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那看来我得说声抱歉
    近段日子整个修真界不少地方都不太平静,尤其是像封缘星、神木星等几个地方——也就是有某主角出没的地方,更是热闹非凡。当然,作为引发这些热闹的源头,李强自己却并未对此感到有意思什么的也就是了……

    正相反,他对这些可是烦得很——他追求的一直都是大逍遥、大自在的那种个人幸福,捎带着让自己的亲朋好友也过得好,却总是有这些各种各样的麻烦找上门来,他还能高兴?

    可惜如今的他太弱了,很多事情都不会以他的个人意志而转移,尤其是在踏上了修神的道路之后,他就已经作为一颗非常好用的棋子、被本世界目前而言可谓最大的三只黑手——元木上人青帝、元古上人天姑和博聚上人三人组纳入了自己的棋盘当中,许多麻烦也就自然而然的找上门来了。

    比如前段日子被乾善庸等人忽悠着去古陨星见天姑,获得了天姑借出的贝冶丹鼎,可实际上天姑的意思却是要借李强之手炼制出七集丹来——李强目前还不知道。然后,去到神木星,却是又遭遇了号称战斗疯子的罗天上仙尺勿语,一言不合之下和他打了一场,如原著中一般——只是结果同原著有所不同,原著中的李强同时期只是五擎天的修神境界,如今却已经是六幽天!

    仗着综合而言已经不逊于普通罗天上仙太多的深厚功力、神奕力的独特优势,再加上一件神器的强大辅助力量,李强成功的让原著中轻松虐了自己一顿的尺勿语吃了个大亏……只不过罗天上仙终究是罗天上仙,那份经验就不是李强能比的,尺勿语虽说吃了大亏,可李强的结果却也与原著当中没什么两样,同样吃了不小的亏,只是对比原著中单方面被教训了一顿的结果,这次两败俱伤倒也能算是解气了。

    侯霹净这个李强认下的大哥在拼命帮忙的时候被尺勿语教训了一顿,险些散功,好在这时的李强早已经能算是手段高超,强行将他的伤势和修为一起禁锢了起来,打算拖住去找疗伤的方法。

    然后便再度启程开始前往封缘星,沿途却又遇上了因为特殊情况落入散功边缘、故而虎落平阳被犬欺遭遇鑫波角三个“波御圣使”追杀的轩龙,将之救下之后方才回到了封缘星……够不够波澜起伏?

    当然,提到那三个所谓的波御圣使,在这里就真的不知道该说他们运气好还是点子背了;原著中的李强在这时仅仅只有五擎天的修神境界,单纯论起功力的话可能与他们单个相当或者还要差一点,就算是有神奕力的独特优势在也还在经验手段方面差了一些,三个波御圣使身上的修炼体系又比较独特,哪怕仗着神器的威能,那个李强也最多就能够击败、逼退他们,想要留人却是不太现实的,再加上顾忌着身边侯霹净和轩龙两个重伤号,便选择了直接跑路。

    而这次李强依旧因为身边的重伤号选择了直接跑路,但要论起实力的话,却是又完虐三个波御圣使的资本的!所以在临跑路的时候自然有些不是那么甘心,也就没有如原著一般,单纯地留下了一枚攻击性质的仙符作为“过河拆桥、阻断后敌”之用,而是靠着一门比较独特的禁制手法、封印了自身催动神器的一击留在那里,同时还撒下了整整一大把几十张封印了高阶雷法“齑千雷”的仙符在那里!

    如此,三个波御圣使逃过了被如今远胜于原著同期的李强直接干掉的命运,却又被李强下黑手留下的一大堆手段给直接炸了个半死,留下了性命也再不敢继续追杀下去。如此一来,他们倒是逃过了追杀到封缘星惹上乾善庸被干掉一次的命运——

    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世间万事就是这么奇妙,因果关系难以言说。

    不过李强终究是低估了自己——因为他缺少沉淀,遇上的对手要么太强要么太弱,很少能够找到合适的、能够用来衡量自己的标杆,同时进步还太快,这才导致对自身实力的认知不是特别清晰。所以,实际上他留下那些手段只是打算要让那三个波御圣使吃个大亏而已,却没想到居然就将他们重伤了不说,还让他们直接跑了都不敢继续追过来……

    这会儿李强还正在封缘星糊弄乾善庸呢。

    李强刚刚说了一声轩龙来了的消息,这边乾善庸马上就有点炸毛了,冷声问道:“他来干什么?”

    这边李强稍作解释,乾善庸也趁机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有点过于激动了,便很快的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回到了面无表情的状态,搞得李强心中不由得暗骂这家伙是头老狐狸。

    然后就听乾善庸说道:“波御圣使是什么货色我还是有些了解的……凭轩龙的实力,哪怕是七个齐上也未必就怕了,凭区区三个就像追杀他?老弟,你和我开玩笑呢吧?”

    一边的寂寞老仙天蚀也跟着插话:“罗天上仙在整个仙界都是有数儿的强者,有这个名号的仙人实力绝对毋庸置疑,除非遇上古仙人那个级数的强者,否则怎么可能会被人追打……”

    李强闻言心下却是暗喜,不怕乾善庸不信,就怕他没反应,看这样子他似乎还是挺把罗天上仙的名号放在心上的,这个壮丁有希望抓到……于是他又装模作样的苦笑道:“我遇到轩龙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散功的边缘,别说是三个,就是一个他也很难招架了。而且我敢保证,那三个家伙很快就会找到封缘星,到那时候……你怎么办?管还是不管?”

    乾善庸眼中精芒连闪:“笑话!鑫波角的人也就是在鑫波角威风罢了,到我这里来他们算什么?哼,他们要是敢到封缘星来捣乱,我灭了他们!”

    李强在一边正想鼓掌大笑一番,算是煽风点火顺数推舟把这事儿彻底定下来,拖乾善庸下水,不想这时场中却是又闪过了一道金光,有人瞬移到这。同时一个声音响起:“那看来我得说声抱歉,让你少了一个逞威风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