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寇根的故事续(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是寇根第一次见血,第一次杀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说到他母亲的时候,他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温暖的表情,或许他这辈子唯一的温暖就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可说到他母亲死在他身边的时候,寇根的脸色又变得狰狞无比!

    “俺娘是被谋杀的。不是巨魔,不是黑皮,也不是巨人,是我的同胞、我的兄弟。他居然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继承权,杀了俺娘!呵呵,所谓的亲情都是狗屁!”

    (黑皮就是黑暗精灵,矮人因为生活在山区地底的,所以面对的主要敌人就是巨魔,巨人和黑暗精灵)

    之后寇根的人生完全变样了,他的身边不断的发生着杀戮,他身边人不是被杀,就是在杀人!之后卷入其中的人越来越多,原本的家庭纠纷不知不觉变成了两个家族的杀戮,接着变成了两个氏族,然后变成了两个部落,最后血流成河,白骨成山,而这么多的杀戮,却只是为了一条小小的金银矿脉。

    人们的贪欲让他们失去了判断能力,他们压根不相信那只是一条小矿脉,贪欲将之放大,所有的人都认为寇根的父亲一定隐瞒了矿脉的真实情况,甚至人们认为,他父亲手中还有着其他的矿脉......

    最后寇根的父亲也死了,死的极为凄惨,他的尸体上到处都是被严刑拷打的痕迹。而寇根知道,这些不是敌人做的,因为他的父亲一直都躲在氏族最安全的地方,要是在这样都能被掠走,那这场战争早就该结束了。

    “俺亲手埋葬他俺爹的尸体,那不是俺第一次俺觉悟了,这世间一切都是虚的。呵呵,几乎所有的人都这样形容我们矮人,说我们固执,正直,憨厚,团结,只热爱锻造和挖矿。可你知道吗?我看到的却是背叛、偷窃、掠夺、憎恨、杀戮,只有这些才是真实的!于是俺在那时候,就下定决心,去遵循自己的本能!去接近这个世界的真实,去背叛、去偷窃、去掠夺、去憎恨、去杀戮!老子才不管什么公理正义!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归根结底都是野兽!俺就要做最凶的那一只!相信俺,这绝对是正确的,俺已经帮太多同伴收过尸,俺早就不相信什么光明了,想要活下去,就要向黑暗怒吼,向恐惧和痛苦宣战。只有这样才能面对这残酷的命运。”

    索拉姆也不敢相信,他居然从寇根嘴里听到这么具有人生哲理的话,虽然他这个“人生哲理”必须要打引号。可谁又能否认这是虚假的呢?你可以说那过于片面,可那就是寇根的真实经历带给他的哲理,没毛病。

    虽然索拉姆觉得寇根变成这样也是情有可原,他的所有叛逆和邪恶,都是由于环境所造成的,想想吧,一个从小就见证母亲惨死,之后更是经历那么多尔虞我诈的人,难免会在性格上有些变态和失常。就是索拉姆搁在那个环境,也一样,哪怕他是穿越的。

    在故事的最后,寇根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用父亲留给最后的积蓄买了一大堆美酒,然后让自己的部落的人都喝了个烂醉!之后他一个人杀光了所有的同族!他想的很简单,他要报仇,可又不知道他真正的仇人是谁,也没那个时间去查,于是干脆把所有人杀光,反正凶手一定在里面。在杀光那些同族的时候,寇根就不再把自己当做矮人了,他厌恶曾经的自己。他甚至都不希望回想起自己的家乡,那里留给他的只有最深处的痛苦和绝望的教育。

    之后他就带着部落的传承宝物,也就是那把魔法战斧,开始流浪,磨练自己的武技,他想要做最凶的那一个。直到他碰到索拉姆。

    “好吧,我有点理解你为什么不太愿意说这段经历了。”在索拉姆看来,自己是有点过分了,毕竟这是把别人的伤疤活生生的撕开,他有点理解为什么寇根之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了。

    “那当然,谁还没年轻的时候,那时候的俺实在太傻缺了,俺就是觉得太丢人了才不愿意讲的!”

    索拉姆听到这话,都想摇着这家伙的脖子,让他把自己刚刚的愧疚还给自己,妈的,他居然是因为这个才不愿意说的?这家伙的脑回路到底是有朵奇葩啊!

    寇根还真没撒谎,他现在认为,他的那些亲人伙伴被杀唯一的理由就是太弱了,包括他的母亲,虽然那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温暖,可他依旧这么认为,在这个世界上,任何罪都是扯淡,唯一的罪名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够强!看看天上那些神灵,其中不少神灵可比寇根邪恶的多,可别人不是活得好好的,依旧俯视着他们这些芸芸众生?

