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开端
    萧炎的脸色有点微妙——猜猜他看到了什么?一只猫,怎么看怎么普通的猫,在他面前开口说话了。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毕竟斗破苍穹这本小说中没有明确提到过魔兽究竟达到几阶才会有说话的本事,我们只知道原著中出现的第一只会说话的魔兽是六阶的紫晶翼狮王,之上的基本就默认会说话了——所以就当萧炎也不在意这一点就好了。

    最重要的是萧炎发现这只猫是飘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要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家族后山的山壁上!身后是相对陡峭的岩壁,身前是空无一物的!

    斗气大陆常识,人类想飞?修炼到斗王级别、能凝聚出斗气之翼再说!飞行斗技这玩意甭管什么阶位的都是稀罕玩意,不算常识——魔兽的话倒是有一阶就会飞的,但那是天生的飞行魔兽!别说魔兽,只要是天生能飞的,普通野兽也行!

    而如果不是飞行种的魔兽的话,飞行的门槛和人类就是一样的……

    一对招摇的斗气之翼肯定是免不了的!

    但他现在看到了什么?一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没有翅膀甚至浑身上下一丝斗气波动都没有显现出来的猫,就那么飘着凌空虚踏在它面前?!

    这是什么级别?据说不靠斗气之翼凌空虚踏,那可是斗宗层次强者的招牌本领!

    难道眼前这只猫是那种七阶层次的恐怖魔兽?据说加玛帝国的最强者也只是相当于六阶魔兽的斗皇吧?

    一瞬间想到了不少东西,萧炎硬是愣在了那里,忘了回话,直到之前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

    “嘿嘿嘿!回神儿了!”

    萧炎浑身猛一激灵,却是听出了这句话当中含有的情绪比之前那句有着一些不同之处——之前那句里面含有着一丝浅淡的笑意,在这句里面,那丝笑意却是已经又变得淡了许多……继续发展下去是不是就该变成不满了?

    所以说那一激灵基本上就是吓的。

    没想着要逃生或者求救什么的,一方面在于人家暂时还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意,甚至连敌意都没法反而挺友好的,另一方面则在于之前的推断太可怕了……

    斗宗!什么概念?老实说萧炎表示自己不懂,但他知道那是个他暂时仰望都不够资格的境界!

    求救?家族里的最强者也就是大斗师罢了,而且还只有那么几个!

    逃生?别扯淡,就他如今三段斗之气的水准,就从这后山跑回家族的功夫,随便一个斗者都能轻松干掉他百八十回!斗宗……呵呵。

    “敢问前辈有何指教?”老老实实的摆出了恭敬的态度,也没整什么不卑不亢的——这是个实力至上的世界,近三年来一件件残酷的事情不断地告诉着他这一点,对此他自然也是深有感触的。萧炎表示自己并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应对魔兽族的强者,干脆就那其当做人类强者来对待好了,反正都是能轻松捏死自己的,恭敬一点才更安全——至少在人家表现出针对自己的恶意之前实在是没必要做任何可能惹火人家的事情。

    那只突然出现在萧炎面前的猫自然就是方元了。

    萧炎的这般反应并没有出乎方元的预料,事实上来到这里并于萧炎见面之前他就已经设想了很多种场景,并秉承着自己心中的某些恶趣味针对一些出现的可能性大的场景设定好了很多“有趣”的回答——当年看书的时候,心中实在是积累了太多的“灵感”呐……

    但在真正面对萧炎、并听到他那般不在他预料之外的回答的时候,方元心中原本满溢的那种种恶趣味却是犹如炎炎大日之下的冰雪般消融一空了,最终连一点曾经存在的痕迹都被彻底蒸干、没能留下丝毫。

    “唉……算了。”

    在萧炎看来,眼前这只随手就能捏死他的猫却是莫名其妙的叹了一口气,之前想说什么似乎因为某些原因没说出来,语气当中原本尚存一丝的笑意也是彻底变成了一种平淡。

    正当他心中为此而忐忑的时候,却又听到那个声音继续平淡道:

    “呵呵,不逗你了。我不是找你的……药尊者,还请现身一见。”

    于是萧炎心中的忐忑平复了,跟着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以他如今的层次与所处的环境,当然不会明白“尊者”是斗尊的专属称呼,更不会明白“药尊者”在斗气大陆上究竟代表着什么、有着多么巨大的名声——他只是觉得奇怪,找那个什么药尊者怎么和自己扯上关系了?

    总不会是眼前这位无聊之余撩拨一下自己这个小虾米吧?

    但接下来出现的一幕总算是让他有了种目瞪口呆的感觉……

    一道显得有些透明的苍老人影出现在了他身前不远处与那只猫相对,看上去仿佛鬼魅一般!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道鬼魅一般的苍老人影出现的方式——

    萧炎觉得自己一定是昨晚没睡好,否则的话怎么会觉得这道人影之前好像是从自己身上的某处飘出去的?

    可惜,他终究不是那种善于自欺欺人的人,为了求证这一点低头一看,直接便发现了那从自己三四岁、这一世的母亲去世时其便一直戴在右手上的漆黑古朴戒指此时的些许不同之处——那是母亲的遗物。

    此时,正有些微不起眼的毫光从那同样不起眼的戒指之上散发而出,但仿佛负负得正一般,不起眼的戒指在散发出不起眼的毫光之后却是衬托的自身有了一些不凡的气象……

    不过他没时间多想下去了,因为下一瞬间,一种又冷又热的难熬感觉加诸在了他的身上——那道大概是从戒指当中飘出去的苍老人影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朵森白色的火焰,那种无比寒冷却又极为灼热的矛盾感觉正式从那朵火焰当中传出!

    想要隐约间能够辨认出来,其散发而出的绝大部分威能都是冲着那只猫去的,剩下的一小部分余威也都被那鬼魅般的苍老人影掌控的极好,但仅仅只是表露而出的一丝余威都算不上的影响、便让他如此难受!

    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萧炎觉得哪怕是在变成废柴之后参加家族的修为检测大会时,那时间也没有这么难熬……

    好在那只猫似乎是发现了这一点、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直接帮他消弭了那种难熬的感受。

    但仅仅只是那一瞬间,之后他浑身也有些虚脱了!

    一只小虾米终究影响不了局面,所以场中两个强大而诡异的存在虽然都没有刻意针对他、甚至都稍微照顾了他一下,但相互之间的互动却是没有被耽误的。

    “药先生,还请先收了这骨灵冷火如何?在下此来可是专门想要寻你合作的……”方元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响起。

    但药尘却不可能像他这么轻松——他如今的状态可远远算不得好!只能强硬一点赌一把——赌对方看不出这一点。

    “异世来客?药某可想不出有什么能与你们合作的!”

    “药先生不要急……有些东西,暂时还不是这位小朋友应该接触的呢。”

    瞬间,心下刚刚觉得有些不对的萧炎只觉得一股迷蒙的困意袭上心头,想要抗拒却根本无能为力,只得顺应那种感觉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