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初代逼王的首秀(下)
    ‘不愧是退婚废柴逆袭打脸流的初代逼王。’旁观的方元在心中暗自赞叹着:‘才十五岁,距离这个世界的成年标准都还有一年呢,装逼技巧就已经可以算是成熟了……这就是天赋么?’

    心情舒畅,看人现场装逼和看小说是不一样的。

    不过此时能有这般闲适心情的也就只有他一个而已——不算萧炎戒指里的药尘的话。

    笼罩整个萧家议事厅的气势并无多强,甚至都难以给在场之中最弱的人带来任何压迫感,也就是初级斗者的水准罢了,但却架不住散发出这股气势的人太让他们感到意外!

    萧炎!就在半天前,家族例行监测上他还只是斗之气三段!现在居然就成了斗者?

    “你……你没失去天赋,一直都是装的?!”分不清是谁问的这个问题,因为场中有好几个声音异口同声这么说,不过换来的也只有萧炎一声冷笑。

    “呵……若是如此,我现在又何止斗者境界?!”一句话,问的所有人哑口无言。是啊,以当年萧炎的那种天才程度,哪怕懈怠一些,三年也至少能成为九星斗者,稍微努力一点的话斗师都有几成把握,又怎么可能只是如今初入斗者的水准?

    当然,萧炎这句话其实只能算补刀,因为他们之前开口一说之后就有点后悔了,因为他们反应过来——萧炎怕木秀于林的烂事儿的话只要低调一点装平庸就好了,为什么要装废柴?最重要的是,当初那事儿闹的非常大,毕竟关乎萧家前途,所以上下都尽力了,给萧炎检查斗气的可不是什么测验魔石碑,而是货真价实的斗师、大斗师乃至请来的斗灵!

    萧炎那时如何做的了假?

    ‘难道……’种种揣测浮上心头,每个人心中都转动着自己的念头——人的脑补能力是很强的,如今显然不适合深究这件事,那么就该回归正题了。

    场中不少人都不由得开始讲略显古怪的目光转移到了云岚宗一行身上,不算方元和不知道是否关注此事的药尘之外的话,只有一明一暗两个人始终将注意力集中在萧炎身上——明处的,是一个捧着一本书、浑身气质出尘若仙的角色少女,斗破苍穹第一女主古薰儿;暗处的,则是古族派来护持着古薰儿的暗属性斗皇凌影。

    他们都对萧炎很感兴趣,各种角度上的。

    不过方元表示轮不到自己操心,古薰儿一颗芳心系在萧炎身上,断然不可能害他,至于说凌影,听命于古薰儿是一方面,就算他真打算对萧炎怎么样也得过了药尘那关才行……

    如今的药尘,灵魂之旅已经恢复到了几近巅峰,只差一具身躯而已,哪怕不附身萧炎借用身体也能轻松吊打七星之下的斗宗,凌影区区一个斗皇……呵呵。

    而相对应的,云岚宗的一行人脸色就不太好了,一些真正的后备手段也该启动了——实际上这一行人当中真正领头的并不是纳兰嫣然,因为她还太年轻,之前只不过是因为其年轻也可以作为一种资本,闹出了什么事情之后背后的人在平事的时候说一句年轻气盛、小孩子不懂事也就完事儿了。

    但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先是萧炎这个原本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中的废柴瞬间翻身,然后纳兰嫣然又不懂事的乱开地图炮直接激起了整个萧家同仇敌忾一般的情绪——若换在之前,纳兰嫣然说什么都无所谓,因为萧家人看萧炎也都不太顺眼,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萧炎确确实实是已经翻身了!

    于是很多事情瞬间就不一样了,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尤其是在这种实力至上的世界。

    可惜,到了这个时候,之前将一切都推到纳兰嫣然自己和背后的云岚宗身上的此行真正话事人——也就是葛叶,在终于想要站出来以某种方式了结此事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萧炎的果断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前他展现出的实力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而就在场中之人呆滞的时候,他却已经放弃了之前那般息事宁人的想法,趁着那一会儿走到桌旁就着现成的笔墨纸砚写了一纸休书!

    当葛叶反应过来想要接茬的时候,萧炎已经在休书最下方签完了自己的大名,正慢条斯理的往上按自己的手印。

    “纳兰嫣然是吧?”萧炎满脸都是让人忍不住心下惴惴的平静,只见他一抖手中写好的休书,口中的语气音调逐渐变得昂扬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来定下一个约定吧……如你所见,这是一纸休书,我萧炎休了你纳兰嫣然的休书——当然,暂时而言他还是不作数的。”

    “解除婚约的契书你们应该也带来只等我们签字画押了吧?没带也没关系,我给你们时间准备……一年!”

    “以一年为限,我们两个同岁,出生时间也差不多,否则当初也不会被指腹为婚,一年之后我们应该也都成年了,到时候我会上云岚宗找你讨教一番……若我输了,一切条件任凭你提,但若是我赢了……”

    “这一纸休书,还请你收下。我萧炎,可娶不起你这样的媳妇!”

    “砰”的一掌,萧炎将休书又拍回了自己身边的桌子上。

    “哦,对了,”仿佛才想起来一般:“为了避免你误会我将时间定在一年之后是心虚什么的,有件事还得事先声明一……如果你有兴趣的话,现在我也可以先陪你切磋一场。当然,你输了的话,这休书还是要请你收下——也不怕告诉你,我现在的实力是斗者二星,应该比你低一星。”

    纳兰嫣然毕竟年轻,被萧炎这么一激,自觉受了侮辱还没人压着,自然是瞬间就炸了!

    别冤枉葛叶,萧炎说了这么多话,语速也不快,他当然是有机会插话打断的,可惜这可怜的娃在终于要正式开口的时候却是被一股来自于暗处的恐怖气机瞬间锁定了!大斗师的实力在也只是支撑着他勉强没有直接被吓得倒下去,却也是因为那股气机的主人留情了。

    如此,他自然是没机会再开口的。

    也别冤枉方元和药尘,这事儿还真不是他们干的,虽然方元也打算琢磨着要不要暗中镇住葛叶、让萧炎继续装逼看能搞出什么样的好玩场面,但他还没下决定呢!

    真正动手的……

    方元在暗处看得很清楚,就在之前,古薰儿悄悄地对躲在暗处的凌影示意,然后凌影才用气机锁定了葛叶——也就是说真正的主谋和动手的在这呢。

    至于为什么……

    很奇怪么?

    薰儿的一颗心都系在萧炎身上,女娃娃可早熟得很,对自家心上人的婚约自然是看着很不顺眼的,这个时候双方之间闹得越大才越没有挽回的余地,如何能让葛叶进来搅混水?

    薰儿看得很透,他们来退婚的根本原因在于萧炎变成了废柴!可萧炎若是变回了天才的话,尤其是他的天才程度够高的话,云岚宗也不介意变通一下,借着纳兰嫣然的婚约拉拢于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