔,受到古族特邀的自然便只有那远古八族除去萧族之外的六族势力,但如今火域横空出世,自然也是受到了特邀的——其实从火域一众来人提前进入了古界这一点便能够看出一二来。

    在那特殊地域周围,驻守的依旧是黑湮军的军士,但不是那种普通的黑甲黑湮军军士,而是身着金色甲胄的,地位明显要高于一般的黑湮军军士,看原著的时候方元便对此感到有些好奇,此时自然不会错过弄明白的机会,便放出精神力大致查探了一番,而后赫然发现这些金甲军士竟然每一个都有至少斗尊层次的实力!

    要知道,黑甲黑湮军士一个个的也就是中高阶斗宗的水平罢了,如今的八大统领、四大都统也都只是斗尊的水准!方元见此自然小小的吓了一跳,不过随即便发现了不对,因为他隐约觉得那些金甲军士身上的气息都有些缺少活力……

    ‘原来如此……都是在当初潜力接近耗尽的时候便接受了类似灌顶的手段,如此强行将自身实力拔升一大截的存在……而代价便是彻底丧失继续进步的可能性。相比而言,黑甲黑湮军虽然实力稍弱,但却都是有着潜力的精英之辈,八大统领四大都统之流更是称得上前途远大之辈,哪怕是翎泉那种货色,未来也未尝没有巅峰斗尊的潜力,这便是差别所在了吧。’

    此时,众人已然到了指定的位置入座,不久之后一声古老的钟吟之声突然在这片天地间响而起,并浩浩荡荡的扩散而开,最终传遍了整个古圣山脉,乃至于整个古界当中到处都能够听到这钟鸣之声……

    隐约,飘渺,却又无处不在。

    但这只是前奏而已。

    “时辰到了,仪式,开始吧……”在那钟吟之声响彻之后,一个同样浩荡却又满蕴着平淡意境的声音跟着响起。但在场之人听闻这个声音之余却是难以找寻得到那声音的源头,仿佛其就是从虚无空间当中响起并传出的一般,唯一能够被人辨认出来的,便是那声音之中所蕴含的恐怖威压……

    那种仿佛源自灵魂深处一般的恐怖威压,来自于真正的斗圣层次强者!

    毫无疑问,随随便便就蹦出一个斗圣来,这才是真正属于古族这般超级势力的底蕴。

    而随着这一道话音落下,三名衣冠很是严谨的古族长老便是面色严肃的从不远处的席位上站起,然后进入了广场中央;此刻的那里,已经准备好了诸多的道具,古族的成人仪式是相当繁琐的,因为很重要——

    重要到什么地步呢?在古族当中,只有经历了成人仪式才能够算做是彻底的成年,否则的话哪怕老死也一样!只是成人仪式也有规格区分,不是每个人都有着享受这种规格的仪式的资格罢了,在经过仪式之后,这些年轻一辈方才能够真正的成为族中的核心——这也是为什么原著中的薰儿在成年之后方才能够以一己之力几乎压住了整个古族当中的反对声音,而在之前却是做不到——甚至所谓的婚事,也是得必须当完成了成人仪式后,方才能够进行。

    “嗯?”蓦然间,方元又是一声轻咦,抬头一看,然后一缕恍然之色从眼中掠过,随后身旁的空间稍微波动了一下,他的身影瞬间消失了。

    “怎么,有情况了?”下一瞬间,方元出现在了一个独立在古界之外的临时小空间当中,构造出这个临时小空间的是古元,之前也正是古元放出一丝气息引起他的注意然后传音请他进来的。

    前几天他和古元聊得挺愉快的,其间也顺便谈了一些类似如何联手坑人之类的事情,打算回头真正开始对魂族下手——说起来魂族这些年低调的连古族都有点心里没底了——但古元却是在这个时候又找来了,什么情况?

    事实证明却是方元太过敏感……简单地说就是想多了,古元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陪客而已,身为地主,他得把这方面的功夫做到位。

    就像外面的成人礼现场,古族出面的实力最强者也就是半圣而已!仅仅只有一个斗圣小小的出了一下场,还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这也算是一种默契了。

    这种场合终究只是古族的优秀年轻一辈举办成人礼而已,各大势力不会派斗圣层次的高人前来,古族的斗圣也不会出面——偏偏却碰上了方元这么个不太懂规矩的,偏偏他又没什么恶意,所以也就只能接待了。

    只是这样一来双方身份就不对等了,方元不在意这些,古元却得在乎,所以别的一切不变,他自己亲自出面来接待方元这么个前所未有的重量级客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