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一千两不叫讹诈?
    两条腿根本不能用了,他想要翻身下床逃跑都不行,只能用两只手狠命地拍打着床板,大声呼喊着梁殷实和郑氏赶紧来救他。

    梁殷实和郑氏自然不能让栓子爹伤害了自己的儿子,那可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啊,即便是没了腿至少还有条命在,还能为他们梁家传宗接代。

    “别,别伤害我儿子,你说,你说你要什么,我都满足你!”梁殷实都给栓子爹跪下了,老泪纵横的他顿时年老了十多岁。

    郑氏也赶紧冲到帐篷前面,伸着双臂保护着自己的儿子:“你,你儿子丢了别害我儿子!我帮你找,我帮你找!我堂兄是良河县的县丞,只要我出面,他一定会动用全县的衙役为你找儿子的,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儿子的!”

    一听郑氏的话,栓子爹明显有了几分犹豫,甚至眼睛里还闪过一丝不安。

    他偷偷地回头看了牛彭远一眼,似是在询问牛彭远的意思。

    牛彭远略一沉吟,也回头看了一眼,再转过头来时脸上明显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县丞?梁夫人,我听说人家县丞大人根本就不承认你是他堂妹呢!哼,以前经常拿自己是县丞妹妹的话来吓唬我们,现在你们一家遇到了这么大的事他老人家都没出面帮过你们一把,你还跟我说他会动员全县的衙役为我们找栓子?你是当我们都是三岁小孩好糊弄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真的是县丞的堂妹,真的是。”

    郑氏连连摆手,赶紧在人群里寻找郑良才的影子,只是很可惜,除了云水村的村民,她一个自家人也没找到。

    在云水村生活了二十多你乃,这是郑氏第一次觉得自己完全不属于这个地方。

    “乡亲们,你们跟他们说啊,我真的是县丞大人的堂妹,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帮我说句话吧,我求求你们了!”

    郑氏带着哭腔求着众人帮她作证,可在场众人没一个愿意为她说话的。

    若是之前还有人可怜她的话,但是在她出言污蔑云舒又恬不知耻地让云舒去他们家为奴为婢的时候,大家就都不说话了。

    槐花往后退了两步,撇嘴道:“替你说话?还是算了吧!万一替你说了好话你就认为我们是想要高攀你们梁家怎么办?啧啧,你们这样的高门大户哪是我们这样的穷苦人能进得去的?还是算了吧!”

    莫含晴悄悄给槐花竖了竖大拇指,还是槐花的嘴巴最厉害,这一番话真是太解气了。

    郑氏被怼得哑口无言,郑良才为了在风吟面前显示自己的大公无私,早就跟她撇清关系了。这牛头沟的人来了都这么久了,也没见郑良才带人过来,她就知道她已经被堂兄无情地抛弃了。

    云舒有些无奈地抿了抿唇角,她只是让莫含蕊告诉风吟和老村长不要过来,至于那县丞郑良才嘛,这可真的不是她干的,完全是人家自己不想趟这趟浑水罢了。

    “梁殷实,你们到底想好了没有!到底要怎么赔偿我们!”牛彭远再次发话了。

    梁殷实看看一脸菜色的郑氏,再瞧瞧帐篷里吓得晕了过去的梁子俊,把心一横,道:“你们想要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吧!”

    “好!痛快!”

    牛彭远面有得色,他今日这么大张旗鼓地来云水村找梁殷实,就是为了他的这句话。

    “梁老爷,我们也不是讹诈你,你的船破了,害得我们最后这次出海血本无归,还害得我几个兄弟受伤,一个兄弟失踪。这都是一条条鲜活的性命!”

    冠冕堂皇的话说完了,牛彭远终于步入了正题:“这样吧,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赔偿我们一千两银子,要么,把你那条破船抵给我们还账吧!”

    什么?!

    一千两?!

    不仅是梁殷实傻了眼,就连围观的村民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还不是讹诈?这分明就是讹诈啊!他们几个受伤不严重,最多也就是一百两的医药费。至于那个丢了的栓子,又不能确定是真的死了,怎么就要一千两?再说了,就算是真的死了,最多也只是三百两的事,那就用得着一千两这么多!”

    一个曾经在城里见过这种事的村民忍不住开口了。

    不少人也都纷纷点头,城里也发生过不做工的时候不小心摔死或砸死的人,这样的事在周围几个村子里也很常见。通常情况下,遇到了这种事都是主家赔两三百两银子了事,就算是告到了衙门里,也不可能超过五百两。

    现在牛彭远等人一开口就是一千两,分明就是看梁家落魄了故意来敲诈的。

    梁殷实的全部身家都被水匪给抢走了,现在只剩下这一条船来翻身了,他肯定不会轻易认了这个怂。

    “一千两?你说你还还不是讹诈?我那条船至少一千二百两银子,不是你说要就能要的了的!至于你说的医药费和失踪人口的赔偿金,我最多给你们五百两!若是不想要,咱们就衙门里见!”

    梁殷实毕竟是生意人,即便是大难临头,头脑依然清醒着:“即便我们跟县丞没什么亲戚关系了,但去了衙门里我们也肯定不会吃亏。我敢跟你们说,若是进了衙门,你们能得到的可就不一定是这五百两了!”

    不得不说,梁殷实还是挺厉害的。若是真的将这条船留下了,东山再起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云舒忍不住赞了一声,若是有可能,她真的很想把这个梁殷实收入麾下替自己掌管鱼丸作坊。只是,他们之间的牵扯太过复杂,恐怕是没有合作的可能了。

    牛彭远是个聪明人,显然也是有备而来,听梁殷实这么一说,也不再跟他过分讨价还价了,居然点头答应了。

    “好,五百两就五百两!不过,我现在就要钱,一天都不能拖欠!”

    这条件犹如一个重磅炸弹,将梁殷实心底最后一丝希望轰塌。

    他的身子晃了晃,强作镇定地闭了闭眼睛,说道:“你且容我卖掉了船,我再把五百两给你……”

    ------题外话------

    大概一星期后上架,亲们抓紧时间看前边的,到时候会倒v哦,十万字以后都要收费了,爱你们,最近一更,正在存稿,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