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谁也料不到
    依旧是只知道字面上的意思——也就是所谓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如今的方元当然不清楚所谓的“半三”和“三阶”具体情况究竟如何、究竟有什么奥妙、具备何种神通,他所知的极限也就仅仅只在二阶巅峰罢了,再往上……

    只不过倒也没妨碍他知道这么个名字、称呼。

    而按照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的话——

    ‘三阶,应该是掌控法则的力量……半三大概也就是二阶巅峰更进一步,初步摸到三阶的门槛却又没有真正达到那个地步呗?也就是说,初步触摸到的领域?’

    嗯,稍微分析一下也是没什么问题的,但目前看来这就是极限了。

    灵机一动,方元突然又将自己的意识向着意识海当中的那棵“树”探去,想要尝试与之产生联系。说起来像是这种尝试方元曾经做过无数次,目的便是想要探究自家这鸡肋的金手指的真正用法,不过以往一直都是徒劳而已,那棵树面对他的试探就连半dian反应都没有,所以一直以来方元只能被动的享受一些那玩意主动提供的便利……

    比如当初那稚嫩的他在主世界做出一些无知而又作死的行为的时候,那棵树为他提供了一些便利——至于想要举出一些具体的例子的话,方元表示至今为止自己都有些摸不清这玩意究竟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帮过自己多少。

    当然,事实上方元同样清楚,说到底这玩意做过的就只有一件事而已,那就是从各个角度帮助方元遮掩、削弱自身存在的特殊性以及一些痕迹——若非早先便摸透了这一dian,并可以肯定这种来自于自身那鸡肋的金手指的遮掩足够给力的话,方元莫说在主世界的开拓者学院当中那般放肆了,便是靠近都不敢!

    说起二阶层次天位境的实力,在主世界很多地方都能够抖上一抖了,主世界人族高层近些年来毕竟是大力支持神秘侧的发展,但那所谓的“很多地方”当中绝对不包括整个人族才那么些的探索者学院!二阶层次的实力说弱的确不弱,但要说强……

    据说主宇宙人族最终一战吊打异族绝望之下组成的联军的时候,遨游境七级之下——大概也就是二阶高级之下的,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这指的当然是在异族方面。

    所以方元才一直保持低调来着,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曾经做过的很多事情如今方元想起来都在后怕,好在运气好或者说鸡肋金手指赋予的掩饰能力比较给力——所以说有时候无知真的是福……

    不知不觉间似乎有dian扯远了,反正方元在这时灵机一动有做了一次连接那棵树的尝试,而这次的结果嘛——又失败了。

    ‘咦?’不过与以往似乎又有了一些不同之处,总觉得那种“拒绝”似乎不是那么坚定了?准确的说的话倒是算不上“拒绝”,毕竟这棵树在方元看来是没有自我意识存在的,至少目前他还没有发现这方面的痕迹,一直以来所谓的拒绝、其中的过程也就好像是他自己主动的撞墙而已,普通人撞墙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徒劳无功,要么把墙撞塌,很明显后者方元莫说无心,纵是有心也是无力倒是真的。而前者……

    普通的一堵墙自然是没有主动拒绝人穿过的能力的,能够堵人也只是人家天生所具备的一种属性罢了。

    但此时,方元却隐约之间察觉到这堵“墙”似乎稍微变得薄了一些?又或者是上面多出了一些“裂纹”!

    这与他之前生出的两种猜测都是不符的——按照他之前的猜想,自己的试探要么依旧徒劳无功,之前那个声音与这棵树有关是一定的,但却并非关联到开启金手指的正确方式什么的;要么就是自家这一直鸡肋的终于开启了……

    而现在这样,半开不开么?是没有彻底激活?还是需要持续供能?

    感受着自己原本恢复的差不多,在那个声音响起之后又消失了一些的“心力”,自觉没什么大碍的方元径自退出了自家的意识海,然后又一度凝聚目光看向了那尊祭坛,这一次则是久久没有动作,也没有转移开目光的意思。

    终于,方元不再犹豫,稍稍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元气运转,紧跟着精神力调动起无穷的天地元气,再一度对着祭坛当中悍然灌注了进去!二次充能!

    同时方元心中自嘲:‘估计我这么干在这个世界也是开了先河了吧?先天盟那边不知道,但天妖宫这边……估计每一个触发这种机制的都不会有再一次触发的想法。’

    是的,像是方元这种行为,在这个世界半知半解、不明白其中真相的人看来,恐怕就是彻头彻尾的在犯贱,毕竟这人皇留下的手段明显不是用来赐予中招者机缘什么的,而是要留下一些方元暂时还不清楚的限制。

    可方元偏偏就是要开启第二次!

    不出方元所料,这尊祭坛之上果然没有留下什么不允许连续激活或者同一个存在不能激活两次之类的限制,毕竟立下这尊祭坛的那个所谓人皇恐怕也料不到世上还会有方元这样的奇葩。

    而方元其实也是没办法,哪怕不是第一次、已经有了准备,面对半三层次村在留下的手段他也是没有任何应对的方法,连及时反应都难,更别提反制什么的了,真当那种感觉好受不成?

    与是顺理成章的,方元有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意识海,依旧是被满天的金光封锁着。只不过这次方元轻车熟路,第一时间便来到了那棵树下——这也只是为了保险而已。紧跟着果断触动满天的金光,然后与前一次如出一辙的一幕便再度上演,依旧是一根树根从不知何处伸出,上面粘着一页金箔纸。

    方元没有试图去提问题,而是趁此机会又一度将意识向着那棵树连接了过去,而结果……

    ‘仔细看,这页金箔纸似乎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变得虚幻……虽然速度微不可察,但没道理的,据说能与法则产生牵扯的物件无一不是具备着的属性……再结合那种墙壁渐渐变得越来越浅的感觉……’

    ‘果然,哪怕我没动作这玩意也在逐渐被吸收,而这种状态下的吸收便被用来消除那层阻隔我和金手指联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