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不死火山
    大致就是这样的一个划分了,无需多说、现在这个时期的洪荒也基本上不存在的凡俗境界,凡俗之上初入仙境的“地仙”,按照方元估计就是初步领悟了天地之道、与自身相合的“炼墟合道”境界境界,天地大道初步给予其一定的尊重,初步有了划一地域为自己领域、以己道代天道的能力。

    在方元看来很弱,基本上处于如今洪荒天地之间食物链的最底层。

    需要注意的是在大罗之前的“道”基本上都是从天地间领悟的天地大道,作为成就大罗基础条件之一的则是以天地大道为基础,领悟出真正属于自己、也只属于自己的,这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然后是天仙,上天入地任我纵横的那种存在,将自身掌握的一种或几种天地大道领悟到一定的高度,在洪荒这般稳固的天地结构当中也能够引起大规模的天变异象,动手之时自有偌大威势相随,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成千上万的地仙叠起来也能够轻松捏死,这就是天仙!

    在方元看来不弱,但也仅此而已了。

    再然后是玄仙——在方元看来堪堪能够称得上是不错的一个境界,战力对比和之前差不多,成千上万的地仙摞在一起不够一个天仙打的,一般情况下成千上万的天仙摞起来也不够一个玄仙一只手捏的……

    对自身掌握的天地大道领悟到一个极为精深的地步!天仙是动手之时有偌大威势相随,但终究是需要主动引动才能够在洪荒天地结构当中引起大规模的天变异象,而玄仙却是存在本身便能够引动更大规模的异象,真正动手认真起来的话反而能够将动静收敛起来,返璞归真一般,在洪荒当已经足以占据一块不错的地方做个霸主了!

    至于再然后的金仙,与玄仙之间的战力差距却是没有前几个境界之间的差距那般巨大,境界也没有本质上的突破,在方元看来这个境界不像是一个应该单独存在的层次,更像是被人强行单独划出来的、为下一个大层次“太乙”打前站的。

    将之称为是“玄仙巅峰”或者“半步太乙”其实也没毛病,只是对比一般的玄仙,金仙这个层次多了个“不朽”的属性罢了——基本上可以说,每一个金仙都是太乙预备役!虽然最终突破的可能性同样百不足一,但对比起前面那些境界之间几千万分之一、几亿分之一的突破概率来,这已经是高得不可思议了。

    大约也是因为“渡劫”的问题?凡境成仙需要渡天劫,地仙成就天仙需要经历“九难”,并非后世佛道两家当中的那两种九难,而是单纯的九道劫难,劫难的形式不定,可能包罗万象、涉及各方各面,只有都过了才能成就天仙安享逍遥!

    就是这么丧心病狂。

    天仙成就玄仙则需要过“三灾”,这三灾的形式倒是固定的,就是自然界天地间的元素属性之力,不过别以为就简单了——天地间的元素属性之力来哪一种、来几种、怎么来,这却都是不准的,尤其是来几种这一点,那是只有下限而没有上限的!最少三种,最多?有多少来多少……

    金、木、水、火、土、阴、阳、风、雷等等,这都只是最基础的,时间之力、空间之力、凶煞之力乃至于因果之力、厄运之力等等稀有属性,这些才算是真正难缠的!

    也正是这些,才导致了前面这些境界的突破成功概率低的可怕,再加上对于一般人来讲参悟天地大道的难度……幸亏洪荒地方大,生灵基数大。

    而金仙到太乙的突破难度为什么那么小?这就是为什么要将明明与玄仙没有本质差别、占据差距也没前面的境界之间那么大的金仙境界单独划出来了——

    金性不朽逍遥仙,这叫金仙。

    可金仙凭什么不朽呢?因为在现今划分的“玄仙境界”达到顶峰之后,与之前性质差不多的有一道劫难便会降临——其名为天人五衰!而这天人五衰同样非常的不讲究,形式不定,说白了就是从你最薄弱的环节下手,你最弱的五个环节是哪些,天人五衰便从哪方面而来!

    同时还有着肉身、法力、元神、道心等各方面的衰弱打击作为“配菜”,比起之前的成仙天劫、三灾九难加起来还要丧心病狂!

    方元觉得也正是因为这一关这么难,才给单独划出来……而成就了金仙,也就代表着在这洪荒之上初步有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资本,别惹到太强的人物,别去那些太乙层次都讳莫如深的地方探险,基本上不可能因为其他的原因陨落,这就是金仙……

    而太乙,不多说,将掌握的一种或几种天地大道领悟圆满,凝练出自己的道果,这边是金仙成就太乙的过程,虽然按概率来算可能一百个好不容易过了前面那么多关卡的金仙当中,至少有九十九个会被这一道门槛卡住,但胜在只要悟透了这一关便能够无灾无劫的成就太乙!

    再往上的太乙到大罗,那就不是天地给予的劫难或考验了,而是你主动和天地在对着干,这不是一个概念,不可同日而语,是自己主动的行为,可算不上是劫难……

    在方元将自己的重修之路推演到大约玄仙水准的时候,便已经差不多找到了一点引动自身力量的感觉,达到太乙的层次之后更是初步开始有了发掘自身潜藏着的沉睡力量的苗头!

