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久违的称呼
    ,!

    秀儿的男人起身到炕上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颤抖的手从里边拿出一张折成对折的像是从学生作业本上撕下来的纸张,走过来递给亓海州。

    说着,“这是秀儿写给你的。她不叫我去找你,说等你过来的时候交给你。”

    同样颤抖的手接过来,打开来看,是凌秀儿歪歪扭扭写的几个字,“海州哥……”

    就这开头的三个字,就这一声“海州哥”的称呼,就令亓海州这个硬汉子瞬间泪眼模糊。

    这称呼久违了……

    那是他们恋爱的时候她对他的称呼。之后,他见过她几次,她从没有这样称呼过他。

    擦一把眼泪,亓海州接着看下去,“海州哥,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可是,我现在写字很吃力了,写不了那么多。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就叫我丈夫和你说吧!主要是关于我们的那个孩子的事情……唉!写不动了,不写了。你保重,问候嫂子好!秀儿。78年12月3日草。”

    读完秀儿的遗言,亓海州这个七尺男儿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秀儿的丈夫也是眼眶红润。很久,亓海州才平复下来自己的情绪,说着,“对不起!我来晚啦……”

    “知道你忙!我们这里离你们那儿又远……今天你能过来看秀儿,秀儿在天之灵一定会知道,她会高兴的,会觉得了了一番心事的,她的心情终于会放松了,她可以安息啦……”秀儿丈夫喃喃的说着,转身用手掌抹下一把眼泪。。

    亓海州点点头,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道,“老哥,秀儿提到了那个孩子,说是你知道实情……你现在能告诉我吗?”

    “好的,我看我还是从头讲给你听吧!

    秀儿丈夫卷了两只旱烟,递给亓海州一支,他自己点燃一支。紧抽几口,徐徐吐出烟雾,然后开始道来……

    ……

    时间追溯到1956年的夏天。我从地里干活回来,我的本家婶子迎住我,说有个怀孕的姑娘要嫁人,不要彩礼钱,问我同意娶她不?

    “怀孕的姑娘?”我一愣。

    “是啊!未婚先孕,女方家嫌丢人,便决定给嫁走,已经怀孕6个多月了,说孩子生下也不用你养活,女方家自有安排。”

    见我犹豫,婶子又说,唉c可怜的姑娘,被家人打得遍体鳞伤,我看啊!你就行行好吧,领回家里来吧!不然没准会被她爹娘打死呢!

    我因为家穷,人也愚笨一些,30多了,也没讨到媳妇。现在听这个婶子这样一说,就同意了,我当时是想,既然娶了她,那么,这个孩子我也同意养。

    于是就把自己的想法和婶子说了。婶子回馈我的是,孩子的爸爸是娘家的仇人,故而不想留活口,生下了,娘家就会来人给弄死。

    我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人家啊,这样也太残忍了不是。就不想要这个姑娘了。于是回绝了。

    可没想到,几天后,那个姑娘被娘家人给送到了我这里,那个姑娘就是秀儿。

    送秀儿过来的是秀儿她爸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