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活体解剖
    面对这种情况,薇欧瑞特自动将情况视为最紧要关头,不过作为构装生命她当然不是单纯的只会听从命令,也是会事急从权的,所以她决定用不过多暴露自己实力方式帮助索拉姆。

    “衰弱术!”于是薇欧瑞特很快的就使用了一个三级咒法系法术,虽弱术不仅可以削弱巴洛炎魔的所有抗性,还可以让巴洛炎魔的意志也被削弱!而且以薇欧瑞特的施法等级,巴洛炎魔的魔法抗性虽然能降低这个法术对自己的影响,可到底是不能豁免,于是巴洛炎魔的意志不可避免的衰弱了下来。

    正在进行意志斗争的索拉姆,马上就感受到了巴洛炎魔的变化,虽然现在的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这么好的机会索拉姆是不会错过的,于是马上对巴洛炎魔的意志进行了穷追猛打!于是就这样,巴洛炎魔身体一抖,接着气息全无,就这样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

    边上的人根本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是知道索拉姆施放了一个法术,然后,他就和炎魔一起一动不动了,结果又过了一会儿,索拉姆的侍女薇欧瑞特又施放了一个法术,结果炎魔死了!这太魔幻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不过,现在那些圣骑士也没想刨根究底,只是一个劲的往外跑!焚身爆来了!他们已经经历过几次焚身爆了,也有了点心得知道什么范围是安全范围!

    可跑着跑着发现事情有些不对,焚身爆的启动是很快的,怎么他们跑了这么久,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转头一看,索拉姆居然动都没动,飘在原地一个劲的摇头。

    这把圣骑士们搞的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哪知道,这时候的索拉姆正使劲摇头想要驱逐那种意志斗争之后的眩晕感,虽然意志斗争的时间并不长,可索拉姆好像觉得时间过了一百年,现在整个脑海中都在天旋地转,他差点就吐了,还好忍住了,毕竟他还带着面甲,要是在里面吐了出来,那场面,啧啧......

    索拉姆心里也在一个劲的反省,太托大了,决定以后这种法术还是少用为妙,毕竟意志这种东西看表面是看不出来的,要是再碰上这种意志强大的敌人,再使用这种法术,搞不好倒霉的是自己。

    等到眩晕感渐渐消退,索拉姆这才拿起手中的钻石苦笑的摇了摇头,自己还是太自信了,居然还没等施放“永恒静滞”就把钻石拿出来为接下来的事做准备了,他之前真没想过会搞成这样的。

    不过,这些反省还是等到战后在说吧,现在还是正事要紧。等到眩晕感完全消失了之后,索拉姆定了定神,拿起手中的钻石,又开始念动咒语了。

    “缚魂术!”这个九级死灵系法术之前有过介绍,就不再叙述了。就是把灵魂困在宝石里,不过为了保住炎魔的身体,索拉姆也只能这么麻烦了。

    随着索拉姆的咒语的进行,炎魔身上一个半透明的虚影开始渐渐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拉了出来,那个虚影一看就知道是炎魔的灵魂,因为两者除了虚实区别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看到这一幕,有些圣骑士似乎有点踌躇,想要去阻止,可又不知道自己以什么立场。抽取灵魂在圣骑士看来,无疑是这个邪恶的,也是应该严厉打击的,可问题是,被抽取灵魂的对象是恶魔!他们难道需要去救一只恶魔?要知道恶魔一向是混乱邪恶的代名词,圣骑士别说拯救了,看到了就一定要杀死的,最好能让它们彻彻底底消失在整个多元宇宙。

    这又是一个圣骑士困境,不过还好,索拉姆抽取灵魂的对象是一只恶魔,所以在场的圣骑士虽然有点觉得这样不好,可到底是没过多的纠结,还是那句话,对待恶魔,只应该有冬天的凌冽,不能有丝毫动摇,只能怪恶魔太混乱,太邪恶,以至于连基本人权都没有。

    等到索拉姆把巴洛炎魔的灵魂彻底抽出来之后,原本丝毫反应都没有的炎魔尸体突然开始起了反应,而这个反应在场的人都太熟悉了,这是焚身爆!!!!

    于是那些原本好奇驻足的圣骑士,心里立刻mmp的转身就跑!怎么回事,刚刚不爆,现在又来了?到底有没有准信?

