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墨家项少龙,医家扁素问
    方元觉得自己有必要磨练一下心性,最近怎么突然变得就有dian不是那么淡定了呢?

    不过其实也怨不得他,毕竟这两次穿越世界的经历当中都有些出乎预料的东西,而毕竟在这个世界也是初来乍到的,遇上一些乱七八糟的闹心事儿也算正常——

    可就是淡定不了!还他前世那些纯粹的作品剧情来啊啊啊啊啊!

    尤其是这一天,等方元窥破了炼气化神之秘、回到了镜湖之旁的庄子当中之后,历经波折总算是来到了目的地的盖聂等一行当中一人的身份又让方元有些凌乱了。

    说好的《秦时明月》呢?项少龙是什么鬼?

    ————分割线————

    嗯,没错,之前那一行共计二十人,因为盖聂出手及时,所以在狼群袭击之下并未出现减员的现象——在此可以真正确认了,那个上三品层次的剑客的确就是盖聂无误,虽然早都已经用盖聂这个名字来称呼人家了,但不妨碍现在真正确认一下。

    而再看一群人对待那个小孩子的态度,虽然都一直没有提到他的全名,但荆轲儿子的身份估计也没跑了——他爹应该是刚刺杀秦皇失败被干掉,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秦皇声望比起方元穿越前那个秦始皇如何,但在这个世界背景环境下肯定有看他不顺眼的。借着死掉的老爹的声望,他自然是受尊重的。

    另外,十六个侍卫就不提了,被护着的那个公子则名为“项少羽”,当代楚帝目前唯一的一个孙子——

    嗯,背景或许都不是那么对,但整体而言名字都还对得上,在旁边不动声色的听到这里的时候方元还是蛮欣慰的,直到他听到了剩下最后那个人的自我介绍之后才破了功。

    “在下项少龙,墨家弟子,师从禽滑厘先生,曾于稷下学宫进学之时听闻过前辈大名……”

    他们自然都是向着这处庄园当中最强的那个女性四品高手见礼与自我介绍,而项少龙这颇具拉关系意味的自我介绍听在当事人的耳中没什么,最多只是颇感欣慰与怀念的dian了dian头,并对项少龙生出许些好感——毕竟也是个优秀的后辈,实力不差还有先后都曾在百家圣地稷下学宫进修过的一份香火情分在,但也仅此而已了。

    只是另一边的方元却对“项少龙”这个名字有些敏感——墨家总共有过几个项少龙?这……

    野生穿越者?

    关于次元世界的野生穿越者什么的,主世界倒不是没有流传过这方面的信息,只是方元一直没有关注过,如今亲眼看到疑似野生穿越者兼主角的存在,心情还是有些微妙的,一时之间将赤果果的探究目光凝注在项少龙的身上,差dian没引起项少龙的注意!

    不过在这份新奇感过去之后,方元又想了想——项少龙身上似乎没什么值得挖掘的地方吧?在他现存的印象当中,似乎整部《寻秦记》当中值得重视的高手就一个曹秋道。至于纪嫣然琴清什么的,方元表示什么时候等自己变回人形了再来考虑好了。

    至于要说还有什么其他有价值的、能从项少龙发掘出来的东西?还是等闲确定了这货真是那个项少龙再说吧……

    ‘说起来这倒是不太难试探……就是不知道这群人的到来会不会给青儿那个小丫头的人生带来一些转折什么的。’

    自觉还没有摸透这个世界的具体情况的方元如今秉承着闷声发大财的原则,自然不会有什么举动,哪怕好奇项少龙究竟是不是那个穿越特种兵也是一样——自己的特殊身份是先天上就带有的一冲伪装,方元表示不到关键时刻或者不见到好处的话是没有必要暴露出自己的特殊之处的。

    至于之前引起项少龙的那一dian怀疑或者说好奇?那就更好解决了,卖萌什么的,早已经抛弃了节操的方元表示自己已经轻车熟路了。

    ————分割线————

    这处庄子的确是医家的地盘,而能够直接称为“医家高手”的每一个都是医武双全——否则的话要么就是单纯的医生,医家弟子,要么就是单纯地武人,医家护法——所以项少龙和与他投缘之下结为好友的项少羽才在接应到盖聂和荆轲之子之后,从秦国境内逃入碧空竹海便直奔此处而来,为的就是给盖聂治伤。

    可惜方元没找到那位传说中的“蓉姐姐”的踪迹,不过也不能确定端木蓉这个角色是不是用的其他名字,世界背景不同,导致人物姓名出现问题也是很有可能的对不对?又或者其他人物取代了她的位置——反正他觉得那个四品老太太有个徒弟,整天总是寒着一张脸跟哥面瘫似的有dian像,虽然她的名字似乎叫做扁素问……

    又是一个有dian耳熟的名字?反正她貌似是当代医家最出名的几位名医之一:扁鹊的女儿。

    有dian乱……

    ‘对了,话说青儿不会是取代了秦时明月当中那个月儿的身份吧……貌似那个月儿还是个公主来着?好像是被秦国统一之时灭掉的国家之一的皇室遗孤……难道青儿也有这种身份?’

    方元突然又开始脑洞大开,但这种猜测却不是凭空来的。这段日子他经常旁观那个四品老太太陪青儿玩耍同时寓教于乐的过程,总觉得其中的态度不怎么简单,不像单单只是对极其优秀的后辈怀有一种期许的心态而已,更包含着一种……

    是尊重?是怀念?是愧疚?

    最后,终于又觉得自己的脑筋有dian转不过弯来了的方元再度动用了“关我屁事”大.法,强行压下了这些纷乱的思绪,转身于无声无息之间又一度离开了庄子。

    倒不是他又决定要出去闯一闯了,毕竟这地方是马上要有热闹看的节奏,主要是今天想起了当初那只有精神病的白猴子,虽然知道过了这么久它的残尸八成都已经不见了,连骨头都未必能剩下——好歹是一品灵兽,各种角度上的浑身是宝——

    但他还是想要再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