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章 断根之恨
    看到了出口,阿尔弗雷德立刻送了一口气,他现在终于是看到了希望,虽然他知道,来到通道口,其实只是逃亡路上的一个关口而已,可确实最难的那个关口,只要穿过这里,他的路就好走的多,凭借着莱茵脑海中的记忆,他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地面,只要回到地面,他就可以逃出生天了。

    可就在这个当口,一道巨大黑色庞然大物突然在一阵光芒过后出现在了出口处,把出口档的实实的!

    那是一头浑身铁甲的霸王龙!!!!

    地下水道里出现霸王龙?阿尔弗雷德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这是什么情况,没听说过,阿斯卡特拉的地底下水道里还有霸王龙啊!

    “混蛋!谁准你走的!老子要把你撕成一块一块喂狗!!!!!!”就在阿尔弗雷德愣神的一刹那,一股饱含杀意的怒吼从他的身后传来!

    阿尔弗雷德扭头一看,只见之前那个被自己撞进岩石里的金甲天使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坑里爬了出来。虽然那件奇异而华丽的金色铠甲完好无损,可那个家伙的面甲和铠甲裆部还在滴着血,看样子是铠甲没什么事,内里却受了内伤。

    阿尔弗雷德还弄清楚这家伙是何方神圣呢,只见那家伙就拿起一把黄金长枪,狠狠的冲向了自己,哪怕是隔着严严实实的铠甲,阿尔弗雷德还是感觉到了那几乎燃烧空气的怒火和蓬勃而出的杀意!

    这把阿尔弗雷德搞的一头雾水,虽然他刚刚的确是攻击了这个铠甲怪人,可也没必要搞的跟杀父仇人一样吧?作为第六感极为敏锐的存在,阿尔弗雷德感觉的很清楚,之前,这个家伙对自己并没有多少敌意,甚至可以说,这家伙从出现起,就一直在和恶魔死磕,连瞄他一眼都没有,怎么一会儿就变成这样了呢?

    阿尔弗雷德想的不错,索拉姆和他的确没什么杀父之仇,他老爹早就死了快二十年了。可架不住索拉姆和他有断子绝孙的仇啊!这比杀父之仇一点都不能轻!

    是的,就是断子绝孙,就在刚刚,这家伙把索拉姆撞飞的一瞬间,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撞到索拉姆的胸口的同时,也好死不死的正正撞到了索拉姆子孙根上.......

    当时那种剧痛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任何男人都能理解那种痛苦,平常的时候,一个男人就是被别人弹下蛋蛋都要胀痛的鬼吼鬼叫,更别提,索拉姆那完全是被一辆急速行驶的卡车撞到那地方了,整个根部和蛋蛋,全部被撞的稀碎!一团模糊了!当时索拉姆就昏了过去!

    索拉姆发誓,这种疼痛只有比莫扎特的改造实验能够媲美。反正索拉姆当时就眼前一黑,然后华丽丽的昏了过去,等索拉姆短暂的昏迷之后,索拉姆再次苏醒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口鼻被一层滑腻腻的液体给覆盖着,这东西差点让索拉姆喘不过气,可还没等索拉姆喘口气,突然胯下的剧痛和滑腻腻,让索拉姆立刻跳了起来。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解除了天使之王具装,然后脱下裤子,看向了自己的胯下。那时候索拉姆差点再次昏了过去!那场面是个男人就受不了!

    那里,男人最要命的地方,到处是碎肉和血液,还有一团团正在蠕动的新生组织,无一不在狠狠的刺激索拉姆那兵临绷断的神经!之前就说过,虽然索拉姆有着很强的再生能力,可他很在意那玩意儿是否是原装的。可现在,原装的已经稀碎了,至于说新长出来的好用不好用,只说这心里上的问题,就够索拉姆膈应很久了!

    于是很自然的,索拉姆现在对阿尔弗雷德的观感一下从不在意,直接升级成生死仇敌!!!!

    之前,索拉姆会对付阿尔弗雷德,也是顺手而已,要说真的对他有什么志在必得的心思,那还真没有,要不是黄金短棍,索拉姆搞不好,都不会进入封印,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这明显是阿斯卡特拉的麻烦,而阿斯卡特拉的传奇也不少,根本用不着索拉姆去瞎操心。

    可等到索拉姆断根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他可以不管阿斯卡特拉,可他的“弟弟”他不能不在乎!索拉姆已经决定了,这家伙必须为他的‘弟弟’陪葬!!!!要不然索拉姆就太对不起跟随他长这么大的小弟弟了!那个杂碎必须死!

