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居然是我的锅?
    方元的心情突然变得有dian微妙。

    上辈子他基本上只看,极少看动漫,少数看过的几部也大都是些短番,再就是一些特别火的动漫在中间捡着看过那么几集——这其中偏偏不包括秦时明月,因为他觉得那部动漫画质感人,剧情嘛……

    从画质的角度上就没有看的**,具体情况也就更无所谓了,自然没有专门去了解过。

    但架不住这部动漫实在是太火了!火到跨界有木有?太多涉及到这部动漫的剧情了——所以有些东西他可以不知道,却由不得他不了解,尤其是其中一些角色的姓名以及一些具体的情况。

    重伤的超级剑客,拖油瓶一般的小孩子,偏偏这孩子的名字还叫做“天明”——方元确定自己没听错——而且他们前行的方向、目标还是一座建立在“镜湖”边的庄子……

    ‘那庄子里有叫端木蓉的没?’感觉自己有dian牙疼的方元开始回想,同时开始有dian反思自己之前的态度是不是有dian问题——他只寻思着自己现在是只猫,就没必要再去关注那些美女了,省的再给自己添堵,所以哪怕见到过那庄子里有几个质量非常高的美女也没有特别关注,如今却是有dian纠结自己是否真的撞上了《秦时明月》的剧情。

    综武世界,一切皆有可能!秦时明月也是能与武侠扯上关系的!

    方元这边走神,战场那边的战况依旧激烈,情况正在向着岌岌可危的方向发展。不过名为天明的小男孩可不管这些,因为年龄所限,他暂时还没有分辨战场局势的那份本事,只知道目前那群狼还威胁不到他们——

    “可是,大叔你的伤……”

    “把剑给我。”重伤的剑道高手直接打断了天明的话语,用不容拒绝的语气重复道,声音也提高了一些。然后似乎是为了强调什么一般,特地又补充了三个字:

    “渊虹剑。”

    “不!盖先生,您的伤势太重了,现在不能动手!再往前不远就是医家朋友的一处据dian,那里有高手坐镇,我之前已经发出了求援信号!虽然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妖兽不顾灵猿气息的威慑敢在这里围攻我们,但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会有医家的朋友来救援的!我们撑得住!”

    这次的声音大了些,于是还没等这边的天明再说什么,另一边正在浴血奋战的那个有五品修为的气息厚重的男子却是首先反应了过来,然后瞬间就急了,然后分心回首这般略带焦躁的喊道。而作为代价,他原本就只是在强过他的狼王爪下苦苦支撑,这一份心身上自然就又多了几道伤口……

    若非他的剑路走的就是厚重一道,在防守一道上有所建树的话这一下估计凶多吉少!

    而另一边的方元见状没什么反应,稍微品了一下这句话之后倒是一叹——得,不用寻思端木蓉了,也不用考虑之前自己待着那个地方是不是这个世界背景下魔改版本的“镜湖医庄”,反正自己应该是真的撞上秦时明月的剧情了……担架上那个重伤的上三品超级剑客九成九是盖聂!

    而考虑一下环境的话,这群人来的方向应该正好是碧空海旁三个国家之一的秦国方向吧?

    这次地上那个十有**名为盖聂的剑客没有回话,而只是以坚定地目光盯着身边的小男孩天明,过了一会儿见天明没反应才不得不继续开口解释,只是语气当中满含着无奈与一丝微不可察的苦涩:“他们坚持不到救援赶来……天明把剑给我,然后扶我起来。修养了这几天,虽然我的伤势没什么好转,但气力还是积蓄了一些的,足够我挥出一剑……放心,不会有事。”

    依旧在战圈之外远程窃听的方元瞬间有了捂脸的冲动,因为他是能够看出其中的底细来的。在“挥出一剑不会有事”这个说法当中,事实上剑客“盖先生”并未说谎,只是玩了个文字游戏而已——他的确是积蓄了一dian气力,也的确足够他挥出一剑,虽然相对于全盛时期的他而言很弱,但解决眼下的麻烦丝毫不成问题,之后他也的确不会有事儿。

    但那里面有个前提,必须得是他没有说这几句废话——尤其是最后那一句长的,相对于现在这个状态的他而言说话也是一件需要消耗气力的事情!

    现在的他再勉力挥出足以解决麻烦的一剑……结果真的就谁也说不准了,真能活下来只能算他命大!

    当断不断啊。

    这无疑是充分的说明了一个猪队友在关键时刻能够坑到什么地步……尤其是天明如今这十一二岁的年龄,标准的小学生年龄段吧?

    ‘不过……’跟着方元又想起了之前那个一身厚重气息的持剑男子说的话:‘他之前说什么这些妖狼不顾灵猿气息的威慑?’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方元的心情再度变得有些微妙,看向为狼群围攻的一群人的目光也显得稍微有那么dian尴尬的感觉,似乎还有着一丝同情。仔细分辨了一下之后,他察觉到了一股稍显隐晦的气息,不断地向外散发出一种近似于威慑的讯号——

    他之前没注意,此时注意到之后却是察觉到那股威慑气息当中一种熟悉的感觉,而再仔细的寻找一下这股气息的源头,发现是挂在剑路厚重的男子腰间的一块小竹板。

    准确的说,是竹板上的那个显得有些奇形怪状的手爪印!再仔细分辨的话,还能够看出那手爪印当中还嵌着几根白色的毛发。

    最重要的是,无论是手爪印还是爪印痕迹当中嵌着的几根白色毛发,都让方元觉得有dian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这种气息,这种样子的爪印加上白色的毛发……’

    ‘我勒个去,这不是那只有精神病的白猴子么?’

    之前没在意,如今回忆起来的话,方元之前干掉的那只白猴子可是有着相当于主世界一阶九级、也就是凡境九级的水准,放到这个世界来的话,差不多也得是一品左右的程度吧?明白了一品实力在这个世界究竟象征着什么,方元自然不会想不到那只猴子在这块地界上的身份。

    偌大碧空竹海,那货至少是这一片的老大!

    ‘也就是说,如今这帮人被这群狼围攻的局面,追根究底的话结果是我的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