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活了上千年的老不死就是不简单
    不过,巴罗并没有因为推测出了这个就放松下来,转而开始放肆什么的。

    一方面在于这还只是他自己的推测,另一方面——聪明人之所以是聪明人,从来就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智商高、想得多而已,更重要的地方还在于他们知进退!这个世界的武力层次不够高,所以像“力量决定一切”这种观念的影响力并不是多么巨大,但活得够久、看得够多的巴罗对此却是有着深刻理解的,他毕竟是当年斯莱特林的学徒。

    尤其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惹急了人家的话,人家也真就未必害怕惹麻烦!到时候死的可是自己……

    “……阁下……应该能够听懂我说的话吧?”试探性质的,选择好了称呼之后,巴罗打算尝试与方元交流一下。

    而对此,方元也没有装傻什么的拒绝交流,确切的说此时巴罗主动寻求交流是正中方元的下怀——既然自己暂时拿不准主意,那为什么不先搞清楚让自己纠结的巴罗的意思呢?反正主动权始终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于是方元也懒得再做什么掩饰,念动力震动空气发声,简简单单的回应了两个字:“可以。”

    少说少错,以不变应万变。至于开口说话的问题——连有干掉蛇怪的本事都被巴罗知道了,还在乎让他知道自己会说话这点小事儿?

    方元这种说话方式可谓相当的新奇,但现在的巴罗显然没心思将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发现眼前这只黑猫不是不能交流之后,他直接便将自己眼下最关心的一个问题问了出来:“您……能够放过巴西利斯克吗?哦,巴西利斯克就是这条蛇怪,它并没有主动做过什么恶事……”

    这一会儿的功夫,巴罗冷静下来的同时也发现了另一边的蛇怪还没死,估计是自己之前那一嗓子起到了一些作用的他自然不愿让自己老师的宠物真的死了,所以眼下便要尝试一下能否将之救下……至于他自己的安危问题,实际上先开口为蛇怪求情未尝不是一种技巧来着,自己终究只是个“误闯者”,如果眼前这只黑猫连蛇怪都能放过的话,剩下的就都好说了,自己会被干掉的可能性也就很小。

    而如果这只猫不肯放过蛇怪的话,以巴罗猜到的“这只黑猫不想惹太多麻烦”这一点,也很可能会随口透露一些不能放过的原因什么的,到时候自己也可以结合着这些原因有针对性的为自己寻找生机……

    所以说,活得够久的都不简单!

    不过最后一句话倒是有点画蛇添足的嫌疑,至少在方元看来是的,大概是因为巴罗长时间待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这种地方——无论如何,这个地方秩序至上,各届校长学生,至少绝大部分有影响力的都分属于守序善良、守序中立、中立善良这几个阵营,对于这些人而言,蛇怪没有主动做过什么恶事这一点当然能够作为影响判断的一个重要因素。

    但现在,巴罗却用这个理由来劝方元……

    方元的心中一片平静对此谈不上厌恶,但也没什么认同感。

    他早已经给自己定下了行事准则,在不违反自己的根本原则、底线的前提下,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向着目标前进,为了变回人类、穿越回故乡世界而努力。

    是的,他有自己的原则,但老实说,连他自己也承认,自己为自己定下的那道“底线”实在是算不得高,除了一些实在是让自己打心底不能认同的事情,其他的他都可以忍受,或者狠下心亲手去做。

    就连杀人——因为上辈子几十年养成的固有观念的缘故,或许在杀人这方面他会稍有纠结,但只要有人惹到他头上来他也不会犹豫,杀就杀了,就像当初在翻倒巷那次一样。如果有必要的话,他更不会介意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去干掉一些没有主动惹到自己的人……

    当然,在那之前,他会为了图个心安而去搜寻一下目标的取死之道,他敢肯定,在未来的岁月当中,能够被自己当做目标的人手上肯定不会特别干净,因为普通的劳苦大众基本上是不会在某些方面对自己的实现目标之路有所助益的。

    至于如果说真有例外的话……那就放弃呗。

    但以上说的都是对人,对待非人他可没这么多好纠结的……哪怕他自己现在也要被归类到非人的范畴当中去,但他心中对此一直是不认同的——他一直坚持着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身份,所以哪怕是当初在知道了主世界的异族在人族面前混的那么惨的时候,他心中也是自豪与骄傲多过恐惧与担忧……

    了不起夹尾巴躲着呗!他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新身份而生出过什么************的想法……是否有能力是一方面,有没有过那份心思却是一个基础的态度问题!

    另外,反正这些年会的也还不错,不是么?

    所以,巴罗说的蛇怪没有主动做过恶事什么的,方元根本就不在意,没做过恶事就没做过呗,上辈子老子为了嘴馋想吃蛇肉还杀过不少养殖蛇呢,那不更是一辈子没机会作恶的主儿?至于说眼前这条蛇怪有灵智什么的……方元表示抱歉,他坚信万物皆有灵,谁都是一样,没什么稀奇,生死各凭手段罢了。

    方元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思,所以他的眼神当中自然表露出了一些东西。而仓促之间要说巴罗全面通过方元的眼神读懂了他的心思的话那肯定是吹牛逼,哪怕不仓促、让他全面分析,恐怕也做不到那么牛逼——

    但起码的一点,巴罗从中看出了方元的那一份“不以为然”的心思。

    紧跟着他醒悟了自己之前的错误,并马上开始试图补救:“额……能告诉我您想要些什么吗?”

    方元略微一撩眼皮,心说这货的反应倒是不慢,然后稍微想了想之后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不涉及到太多东西,告诉这货也无所谓,于是又简简单单的回答了两个字。

    “知识。”

    “我可以让巴西利斯克配合您的研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