    所以说弱小才是真正的原罪。可他那时候一直没看透这一点,傻乎乎的,让现在的寇根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弱者的可以,这就好像你多年以后看到自己中二时期的黑历史一样,羞耻的一逼!所以索拉姆问这事的时候,寇根就觉得是羞辱。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像是说,男人回头看五年前的自己,都会有种想自杀的冲动。我好想记得是从高晓松那听来的,还是从罗振宇那听来的,忘记了。反正作者是认同这话的,一想到当初把头发梳成那样,把衣服穿成那样,就羞耻的一逼,当时觉得很帅,现在一看就是非主流)

    就在索拉姆在那生闷气,寇根在絮絮叨叨说着自己歪倒不知哪去的人生哲理的时候,突然那颗一直没什么动静的“蛋”动了!

    “砰!”一开始声音还不大,可离的最近的索拉姆和寇根还是听出来了,那是心跳声!“砰!砰!砰!砰!砰!”

    接着心跳声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急促!不仅索拉姆听到了,就连那些叮叮当当挖洞的圣骑士也看了过来!动静太大了。

    “哥斯拉是你吗?”索拉姆立刻叫道,同时沟通异能也启动了。

    “砰!砰!砰!砰!砰!砰!”虽然哥斯拉并没有用叫声回应索拉姆,可在意志层面还是给了索拉姆回应!非常清晰的回应!索拉姆这才放心了,这还是哥斯拉自从昏迷到现在第一次回应索拉姆的沟通。只要能回应,那就说明问题不大。

    可从意志层面回应的信息非常的古怪,哥斯拉似乎是在求助,它对自己的状况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又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本能希望从束缚中挣脱。

    索拉姆察觉到了这一层意思之后,原本准备冲上去打破那颗“蛋”放哥斯拉出来的,可刚刚上前一步,有一脸古怪的停下了脚步。他也不知道从哪听说过,说卵生的动物,必须依靠自己来打破蛋壳出来,不能接受帮助,不然体质会变弱的。(貌似是小时候看的一部儿童剧)

    虽然哥斯拉依旧过了从蛋里出来的年龄,可现在它这样子的确是在蛋里......索拉姆也不知道现在帮它打破“蛋壳”,会不会有后遗症,要是真的能影响了哥斯拉的未来,索拉姆可哭都来不及。

    最后索拉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放弃了帮哥斯拉敲碎蛋壳的注意,而是一个劲的鼓励哥斯拉让它凭借自己的力量从蛋里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神性的原因,哥斯拉的智力水平提高了一点,虽然不多,可的确提高了,至少索拉姆现在和他沟通清晰了不少,不像以前那么费劲。

    就在索拉姆的鼓励下,哥斯拉终于开始发力打破“蛋壳”。

    “咔嚓”

    蛋壳终于开始开裂了,随着哥斯拉的用力,“蛋壳”上面的裂缝越来越多,随着那些“蛋壳”开裂,一股股冒着热气的汁水开始漏出来,这玩意还真像羊水。

    不过就是腐蚀性高了一点,那些“羊水”一流到地上,立刻把地面腐蚀出了几个大坑。看的寇根和索拉姆连忙后退几步,免得被这些比硫酸还狠的东西溅到身上,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三分钟之后,蛋壳终于坚持不住了,哥斯拉的脑袋也终于从蛋壳里冲了出来。不过令所有人傻眼的是,眼前这个家伙貌似不是霸王龙了!

    “你哪位?”索拉姆对哥斯拉那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眼前这玩意绝对不是哥斯拉!甚至都不是霸王龙!

    那颗头颅看上去已经没多少霸王龙的特征了。它的嘴巴没有霸王龙那么宽大,霸王龙的嘴就占了霸王龙脑袋的三分之二,真正用来放脑子的地方不多,它们的大脑只有拳头大小,这也是霸王龙笨的原因。而这颗头颅上的嘴,就没有那么夸张了,只占头颅的一半,虽然也长满了獠牙,可到底比霸王龙少了一份粗暴的霸气,看起来更“秀气”了,倒像是像是一头巨龙。

    特别是头上的角,就更像了。霸王龙是没有角的,可这个家伙不一样,那上面的角都组成了一顶类似冠冕的东西了。首先是两根大角从类似耳朵的位置向脑后延生,之后两边的眉骨上又长出了两根稍微小一些的长角,同时这两只角越往后就越向上弯曲。

    在两眼的中间,也生出了三只大角,这三只角呈纵向排列,最前面的那只角最短,可却非常粗壮,直接从双眼之间伸出,斜着朝天上去了。之后的两只角就比前面的长不少,都是向后伸去,和之前眉骨和耳朵位置的角行成了一个王冠的形状。

    在这颗头颅的最前端,也就是鼻子的上方,也有着一根角,这根角和其他的角都不一样,要是分开来看,这玩意根本就不像是角,倒像是一把巨大略带一点弯曲的枪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