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想一出是一出的某喵盯上密室啦!
    方元一向是行动力很强的那种,轻易懒得动弹,可一旦下定决心要做些什么事情就会有些闲不住——尤其是在没有计划说要过段日子再去做的时候。

    好吧,其实这么说是在美化他,其实他就是个想一出是一出的货色……

    所以在几分钟之后的现在,方元已经离开了有求必应室,在霍格沃茨当中到处逛了起来。逛霍格沃茨当然不是主要目的,重点在于他已经将精神力发散了出去,用来寻找那些存在于某些墙壁当中的、可供蛇怪在里面爬行的管道。

    这很简单,不过在真正找到了管道的踪迹之后,方元反而放弃了这种办法——因为他发现自己又二了。霍格沃茨的占地面积就不再强调了,反正以如今方元受限状态下的精神力水准,全力全开也做不到笼罩整个霍格沃茨,甚至在这个世界连笼罩整个城堡进行扫描都不够。

    管道倒是好找得很,问题是怎么循着管道找到密室的具体地点?说真的,方元没有路痴属性,但面对那种比迷宫更迷宫的地方他真的是没辙,只能靠运气……而与其这样浪费时间,方元觉得自己不如去好好打听一下那个隐藏着密室入口的女厕所的信息了……

    记得那是个废弃的女厕所,而且里面有个挺花痴的女幽灵……应该算是挺出名的地方吧?而且不在被霍格沃茨本身隐藏起来的序列当中,至少应该有学生会知道。

    ‘哭泣的桃金娘……对,就是这个。’到处打听了一圈——当然是仗着精神力见谁催眠谁然后问话的那种打听,否则的话还真就不好办,不说人话很少有人会认真的去揣摩一只猫想要表达的意思,而说人话……

    方元表示自己怕吓到人。

    然后,只是换了几个人,方元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连带着他也想了起来——哭泣的桃金娘,呱噪,花痴,非常情绪化的一个很烦人的幽灵,据说是拉文克劳出身——另外,有某些非官方统计声称拉文克劳综合起来出过的怪人最多,桃金娘生前大概也在这个行列当中?

    顺便再说一句,无论是此时就在霍格沃茨当教授的吉德罗?洛哈特,还是虽然还没出现,但只是当初看小说就让方元至今依旧印象深刻的第五部主要反派多洛雷斯?乌姆里奇,都是拉文克劳出身,类似桃金娘这样的……还真就算不得什么。

    方元的运气还不错,无论是因为这个时候的桃金娘离开了她的“居住地”——这间厕所,还是正躲在她自己的“方元”——某个马桶里,反正没有出现在方元的面前,更没机会在方元面前哭号几嗓子什么的,然他感觉很欣慰,否则的话方元表示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试一试精神力或者念动力对这种特殊的幽灵起不起作用……

    都是可怜人,尤其是桃金娘这个当年枉死的,但方元可懒得管那些,至少在这个世界他有做事随心的资本,可以说是有实力任性——何况也只是让桃金娘吃点苦头而已,而且暂时还只是停留在想象的阶段。

    ‘密室的入口标记是什么来着……’方元表示到了关键时刻自己似乎又有点想不起来原著剧情的具体情况了。但其实也无所谓,确定了密室的入口就在这件厕所里之后就好办了——老规矩,精神力扫描!

    ‘在这里……机关是这个水龙头,原来标记是水龙头上的蛇纹浮雕么……’一会儿之后,找到了目标所在的方元缓缓颌首在心中暗道。

    然后……开机关?不,他直接进入了通往密室的通道!还是那句话,反正霍格沃茨的反幻影移形法术拿他没辙,为什么还要那么麻烦?更何况学习一门外语什么的就已经很麻烦了,方元表示自己母语是大汉语来着,如今能靠着念动力震动空气把英语玩的这么溜已经是靠着主世界逆天级科技开挂才有的成就——

    好歹英语也算是人类语言的范畴。

    可触发这道机关要靠的是什么来着?好像是蛇语?然后,让方元以一只猫的身份去学蛇语?这门外语“外”的有点那啥吧?

    反正方元表示自己省事儿了。

    这一次幻影移形方元没有挪移多远,只是将落点选在了被机关封住的“入口”处后面,而没有选择直接将自己送到通道最下方来一次直达——当然不是方元想要享受一把过程什么的,而是因为他受限状态下的精神力不足以让他直接探查到最底部,而底部的密室明显也在霍格沃茨的范围内,反幻影移形机制依旧有效,精神力不能抵达自然就做不到定点反制,他也就无法通过自己的魔改版幻影移形抵达那里……而且那后面的“道路”情况很复杂,与其将自己送到半途倒是不如从头亲自来一次呢。

    在穿越之前还是人类的时候,方元就对各种刺激性的娱乐活动不感兴趣,别说蹦极了,就算是激流勇进什么的他都没玩过几次!再加上他同样有着洁癖——无论通往密室的这些管道的真正作用是什么,反正在他看来都和下水管道没什么区别,所以谁也不能指望他和原著中的主角是的直接顺着管道滑下去……

    念动力是干嘛的?此时不用更待何时?所以说,他是飞下去的。

    黑暗,潮湿,顺便的还有一些不算重的异味,这就是在这管道当中能够通过最直观的几种身体感官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好在异味不是多么呛人,方元表示还在承受范围内,但是有条件的话谁也不愿意让自己受罪,所以他在这般想了想之后直接将异味和潮气都屏蔽了。

    顺便的,通过精神力反馈回来的一些感觉,方元还能够分析出管道壁上有些黏糊糊的,只是懒得自己去分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污垢。

    他现在所处的这根管道明显是一根主管道,因为通过精神力反馈的一些信息,下面还有许多管子向四面八方岔开,但对比这根管道都好像汇海的百川一般,这根是最粗的,别说一个人竖着下去,就算是横着在里面打滚也容得下——当然也是最长的——单独把某两句话拿出来会不会让人误会一些什么?想歪的自己面壁去。

    这样一来,方元也就没有了迷路的可能,经过一段时间,很顺利的便飞落到了管道的尽头处,出来之后悬浮在了一片潮湿的地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