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武道与君臣
    这个世界上仅仅只有一种修炼体系,那便是在方元口中所谓的“本我武道”。而那个名字却是方元,或者说是主世界的人给起的,并非这个世界的人的自称——就像如果世界上仅仅只有一个人的话,他是不会想到要给自己取一个叫做“名字”的代号一样的,没有其他的修炼体系存在,这个世界的人也不会想到要给最为兴盛的武道加一个前缀。

    因为没有需要,更没有必要。

    但此时,这既往以来一直存在着的、真理一般的观念却有了动摇的征兆——而且不是修为弱小者出现这种情况,而是整整七尊先天境存在一同出现了心志动摇的迹象!

    这大致上便是他们心中此时的想法了。

    事实上,他们作为位列这个世界的金字塔顶层的一群人,心中出现这种想法未必就是一件坏事,说到底好坏也不过是要看从哪个角度上去分析罢了。如果从宏观的角度看上去,他们心中出现这种想法对这个世界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世界在远古时期出现过一些奇奇怪怪的未知事件,比如异界入侵什么的,导致当时的人皇布下了影响极为深远的一个大局,只为了护持本世界的安全。

    而相对的,付出的代价便是这个世界的武道层次不断衰落,世界的等级明明摆在这里,偏偏其中的强者层次却普遍很低——其中原因很多,但世人的思想普遍受到禁锢性质的误导却无疑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漫长的岁月积累下来,也就形成了如今这般虽算不上死气沉沉、却也不甚活跃的氛围。

    其中,能够在这种环境下修成先天、位列世界顶尖的强者们,自身的才能自然毋庸置疑。这类人一直存在,而之所以一直没能对武道体系的进步起到作用,是因为他们一直缺少一种“怀疑”的精神——那是“进步”所不可或缺的。

    如今这一遭,却正是在他们的心头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与他们往日固有的积累产生碰撞,便会产生无比璀璨的火花!

    当然,那需要时间,是以后的事情。

    放在眼下的话,这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们身上的伤势本来就比天上的少女要重了许多,而先天真性这玩意又可以理解为是个人意志经过数次升华之后的产物——也就是说,心志动摇是会对实力产生影响的!而且这个影响还绝对不能算是小……

    七大先天一方本就存在的劣势顿时进一步扩大。

    而天上的少女也明显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未必能算是心狠手辣,给人更多的感觉倒像是不谙世事,在人情世故方面显得薄弱,说什么就是什么,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还没学会虚伪。之前已经放出了话来,说不想动手是真的,一旦动起手来也绝不容情!

    至少稍微犹豫了一下,是因为对七大先天所言的她“不是先天”这一点感到好奇,而此时摆明了这七人似乎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她便再没了停手的理由,霎时之间左手便是一挥,之前露出些许又被她自己拢了回去的锋芒这次终于全面爆发。

    同为先天境存在,哪怕只是初入,可少女有自己的机缘所在,也算不得真正的菜鸟先天,自然清楚这个境界当中的奥秘,更知晓其中的强大之处。故而,她非常明白一点,哪怕是有伤在身的先天境强者也不容小觑,更何况此时还是她在以一敌七!哪怕之前就占据了上风也是不行!

    故而,此时这一击同样不简单,仔细一看的话从少女左袖当中挥出的那道锋芒却是一柄色泽碧蓝如水一般闪耀的古剑所化,剑刃清清如秋水,飞射之间倏忽千里,所过之处瑞气蒸腾,丝丝龙形若隐若现——只看这威能被完全催发而出之后的卖相便知道,这竟是一件完全不逊于少女右手所持青色竹杖分毫的神兵!甚至论品质威能可能还要超出一二!

    “斩龙?敕!”一声清脆的断喝响彻方圆百里,总算彻底回过神来的七尊先天也终于目现苦涩之色。在这个时候,纠结再多也没什么用了——因为他们清楚,如果还不肯作出一些选择的话,除非出现一些可以被称为奇迹的意外,否则的话纵然抗下了这一击,等待他们的下场也只有一种——

    陨落。

    “也罢,说到底……是我等逾越了。”互相一个扫视,各自的视线都发生了一个简短的碰撞,随后七人一同做出了决定,浑身的气息不变,但给人看上去的气质却整体上显得又随和了许多,原本存在着的那种主观锐气消失了……

    而后,各自的身上均飞出了一枚颜色各不相同、但均为玉质的笏板——点点金光从中散发而出汇聚到一起,直接将天上少女这御剑一击当中的威能消融,随后却是又都汇聚到了神剑当中,使得神剑之上隐隐透出的锋芒更胜几筹,而后神剑飞回了少女手中。

    而后,七尊先天却是不等似乎有点懵的少女在做什么反应,集体一撩衣袍前摆对着天上少女的方向拜服了下去:“臣等,拜见殿下!”

    ————分割线————

    主君与臣下之间的关系模式可以有多种,可以是君王说一不二领导臣子,也可以是双方相对平等和谐合作,自然也可以是臣子一方强势拥权自重、奉天子以令不臣——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也无妨。

    七大先天这一脉乃是人皇当年留下天妖宫、先天盟之余,为自己真正的传承者暗中留下的后手,说白了也就是人皇传承者的家臣。只是情随事迁,当年人皇极度强势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如今传到这一代,七大先天却不觉得自己还有必要一定一切以人皇传承者马首是瞻——

    尤其是终于出现的人皇传承者还是一个嫩的可以的小丫头。

    由于当年人皇留下的一些后手,他们没指望玩黄袍加身、废君自立什么的,甚至就连将人皇传承者当成傀儡的念头都不敢真正去动——但在他们看来强势一些却是理所当然的,最不济也应该是那种相对平等的君臣和谐关系,人皇传承者尚不成熟,理应受他们辅佐……

    可惜,事实证明是他们想多了,将自己看的太重。而最终的结果……

    各自笏板当中的那一点金光,便是当年人皇留给他们的“选择”,也未尝不是他们的所谓“尊严”。现在,为了保命,被他们献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