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评议会(求月票,求订阅)
    ,精彩小说免费!

    其实问那句话的议员也是怀抱着一丝侥幸才问这么一句的,他自己心里清楚,教会在这件事上是不可能退让的,那可是别人亲自做的公证。

    要是其他什么团体,还可以用收买、威胁等手段让他们改变立场。

    可问题是,那可是教会,他们上面有神灵!难道议会还能收买神灵?别说神灵是不可能违背自己的原则的,就算能,那议会又有什么东西去威胁、收买神灵呢?

    议会真要有那本事,也就不用在乎这点事了。所以教会那边是没办法了。

    “那......那个索拉姆呢?他是记录上的冒险队队长,只要他出面撤下爱德华的名字,我想教会那边就好谈了。我们可以找他,他要是害怕费兹捷勒的报复的话,我们可以给他作保!维护他在阿斯卡特拉的一切利益,我还就不信了,在阿斯卡特拉,影贼还能比议会强?”

    这话看似在给索拉姆开条件,其实也是在变向的威胁索拉姆,既然在阿斯卡特拉议会比影贼厉害,那么该怎么选择,索拉姆心里应该有数。在这里,影贼能给他索拉姆的,他们议会也能给,影贼给不了的,他们议会照样能给!

    “估计没戏,索拉姆是个什么性格,各位应该也听说过。而且这次,光辉教会的大主教多米尼克已经暗示了,索拉姆这次会这么做,也是因为费兹捷勒卖了一个大人请给索拉姆,索拉姆不得不发誓还费兹捷勒这个人情,现在要他改口估计会非常难。”

    在这个世界,誓言这种东西和索拉姆以前的世界可不一样,随便怎么说都行。在这里“说话要负责”这句话并不是空谈。所以在听说当着费兹捷勒发誓之后,一帮议员还真不好说什么,毕竟谁也不知道索拉姆违背誓言的后果。

    至于说管索拉姆去死,硬逼着他遂了议会的意这种事,议会根本没想过,废话,要是索拉姆那么好拿捏,影贼就不会在索拉姆手中吃那么大的亏了。

    “什么样的人情,能让索拉姆这么帮他?甚至不惜得罪我们?”有人明显不信这个说辞,他们甚至阴谋论的觉得索拉姆就是冲着破坏议会规则来的。

    当然,他并不知道索拉姆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可他们不在乎,他现在看谁都有点不怀好意。

    “为了索克亚的女儿,赛丽勒芙。”

    “索克亚?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大骑士长,索克亚阁下?他的女儿怎么了?这和索拉姆有什么关系?又和费兹捷勒有什么关系?”

    索克亚作为白银之手的大骑士长,又是一名传奇圣骑士,他在大陆的知名度非常高,可六人评议会还是不清楚,这和索拉姆、费兹捷勒有什么关系。至于说赛丽勒芙,他们就更不清楚了,六人评议会每天要面对多少事,怎么可能去关注一个小姑娘呢,要是他爹索克亚还差不多。

    “是这样,索克亚的女儿赛丽勒芙最近因为历练的关系,来到了我们这里,结果不知怎么的,她居然偷偷一个人跑进了下水道,而索拉姆和索克亚的关系也非常亲密,听多米尼克说,索拉姆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认识索克亚,而且还受了索克亚非常大的恩惠,所以面对赛丽勒芙的这种行为,索拉姆自然不能坐视,于是就只能前往下水道去寻找赛丽勒芙。也是因为这个被费兹捷勒找上了门,论起对下水道的了解,还有谁比的了影贼?”

    为了把索拉姆劲量的摘出来,多米尼克真的为他开脱了不少,甚至把责任都丢给了费兹捷勒,虽然费兹捷勒并不在意就是了。

    “他为什么不来找议会!!!影贼有的东西,我们完全可以让影贼给他!”这话明显就不讲理了。是,议会的确可以这么做,可问题是,在这件事之前,议会会搭理索拉姆吗?

    “那也要索拉姆能找的上我们,我们和索拉姆可没有任何接触。”还好,在场的人中有那脑子清楚的人。

    “不管怎么样!索拉姆必须接受惩罚,他这是在帮助影贼脱离我们的掌控!要是他不受到惩罚,以后我们怎么震慑其他人?”

