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九十一章
    他们一致认为索拉姆就这样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少女带到这种危险的地方,像薇欧瑞特这种女孩,就应该拿着书本在一个阳光明媚,百花盛开,微风徐徐的地方优雅的喝着红茶,而不是在脏乱差的环境里面对穷凶极恶的亡灵。

    当初索拉姆在挑选突击队的时候提出带上薇欧瑞特的时候,几乎所有年轻圣骑士都强烈反对。怜香惜玉是一回事,同时他们也不希望宝贵的名额被一个这样柔弱的女孩子占用。传送的名额可只有三百个啊!带一个毫无战斗力的女孩去,完全是浪费宝贵的名额。

    当时索拉姆的坚持,让很多人都不爽,这完全是无理取闹!可让很多想不通的是,上面那些人居然同意了,包括他们的顶头上司,总指挥,威瑟兰也没有反对。当时那些人还觉得是上面昏头了。

    可现在一看,那是上面昏头,完全是他们有眼无珠!刚刚的事,几乎所有的年轻圣骑士都傻眼了!这哪是柔弱啊,分明别人强的不像话!这个事实让很多人都羞愧之极,妈蛋,完全是有眼不识真神啊,居然会眼瞎到把一个实力强大到扎眼就能干掉复数的渴血妖的存在看成一个柔弱小女子,这对这些实力高强的圣骑士而已,简直是耻辱。

    薇欧瑞特这时也收起了手中的黑色细剑,说是收起来,其实是那把黑剑自动的崩解,同时在黑剑周边的空间开始扭曲拉伸,宛若是时空被抚平一样,她手中的黑剑居然引动了空间!

    “毁灭魔剑!!!”有识货的人马上叫出了这把剑的来历,事实上,那根本就不是一把剑,而是一个法术,一个九级的稀有法术!那把剑原本就并非是由物质构成的武器,而是抽取出来的时空碎片,仅仅是外在的表现化做一柄剑的样子。

    这个法术形成的剑,其实并不锋利,因为它压根就没有实体,根本谈不上什么锋利不锋利的,可它依旧无坚不摧!那是因为这柄剑的真正本质是一道空间裂缝!在启动这个法术的时候,法术的力量就会让施法者眼前的空间开始崩塌,如同碎片般破裂开来,出现了时空的断层。这时候施法者就可以利用法术的力量取出一片空间碎片,这块碎片化做一柄长剑。

    任何通过这片空间碎片的物体都会在一瞬间被狂暴的空间之力,直接分解成尘埃!同时由于空间裂隙的宽度很窄,受害者往往看上去是被利刃分尸一样,可事实上。

    一个随手就能施展一个九级法术存在能是善茬?那明显是开玩笑!更何况,毁灭魔剑的名气虽然很大,可真正会这个法术,又会用出来的人却非常少,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法术的确很稀少,作为九级法术里破坏力最强的法术,本身就意味着它的价值(基本是无坚不摧,没什么存在能抵挡住这个法术的伤害,空间之力的威力可不是说说而已,当然这里说的是对单个敌人的破坏力)。

    而另一方面,也是这个法术极难操控,又没有什么实用价值,所以很少有人会去使用它。空间力量的操控永远是法术课堂中最难的一块,所以这个法术很容易发生意外,一个不好,这个法术就会因为控制不了,形成一个空间乱流,直接把施法者分解掉。

    同时因为这个法术的形态关系,施法者只能和敌人近身使用这个法术,这就让这个法术的实用价值大打折扣了,毕竟没那个施法者会轻易和敌人近身。你见过几个施法者会拿着一把剑和敌人互殴的?施法者崇尚的永远是距离,离的越远就越安全。

    可以这么说,能像薇欧瑞特这样把毁灭魔剑使用的如此举重若轻的,实力绝对不可小觑!因为这可不仅仅需要超强的法术能力,还需要非常强的近身格斗能力才行!

    倒是那些老成一些圣骑士虽然对薇欧瑞特能有这么厉害有点吃惊,可到底还是很快就平复了下来。毕竟一般那些年纪大一点的圣骑士都算是吃过见过的主,知道,行走江湖,最不能掉以轻心的,就是小孩、老人和女人!

    这里可是魔幻世界,长相是最不能说明问题的,鬼知道一个看起来是小孩的家伙到底有多少岁了?而老人就更不提了,法师一般都是越老越强。女人更是了,费伦世界里,女人能顶半边天绝对不是一句空话!总而言之,正是因为这三类人最容易让人发下戒备,所以就更危险!

