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开明的寇根
    终于,炎魔被那中屈辱感折磨的疯狂,虽然巴洛炎魔一生起码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处在愤怒之中,但不可否认这次,这只巴洛炎魔真的被激怒到了顶点,在巨大的愤怒之下,这只巴洛炎魔发挥了自己最大的力量。

    “轰!”一阵剧烈的怒焰瞬间吞没了巴洛炎魔的身躯,也是这股烈焰将那道光芒挡在了身躯之外。(烈焰身躯,巴洛炎魔的看家本领)也正是这股烈焰让巴洛炎魔有了一丝喘息之机,让它使用高等传送术,躲开了那强大的光芒。

    等到炎魔传送走之后,那耀眼的光芒轰的一声就击打在地面上,原本岩石的地面在这光芒的冲击下,犹如碰到餐刀的黄油一般,一下子就被融化出了一个深坑,在那深坑之中无数的熔岩不断的在翻滚。

    看到这一幕的圣骑士们,赶紧停止了脚步,开始远离那道恐怖的光芒。圣骑士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友军的手下。

    而这时,他们也才有空看向了光芒射来的方向,只见在原本威瑟兰冲出来的坑道处,一个背生光翼的金甲天使手持着一把通体金黄的奇特长枪出现在那里,那身华丽而充满威严的铠甲,防护是如此的严密,以至于众人看不到任何一丝使用者的特征,就连原本应该露出面部的地方,也被一张华丽的金属面具挡住。而从那长枪上渐渐减弱的光芒上可以看出,刚刚那恐怖的光芒,正是从这杆长枪上发射出来的。

    虽然不清楚这个金甲天使到底是什么,可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一种想要对那个华丽身影顶礼膜拜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特,但没有一个人对此表示突兀和异样感。

    “巴洛炎魔?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物质位面的?”那个金甲天使收回了抬起的长枪,然后有点奇怪的扭头像边上的一个女孩问道。那个女孩在场的人大部分都知道,那是索拉姆身边的那个侍女,薇欧瑞特,因为她实在太漂亮了,而且不同于那种艳丽的漂亮,反而非常清纯可人,非常符合圣骑士的审美观。

    由此,不少人都猜到了,那个金甲天使估计就是索拉姆了。

    “这是使用亵渎之语吟唱的召唤法术:毁灭召唤,这种召唤术可以强制性召唤那些顶级恶魔种。”薇欧瑞特听到了索拉姆的问题,马上躬身回答到,作为奥术一号最终造物,她被赋予了非常完备的法术知识,至少是那个时代的法术知识,虽然薇欧瑞特对现代的法术有点不了解,可对于法术的原理,还是很清楚,毕竟现代法术体系就是在耐瑟瑞尔时代完成奠基的。

    “哦哦哦,亵渎之语,我听说过,似乎很多恶魔都会来着,可没听说过有这么强的作用啊?”

    “您说的是渎神之语,那是底层位面一种特有的能力,虽然也被称作一种语言,其实是一种法术,能腐化污染诅咒非邪恶阵营,可和亵渎之语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这一点在,法术全解第三章第四节第五小段有详细解说。”作为一名新生的构装生命,薇欧瑞特还是太年轻,根本不知道委婉,虽然她的职责就是辅助奥卡苏安的主人,所以面对主人的错误要及时提出。可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还是让索拉姆稍稍的有点尴尬。

    “啊...哈哈,啊哈哈,是这样啊,对了,下次把那本书拿给我看看,我下次也要看一看。”

    “是。”虽然薇欧瑞特对索拉姆这个要求有点奇怪,毕竟所谓的法术全解,说白了就是一本对法术描述的书,属于在耐瑟瑞尔时代魔法学徒要学习的基础知识,也正是因为这个,所以当初索拉姆在奥卡苏安的时候寻找法术书籍的时候,薇欧瑞特压根就没拿出来过,毕竟索拉姆当时的等级根本就不需要。

    可作为书记官,薇欧瑞特根本没办法拒绝索拉姆的要求,所以虽然奇怪,可薇欧瑞特还是选择遵从。

    或许是因为这断对话太尴尬,也或许索拉姆注意到了现在还在战斗,于是果断的转移了目标。

    “恶魔!去死吧!!!!”说完,索拉姆一个“闪现”冲了出去!看起来好像比圣骑士还圣骑士。

    就在索拉姆冲出去的一瞬间,一群人影就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坑道口,一个矮人扛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来到了薇欧瑞特身边,然后非常粗暴的把那个男人丢在了地上,然后有点喘的说道:“呼呼呼,咦?索拉姆人呢?”