    “轰!”看着索拉姆拿着一把黄金长枪逼近,阿尔弗雷德也没有时间想太多,就打算用对付威瑟兰的招数对付索拉姆,抬起手臂打算用那些水晶鳞片给索拉姆来一次反弹。

    这些鳞片可是大有来历的东西,其实那玩意也不是鳞片,只是一片片鲜血结晶,这些东西是鲜血之力形成的结晶体,不仅坚硬无比,而且还有反弹功效,不管是对法术还是物理攻击都有效。唯一的缺点就是这玩意不能持久,它会持续消耗阿尔弗雷德的鲜血力量,所以之前阿尔弗雷德一直没舍得用。

    可自从刚刚双腿上的伤口之后,他也不再小气了。他也怕再次碰到这种攻击,所以赶紧使用了出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点好。果然这份小心没有白费,刚刚那个在他双腿上留下伤口的家伙又回来了。

    为了更好的防御,阿尔弗雷德更是加大了能量输出,他体表的那层水晶鳞片上的光芒更加耀眼了。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索拉姆的长枪毫无阻碍的切掉了阿尔弗雷德的手臂,要不是阿尔弗雷德反应快用另一只手狠狠的打飞索拉姆,搞不好索拉姆的长枪就要洞穿他的身体!

    “怎么可能!!!!!那是什么东西?!!!他怎么可能可以无视我的鲜血结晶?为什么我的伤势不能恢复!”再一次,阿尔弗雷德有体会到刚刚的恐惧感,这让阿尔弗雷德彻底的失去了冷静,立刻毫无风度的叫到。

    可索拉姆怎么可能告诉他,他这时看到阿尔弗雷德气急败坏,心里反而平静了下来,虽然杀机依旧旺盛,甚至越来越旺,可到底是能冷静点思考了。

    他现在才惊觉,他似乎太早暴露神器了。没错,之前索拉姆使用的长枪就是从蛇人和阿尔弗雷德的排泄物里得到神器!这种东西不是不能用,但不应该在阿尔弗雷德面前使用,其实在阿尔弗雷德使用也没什么,只要能弄死他就行,还得是他一个人的时候,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随时可能被阿尔弗雷德叫破神器的底细。

    虽然索拉姆也不确定阿尔弗雷德是不是真的知道这把神器的底细,可索拉姆一点不敢赌,要是真被阿尔弗雷德叫破神器的底细,索拉姆敢肯定,那些神灵绝对会先把阿尔弗雷德丢到一边,然后尽全力追杀自己!索拉姆可不敢赌!

    所以索拉姆面对阿尔弗雷德的问题,他只是冷冷一笑,然后一把抓住自己已经变形折断的手臂,然后掰直。虽然索拉姆疼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可比起刚刚的断根之痛,这点疼痛简直太小儿科了,索拉姆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呼。”等到手臂掰直,索拉姆强大的再生能力以最快的速度让手臂恢复,一时间,那股疼痛就被一阵阵瘙痒酥麻代替。“呵呵,怎么样?本大爷的寂灭斩的威力不错吧?呵呵,你能逼出本大爷使出这等秘技,也算你老小子有本事。”

    “寂灭斩?”不仅是阿尔弗雷德一脸不知所云,其他人也和他差不多,他们一样没听过,这种秘技,更搞笑的是,他们甚至连这是武技还是魔法都不清楚。

    这是当然的,因为这完全是索拉姆瞎掰的。狗屁的寂灭斩,这名字都是索拉姆刚刚现编的,他们听过才怪!不过,还别说,这还真能唬人。究其原因,还是多元宇宙太大了,宇宙中有多少物质位面到现在都是一个迷,反正多到数不胜数。而这么多的世界里,又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强者呢,说多如繁星不过分吧?

    所以突然冒出一个非常非常厉害的秘技,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本来托瑞尔本土的法术就有很多从其他世界传过来的。比如毕格比系列法术就是灰鹰世界的,马友夫系列法术也是外来品。

    当然这也是现场没有那位牧师或者法师使用侦查谎言,要不然绝对能发现索拉姆是瞎掰的,不过这也正常,这么激烈的战斗,谁tm有心思去做侦测谎言,那不是闲的慌吗?

    更何况现在他们暂时也没兴趣去了解这项秘技的真正面貌,他们更多的当然这也是现场没有那位牧师或者法师使用侦查谎言,要不然绝对能发现索拉姆是瞎掰的,不过这也正常,这么激烈的战斗,谁tm有心思去做侦测谎言,那不是闲的慌吗?

    更何况现在他们暂时也没兴趣去了解这项秘技的真正面貌,他们更多的穿越费伦游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