    何况薇欧瑞特一下还占了两样。

    索拉姆既然能坚持带这个小女孩,那就说明,他对这个女孩有着绝对的信心,他们可不是那些荷尔蒙上脑的年轻二杆子,索拉姆带着这个女孩,难道就是为了享受?除非索拉姆有病。这也是当初为什么几乎所有有分量的人都没有反对的原因,他们当时相信,这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孩一定有过人之处,才让索拉姆如此坚持,既然如此,他们干嘛要反对。

    所以在看到薇欧瑞特的真实实力之后,那些年纪大一点的圣骑士,只会觉得那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不需要那么惊愕。

    很快这些恢复过来的圣骑士就开始欢呼起来,因为他们眼前最大阻碍已经消失了,特别是威瑟兰,人生的大起大落太厉害了,刚刚还在自责,可马上就有机会了。

    “杀!!!”面对如此好的机会,威瑟兰立刻拿起武器冲在了最前面,他不能让这么好的机会再自己眼前被白白浪费掉!

    这边的发展自然是瞒不过那些吸血鬼的,在血雾中的吸血鬼一直都在关注着事态的变化,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小命,至于说始祖什么,在他们心里的顺位永远是低于自己本身的,眼看作为底牌的渴血妖已经全部被消灭,他们心里的惶恐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这些人可都是圣骑士啊,对吸血鬼而言,圣骑士就是克星,事实上善于隐藏自己的吸血鬼非常惧怕圣骑士那莫名其妙的第六感,他们很容易就能发现隐藏在人群中的吸血鬼。

    所以其他吸血鬼都把目光看向了他们的首领莱茵,他们希望首领能拿出新的底牌,或者干脆直接带着他们逃跑,在他们看来,莱茵也不可能真的愿意为了一个不知真假的始祖就牺牲自己。

    被这么多人看着莱茵,自然不可能感觉不到,可他依旧没有任何动作。这让其他吸血鬼稍稍有些放心,至少现在,莱茵依旧没有焦急,依旧在闭目专心致志的操作着仪式对封印进行破坏,这说明,他还有信心,要知道,真要玩完,莱茵也跑不了,没有吸血鬼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直到几分钟之后,在前面阻拦进攻的亡灵越来越少,单薄的防线已经摇摇欲坠的时候,莱茵终于在其他吸血鬼焦急的目光中睁开了双眼。

    看到这一幕的吸血鬼们都心神一震,觉得莱茵一定是有办法的,因为他的眼神中充满的兴奋和激动,这怎么都不像是马上要完蛋的样子。

    “呵呵,遵命,始祖大人!呵呵,哈哈哈哈!血族的荣光就要播撒到整个世界了!您是我们的真神,您是我们的未来!我将为您付出一切!您的回归,哈哈哈!”

    这突如其来的宣言和赞歌,一下子让所有吸血鬼都懵了,这是什么情况?莱茵大人疯了?

    “莱茵大人?您这是.....怎么了?”过了一小会儿,一个吸血鬼终于开口问道。

    “哈哈哈哈,封印被削弱了,我和始祖之间的联系已经越来越清晰了,刚刚始祖大人已经能和我沟通了,我们血族的新纪元马上就要到来了。”

    对于下属的问话,莱茵显得格外的兴奋,立刻手足舞蹈的说道。

    其他吸血鬼相互看了看,有点不太确信,又有点期望。

    “那位大人真的和您联系了?”

    “不错!我们夜刃氏族的万年以来的计划终于要成功了,我们将去迎接始祖以远古血族和半神吸血鬼的姿态出现在我们面前!”

    听到这里,所有的吸血鬼都有点高兴,至于说为什么只是“有点高兴”,那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和自己的小命相比,他们对始祖的消息真的不太上心。就算始祖大人真的成为了吸血鬼有史以来第一位远古吸血鬼,可要是他们自己本身挂了,那么这些和他们好像也没什么关系了。

    “那始祖大人有没有说,让我们怎么解决眼前的麻烦。”一个吸血鬼试探性的指了指正越来越近的圣骑士们,希望莱茵能赶紧解决这些要命的家伙!至于说始祖啊、半神啊、远古吸血鬼的,可以稍后再说。

    “当然!始祖现在已经超脱了凡物,这点事他早就想好了。”

    “什么?!!!”一听到这话,在场的吸血鬼都兴奋的差点跳了起来!始祖大人真的交代了!

    “呵呵,那可是半神!不要以凡人的眼光来衡量一位神灵的伟大!”莱茵很严肃的说道,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又微笑的说道:“始祖大人给的方案很简单,那就是让我们尽快进入封印,在地下城的遗址中,把始祖大人请出来,只要有他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得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