    这个矮人正是寇根!这家伙之前被丢在了封印之外,没有跟随索拉姆他们一起进去,他本人倒是很有兴趣到封印里面逛一圈,可问题是谁都不愿意带着他。

    他一个战士跑到那种环境中,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会成为累赘。所以只能留在封印外面了,也正是这个决定,差点让他死在那里。狂战士的确很强,可阿尔弗雷德的“鲜血盛宴”,简直是遇到克星了。

    狂战士在狂化的时候,首先就是全身血液加速流动,心脏以最高功率泵血,平常的时候这没什么,最多对心脑血管有点负担,但以狂战士的身体素质而言,还抗的住。

    可在鲜血盛宴的效果下,这简直是给阿尔弗雷德送人头,原本鲜血盛宴就是吸取血液的,你加速血液流动,那可不单单是1+1=2的问题了。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那一盛况,可索拉姆还是能想象的出来那场面,估计别人失血都是一缕一缕,到了寇根这,就变成了水龙头哗哗的往外放血。而寇根又是个疯狂的个性,他从来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在还没有碰到敌人(阿尔弗雷德),就被弄的惨兮兮的,寇根当然不能忍,于是越是失血多,就越是生气,而越是生气就越是会进入狂化。就这么成了恶性循环。

    事实上等索拉姆发现寇根的时候,这货已经快成干尸了。说道这里,索拉姆都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生命力之顽强,都那样了居然还吊着一口气。

    索拉姆猜想,一定是有哪位好心的圣骑士或者牧师中途帮忙刷了一些神术到他身上,要不然以鲜血盛宴的力量,索拉姆估计只能找到一具矮人干尸。

    可即便是这样,索拉姆还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寇根救回来,当然,这不是索拉姆有多好心,而是他觉得寇根就这么嗝屁了太浪费了。要是搁在之前,索拉姆或许还就真的看着寇根嗝屁,这家伙太难控制了。可是这次索拉姆进入封印收货颇丰,其中最有价值的当然是神器,不过夺心魔的心灵控制颈环也不错。

    尤其是对寇根而言,就更是了。索拉姆其实还是蛮喜欢寇根的,他具备一个战士的所有优秀素质,无所畏惧,天生的战斗直觉,完美的身体素质,但他也同时拥有了战士的所有缺点,脾气差,没脑子,嘴臭,以及桀骜不逊。

    也是因为索拉姆根本没把握控制他,所以索拉姆最终放弃了招揽寇根,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手下随时有可能和自己翻脸吧?可有了夺心魔的心灵控制颈环之后,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所以在救回寇根之前,索拉姆就把一个颈环套在了他的脖子上。原本以为寇根在恢复神智之后,会和索拉姆大闹一场的,索拉姆都做好了准备,用事实告诉寇根,他没得选。

    结果,等寇根这家伙醒过来之后,居然很平静的就接受了,索拉姆的乘人之危。这把索拉姆搞的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这和他平常的作风完全不一样。索拉姆都以为这家伙是不是被阿尔弗雷德吓傻了,要真是这样,那索拉姆就白费力气了,一个心怀恐惧的战士可没多少前途可言。

    于是索拉姆就直接开口询问寇根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完全是索拉姆想多了,寇根还是那个寇根,并没有变,一听索拉姆提起那个吸血鬼,这个矮人就一蹦三尺高,拿起斧子就要再去找阿尔弗雷德算账。

    虽然看出来寇根并没有因为之前的打击而受到什么心里伤害,可索拉姆还是搞不懂寇根到底是怎么了?

    “你说这个啊?嗨,我还以为是啥事呢。你问我甘不甘心?我当然不甘心了!可问题是,我不甘心你会放了我吗?”

    “你看,你自己都说不会了,那我还说个毛线?你不也说,你可以完全控制我吗?既然不能反抗,那我还不如老实点,这样至少不用浪费力气还白吃一顿苦头,不是吗?”

    “你说我恨不恨你?你在开玩笑?当然不恨!要是我有你手中的那玩意,我也会想办法控制几个手下的,再说了,没好处的人,谁干?你救了我,我自然要付出代价,和自由比起来,我还是更希望活着。对了,你以后会发我工钱吗?我可跟你说,我的要可是很高的,什么,两....啊,呃......是这才多少啊,要不再加点呗?”

    以上,是寇根的原话,这货索拉姆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了,是该说他通情达理呢?还是说他思维奇葩呢?穿越费伦游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