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乌合之众(求月票,求订阅)
    法术和神术都是有作用范围的原本只需要一部分正能量法术就可以全覆盖那些亡灵,这就是所谓的火力覆盖了,而刚刚的三轮攻击中,讨伐部队的火力覆盖严重重复,这是极大浪费。

    更重要的是,这些法术被浪费了之后,在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再次补充,以一个炙热之心骑士团小兵为例,他们都是刚刚踏入圣骑士行列的新手,等级只有五级,这级别的圣骑士类法术能力原本就很少,只有圣疗(一天一次,可以治疗队友和自己,对亡灵可以形成伤害)、打击邪恶(一天一次)、驱散不死生物(一天一次,效果是同等级,圣武士驱散不死生物的能力相当于牧师一半等级的能力)

    也就是说,当那些圣骑士在三板斧过后,就完全失去了类法术能力!从而近乎变成了完全一个近战骑士了,(的圣骑士七级以前是无法用卷轴施法的,所以不用考虑神术卷轴的事了,圣骑士七级的时候,才可以拥有施展神术的能力)

    这无疑是浪费!因为对于圣骑士来说,这些低等亡灵,用武器消灭根本就费不了多少力气。那些法术完全可以被更有效的分配,从而形成连续有效的打击!而不是一开战就被消耗掉!

    前文说过圣骑士相对来说更多都是以小队或者个人行动的,对于集团行动非常的陌生,他们对军队在大规模行动中的火力分配根本不懂,他们只是反射性的看到敌人就直接出手,根本没有想过火力配置这件事。

    这就是传说中的乌合之众了,不是单兵素质强就一定可以成为强军的。就比如历史上的毛子,战斗民族的彪悍是出了名的,那可是没事和熊打架的民族,可一到打仗的时候呢?他们也就是只会用人堆了,历史上的小胡子不就是被堆死的吗。

    同时这个时空的兽人也有点这个意思,单兵作战兽人的强势毋庸置疑,事实上就普通小兵单挑而言,兽人估计是大陆最强,可一到大规模作战,那些家伙就只会呜呜啦啦的一窝蜂的冲,要么敌人被一波莽死,要么自己完蛋。

    现在这些圣骑士也是这意思,眼睛里只有敌人,完全忽略了友军的存在。

    不仅是圣骑士,就是那些牧师也是,完全没配合,只想着赶紧消灭敌人支援前线队友完全忘记了自身神术的限制性。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他们,毕竟宗教组织真的对内部实行军事管理和训练,是很犯忌讳的,除了战神坎帕斯教会之外,其他教会这么做非常容易造成贵族集团的联合抵制,宗教组织要是有了军队,那还要世俗政权干毛?也只有光辉平原那种被宗教化的国度才能这么玩。(坎帕斯教会依旧是例外,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军事组织,所以很多国家对坎帕斯教会很抵触,也只有坎帕斯教会的基本盘才能有坎帕斯大神殿,其他地区坎帕斯教会的规模都不大)

    “它们在消耗我们的法术!怎么可能?一群没脑子的亡灵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战术?”

    威瑟兰的命令下达之后,很快就在部队中引起了混乱,因为这些没经历过兵团作战训练的游兵散勇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分配活力,于是战场上有意思的一幕出现了,长长的横列战线有的地方依旧是饱和打击,有的地方则全面哑火,而且那些施放神术的地方也没有聪明的选择拉开法术覆盖范围依旧只是饱和打击自己面前的敌人。

    就这样战线开始出现伤亡,亡灵们的打击开始奏效了。

    打仗从来不是请客吃饭命令一下就可以解决问题,事实上威瑟兰的命令不仅没用而且还起了反效果,因为不懂就是不懂,你下了命令地下的人依旧是不懂,当整体脱节之后,战斗自然就陷入了混乱。

    “我说你是怎么从骑士侍从毕业的?你们圣骑士现在都不考军事的?”索拉姆其实也不懂军事,可他会看啊,刚刚索拉姆嘲讽威瑟兰也不是因为什么军事,他只是单纯的觉得亡灵的做法不对劲,索拉姆可是亲眼看到过亡灵聚集地的,知道那里有不少中高级亡灵可这会看了半天也没看到那些家伙的影子,出来劲是一些低级炮灰,这种层度家伙很多亡灵就可以自己召唤,根本没价值,那么它们出来是干什么的,还用猜?绝对是用来消耗的啊。

    索拉姆不怎么懂军事但有一点索拉姆还是懂的,那就是在战斗中永远不要做敌人希望你做事,这是索拉姆的大伯,氏族单挑之王告诉他的道理,虽然简单可却适用于任何战斗,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殴,都一样有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至于现在索拉姆的反应,则是对威瑟兰刚刚的命令造成的混乱。妈蛋,不下命令还好一下命令乱套了,这种老大简直妥妥的坑货!