    “哼!这有意义吗?真正在搞鬼的是费兹捷勒!就算索拉姆不帮他们,他们完全可以找其他人,到时候一样会导致这种情况,所以索拉姆的问题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费兹捷勒!要是我们不能扼制他,那就算惩罚了索拉姆,也没有丝毫作用!搞清楚重点!”

    在一些议员眼里,索拉姆还真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惩不惩罚他都可以,真正问题的根源是费兹捷勒,是爱德华,是这次授爵!!!这些不解决,其他都是扯淡!

    “那我们去和爱德华谈?反正他是传奇,给他授爵本来就没有任何问题,只要他脱离影贼,我们完全可以给他更高的爵位!总之什么都好说!只要他答应。”

    然而,这位议员的提议,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应。因为那不现实。要是能让爱德华脱离影贼,他们还说个毛线?早就不会有眼前这种事了。

    面对同伴的沉默,那个说话的议员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说了句废话。于是也沉默了下来。

    在一阵难堪的沉默之后,终于有人开口了。、

    “我们现在必须面对这件事,封爵的奖励必须被下发,这是大势,我们阻挡不了,也不能阻挡,现在我们只能考虑那之后的事,说到这里,我也不得不佩服费兹捷勒的眼光。居然找到了这样一个机会。呵呵,看来,他早就了这个心思了。”

    这个议员从刚刚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他知道,现在再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事实已经造成,议会并没有其他的选择。他们拒绝给爱德华授爵产生的后果,可比爱德华成功授爵产生的后果要严重的多。

    他们是政治家(自认的),不是小孩子。只有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而作为政治家的他们,更是完全的利益动物。

    既然如此,事情该怎么选择就很明白了。他们必须承认爱德华的功绩,并给他授爵。现在他们要考虑的是授爵之后的事。

    “同意”

    “同意”

    “同意”

    “同意”

    “同意”

    其他人经过刚刚的思考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所以也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很好,既然达成一致了,我们就进入下一个议题吧!”

    “等等!那费兹捷勒呢?我们不去对付他吗?”面对这样的轻轻放过,六人评议会中有人觉得接受不了,难道不讨论一下对费兹捷勒的安排?不管是清理他,还是架空他,总要有个章程吧?

    “对付费兹捷勒?呵呵,你开会的时候没带脑子吗?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他找到了一个好时机!你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那个之前始终沉默的议员面非常生气自己同伴的愚蠢。

    显然这个最后才开口的议员在六人评议会的威望非常的高,他这么不给面子的开口呵斥,居然没有引起任何反弹。其他人都默默的听着他的话。

    “费兹捷勒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你第一天认识他吗?他会做这么没把握的事?不说别的,现在影贼总部不属于他直属的战力已经调出去七七八八了,现在的影贼,说是他一家独大都不为过,更何况他手中一定还有隐藏的力量,你现在去惩罚他,你是想干嘛?是想把他逼的和我们鱼死网破?”

    “我......”那个议员有点想辩解,可刚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怼了回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看不起影贼那些小贼的力量吗?可你想一想清楚,我们现在的处境!收拾费兹捷勒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要承受损失,我们损失的起吗?而且他要是想引起整个阿斯卡特拉骚乱怎么办?我们没精力去处理他!至少现在不行!别忘了,我们还有更大的麻烦呢!”

    说着,这个议员就愤怒的把索拉姆上交上来的地图和水晶球丢在了桌子上!他们刚刚一直没怎么关注下水道的麻烦,倒不是有意忽略这个问题,实在是,费兹捷勒的背叛让他们一时间有点方寸大乱。

    现在经过一提醒,有那么两三个议员终于如梦方醒,要是下水道那边的麻烦变的不可收拾,那才真正的要命的大麻烦!

    “可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而之前那个议员也有理由,他承认现在的确不是收拾费兹捷勒的好时候,可是要是什么都不做,那他们议会的威严怎么办?这可是公然挑衅啊!

    “谁说我们什么都不做?派几个人申斥费兹捷勒几句就行了。”、

    这也能叫做了什么?费兹捷勒会在乎才怪!可没等有人反驳,那个一锤定音的议员又说话了。

    “现在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先稳住他,直到我们的麻烦都结束!至少是我们不再需要他了之后,我们才能对他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