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太阳爆,热血
    就在威瑟兰动起来的时候,索拉姆也跟着动了,他现在对阿尔弗雷德的杀意可比威瑟兰强多了。威瑟兰是为了善良正义,而索拉姆则是单纯的为了自己。

    索拉姆不可能知道阿尔弗雷德是怎么想的,所以现在他还以为是阿尔弗雷德察觉出了什么端倪,之前的断根之恨,虽然让索拉姆暴怒异常,可到到底没有上升到仇恨的地步。而神器就不一样了,这让索拉姆和阿尔弗雷德变成了完全的你死我活!

    于是阿尔弗雷德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和索拉姆结成了死仇!双方不死不休!要是知道的话,阿尔弗雷德估计会给自己两嘴巴,干嘛要嘴贱!

    只见索拉姆浑身金红色的光芒一盛,人就闪现到了阿尔弗雷德身边,手中的长枪狠狠朝着阿尔弗雷德狠狠的砍了下去!

    “太阳爆!!!”只见一团剧烈的光芒陡然在阿尔弗雷德炸开,那团光芒是如此的璀璨耀眼,仿佛让人觉得是一个太阳在自己的头上炸开!(神器的能力,指向性法术能力,不需要武器碰到敌人,只要在一定的距离内就可以对着敌人施放,威力是炎阳爆的五倍)

    “轰!!!!”当那团光芒炸开的时候,一声巨大的爆炸让整个地下空间都开始颤抖,空气也因为那无比骇人的高温而变得暴躁起来,瞬间形成了无数的气流让整个地底空间狂风大作!

    这一下来的太突然了,之前阿尔弗雷德只是小心的防备着索拉姆的“寂灭斩”,对他突然出手使用法术根本没有心里准备,这一下被炸了个正着!虽然有着鲜血结晶护体,可到底是生吃了一记太阳爆,更何况,鲜血结晶虽然能防御法术的力量,可再怎么样可不可能连温度也隔绝了。

    而太阳爆造成的温度是何等的高温?毕竟带着太阳俩字,就算没有真正的太阳那么高的温度,可怎么也算一个小太阳了。(电暖器?)

    阿尔弗雷德本质上其实就是一团不定型的液体,只要是液体就受不了高温,这点是无法改变的,光芒散去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整身体都黑乎乎的,上面还在不断的冒着蒸汽,甚至索拉姆都看到他的身体表面在沸腾不止,更有一块块被炙烤干枯的血痂正不断的像头皮屑一样剥落。他身上原本遍布全身的鲜血结晶,更是完全不见了踪影。

    这还多亏了,阿尔弗雷德已经脱离了亡灵的特质,要不然这会儿甭管他是不是半神吸血鬼,这会儿都已经被重创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现在阿尔弗雷德只感觉浑身都在疼,而他对那种痛苦居然束手无策!他只觉得自己身体都被烤的沸腾起来,那高温甚至都深入了灵魂,让他根本没办法摆脱!

    俗话说的话,趁他病要他命!(费伦还真有这种俗语)索拉姆和威瑟兰都不是小白,虽然威瑟兰对大规模战争有点不适应,可论起单打独斗,他的经验可以甩索拉姆两条街。所以两个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两个趁着阿尔弗雷德惨叫的时候直接冲了上去。

    “寂灭斩!!!!”索拉姆这次可没客气,直接砍向了渴血妖的头颅,不过嘴上还是在装逼。可另一边的威瑟兰则相反,他根本没说话,而是悄无声息的直接飘到阿尔弗雷德身后,直接一剑斩向了他的腰部,不过看着长剑上那灼热的圣光,索拉姆可不相信这只是单纯的斩击而已。

    虽然阿尔弗雷德正在被痛苦折磨着,但到底是没失去所有的意识,在听到那一声“寂灭斩”的叫声之后,立刻一个扭头,同时抬起唯一剩下的那只手臂,用上面的翅膀狠狠砸向了索拉姆。

    到底是老江湖,在一瞬间就做好了应对,他那只翅膀坚硬如铁,又宽大,不管是用来攻击还是防御都有着极佳的效果,索拉姆的斩击也正好被挡住了,毕竟他手中的武器是长枪,不是长剑,只有前面的枪刃可以劈砍,后面的枪杆可没有这功能,而阿尔弗雷德的翅膀刚刚挡住了枪杆之前。

    于是这会儿,索拉姆的攻击完全无效,反而被阿尔弗雷德的巨力直接掀翻了出去!(阿尔弗雷德现在是血液附身状态,力量虽然不能和莱茵变身的渴血妖的力量叠加,可他却可以用鲜血之力,来加持莱茵,让他的力量变得更大,这会儿莱茵的力量可以已经超过三十三了)

    索拉姆这边咋咋呼呼的,又因为那个杜撰的“寂灭斩”的确让阿尔弗雷德忌惮。虽然,阿尔弗雷德嘴上说,寂灭斩这不好,那不完美,可他也只是说说而已,更多的就是为了打击对手,他心里可对寂灭斩一点也没放松,毕竟那技能已经很变态了!

    所以阿尔弗雷德原本被疼痛折腾的有点恍惚的精神完全被索拉姆吸引,以至于他完全没注意到悄没声息的威瑟兰。

    “炎阳爆!”

    当威瑟兰的剑刃刺入阿尔弗雷德的身体,阿尔弗雷德才注意到,自己被人偷袭了!可还没等他有任何动作,就听到一个轻轻的声音说道。

    “轰!”又是一阵强光加爆炸直接在阿尔弗雷德的腰间爆发!虽然比起索拉姆的太阳爆威力小了不少,可这毕竟是在体内爆发的,造成的伤害也不小,甚至在场面上看去,威瑟兰的炎阳爆比索拉姆的太阳爆造成的伤害还要大。

    阿尔弗雷德被直接拦腰炸成了两半!

    身体被炸开之后,一滩滩热血全部喷撒了出来了,这里的热血可不是什么代指的形容词,而是直观的形容词,那些血液的确是热的,上面还在不断的翻滚冒泡,周边更是被一层滚烫的蒸汽围绕着!看起来好不吓人!

    虽然看起来很惨,可就当事人而言,反而轻松了不少。在被炸开之后,那些血液全部喷洒出来,阿尔弗雷德顿时感觉身体内的热量一下子就被施放了,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毕竟,面积越大散热就越快不是。随着热量的快速流失,阿尔弗雷德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于是马上操纵着自己的上半身直接飞上到空中,同时还把大量的鲜血到处抛洒!以求让热量更加快速的消散。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穿越费伦游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