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官配CP之间的初次对面
    这是一个从各种角度上来看都非常有名的女人——从“读者”的角度上看来,她是斗破苍穹当中的两大正牌女主之一,从这个世界加玛帝国当中的人们眼中看来,她艳名远播——当然,相对于她的这份艳名,更被世人认可的却是她的实力于狠辣所共同造就的凶名……

    斗皇巅峰实力,美杜莎女王,此时就出现在了萧炎身前不远处,被萧炎一眼认出。

    萧炎之所以能够瞬间认出美杜莎女王的身份,是因为当初遇到冰皇海波东、试图将他收服的时候去沙漠力蛇人族的地盘找过“沙之曼陀罗”——以药尘的本身,本来自然是用不着非得用药来帮海波东解除封印的,只是为了展现手段罢了,顺便的也有带着萧炎多见见世面的想法,这才带着他一起走了一趟。

    那一次,萧炎曾远远地望见过美杜莎女王的身影,那种独特的气息让他这个如今还只能算是纯情小雏鸡的小男孩一时难以忘怀的,印象自然颇深。

    小男孩嘛,纵然萧炎心中已经有了薰儿的存在,但对大姐姐也难免会存在几分憧憬的……

    只是如今的他见到美杜莎女王出现却是没有半点惊喜的意思——上次见到美杜莎女王他不觉得有什么,原因是有药尘这个大高手带着,他虽然不知道药尘的确切实力,却能够肯定一点——斗皇在自家老师面前什么都不是,自然也就没什么压力。

    但现在……

    ‘妈蛋,别说我现在只是个九星大斗师,就算我已经突破成为斗灵了又能怎么样?’

    那可是巅峰斗皇!

    当然,这种念头也就是在心中一闪而逝罢了,萧炎是那种看似平和、实则热爱装逼,同时内心藏着几分狠劲儿的性格——最重要的是这个“狠”字他不单能够用来针对别人,更能用来针对自己!换言之,他属于那种只要不死、哪怕面对在恶劣的环境绝对不会放弃生的希望的那种角色——对于一个主角而言,这无疑是一种非常好的品质。

    他很蛋疼,蛋疼的原因是自己把自己带进沟里憋起来了——本打算找个偏僻的地方吞噬异火,于是就进入了一个山洞,而这山洞也不深,更不是在山体上两面通透的那种——美杜莎女王往前面一杵,直接就可以说是堵住了他的全部逃生路线!

    给他点时间的话,以如今的实力靠着强横的异火无疑能够轻松的烧出一条通道来——在异火面前石头算个卵蛋?但以目前的情况而言,美杜莎女王脑残了才会给他这个机会……

    ‘看来……要拼命了啊……’萧炎不觉得美杜莎女王这个时候、在这种环境下出现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纯粹的巧合,更别提他自己手里此时还捧着一朵异火呢,这玩意在他看来虽说对蛇人族这种普遍性属阴寒的种族没啥大用,但这种正宗的天地异宝却没人会拒绝——异火这东西谁都知道能够用来从炼药师手中换取极大的好处!

    ‘机会只有一次……’心念电转,萧炎结合着自己的情况,仔细的分析着自己目前的处境,再联想到自己纳戒之中那几件本以为这趟出来应该用不上的东西,最终这样的一个念头在他心中定型。

    手中一朵青莲地心火,纳戒当中两片仿佛树叶一般的精致“玉饰”以及一枚玉简……这便是全部的底牌了。

    借着手中利用已经被自己吞噬掉的异火之威时刻消耗大量斗气托着的异火遮掩,萧炎不动声色的已经将两片树叶一般的玉饰当中的一片从纳戒中取了出来,并有了将之捏碎的征兆——

    这一切,几乎都只是在几个瞬间当中发生的。

    如果此时面对的局面能够稍微好一些的话,萧炎说不定还会说几句话出来试图缓解一下气氛、给自己争取时间什么的,甚至有可能解除一些误会——如果有误会的话,但萧炎心中却很清楚,在这种几乎不能更恶劣的环境下开口说话的话,反而可能让自己失去最后一点先机——

    到时候,利用手中仅有的几张底牌临时拼凑出来的一套求生技恐怕就没机会用出来了!

    关于这个,方元无意中阐述过自己的观点,萧炎一直都觉得很正确——当面对极为恶劣的情况而自身又不是束手无策的时候,有什么底牌就都尽管第一时间往出扔吧,没准儿还能挣扎一下什么的,最不济也不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不过萧炎还是忽略了一些东西,就比如……以他如今的实力而言,在上述那般条件下想要瞒过巅峰斗皇搞些小动作不是不可能,但前提必须是这个斗皇没有一直紧紧地盯着他。

    有一点他没想错,美杜莎女王来的目的就是他手中的那朵异火,而他自身的实力人家完全就是不在意的——所以美杜莎女王从一出现开始一直都是盯着萧炎的手来着,如果萧炎手中的青莲地心火是全盛状态的完整异火的话,自然能够在这种情况下遮掩住他的小动作——但话说回来,完整状态的异火以萧炎如今的实力哪怕靠着自身的异火也无法直接去长时间接触,那是找死!

    所以,其实他换来的就仅仅只是附带着一部分真正异火威能的青莲地心火火种而已,他需要的也只是这个。

    自然,他的这些小动作也都已经被美杜莎女王看在了眼里,不过一向以脾气不好而出名——关于这一点,恐怕只有一部分是因为她本身的天性,以其美貌和种族身份的特殊,成长的过程中难免遇到很多腌臜事,一直好脾气的话未必能活到如今——的她却是没有做出什么含有负面情绪的表示。

    比如不屑?比如对萧炎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搞小动作的不耐烦?又或者对异火的贪婪什么的……

    统统没有。

    她是想要异火的,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她更清楚的是眼前这小子实力虽然很弱,弱到她一把就能捏死,但之后恐怕就该轮到自己被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