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一根画风不对的藤蔓
    《他化自在应身法》是一部很强大也很玄妙的法门,但层次还不够高——至少,由这部法门炼化而出的应身与本尊之间的联系没有强到能够跨越世界的阻隔而稳定存在。之前在空间通道附近的时候方元的应身能够感应到本尊那边并与之进行联系,但不在空间通道附近就不行了,所以现在自认为已经将这个世界的大体情况调查清楚了的他需要回到空间通道那边去,稳妥起见的话最好是重新回到另一边的世界,然后才好将这部分精神回归本尊,将经历什么的也都传回去。

    虽然如果直接自杀让部分精神凝化自己飞回去的话会更快一些,但这种元气无比稀薄的天地环境真就有点让人不舒服,所以方元很别扭的还是选择了控制着这具身体一起回去,权当满足一个半完美主义者的小小强迫症了……

    只不过他之前这一天跑的有点远,空间通道在近海区域,他不声不响的跑出几千公里都到内陆了……

    ‘算了,不用太急。’

    最重要的当然是之前疯的有点猛——之前本尊从另一个世界那边送来的天地元气虽然量很足,但原本也只是“不省着用也能支撑方元到把这个世界的情况搞清楚”而已,之前他嘚瑟的有点过分了……主要是在探查某些地方的时候和一些本土武装闹出了一些不愉快,嗯,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儿。

    体内剩下的元气还是足够干不少事情的,只是不够支撑方元全程飞回去而已。

    ————分割线————

    ‘窝草这是什么情况?!’眼角稍微抽搐,方元觉得自己最近这段日子失态的次数似乎有点多,曾经“淡定帝”的绰号应该换了。

    可这次真的不怪他,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在一座二线城市的市郊地区会遇到这种玩意?

    视角转换拉升,地面上一只豹猫浑身散发着一种“纠结”的气息的站在一片杂草附近,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如果忽略掉他身边那几截还在微微抽搐、扭动的“藤蔓”以及地上那点点散发着极其浓郁草木青香的绿色液体的话。

    按照方元的打算,哪怕体内的元气并不足以支撑自身直接飞回去又如何?这具肉身本身可也是被强化到了上三品的水准——哪怕速成的有点虚,但最初始的中三品却是实打实的,在地上跑回去也算不得什么事儿,慢也慢不到哪去。

    可是,就在他走到这里、路过这一片看似普通的杂草附近的时候,那草丛当中却是突然窜出了这样的一根藤蔓,当时可是吓了他一跳来着,还以为自己遇上了触手怪呢。虽然他并不是魔法少女,但也只是不在乎qb的威胁而已,触手怪什么的……

    还是很有碍观瞻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不是处于末法时代么?不是低端科学侧世界么?捕食性植物什么的方元倒是可以理解,可是如果这类存在出现在一座开发的已经非常到位的二线城市郊区的话,这画风可就有点不对了啊!

    方元注意了一下四周,附近不算太远的地方就有民房的痕迹,这地方可算不得鸟不拉屎的那种!别看之前方元只是随随便便就将那条藤蔓弄断成了几截,他可没有忘了自己是什么水准的实力!那根藤蔓看似不甚起眼,比成人小手指还要细上那么几圈,但强度却堪比那种比拇指粗几分的粗麻绳了!再加上那种突然扑出来的攻击模式以及周围这种看似无比安逸的环境,换个没防备的普通人来——哪怕是军队精英恐怕也妥妥的没跑!除非随身带着利器,还得是精品才行。

    于是问题来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个例?还是……

    好奇心满载的方元谨慎的缓缓走到了那片杂草的边缘部位,没有再继续向前,而是果断的抬爪一挥,一道淡淡的波纹气浪扩散而出,仿佛一柄利刃一般瞬间将这一从杂草齐根斩断,顺带着还将斩下的茎叶带飞,然后方元顺利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虽然边上有不少杂草掩映,但那正在缓缓流出散发着浓郁草木青香的绿色汁液的绿色藤蔓根部还是很显眼。

    ‘嗯?’也许是之前那一丛杂草过于杂乱,导致方元没能注意到,现在整片杂草丛都被方元齐根斩断,一片低矮的草根齐整无比,却是显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东西。

    就这么短短的一点时间,有几根杂草竟然就又长出了一点——虽然仅仅只有几毫米而已,却也瞒不过方元的眼睛,尤其是如今可才刚刚不到二十秒过去而已!这种生长速度……

    如果都这样的话,方元或许只是会感到奇怪,却也一时无从着手查起,但如今却摆明了只有几根草是这样,其中有什么奥秘只要和旁边的草对比一下大概就出来了。

    ‘那种藤蔓的汁液!’很顺利的,方元发现了其中的根本所在。那几颗草生长速度变得极快的奥秘,便在于它们都生长在之前方元斩断那藤蔓之时被藤蔓断口处落下的位置附近,或者干脆就生长在落点!

    ‘再做个试验。’保险起见,方元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便将之前被他斩落在地的那几截藤蔓之中的一截招了过来,来到不远处另一颗孤零零的普通野草旁边,元气微微运转将这届藤蔓挤烂压出汁液,分出一点滴在了野草的根部。

    紧跟着,方元有一次见到了一个快速生长的过程,于之前那几株被斩断的草如出一辙!

    ‘看来就是它没跑了。’眼中神光微微闪动,显得有些阴晴不定一般,些许沉吟之后方元又回到了那片杂草丛旁边,这次则是紧跟着一挥爪子,将元气混着精神力向地下一渗,然后将那根特殊的藤蔓整根的拔起,顺带着还带起了其附近的不少土壤——

    “啪——”轻微的一声气爆炸响,藤蔓上沾着的所有土壤均被精准无比的“吹”了下来,藤蔓本身则是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