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0章像是独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多么温馨和浪漫的情景!

    宗渐昌的述说令苏茜充满遐思。

    她环视着这个房间,似乎要从这里找到当年两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的影子。

    房间不大,土坯墙上糊的报纸。一面墙上钉了几个钉子,上边挂着一把唢呐和几件衣服。

    炕梢靠墙摆放着一个炕柜,炕柜上一个玻璃罐头瓶子里插着几束金黄色的山菊花。

    稍后,她若有所思的说道:“渐昌,只从你给我唱了‘五朵金花’的插曲之后,我就一下子喜欢上了这首歌。真的太好听了!一会吃完饭,我提议你们俩个像当年那样,对唱那首歌曲好吗?我很想听听你俩对唱的那版,我真的很想很想听!”苏茜笑着说的,目光任性。

    他犹豫着,没有立马答应她。他在思考这样会不会伤害着梅子?

    那段往事对她来说,就像是结了痂的伤疤。揭开肯定会疼。

    思忖之后,他婉言拒绝了苏茜,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估计她都不会记得了,你喜欢听,我回家给你唱就是了。”

    苏茜失望的点点头。

    看着她的样子,他忍不住笑了,“哈哈!我说苏茜啊!你有时候就像个孩子,想法很单纯。”

    “爸,妈。我们回来啦!看看这大苞米,这几棒都是我掰下来的!”苏小茜和梅子走进屋来。梅子胳膊上挎着的筐里是刚掰下来的苞米,小茜怀里还抱着几棒苞米。

    然后梅子便去拿柴火生火做饭,准备在做饭的大柴灶里顺便烤苞米。

    苏茜便是帮她摘菜洗菜,小茜则跑到院子里去喂鸡。她将那些妈妈摘下来的菜叶扔给鸡,看着它们抢着吃,高兴的直拍手。

    宗渐昌也来到院子里。他是想帮助梅子干活,想看看有什么活可干。

    他看见了劈柴垛子。于是决定帮她劈劈柴。

    在柴垛的一角,他找到了斧子,于是便坐在木头板凳上,开始劈劈柴。

    梅子做饭开着厨房门,便是听见了他劈柴的声音,紧忙出来制止还夺下了斧头。说他是客人,来一趟不容易,这个活晚上弟弟回来能干,叫他进屋说话。

    其实,她是担心他不小心伤了手。他是外科医生,那手是拿手术刀的,可不是握斧头的。

    宗渐昌只好跟着她来到屋子里。梅子递给他一个板凳,叫他和苏茜都坐在厨房里,然后她一边做饭一边和他们说着话。

    宗渐昌问了她女儿的情况,她说恢复的很好,已经可以正常劳动了。

    女儿和她住一个村子,此时还并不知道宗渐昌他们过来。她也没有倒出功夫召唤女儿过来。

    宗渐昌几次想开口问下梅子丈夫的情况,可还是觉得不妥。因为他觉得正常情况下她应该是住在夫家的,可她回到娘家来住,就是有问题的。而且她那个房间里墙上挂的几件衣服都是女式的,看起来更像是她在独居。

    难道她丈夫故去了?不能贸然的问啊!

    他还没有想到是离婚。那个年代离婚率极低,尤其是在乡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