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所以还是不留了
    小心眼是女人的天性,也是女人的特权,哪怕是强如元古上人天姑这种层次的存在,也是种摆脱不了——或者说也不会想着要去摆脱这种天性,只是身份、地位和实力等方面比她差的根本没资格让她展现出这种天性罢了。

    毕竟小心眼不是精神病,除非是遇到非常特殊的情况,否则再如何也不至于因为被一只蚂蚁冒犯了一下、就要想方设法的将那只蚂蚁找出来报复回去。

    ‘也就是说我还应该感到荣幸呗?’看似略微有些郁闷一般的方元摇了摇头,但实际上眼眸深处却是一点波澜也无——很明显,这只是一些流于表面的情绪而已,实际上方元并未真正的在意这点小事儿。

    因为那其实真的就只是一点小事儿而已——往大了说叫算计,本质上却就只是堂堂正正的挖了个小坑而已,最多也就只能让措手不及的方元稍微手忙脚乱一下,而天姑搞这么一个小阳谋的目的也无非就是如此罢了。

    毕竟不是要真正的撕破脸,只是想要发泄一下当初方元稍微落了一把她的面子的仇——事实上都未必算得上是仇恨。

    至于究竟是什么手段?说穿了,就是在贝冶丹鼎上留了个小小的后手——当方元出手针对贝冶丹鼎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这个小小的后手就会突然发动,贝冶丹鼎瞬间就会进入更加狂暴的对外抽取力量的模式。

    至于说如何辨认出动手针对贝冶丹鼎的是方元从而避免误伤?

    这其实并不需要多么高明的手段,只需要设定一个门槛就可以了——天姑将贝冶丹鼎借给了李强,目的就是让李强炼制七集丹,而方元摆明了也想要七集丹,抓住这一条,很多设计就很好布置了。

    元古上人天姑是精于推算的!虽然这个世界的推算法门比起某些世界那可以精准到离谱的预知未来、截取天机之类的法门而言几乎不值一提,但总归还是有些门道的。纵然推算不到方元这个异界来客的信息,却也是能够推算出李强的信息的!

    如此,再结合李强的性格,天姑还刻意没有给出对贝冶丹鼎特别详细的使用说明,李强会在炼丹的时候闹出什么事儿来可以说从一开始就不会出乎天姑的预料!而能够作为帮手的同样也就那么几个人,天姑身为贝冶丹鼎真正的主人,了解了这么多的信息之后岂能做不出针对性的布置?

    想让乾善庸等人扛不住太容易了,拿捏好那个度就行。而乾善庸等人扛不住了的话,方元可能不出手?笑话,还想不想要七集丹了?而想要的话就得出手帮忙!这一出手,比乾善庸等人更加强大许多的力量施展开来,贝冶丹鼎受了这股力道之后也就反应过来了,天姑留下的小手段也就被触发了……

    成功吓了方元一跳,虽说啥事儿没有,但在这个层次而言——方元自己倒是未必有那种心态,但如今在这个世界同样近乎无敌的他倒也能够理解几分——除了面子之外,也真的没有太多好争的了。

    就好像传说中洪荒世界的圣人们一般。

    最后,好在方元底子够厚,虽说被贝冶丹鼎之上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道小小的吓了一跳、有点手忙脚乱的感觉,但整体上却是无伤大雅的,更没有从罩住七颗珠盖的大网之上反应出一丝一毫的迹象。

    终于,一抹金色的光华从贝冶丹鼎里飞出,落地化作了两道身影,而方元见此也顺势直接撤回了神器。随着方元收力,七颗珠盖化成的七彩光球和丹鼎射出的彩光立即合在了一起,在一声轰然巨响当中,贝冶丹鼎封炉了。

    一边的乾善庸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之前没撑住可把他们吓得够呛,好在有方元在一边接手,但饶是如此,体会过那种感觉之后他们也有点放心不下——对方元实力的认知终究还是有那么点模糊,只是知道个大概,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手,却不知道究竟有多强。

    随后乾善庸转身看向李强,苦笑着开口问道:“李老弟,你怎么搞的?幸亏还有那位前辈在,否则的话……咦?你……你……你是……天真上人?”话未说完,乾善庸的脸色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总算认出和李强一起出来的那个人了。

    那是一个体型很胖的人,矮小的身材,细小的眼睛,极淡的眉毛,大大的酒糟鼻子几乎占据了小半个脸,圆圆的脸蛋上长着双层的下巴,头发稀稀拉拉的,标准的“其貌不扬”。

    但,就是这么一个长得不太好看、没有半点高手气势显露的角色,却正是本世界位居近乎最强序列古仙人名单当中的强者,其名为天真上人!

    这也是个老不着调,听到乾善庸的惊呼,只见他眨巴着小眼睛就向着乾善庸看了过去,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状似满心不解地问道:“你是谁啊?我怎么不记得你,奇怪,竟然还有人认识我,感动啊!”

    话说到最后,却又变成了感慨。

    乾善庸心中似乎有阴影一般,总之对实力强横的天真好像很了解,因而也无比的忌惮,闻言不禁有有点慌乱,赶忙弥补一样的说道:“也许是我认错了吧。”

    但天真本身就是个浑身充满无穷恶趣味的人,闻言岂会轻易放过他?

    “没有,你没有认错,我就是天真。”他的小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像是突然又开心了起来。

    黛南枫御在一边不禁感到好奇,因为暗恋乾善庸、而自身在恋爱方面又是正宗小白,因此为了引起乾善庸的注意她多年以来一直都在用一些比较幼稚的手段纠缠乾善庸,纠缠多了也就了解了,还从未见过乾善庸又这么怂的时候呢……于是她开口在一边问道:“乾大哥,他到底是谁啊?”

    当然,没忘了保持尊重,不为别的,只是她认为能让乾善庸感到惊慌的家伙一定不简单。

    乾善庸只能摇头苦笑,看得方元在一边直乐——不过正事儿要紧,所以还是别留着天真在这捣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