    不过,他们这番动作马上又被检定为多此一举了,只见索拉姆打了个响指,那原本汹涌的能量波动,在一瞬间立刻平静了下去,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原来索拉姆刚刚解除了“永痕静滞”的效果......所以说,巴洛炎魔现在虽然没有了灵魂,可它的身体却还是活的,毕竟巴洛炎魔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就算灵魂失去了,可它的**还是活的,虽然这注定长不了,毕竟灵魂没有了,身体就算一时死不了,可又能活多久呢?

    不过,暂时应该没事,不错,应该,因为索拉姆也确定,毕竟巴洛炎魔的焚身爆太流氓了,鬼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判定机制,索拉姆也是赌一把,要是成功了,索拉姆能获得一具完整的巴洛炎魔的躯体,要是失败了,那没说的了,只能搞点残根剩饭了。

    还好,索拉姆的猜测成功了,巴洛炎魔还是没炸,不过,应该快了,所以该准备的东西,要马准备了,毕竟时间不等人,索拉姆立刻又开始念动咒语。

    “**解剖术”(8级死灵系法术,至于效果,看名字就知道了)

    只见一阵魔法光芒闪过之后,巴洛炎魔的皮肤,四肢,两颗心脏,背后的双翼都被切了下来,同时索拉姆还使用法术把巴洛炎魔的血液全部收集了起来,没办法,巴洛炎魔这种传奇生物身上的任何部位都是宝贝。

    接着索拉姆有来到巴洛炎魔的残躯身边,继续使用法术“解刨术”(5级死灵系法术,和**解刨术不同,不是攻击性法术,而是法师进行解刨的专用法术,需要近距离操作,法术就是这么方便),索拉姆操作这法术小心的把炎魔的脊柱和胸骨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

    不得不说,巴洛炎魔真皮实,都被拆的七零八落了,就剩下脖子上头颅和一堆内脏了,这货的身体居然还活着。现在炎魔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还剩下一颗心脏(前面说了,恶魔拥有三颗心脏,有的品种更多),和那颗头颅了。

    这两样东西需要同时取下,不然一个出了问题,炎魔就会直接爆炸,到时候另一个估计也没用了。所以索拉姆只能叫来薇欧瑞特,让她和自己一起。

    “一二三,起!”两个人几乎同是出手,一个砍下头颅,另一个摘下心脏!当然更多的是薇欧瑞特配合索拉姆,以构装体的精度,完全可以把误差控制在0.01秒之内。

    两个人拿下东西的同时就一个闪现消失了,而巴洛炎魔剩下的残躯也在这时候开始爆炸。不过嘛,那威力真的小的可怜,简直就像一颗大炮仗除非有人贴脸站在边上,否知应该不会哪个家伙会被炸伤的。索拉姆估计是自己把索拉姆这只炎魔剥削的太狠了,这只炎魔身体的绝大部分都被拿走,连灵魂都被禁锢在宝石里,所以作为爆炸的“炸药”不足,才只能成为一个“炮仗”。

    一群圣骑士看着索拉姆如庖丁解牛般分分钟把一只炎魔搞成这样,心里不断的嘀咕,这都什么人啊,这么数量不会是常常干这种事吧?

    别说,还真让这帮圣骑士猜着了,索拉姆以前还真的常常干这种事,要知道,索拉姆以前在阿瓦隆,本来就是捕猎小能手,毕竟,那里的兽人本身就是过着游猎放牧的生活,肢解猎物什么的,只要是个阿瓦隆兽人都熟练的很,再怎么说,这才是吃饭的本领。

    在索拉姆这边大丰收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就有点不妙了,随着那些恶魔一个个被消灭,他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而且威瑟兰还像一只疯狗一样紧紧追着他不放,而且随着原来越多的圣骑士和牧师把目标对准阿尔弗雷德,同时也尽全力支援威瑟兰,这使得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得到逆转!搞得阿尔弗雷德现在根本没有似乎喘息之机。

    随着最后的一只巴洛炎魔被干掉,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估计要遭重了。可他对此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传送门被毁掉,而威瑟兰又对他穷追不舍,让他根本没有机会乘乱逃跑。

    阿尔弗雷德现在只能改变策略了,在城市大闹一场什么的,估计是没戏了,他现在只能赶紧跑路,他决定孤注一掷,不管什么保存实力了,逃跑要紧,只要跑出去,一切都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也懒得在使用分身了,于是两个阿尔弗雷德撞在一起,两者融合,又变成了一个。这是他的完全体!然后阿尔弗雷德的身体(应该是莱茵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原本英俊的相貌在短短时间内变成一个怪物模样,身体在一瞬间变成一只巨大的蝙蝠!

    “穿越费伦游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