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序章·一 某些黑历史
    “要成功了……”远处,一大片淡淡的青色辉光依旧坚挺,其庇佑之下的那一片有些不同于周围正牌大虚空、层次却正式达到了与之别无二致的地步的“虚空域”已然接近彻底定型,只等与青芒争锋、此时已然显出了许些颓势的“虚空扭曲”——那是大虚空降临之后,在层次不够高的存在看来唯一的外在体现——只等其彻底消失退去,就将彻底现世,从此永恒的存在于大虚空当中。

    而作为其主人,面容长相显得普通的青年自然是高兴得很,一旦真正成就,他这个地主就将一步登天!从此前路彻底平坦、可以大步向前是一方面,在他的地盘当中或者附近,就连普通一些的层次存在他都敢斗一斗、过上几招!

    他一向就是那种懒人,能一步登天的情况下,他绝对懒得去辛辛苦苦的拼搏、奋斗什么的……

    而从某些角度上来说,意外显然是不会发生的——如果只是他自己在这的话,或许还要担心这时候突然有人来搞破坏什么的,但他身边的那个脸上带着威严之色的青年却也是对的出现秉承乐见其成的态度的,而人家可是论外层次当中位居前列的恐怖大能!

    所以,事情真的很顺利……

    如果不算在至高规则彻底退去之后,那伴随着长相普通的青年从普通人成长至今的青色符文的突然崩散的话。

    是的,来自一位主动选择入灭、意图去探索与“生”和“存在”对立的另一面的顶尖论外大能的传承符文,之前只是被略微引动了一下便能够自主抗下来自大虚空的打击的恐怖传承符文,在这个时候却是毫无征兆的略微一闪,然后崩散解体了!

    ‘卧槽!’

    这算乐极生悲么?

    长相普通的青年干警上面单引号里那俩字儿是最适合用来描述此时他的心情的,这是何等的卧槽!

    如果只是一份单纯的奇遇的话,他倒是无所谓了——反正在之前他就已经选择了走自己的路,借助虚空域成就之后之后获得的那些东西一步登天也不像接收传承,不耽误他走自己的路,所以说事实上传承符文是已经被他放弃了的。

    但这玩意却不是那么简单!身边那个身为顶尖论外大能的威严青年之所以会在这里心平气和的待着,看得可不是他自己的面子,双方之间维持关系的纽带可就是传承符文!威严青年有多么重视那玩意,长相普通的青年不是特别清楚,但总是能够肯定一点的——

    重视传承符文,肯定胜过重视他!传承符文的原主人与这位威严青年是至交好友,人家选择入灭去探索“另一条路”之前,便是将传承符文托付给了这位好友,这才成就了面容普通的青年,也才让二人之间有了交集……

    可现在传承符文突然崩了!

    眼角略微抽搐,长相普通的青年开始认真的琢磨如果和身边这位干起来之后有几分保命的把握……

    虽说有如今已经成就了的虚空第三域本源支持,自己的战力妥妥超过常规十二阶能和一般的论外过几手,但自身的真实层次却还只是四阶而已,无误!距离正牌十阶会有的虚空不灭——也就是俗称的不想死就绝对不会真的死这种令人羡慕的能力还老远呢。

    而虚空域这种玩意对于身边这位这种顶尖论外而言也就是个大玩具,真不是毁不掉!真的是不足为恃的——咋办?

    然而就在这时,他下意识的斜眼瞅一瞅威严青年的面色却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的地方,脸上没有怒火,反而一脸的喜悦和期待?!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

    情况的发展似乎有些出人预料,不过对于长相普通的青年而言,这显然不是什么坏事儿,反而是几乎不能更好的大好事——可不是开玩笑,那是正宗的生命危机!

    但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的他也没敢开口问太多其他的东西,而是选择了静观其变,默默地感受着自身刚刚获得的虚空本源之力加持后发生的变化的同时,仔细的观察着传承符文之前崩散之处的一些看似不同寻常的变化。

    那里现在完全就变成了一大团青色星线纹路交织出来的光球,其表面隐隐之间似乎还有着起伏的韵律,仿佛搏动的心脏一般,其中似乎孕育着什么……

    等等,孕育着什么?

    长相普通的青年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但又不太敢肯定。

    就在这时,青年走神的那一瞬间,仿佛心脏一般搏动、似乎孕育着什么的青色光球骤然消失!准确的说应该是散发出的青色光辉全部消失,无穷的青色星线纹路也在同时骤然向着内部坍缩了回去!

    一个仿佛黑洞一般的奇点出现在了这大虚空当中,只可惜,似乎是因为大虚空本身便代表着一切的起源与终结,不存在比其的层次更高的存在,此时的这个奇点也不例外的缘故,明明散发出一种强横的吸引力的奇点却没能吸收吞噬到任何东西,反而向外散发出种种玄妙奇奥的气息——生,死,幻,灭……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瞬间结束,等到长相普通的青年回过神来,便只是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啼哭之音,伴随着这声啼哭的,还有隐隐约约却又明确无误的两个字,还特么是汉语的,一同传入了长相普通的青年耳中——

    “爹爹!”

    卧槽!老子这算喜当爹么!正常情况下,青年也不会乱认这种亲戚,毕竟他至今都单身呢,没做好稀里糊涂多出个女儿的准备——

    但伴随着声音与一道淡淡的青芒闪烁,小女婴准确无误的出现在他怀里的这个事实告诉他,这个爹他还当定了!

    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太能折腾的锅,最终还放弃了传承符文,这才会触动了其中那原来根本都算不上后手的后手,让原主人已然自行选择入灭、探索另一条道路的传承符文自行孕育出了一个新的主人,而孕育的地点是他的根源意识海——在不知不觉之间,所以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还真就可以说是当爹了……

    这女儿他甩不掉了!哪怕随着女婴身边的青芒逐渐收敛,其身上的各种神异也彻底不见,这娃只要他心一狠就能随便处置,他也不打算甩掉了!接受了现实之后,别的不说,原本他与传承符文之间的那份联系与亲近感全部都转移到这个小女婴身上来了,相互之间先天的好感度直接就是九十以上有木有?

    再加上身边的威严青年明显对此感到欣慰——

    人家原本只是想让自己接受了挚友的传承就满足了,如今这个小女婴——现在已经是他的女儿了,其完全相当于是威严青年入灭的挚友以另一种形式重新现世了!完全就是意外之喜嘛!

    如此,大众脸青年更没理由说别的了。

    而说起来,之前也是因为事发太过突然,他本人也一直觉得有个女儿挺不错的……

    “嗯……你觉得我女儿叫杨曦怎么样?”

    瞧这适应速度,妥妥的又一个女儿控预备役。

    ————分割线————

    只是,长相普通的青年——好吧,直接说名字,已经即将沦为背景的“杨毅”并未发现,传承符文于一瞬间完成“崩散开来、化作无穷星线纹路汇成光团,最终孕育出女儿‘杨曦’”的同时,还有一点不起眼的淡青色裹挟着一些周围大虚空当中的虚空气流与三道星线纹路飞出,消失在了当中的某个世界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