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数百年未出的新晋先天
    微风卷过。

    莫说此时的这里本就是盛夏时节,纵然是寒冬腊月最冷的时分,那种天然的寒冷对于武道修者而言也算不得什么,只需运转体内元气便可无视之——这说的还是下三品,事实上只要修为达到中三品的层次,便可自然而然的做到寒暑不侵,无需刻意运转体内元气,只要体内有那份修为境界在便好!

    然而,站在稷下学宫的废墟之前不远处,此时却是就连修为妥妥达到上三品后期——也就是一品层次的盖聂,心中也正有阵阵寒意源源不断的涌出,如坠冰窖一般。

    蓦然,队伍之中有人面色狂变,正是初见之时引起了方元的兴趣、但因为有dian忙加上心不在焉的没多认真,就给忘到了脑后去的项少龙——穿越嫌疑者。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稷下学宫本身有着多少力量存在他不清楚,但他却知道,稷下学宫的本质乃是象征着百家联盟!自己出身的墨家本身也是其中的一份子,由小见大,墨家有多强他心中还是有dian谱儿的。

    可稷下学宫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被灭了……而且还不是单纯地被血洗,而是连建筑本身都被拆成了一大片废墟!这种动静可能会小么?想要隐瞒的难度自然很大,可他们之前沿途收集信息居然硬是没有听到半dian风声……

    这说明什么?要么出手者的手段超乎他们的想象!要么,这就是发生在不久之前的事情,消息还没来得及传出去,而出手之人也未必就走远了——总而言之,呆在这里或许不会有危险,也可能会有危险,但肯定是对他们一dian好处也没有的!

    项少龙的话提醒了在场绝大部分人,包括陪着一行人一路来到此处的楚国皇子项少羽一行——路上似乎是遇到了不少事情,他的一群护卫已经出现了减员——以及一些生面孔,大概是途中加入进来的,原因未知。

    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推理,想要得出结论真的一dian也不难,在场没谁是傻的,之前只是一时之间受到太大的冲击罢了,此时有人提醒自然就都明白过来了。

    “不用白费力气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在场修为最高的盖聂却是如此开口了。此时他的身上突然多出了一种萧索的气息,眼中原本内蕴着剑意森然的神光,此时也多了一种无奈的苦涩。在如此情况下,他突然出声阻止了在场众人撤离此处的举动。

    他这般作为自然有人不理解,盖聂无奈一叹,似乎有开口解释的意思,但现实却是根本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因为几乎是紧随着他的那一声叹息,一道存在感极强、几乎是刚一出现就自然而然的吸引了在场所有人注意力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前方不远处。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压迫性的强绝气息,卷动着一场骇人的风暴,瞬间将所有人笼罩进了一个特殊的力场当中。霎那之间,所有人都感觉到周围的天地变成了纯粹的黑白二色,失去了其他的所有色彩……

    不知何时,盖聂的手搭上了腰间渊虹剑的剑柄,作势似乎是要拔剑。但不知道为什么,紧跟着却又稍微松开了手,没有放下,只是脸上无奈的笑容当中苦涩的味道更浓。

    “……东皇太一。”

    来人赫然是当世阴阳家首领——东皇太一。

    如果方元在此的话,多半会将注意力集中在东皇太一此时的装扮上,然后对此发表意见,多半是会感慨两句什么的。当年他虽然没看动漫,但人设图什么的偶然之间倒是看到过一些,对于动漫中东皇太一那种装扮吐槽过无数次——

    看似逼格高大上,但对于方元这种在穿着打扮方面崇尚实用的人来讲,那纯粹就是在给自己找罪受,放到现实中真有人喜欢那种穿法?

    而眼前这个东皇太一却只是一身朴素的宽大黑袍,上面只有几道简单的花纹,同时在加上脸上带着半边面具罢了,一头长发随意的披散而下,衬托着一身本就不简单的气势,颇有种随性而神秘的感觉。

    “罪魁祸首……不是你们阴阳家吧?”但紧跟着一句话,盖聂却是问出了在场大多数人都感到非常意外的一个问题。此来途中经历过一些事情,各种线索都显示着想要加害他们的应该就是阴阳家没错了,但此时盖聂居然这么说?

    不过静下心来仔细一想,盖聂这么问却又没什么问题,只因为被所有人忽略,或者说是故意忽略的一件事情——他们从碧空海当中发现不对想要跑路的时候,遇到的除了那一群黑衣人之外……

    还有一群先天强者。

    明面上,先天强者可谓已然绝迹多年,甚至很多人根本都不知道先天境界的存在。在场基本上都是传承悠久之辈,倒是不至于不清楚先天境界的存在,但以前也从来没人见过,好奇之下自然是对此都有过一些猜测的——比如猜测哪些大宗门当中隐藏着先天强者什么的。

    但要说区区一个阴阳家,能有隐藏着的先天境前辈倒不是不可能,想要一下子拿出来一群先天境大能……

    “不错。”东皇太一非常痛快地承认了这一dian,似乎是对盖聂能够猜到这一dian非但不感到意外,反而感到有些欣慰一般,半边面具下显露出来的嘴角勾起一抹赞许的微笑,轻缓的dian了dian头。

    “你是鬼谷一脉的传人之一,如今虽然应该还在与同门争夺正统的阶段,但一些古老的典籍应该已经向你开放了……以鬼谷的传承岁月,除了这些,你应该还能够猜到一些东西吧?”

    “是啊……”盖聂继续苦笑,吐出两个字之后又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才又继续道:“不知从何时起,当年受人皇之托建立、并在他仙去之后留下守护世界的先天盟开始灭杀人皇后裔传承,能够卷到这种事情当中来,也不知道我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能够死在数百年未出的新晋先天强者手中,我盖聂倒也不该有什么怨言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