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我们不一样(求月票,求订阅)
    ,!

    凭着过目不忘的出色记忆力,短短两天时间索拉姆就大概掌握了这门极难的外语。虽然很多地方还有些生疏,不过随着不停的应用很快就能熟练掌握起来。

    毕竟巩固一门陌生语言最好的方式就是听、说和写。写现在已经丝毫没有问题,只剩下听需要多加锻炼。至于说,还是算了吧,如果从嘴里发出这些稀奇古怪的声音不被当成神经病才怪。

    所以卡萨的提前预判法术技巧索拉姆算是入门了,至于之后的事,那只能慢慢来了。于是索拉姆就把自己注意力放在了他从墓中得到的手稿上。

    而手稿的主人,就是远古木乃伊奈瓦吉亚的导师,卡萨的学徒,普雷斯科特。

    这个普雷斯科特,在历史上可以说是默默无名,要不是手稿上的署名,索拉姆根本不可能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唉,这怪他生不逢时。

    不说别的,要是这份手稿上记载的法术被公布出去,那他完全可以站在法师的巅峰!被后人所敬仰。可问题是他在堪堪完成这个法术就跪了。

    他的唯一学徒还被他自己制成了木乃伊,他就算想发表都没半法,所以只能抱着自己的研究成果躺进棺材里,要不是索拉姆,这份手稿还不知道要被埋没到什么时候。

    这份手稿上面记载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一个系列,三个法术,是以普雷斯科特自己的名字命名的。

    名叫普普雷斯科特空间乱序、雷斯科特空间乱刃、普雷斯科特空间爆裂。分别是六级、七级和九级法术。

    这三个法术别的不说,单说威力,就足够让人瞠目结舌。这两个法术,是普雷斯科特受到传送术的启发,他曾经看到过一个菜鸟法师使用传送术,然后出了岔子,最后身体被一分为二,分别传送到了两个地方。

    看到这一幕,普雷斯科特马上就开始联想了,因为传送术出岔子,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运气好一点,会被传送到不知道哪去,要是倒霉一点,那就乐子大了。

    就是连传奇法师也会传送的力量撕成碎片,当然也不会有传奇法师会出这种搞笑的意外。但要真碰上了,也一样要倒霉。

    于是普雷斯科特马上想到,可以根据这原理来创造一个新法术。这个点子,在普雷斯科特的导师卡萨还活着的时候就有了,不过卡萨对他的研究方向持以否定态度。

    因为不是没有前人想到过这些,可他们都失败了,因为这其中技术难题实在太多了,最主要一点还是空间的力量实在难以驾驭。这一点上,从有关空间力量的法术稀少上就可以看出,特别是攻击法术就没有几个是和空间有关的。

    不过,很多法师都有一种特有的固执,他觉得可行,他就要去研究,根本不管别人说什么。

    普雷斯科特也是这样,对卡萨的劝解根本没放在心上,就是一门心思的扑在他的研究上。

    这一研究就研究了几百年,连他的导师卡萨都死了,他还没研究出一个头绪来。直到他在安姆隐藏的时候,才真正有了突破。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堆叠法术创造他想要的效果。

    比如他创造的六级法术“普雷斯科特空间乱序”其实说白了,就是把两个传送术同时套在敌人头上。

    其他两个法术也差不多是这个路子,不过就是繁琐的多。没想到这个路子还真行,效果不错。不过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这些法术叠加的时机需要非常精准!完全不是一个人施法能做到的,所以他的实验都是和自己的弟子一起做的。(也就是那个远古木乃伊)

    而且一百次中,能一次达到效果就非常了不起了,普雷斯科特当然不满足这个了,所以他必须简化融合法术模型,创造出真正的法术,而不是法术叠加。

    于是他有耗费了无数的精力和财力,最终完成了这三个法术的法术模型。可在最后实验这几个法术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托大了!

    他的确刻画出了法术模型,可他所刻画的法术模型在被激发的时候,太过于考验大脑的计算能力了,在模型被激活的一瞬间,大脑需要恐怖的计算能力,才能让法术发挥效果,不然下场就只有三个,一个是法术失败,另外一个就是直接法术反噬,第三个就是直接烧坏脑子。

    普雷斯科特的下场是第二个,当场发生了法术反噬,而且极为严重,他太低估了这些法术模型的破坏力,让他在一瞬间被破坏了与魔网的链接。

    这或许是法术反噬最严重的下场了,这让普雷斯科特的施法等级,一个劲的往下跌,最后只剩下三个施法等级......