    所以方元一直都坚持着,只不过达到了太乙层次之后,再想继续往上推演就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甚至单靠时间堆积都不行,还要汲取其他各方面的养分,找到用自己的结合这份力量的方式。

    以及偶然之间发现的、自身近似于所在之处的那一缕光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也显得至关重要的样子……

    总而言之,也正是因为进入了这样一个单靠闭关推演无法更进一步的阶段,所以方元才开始偶尔出来转一转,将自己待了很久、已经变得很不错的那个地方划做了自己的地盘,并在其中布置好了一些防范机制来宣示主权,这些都搞定之后了方元才久违的再一次出现在洪荒当中。

    ————分割线————

    没什么好干的,方元只好在洪荒大地之上到处浪,看能否找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遇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也行,实在不行的话就来点机缘——他觉得自己宅了这么久,出门应该会有点收获的。

    而这种感觉也的确是正确的,因为无论他是有意还是无疑,推动了凶兽时代的结束这事儿是有他很大一份功劳的!天地自然有一份气运补给他,所以说他其实也是气运正旺的时候,若非天地意志先用送乾坤老祖死后遗物上门的方式补偿了一部分的话,给他的气运甚至要超过接下来雄霸一个时代、三分洪荒的龙凤麒麟三族了!尽管抵不上三组加起来,但超过一族鼎盛时期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注意是一族!

    而虽说方元现在的气运浓厚程度达不到说主动就有先天灵宝上门认主那种地步,但也差不多达到了出来走走就能有所收获的地步。

    只不过这气运也不是永久的罢了,做很多事情都会有所损耗,之前方元在自己的地盘当中推演道路便无意中用气运加了速,使其产生了一些损耗,只不过对比全部气运不算什么罢了,而方元如果多捡几件灵宝的话这气运也就散的差不多了。

    当然,其实对他来讲这气运也真心算不得什么,他自己都没在意过,有没有无所谓。

    而现在的洪荒正是龙凤麒麟三族崛起的中期——前期属于蓄势,中期属于爆发,而后期则是碾压收尾、确认既定事实了。

    对方元来讲,所谓的爆发期,指的就是洪荒之上有趣的地方基本都属于三族的地盘了——如此一来的话到底要去哪浪难道还有悬念?当然是去三族的地盘了!

    不过要首先排除龙族,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在大海上待了太长时间,真心觉得没意思。

    凤凰族和麒麟一族的地盘倒是似乎有点意思的样子——于是方元靠着这些年摸索出来的手段一掐算,发现凤凰一族的地盘距离自己更近一些,索性就将目标定在凤凰族了。

    顺带一提,其实涉及到三族的信息不是那么好掐算的,但架不住方元根本就没掐算那些关键信息——要说起来如今龙凤麒麟三族在洪荒之上也是正儿八经的声名鹊起了,甚至当得起如日中天之称!各自地盘都在那随便找个人基本都能问明白,这有个蛋好保密的?自然非常好掐算。

    然后方元便直接破空而去了——凤凰族作为以“责重生”而闻名的一个种族,自家族地所在的地方自然通常都会与火有关,而巧的就是洪荒天地南方有片地方叫做“不死火山”……

    好吧,人家凤凰族其实一开始就是从这地方诞生的。

    方元便晃荡着来到了这里。

    作为凤凰族很喜欢的环境,不死火山自然不是一般凡间那种火山可以比拟的,至少这不死火山附近的高温环境能够让方元都感觉有点不爽!虽然也仅仅只是不爽罢了,距离不舒服的级别都差了十万八千里——但要知道,作为有着真正的大罗本质、实力如今也不逊于一般大罗,就连重修自己推演而出的一条仙道都已经达到了太乙的境界,寒暑不侵什么的早已经成了他的被动属性!

    换言之除非自己主动区分,否则的话冷热对他毫无意义可言……

    但这地方的景色却是非常不错的——别拿凡间那些火山附近的荒凉景色来和不死火山这边相比,这里是洪荒天地!

    作为仙魔纵横到处都是的顶级世界,其中的各类生灵层次自然也不低,难道就不能有耐热甚至喜热的植物诞生?所说说,这不死火山范围内的景色非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单调、枯燥,反而显得颇为不错的样子,尤其是一些点缀在岩浆当中的树木……

    岩浆当中的树木……

    嗯……

    ‘我看这玩意怎么感觉那么像是梧桐树呢?’方元习惯性地陷入了深思当中,虽然看着很像,但他表示自己记忆当中的梧桐树虽然也有着“种的梧桐树引得凤凰来”的美誉,但应该也只是正常的树,至少应该是喜欢水的。

    长在岩浆里是什么鬼?别欺负他失忆了好么,失忆而已,又不是失去常识——自己一脑子知识可都还在呢!岩浆虽然也是流质,沾上了一个“浆”字,但和水完全就是两回事儿来着!

    于是,觉得有趣的方元干脆利落的就打算拔几棵树打包带走。

    凑三百多字,明天上午改完,不好啥意思了

    作为仙魔纵横到处都是的顶级世界,其中的各类生灵层次自然也不低,难道就不能有耐热甚至喜热的植物诞生?所说说,这不死火山范围内的景色非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单调、枯燥,反而显得颇为不错的样子,尤其是一些点缀在岩浆当中的树木……

    岩浆当中的树木……

    嗯……

    ‘我看这玩意怎么感觉那么像是梧桐树呢?’方元习惯性地陷入了深思当中,虽然看着很像,但他表示自己记忆当中的梧桐树虽然也有着“种的梧桐树引得凤凰来”的美誉,但应该也只是正常的树,至少应该是喜欢水的。

    长在岩浆里是什么鬼?别欺负他失忆了好么,失忆而已,又不是失去常识——自己一脑子知识可都还在呢!岩浆虽然也是流质,沾上了一个“浆”字,但和水完全就是两回事儿来着!

    于是,觉得有趣的方元干脆利落的就打算拔几棵树打包带走。

    长在岩浆里是什么鬼?别欺负他失忆了好么,失忆而已,又不是失去常识——自己一脑子知识可都还在呢!岩浆虽然也是流质,沾上了一个“浆”字,但和水完全就是两回事儿来着!

    浏览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