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即将变成脱缰野狗的剧情
    可惜,这场热闹方元终究没能看成,因为葛叶对自己够狠,铁了心的想要阻止纳兰嫣然和萧炎之间的冲突真正爆发——在老成持重者眼中,哪怕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也不是彻底没有挽回的余地,至少双方只是翻脸,而没有彻底成仇。

    于是发现自己动不了也不能说话的葛叶索性在自己体内做起了手脚,将自己搞成了斗气反噬的重伤状态,一口老血在压制他的凌影始料不及之下狂喷而出!

    一个六七星的斗皇一心针对一个大斗师的话,哪怕只是靠着暗中的气机锁定也能够做到让其什么都做不了——包括控制自己体内的斗气,尤其是凌影这种超级大势力出身的,但那也不是随便就能做到的,多少得稍微认真一下——很明显,他没有。

    这要归功于他没有真正领会自家小姐的真正意思,葛叶才得以成功做到这一步。但这也正常,毕竟里面包含着如此复杂的东西,薰儿只是仓促之间的暗中示意,凌影能够领悟到这个地步已经不容易了——而且老实说,葛叶做到这一步他也挺意外的。

    纳兰嫣然是个天才少女,最多也就是有点愣头青、不通人情世故——在代入萧炎视角的读者看来也就是没眼光的娇娇女罢了,却远远不是什么脑残……

    在以此种方法让自己解脱了的葛叶一再表示“陈年老伤复发、需要尽快赶回宗内治疗”的前提下,她心中虽然多有不甘,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和萧炎现在就见个高下乃至分出生死的想法,在萧炎同样略显惋惜一般、口中三句话不离“别忘了一年之约”的热情相送之下,带着云岚宗一行人显得有些灰头土脸一般、狼狈的离开了萧家。

    ‘这算什么?初代逼王完成了他的首秀?’方元则是在一边看这些一幕,心中百无聊赖的想着这些有的没的。

    ‘对了……看这样子,原著中的葛叶被薰儿一个眼神吓得屁滚尿流应该也是凌影暗中出手的吧?也只有这样才说得过去,区区云岚宗……宗主都未必知道远古八族这等存在,一个大斗师……呵呵。’

    至于萧炎嘛,装完了一圈圆满的逼,他也打算撤了;当然,这并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至少他需要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如今的实力。

    在他原本的打算之中,他是想在接下来成年仪式之前的一年里逐步的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宣称天赋回归同时有个老师看上他了什么的,这样更容易让人接受一些;不过眼下既然因为意外没了那等机会,他也就得换个理由了。

    可是换个什么理由呢?

    ‘玛德……干脆不换了!至于可信度什么的,我管他们信不信!’

    纠结了好一会儿之后,萧炎下了如此决心,然后开口表示自己之所以会变成废柴是因为老师看上了自己给自己的考验,前段日子成功通过了考验天赋也就回来了,只是这几年来也看透了很多东西,本打算再低调一阵子的等等……

    其实可信度还是有的,毕竟这个世界类似的事情多了——强者多古怪,这几乎就是常识,只是萧炎自己有些心虚才会那样觉得。

    只是他没想到,这样一番话却是引起了一些意外的后果——凌影,古薰儿的这个护卫被他搞得有些精神紧张了!薰儿如此关心萧炎,当初自然是让凌影出手检查过萧炎的身体状况的,可是并没什么结果。

    如今结合萧炎这番话的话,却让凌影想到——这岂不是说自家小姐附近这几年一直存在着实力远高于我的一个不稳定因素?赶紧呼叫族中支援!

    ————分割线————

    “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修炼这《焚诀》,借此转修功法的机会稳扎稳打的修炼一段时间,同时稳固自己体内的斗气……你自己应该也有感觉吧?体内的斗气虽然很精纯,而不像丹药吃多了那样虚浮而充满杂质,但进行一些精妙运转的时候总会隐隐有一种不太得心应手的感觉……这便是因为这些斗气来的太容易了!”

    装完了逼的萧炎重新回到了努力修炼的节奏当中,而此时的他正接受着来自药尘的教导——听的无疑是非常认真地,近三年的废柴岁月,使得他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明确的认识到了实力的重要性!药尘是他正式拜的师傅,教导他的都是好话,岂可不听?尤其是这些真的都说到他心里去了!

    “但你也不用担心,归根结底,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是你这一身斗气来的太快,缺少沉淀而已……每个人修炼斗气都需要经历一个将吸收来的能量炼化或提纯为自身斗气的过程,你之前不过是没有能够将这个过程做到细致罢了。”

    “那……老师,我想要彻底掌握自己这一身斗气的话,需要多少时间?”听药尘这么一说,萧炎心头对自身前途那隐隐的担忧尽去,却又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忧虑涌上心头。

    他可没忘了,自己之前不久才和纳兰嫣然定下了一年之约!若是沉淀需要的时间太久耽误了自身急需提升实力的话,自己到时候岂不是要变成一个天大的笑话?

    药尘自然看破了他的心思,闻言便轻轻一笑:“呵呵……小子,你是想多了,也想歪了!你怎么不想想,我和那只猫事先会预料不到这种情况的出现么?不用这种方法,我也有把握让你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从斗之气三段提升到斗者境界,让你使用这种方法便是因为这是一条没什么隐患的捷径……而如果走捷径综合起来需要的时间比正常道路还长的话,那还叫什么捷径?最多也就一个月罢了!”

    “而如果你不介意吃一点苦头的话,我这里还有一种方法能够让你将这个时间缩短一半左右……”

    吃一点苦头便能够节省一半的时间?如果是未来与药尘相处久了的萧炎的话,听到这话或许会考虑一下,然后再貌似犹豫的将之应下;但如今的他嘛……

    “好!只要能节省时间,吃一点苦头算什么?”

    于是接下来萧炎就落到了方元的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