    施法等级的狂跌,让他身上原本的续命法术和手段全部都失去了效果,就算想转化为巫妖都没能力了。于是普雷斯科特只能怀着满腔悲愤的躺进了棺材。

    一代巨匠,居然死的这么憋屈。

    可索拉姆看到这些手稿,不仅没有沮丧,反而欣喜若狂!别人不能施展这三个法术,不代表索拉姆不行啊!别忘了他拥有“精确”,这个异能的强大之处,就是在于能开发那些未被利用的脑域,那些没被利用的脑域堪比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几个法术的计算不是手到擒来嘛?

    想到就做,索拉姆马上根据手稿在自己的脑子里刻画出了法术模型。

    半个小时之后,索拉姆看着地上被分成两半的钢柱,笑开了花!

    可没等索拉姆高兴一会儿,崔斯姆就通报说费兹捷勒来了。

    *********************

    “我说,你又来干嘛?”索拉姆对费兹捷勒的到来没什么高兴的,毕竟费兹捷勒和他是什么交情,索拉姆自己心里有数,这家伙不会无缘无故上门的。

    “你没有听说吗?”费兹捷勒看上去好像心情不错,也没在意索拉姆的冷言冷语,于是开口问道。

    “听说什么?”

    原来费兹捷勒是为了六人评议会开发的任务而来,他希望索拉姆能接这个任务。

    “男爵?”索拉姆有点诧异费兹捷勒居然会为了这点事来找他,在索拉姆看来,这种事和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再说了,别说是一个男爵,就是给个公爵爵位给索拉姆,索拉姆也不在乎,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国王,其他的爵位对他的来说没什么意思。

    “不错,这次的赏格够高吧?这次可是一步登天啊,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好事,怎么样,动不动心?”费兹捷勒好像非常希望索拉姆掺和在这种事里面,居然用如此拙劣的手段来诱惑索拉姆。

    索拉姆冷冷的看了费兹捷勒一眼,然后说道:“没兴趣!”

    别说这点赏格在索拉姆眼里压根不算什么,就是索拉姆真的看中这些,地下城封印这么大的事,他也没兴趣掺和!

    “别啊,你再考虑考虑,机会难得啊!那可是贵族身份!”费兹捷勒明显不想放弃,依旧激动的解释到。

    “那也没兴趣,我不媳,我要是想当贵族,我在银月王国就可以当,伯爵、侯爵什么的,手到擒来,何必为了一个苦哈哈的男爵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任务。我有病啊?”

    还真别说,要是索拉姆想要爵位,他完全可以跑到欣布女王那说一声,就凭借他身后的云巨人王国,欣布女王怎么都的给个高级贵族当当,就是公爵也是可以谈的。

    听到索拉姆的话,费兹捷勒脸上的激动一滞,然后带着九分不相信看着索拉姆,问道:“你......你这是吹牛的吧?”

    索拉姆一看费兹捷勒不相信他,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他打心眼里就认为那些什么公爵男爵的,都是扯淡!所以对这些东西一直没什么兴趣,现在居然还有人拿这事怀疑自己吹牛?索拉姆当然不能忍!

    “吹牛?我和你犯得着吗?对你吹牛,我能有什么成就感?这么跟你说吧,我和欣布女王熟的很,我在她王宫可住了足足三个月,我找她要一个爵位而已,她这点面子不会不给,我只是不想要而已。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银月王国去打听打听。”

    看到索拉姆这么激动的嚷嚷,费兹捷勒原本的九分怀疑,变成三分怀疑。这三分怀疑,还是因为他觉得索拉姆这人装相是一流的,所以怀疑索拉姆再忽悠他。

    可索拉姆说的,的确有道理,索拉姆忽悠他有什么好处?没有!既然如此,索拉姆有什么好骗他的。

    再说了,就像索拉姆说的,这种事只要去银月王国打听打听就行了,毕竟一个男人在欣布女王的宫殿里住了三个月,不可能不传出风声,很好打听的。

    可这么一想,费兹捷勒就更加郁闷了。他这辈子心心念念的就是成为一个贵族,可混了这么多年,依旧遥遥无期,可别人了呢?别人只是不想要而已,要是想要随时都有。

    这一对比,费兹捷勒那个心塞啊。人和人咋就那么不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