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你在灵魂领域的造诣太浅(三千收藏加更)
    虽然不太乐意,但邓布利多闻言还是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这充分说明了实力的重要性——如果方元之前在交手的过程中没能以碾压的优势获得胜利,或者干脆被击败了只是能够勉强自保的话,这个时候邓布利多绝对会选择装没听到,先毁了伏地魔这件魂器再说其他。

    但事实是方元有实力,所以他说话很顶用,虽然交易看似对等,双方在相处的时候却自然而然的表现出了一些比较有内涵的东西,大概可以概括为心理上与地位是的优劣势之分?

    不过方元看得出来,他这样阻止邓布利多毁掉名义上已经归人家所有的伏地魔魂器,实际上是让他有些不满的,不能给出一个正当合适的理由的话,那么可以想象在接下来的交易过程中出现一些合情合理的意外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了。

    但方元的确是有正当理由的,因为他还需要手中现成的魂器作为追踪的工具,去寻找剩下的魂器——手头的伏地魔魂器越多,剩下的魂器就越好找,而这个理由邓布利多是绝对会接受的。

    前提是他能相信。

    “你的意思是由于魂器当中的魂片来源相同,根源一致,加上魂器本身的特殊性,使得它们之间一直都存在着一些微妙的联系?另外这种联系会随着放在一起的同源魂器数量的增加而增强,而你——能够看到这种联系的轨迹?”嘴上这么说着,语气就是正常的疑问,面色同样显得非常平静,但方元看得出来——邓布利多眼底那代表着“我不信”的光芒几乎懒得掩饰了。

    “怎么,你不信?”邓布利多会不信早在方元的预料当中,而方元说的的确是事实,所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邓布利多相信这一点:“没关系,我们摆事实讲道理,用事实说话比什么都强。我能得到这个日记本可以说是一个巧合,但凡事讲究一个再一再二不再三——一次两次是巧合,关于我现在除了这个日记本之外,已经又找到了另外三件魂器的下落这件事儿你怎么解释?巧合多了往往就是必然了,嗯?”

    同时,方元动念之间又将储物腕环当中的拉文克劳冠冕弄了出来,伸爪子弹出指甲在上面轻轻挠了挠又敲了敲,紧跟着又将这玩意往前一推,念动力拖着它飞向了邓布利多。

    “之前没太注意,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我也发现了整整四件魂器的下落……当然,除了这两件随便就能拿到的是现货,另外的两件都有些麻烦,我也就懒得入手,但可以带你去找。”

    没有理会方元说什么,邓布利多认真的将之前检查日记本的法术一个个的又施加到了冠冕之上,最后面色沉重地确认了这玩意也是一件魂器没错。

    见此,方元继续道:“怎么,还不信么?这样的话那我也没辙了,反正这玩意你要毁掉的话就等我将所有的魂器都入手之后再说,实在不行的话关于阿尼马格斯变形术的这部分资料你先拿回去,等我找齐了东西再换你说怎么样?另外说实话,你们在灵魂奥秘领域的造诣实在是……”

    “那就这样吧,话说到这个地步,我也没有不信的理由了不是么?”邓布利多突然开口打断,然后干脆利落的将日记本和冠冕一起都抛回给了方元:“如你所言,资料我会尽快准备好,希望你能够尽快找到所有的七件魂器。另外……你能够做到在不损毁器物本身的前提下毁灭其中的魂片么?”

    最后,邓布利多终于还是认可了方元的说法。至于最后一句却是他自觉有些突发奇想——因为他注意到方元说自己在灵魂奥秘的领域造诣太浅了……

    的确是这样,他承认这一点,但这不是巫师界的普遍现状么?不过听方元这么说,他突然觉得情况似乎有点不太对,难道这个人懂得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秘法?

    好吧,邓布利多至今不肯相信方元的本体就是一只猫,他始终觉得这是一个不肯显露真实身份的人类。关于这一点,如果被方元知道了的话想必会感到非常的欣慰,虽然邓布利多不相信的的确就是事实没错。

    只是他虽然这么问了,实际上却是没抱什么指望的,会真正问出口还是因为见到了拉文克劳的冠冕的——这玩意无论是本身的价值还是其身上所附带的纪念意义都高的出奇!要说毁了,狠狠心在其本身是一件魂器的前提下邓布利多也就下决心了,但在有希望的前提下他还是有些不舍的。

    于是方元成功的给了他一个惊喜,因为这点要求方元的确是办得到的:“你以为我之前所说的提供销毁服务是说假的?在这方面不过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罢了,你不会以为我认出这玩意是伏地魔的魂器靠的只是那日记本上写的名字吧?是单独抓出来还是直接灭杀,方式任选!如果真的只能毁掉的话,你觉得我之前又何苦在之前强调魂器本身价值极高的情况?”

    随意的捞过被邓布利多控制着飞来的两件魂器收起来,方元继续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双方也就算是初步的达成了一个信任理解与共识了,那么我就再付一点定金好了……顺便说说我找到这些玩意的过程吧,想听听么?”

    邓布利多自无不可,从之前的一些交流当中以及他独自发现的一些情况当中判断,这些魂器的下落或者魂器本身落到方元手中的过程大概蛮有意思——或者说包含着一些他感兴趣的东西,于是他点了点头。

    然后方元身前的空气继续震动,鼓荡出一道道声波继续化作声音传出:“最先入手的是那本日记,说起来也挺巧合的,这上面的负能量气息和奇特的灵魂波动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显眼了,我之前在霍格沃茨的情况你现在应该也了解一些了吧?加上这玩意在一个一年级的小姑娘手里,我就顺手弄过来了,权当做好事儿,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