    其实吧,索拉姆还真冤枉威瑟兰了,威瑟兰虽然反应慢可到底还是猜透了敌人的目的,所以下达了停止法术打击的命令,可问题是这坑爹的阵列让威瑟兰的命令根本没办法很好的传达,毕竟这个世界的命令传达都是靠吼的。

    威瑟兰的命令由副官传达到各个长官,长官在告诉底层军官,底层军官再传给小兵

    战列的横向摆开,加上薄弱的战线,让几乎所有部队都横向展开并投入战斗,那么好了,命令的传达和执行怎么保证?

    毕竟不管是长官还是小兵都加入战斗了,你就是想找清楚人都费劲,所有只能一路喊了,至于听不听的到,听到了会不会执行,那就完全看天了。

    你说坑不坑吧,再加上很多底层年轻圣骑士之前都是单干或者小队行动,战斗时自主性高的一批,基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根本不适应旁边还有人指挥的。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就造成了眼前的混乱。

    “那些亡灵是没脑子可不代表着别人后面的人没脑子啊。吸血鬼是没出现可这不代表着它们不能在背后操纵。”

    一般的亡灵是没什么脑子,可吸血鬼就不一样了,这些家伙虽然比较自私,可脑子是真好使,毕竟吸血鬼要初拥也不会找那些歪瓜裂枣,而活的越久的吸血鬼就越狡猾,因为笨蛋都已经变成灰了。

    “”威瑟兰觉得索拉姆说的好有道理,他甚至都没有反驳的余地,他一直想着吸血鬼缩在封印前面不敢露头,根本没想过那些吸血鬼会还会在后面搞事。

    “现在怎么办?”

    “我哪知道,总指挥是你。”问索拉姆怎么办那不是问道于盲吗?他要知道怎么办,以他那喜欢装逼的性格早就夺了威瑟兰的权力开始发号施令了。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提醒你,那就是突击队必须马上开始准备了,我可不想和一帮状态不好的人一起面对吸血鬼和他们的精英亡灵。”

    “可是”威瑟兰看了看前线已经拼在一起的战线,有点犹豫,突击队的人都是精英这一点毋庸置疑,毕竟只有三百人的名额,又是执行最危险的任务,当然要优中选优,300个人,暂定为190名高级圣骑士,80位高级牧师,20位法师,剩下的就是索拉姆一伙了和另外几个冒险者。

    索拉姆他们和那几个冒险者,是在在进入下水道之前就被选好的,索拉姆他们实力强劲,又见识过封印的情况,自然会要进入突击队,其他几个冒险者也不见得,其中有一个游荡者,两个战士,一个少见的重甲盾战士,最后还有一个德鲁伊。

    这些家伙能进入突击队,就说明不是泛泛之辈了。特别是那个德鲁伊,据说在北边非常出名,被称为橡树之子!

    他们这些人在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上前线,而是直接在后方冷漠的看着前面的战线,可突击队剩下的那些圣骑士、牧师就没那么安稳了,在看到前线的战友和亡灵们杀成一团,一个个的都有点坐不住了,他们无法坐视自己在安全的后方看着战友们流血牺牲,纷纷要求前往支援。

    这也是善良阵营的通病,他们没办法冷静的以纯粹的得失来看待事物,他们总是对事物怀有强烈的主管意愿,这也常常导致他们做出一些有损大局的事,不是说善良就一定能代表好事的,好心办坏事的情况真不要太多。

    比如现在,那些家伙一个劲的要求支援战友,完全忘记了他们本身所负担的任务,或许他们知道,可他们无法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在他们看来,支援战友和完成任务并不一定是冲突的。

    可在索拉姆这些人眼里看来却不是这样的,他们的任务很危险,他们并不能忍受带着一帮状态并不好的队友去面对危险的敌人。他们眼睛里看的更多的是利弊,虽然比较冷漠,可却是最正确的看法。他们的现在的任务是休息,然后等待更多的亡灵被前面的战友吸引出来。

    而威瑟兰犹豫的原因,也是基于善良阵营的通病,他到底不是冷血的军人,虽然他是一个军事组织的头领,真正军人可不会这么优柔寡断,在军人眼里,除了胜利其他都是次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